网站地图
枕草子(清少纳言创作随笔集)

《枕草子》(まくらのそうし),是日本平安时期女作家清少纳言创作的随笔集,大约成书于1001年。

作者清少纳言在宫廷之中任职期间所见所闻甚多,她将其整理成三百篇,从几方面来记述。一是用平安时代最为流行的“物尽”手法,写成的文字,也就是运用列举的方式来描写事物的一种古旧文体,例如“树木的花”“可憎的事”“可爱的人”等等;二是“女人独居的地方”之类随笔;三是她开始入职宫廷的回忆录。正如她在书中最后一段所说:“这本随笔本来只是在家闲居无聊的时候,把自己眼里看到、心里想到的事情记录下来的,并没有打算给什么人去看……”作者清少纳言的这段话将作品的真实性、随意性等特定表达得淋漓尽致。《枕草子》最为核心的内容实际上就是表达作者的感受以及感悟,不仅能够将作者积极的生活态度呈现出来,同时不乏表现散文的特点。 [1]

《枕草子》开日本随笔文学之先河。《枕草子》与同时代的另一部日本文学经典《源氏物语》,被喻为日本平安时代文学的双璧。同时,与后来出现的鸭长明的《方丈记》以及吉田兼好的《徒然草》,并称为日本的三大随笔。 [2]

全书共有305段,分为类聚、日记、随想三大内容。类聚是受唐朝李义山《杂篡》的影响,罗列生活中不同性质与类别的事物,如“山”、“海”、“扫兴的事”、“高雅的东西”,涉及地理风貌、草木花鸟、内心情感、生活情趣等等,非常丰富地体现出作者清少纳言细腻的观察和审美趣味。日记记录了作者在宫中的生活,其中有反映她与皇后藤原定子感情深笃的经历,以及她在宫中生活的片断,这部分内容深映古典风貌,可从中了解日本平安时代皇室贵族的生活状态和品味素养。随想则是对自然与人生的随感,尤其可见作者明快、自由的生活态度。

目录参考资料 [3]

作者清少纳言她出身于书香门第,作为女官侍奉中宫定子,直到定子过世,大约七个年头。可关于她的身世,留于后世的资料却相当有限,甚至真实姓名也未能得知,只知“清”乃是取自家族姓氏“清原”,“少纳言”则为宫中官职。
  清少纳言与定子虽为主仆,但感情深笃。定子过世后,清少纳言远离宫廷,决意不再另侍他人。据说她晚年孑然独居,日子颇清苦,时常忆起陪伴在定子身边时的宫中生活,于是一点一滴,慢慢落笔,直至笔头写秃不能再写了,便有了《枕草子》。 [4]

“枕草子”这一书名并非清少纳言自己所取,而是后人添题。中文的“枕草子”三字,读起来予人以美的遐想,但其实在日语中,这原是普通的名词。“草子”乃是“册子”所取的汉字谐音,亦有“草纸”、“双子”、“双纸”等音变。而“枕”字一意尚未有定论。 [5]

作者以超然的态度和细喊的笔法进行创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上严重存在的不平等和自身对时代的忧虑,但更多的还是对皇后定子的赞美和对日本贵族社会的肯定。在根本上,清少纳言还是企图永远追求那种以宫廷为中心的都市生活的享乐主义的快活。 [6]

《枕草子》可以说是清少纳言一生最详实的记录,生活中的小事、琐事、俗事均被清少纳言取来入书,与当时较为流行的“物哀”之美相异,《枕草子》对生活的感悟是一种明快之美,与之同时代的《源氏物语》描写中体现了女性的悲哀、盛世的糜烂,然而在《枕草子》中却看不到如此消极、悲哀的思想,例如,记录中宫与东宫女御跟家人团聚场景的《登华殿的团聚》,其描写是以洗脸、吃饭、闲谈之类的琐事构成,其间还讲述作者偷看被发现、父亲夸赞女儿漂亮等趣事,如此的描写充满了对生活的热情,看不到一丝悲哀之情。诸如此类的生活琐事在《枕草子》中处处可见,如《正月元旦》一文所记录的宫廷之中的玩笑,《高雅的东西》、《可爱的东西》等对各式各样事物的描写,都流露出作者对生活的热爱之情。 [7]

景物描写

《枕草子》中可以看到由贵族的敏锐感受所构成的美的世界。它在描写自然与人物时印象的鲜明性,具有别的作品所不可企及的、独自的异采。这全靠的是作者强烈的、富有个性的主观精神。清少纳言不象紫式部那样通过内省去发掘自己的内心世界,描绘人生的历程;恰恰相反,她捕捉事物刹那间的美,以精确简洁的笔致描绘了人生的剖面。 [9]

清少纳言对生活的热情亦体现在她对自然景物的描写上,其笔下的景色总是充满生机,清新有趣,毫无颓败之色,例如,她对四季变幻的描写,春天的破晓时分山顶慢慢变亮,夏天的月夜时分萤火虫漫天飞舞,秋天的傍晚时分大雁成行飞去,无一不描写的生机勃勃、妙趣横生,再如,作者对七月七日、九月九日等节日里天气的描写也充满情趣,写七月七日的晴空中可见牛郎织女星.九月九日的菊花被雨水打湿,一切自然景物在作者的点染之下都显示出清丽的色调。 [7]

此作品受汉文学的影响。其中引用的汉文典籍有《白氏文集》、《史记》等多种。但作者摒弃单纯的景物描写方法,巧妙地利用白诗,实现人物和景色的移位,表达自己期望达到的效果。如面对齐信的“阑省花时锦帐下”的发问,清少纳言根据白居易“庐山雨夜草庵中”的诗句,随机应变地回答道:“谁来拜访草庵呢”。最突出的要数第二百八十二段,在一次大雪过后,定子问左右侍从,“‘箱炉峰的雪’响如何”?清少纳言随即将帘子高高卷起,请中宫凭栏远眺。左右盛赞清少纳言的博学敏睿,定子也深深地为之感动。原来这是白居易诗《箱炉峰下新卜山居草堂初成偶题东壁之三》中“遗爱寺钟倚枕听,箱炉峰雪拨帘看”的诗句。无疑清少纳言熟读白诗,并且融会贯通了。 [8]

散文格式

散文随笔是《枕草子》独创的新颖体裁形式,为后世日本文学的发展开辟了新的空间,散文最大的特点即形散而神不散,笔调灵活自如,情感饱满丰盈。《枕草子》的随笔体式在很大程度上即体现了这一风格特点,其随笔的体裁格式也决定了其题材的自由变换,写景、写物、写人、记事、抒情、议论,在《枕草子》中都有体现,有的篇章更是容多种题材内容于一体,例如,作品记述贺茂祭,即有当时时节景色的描写,也有对祭礼女童行装的描写,即记录了祭祀的风习,也表达了对祭祀的期盼喜爱之情,随笔记述,洒脱自如。其描写手段的运用也是极为随性自在,在写景、写物、写人时,动作、形态、外貌、色彩等细节描写运用自如,韵致丰盈,却不见雕琢之痕,大有自然天成、明朗自然的风韵,这也是《枕草子》散文体式所体现的最具价值的特点。 [10]

语言

《枕草子》明快的风格在语言特色上有较为明显的表现,一方面,清少纳言在语言运用方而,不矫饰、不造作、没有华丽的辞藻,与平淡之中显示作品韵味,写小鸟、蝴蝶,仅仅是说它们“样子很好看”,再没别的赞美之辞,写树木的叶子,也仅仅以“嫩叶青葱”形容之,写柳芽初生的样子,形容为“做茧”,都是事物本身最真实的呈现,简洁的描写即将事物的特点点染出来,并将自己的主观情感蕴含其中,另一方而,与作者朴素的语言运用相辅相成的使作者的直抒胸臆,在一平淡的语言描写事物之后,作者总以一句点评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例如,作者描写了做茧一样的柳芽,便紧接着接一句“很有趣味”以表示自己的喜爱之情,描写了好看的小鸟、蝴蝶,也以一句“很觉得有意思”作为评点,其中“有意思”是作者最常用的点评语句,几个字便能表达出作者对事物的爱怜、对生活的热爱,此种点评使作品的抒情、议论都明快、简洁。 [10]

《枕草子》与《方丈记》《徒然草》并为“日本三大随笔”,与《源氏物语》合为“平安文学双璧”。它是日本随笔文学的源头,也是一座高峰。欲了解日本文学的细腻、美感,以及日本文化中的审美趣味,《枕草子》都是一部不可越过的作品。 [11]

周作人:“机警之中仍留存着女性的优婉纤细的情趣,所以独具一种特色。” [5]

清少纳言,生于966年左右,真实姓名不详。“清”取自家族姓氏“清原”,“少纳言”为宫中官职。出身于书香门第,汉学修养深厚,与当时的紫式部、和泉式部并称平安时代的“王朝文学三才媛”。


相关文章推荐:
清少纳言 | 鸭长明 | 吉田兼好 | 徒然草 | 白氏文集 | 史记 | 白诗 | 齐信 | 省花 | 白居易 | 炉峰 | 白诗 | 周作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