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浙江龙泉青瓷

龙泉是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位于浙江西南部,与福建省接壤,以出产青瓷著称。

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制作瓷器的历史悠久,品种繁多。早在商周时期就出现了原始青瓷,历经春秋战国时期的发展,到东汉有了重大突破。三国两两晋南北朝后,南方和北方所烧青瓷开始各具特色。

南方青瓷,一般胎质坚硬细腻,呈淡灰色,釉色晶莹纯净,常用类冰似玉来形容。北方青瓷胎体厚重,玻璃质感强,流动性大,釉面有细密的开片,釉色青中泛黄。

龙泉青瓷始于五代,盛于南宋,极具典雅、端庄、古朴、青淳之特色。以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色泽纯洁斑斓著称于世。

龙泉青瓷分“哥窑”和“弟窑”:哥窑瓷品以紫口铁足、釉裂成纹、幻变见长;釉层饱满丰厚,釉色清灰淡雅,素有“金丝铁线”之美称。瓷器古色古香,庄重典雅,被视为瓷中珍品。

弟窑则以晶莹润泽的青釉闻名天下。白胎厚釉、光泽柔和、温润如玉,其有棱线处,微露白痕为“出筋”,脚呈红色为“朱砂底”,被誉为“青瓷之花”。

龙泉是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位于浙江西南部,与福建省接壤,以出产青瓷著称。

龙泉青瓷始于五代,盛于南宋,极具典雅、端庄、古朴、青淳之特色。产品种类涉及现代与仿古的人物、动物、花瓶、挂盘、茶具、文房用具、高档茶、酒、餐饮、药品皿具、

灯具、版瓷版石及浮雕瓷画等。产品品种成百上千种。龙泉青瓷一直被誉为世界瓷器皇冠上的璀璨明珠。

龙泉青瓷分“哥窑”和“弟窑”两种类型。龙泉“哥窑”瓷品以紫口铁足、釉裂成纹幻变见长,釉层饱满丰厚,釉色清灰淡雅,素有“金丝铁线”之美称,瓷器古色古香,庄重典雅,因此被视为瓷中珍品,列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而龙泉“弟窑”则以晶莹润泽的青釉闻名天下。白胎厚釉,釉层丰厚,光泽柔和,蕴润如美玉,其有棱线处,微露白痕为“出筋”,脚呈红色为“朱砂底”,被誉为“青瓷之花”。 [2]

文物普查发现,这里烧制青瓷的古代窑址有五百多处,仅龙泉市境内就有三百六十多处,这个庞大的瓷窑体系史称龙泉窑。龙泉窑是中国陶瓷史上烧制年代最长、窑址分布最广、产品质量最高、生产规模和外销范围最大的青瓷名窑。翟翕武在1959年5月于龙泉瓷厂时赞叹“雨过天青云破处,梅子流酸泛绿时”。

龙泉青瓷源于五代,盛行于宋,是中国国制瓷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有着“质如玉、亮如镜、声如磬”的美誉。龙泉青瓷不仅是皇宫的贡品,而且是中国国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世界性商品。 [2]

龙泉窑始于西晋,北宋时已初具规模,南宋中晚期进入鼎盛时期,

制瓷技艺登峰造极,梅子青、粉青釉达到了青瓷釉色的最高境界,传统龙泉窑中的哥窑与官、汝、定、钧等窑并称为宋代五大名窑。 [3]

青瓷以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色泽纯洁而斑斓著称于世。“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的“瓷器之花”不愧为瓷中之宝,珍奇名贵。龙泉窑的青瓷技艺推动了各地瓷窑的发展,从南宋至明代,福建、广东沿海和江西一带的瓷窑纷纷烧造出类似龙泉青瓷的产品。

龙泉窑青瓷在国外也有重大影响,宋元时期就大量出口,陈桥驿在《龙泉县地名志序》中说:"从中国东南沿海各港口起,循海道一直到印度洋沿岸的波斯湾、阿拉伯海、红海和东非沿海,……,无处没有龙泉青瓷的踪迹。"龙泉青瓷在宋元时达到高峰,明代生产规模不减,但质量下降,至清代逐渐衰落,晚清后曾一度停烧,仅有少数窑口从事仿古生产。

龙泉青瓷的历史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五代到北宋早期、北宋后期到南宋、元明。

五代到宋初

三国两晋时期,当地的老百姓利用本土优越的自然条件,吸取越窑和瓯窑的制瓷技术与经验,开始烧制青瓷。这一时期的青瓷作品制作粗糙,窑业规模也不大。但是,到五代和北宋,吴越国的统治者为了俯首称臣,每年向中原君主供上不计其数的"秘色瓷",以示修好。如此庞大的生产数量致使越州窑场无力承担,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龙泉窑便以担负这样一个"和平"的贡器使命换来了它本身发展的契机。当时,龙泉窑业初具规模,烧制青瓷技术已有相当水平。加上越窑最先进的生产技术传入,一批优秀的瓷匠陆续在龙泉安家落户,龙泉窑产品的质量得以迅速提高。

这一时期的龙泉窑器皆为淡青色釉瓷,胎骨多为灰白色,少数灰黑色。胎壁薄而坚硬,质地坚实、细密。龙泉窑的制瓷作坊大多数建造在河流或溪沟两旁的山麓上。窑匠们在山的缓坡上建龙窑,窑旁小块平地造作坊和住宅,窑和作坊连在一起,布局合理,操作方便;山上有树木,附近有瓷石矿,生产瓷器所需的原料、燃料取用方便;附近的溪水与河流,既可为作坊提供工业用水,又可通过船筏等水上运输工具将产品运往销售地。从五代到北宋中期,龙泉一跃成为江南第一名窑。那些被无数人所吟咏赞叹的"秘色瓷",也正是龙泉青瓷演绎它美轮美奂传奇的开始。 [4]

南宋时期

南宋可谓龙泉窑的黄金时期,青瓷出现了崭新的面貌。北宋覆灭后,北方人大量南迁,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南移,而北方汝窑、定窑等名窑又被战争所破坏,瓯窑和越窑也相继衰落。到南宋晚期,由于北方制瓷技术的传入,龙泉窑结合南艺北技,创造了我国青瓷史上的顶峰。

这一时期,龙泉窑出现了一种碧玉般的厚釉瓷,这种厚釉瓷分黑胎和白胎两类。南宋统治者为解决财政困难,鼓励对外贸易,于是龙泉青瓷就藉海上贸易兴起之利,从海路大量出口,行销世界各国,成为当时主要的出口商品之一。日本陶瓷学者三上次男把这条运输瓷器的海上航路誉为"陶瓷之路"。对外贸易产生的大量需求带动了新的制瓷作坊大量涌现,产品烧制技术质量不断提高。

南宋末期,龙泉窑进入鼎盛时期,粉青和梅子青的烧制成功,巧夺天工,在我国瓷器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粉青、梅子青是公认的青瓷釉色的巅峰,它不仅意味着龙泉窑制瓷技术水平的提高,其本身也包含了更丰富的审美意蕴。南宋龙泉窑很多器皿的新造型都是传承古代青铜器演变而来的,如尊式瓶、鼎式炉等。人们在审视这些玲珑隽秀的南宋龙泉窑青瓷时不免要发出惊叹,它们身上带着太多官窑器的影子。官窑作为一种垄断,绝对不允许民间仿制,龙泉青瓷与官窑器的相似恰好说明了它受到了官窑器的影响。虽然现在尚未找到南宋龙泉设立官窑的明确记载,但种种迹象表明,当时的宫廷很可能派遣了技术人员和官僚在龙泉等地监制"贡器"。 [4]

南宋时期,龙泉青瓷的制作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其釉色追求一种青碧玉般的情调和效果。后来这种青瓷传入朝鲜,影响到高丽青瓷。日本人称之为砧青瓷,并大量仿造成。在欧洲龙泉青瓷叫做“雪拉同”(Seladon)。这个名字有着一段富浪漫色彩的传说。十七世纪初,法国作家雨费写了一部著名的长篇小说,是当时法国最爱欢迎的读物之一。后来这个小说被改为戏剧,搬上舞台,上演后轰动一时。演出时,剧中的牧童雪拉同穿着一件像海水样碧绿,像青天一样美丽的青色外衣,逗人喜爱。而来自遥远东方充满神秘感的中国龙泉青瓷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的艺术品,许多贵族对它的喜爱几乎达到着迷的程度,人们很想给它起个最能表达那种狂热感情的名称。恰好龙泉青瓷的色调和牧童所穿的衣裳相似,因而人们就把"雪拉同"赠给龙泉青瓷,直到现在,欧洲人还是把龙泉青瓷叫成"雪拉同"。

元明时期

或许元代统治者欣赏不了那种精致细腻的艺术,但瓷器仍然是贵族生活不可或缺的点缀。元代的龙泉窑依然为宫廷和贵族烧制瓷器,龙泉窑出现的八思巴文瓷器,便是一个力证。元代的龙泉窑瓷器在风格上更是焕然一新。其实元代的蒙古统治者不是单方面地被汉文化所同化,蒙古铁骑在征服一个王朝的同时也带来了草原的大气与粗犷。加上元代统治者继续奉行对外贸易政策,使龙泉青瓷生产规模在元代继续扩大,窑址和产品的数量都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产品品种增多,远销国外。

1975-1977年在韩国西南部的新安海底发现一艘元代沉船,打捞出1万多件瓷器,其中龙泉青瓷占了9000多件,可见龙泉青瓷在元代对外贸易中的重要地位。

元后期,随着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加剧,严重影响着青瓷的生产。此时青瓷器的胎骨逐渐转厚,且较粗糙,多数瓷窑在坯体成型以后未经很好修整,釉层减薄,器皿釉色青中泛黄,造型也不及以前优美。而明代龙泉窑青瓷是在元代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残片中仍可看出元代器物的影子。

到了明永乐至宣德年间,郑和下西洋,海外贸易促进青瓷生产。此后,青花瓷兴起,加之中国航海事业衰落,海上贸易之路变为西方殖民者侵略之路。明王朝实行海禁,青瓷外销量锐减。龙泉窑窑口纷纷倒闭,改烧民间通用青瓷,造型、烧制都不及以前精致。但是,明代龙泉窑也有精品的存在是不容否认的。对照同时期的景德镇官窑器不禁豁然开朗,两者在造型纹饰上的不谋而合正昭示着这类龙泉窑青瓷器的正统身份。明代景德镇开始仿龙泉,其仿品多为官窑所产,其永乐仿品称“冬青釉”。有碗、罐、高足杯等,其釉色稍偏青绿,是因白瓷胎所致。明宣德仿品多有青花“大明宣德年制”字款,以仿南宋粉青釉为主,器里外均施釉。正德仿品则施釉较薄,呈色浅嫩,多见碗类。嘉靖仿品,碗瓶均有,釉面光洁明亮,釉质肥厚。清康熙以后,青釉烧制最为成功,有粉青、冬青、豆青等。

到了清朝,龙泉窑窑场所剩无几,产品胎质粗糙,釉色青中泛黄。灿烂的龙泉青瓷之花至此凋零。但是,大明处州龙泉官窑,这个被历史遗忘湮没了很久的奇迹终究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被拨开尘土,重见天日。 [4]

龙泉青瓷源于五代,盛行于宋,是中国制瓷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宋王朝南迁杭州后,当时的龙泉瓷工吸取了历代名瓷的优秀传统,以精湛的技艺烧制出美轮美奂的瓷器,把青瓷生产推向一个全盛的时期。那时瓯江两岸群窑林立,,烟火相望,江上运瓷船舶往来如梭,单是目前发现的古窑址就有200余处。

据说,宋代时期浙江龙泉有章姓兄弟二人,各主一窑制瓷。哥窑被列入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弟窑亦被誉为宋代古窑之巨擘。哥窑的特点是釉层厚,釉面显露纹片, 《处州府志》称哥窑的白芨碎片“冠绝当时”弟窑的产品胎骨厚实,釉层饱满丰润,釉色青碧柔和,犹如翠玉,代表龙泉瓷正色,最著名的称为“梅子青”。

长期以来,龙泉瓷深受国内外人士喜爱。迄今,土耳其伊斯兰堡博物馆还藏有中国古代龙泉青瓷1300余件,伊朗德黑兰博物馆,伦敦大英博物馆等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著名博物馆都将收藏的青瓷视为珍宝。

16世纪晚期,当龙泉青瓷初到法国时,风趣的巴黎人将青瓷的美色与当时风靡欧洲的名剧《牧羊女亚斯泰来》中主角雪拉同的美丽青袍相比拟,称为“雪拉同”,这一雅称一直沿袭至今。 [2]

龙泉青瓷传统上分“哥窑”与“弟窑”。哥窑与弟窑最大的区别就是,哥窑是开片瓷,即青瓷表面有像裂痕的纹路,这种片纹是因胎体膨胀系数大于釉的膨胀系数,在烧窑冷却时出现的,本是一种缺陷,却产生金丝铁线的特殊装饰效果,而弟窑是不开片瓷。由此,有人据其外形之不同,言说哥窑因其碎纹而具有悲剧的美学特性,而弟窑因无碎纹是一种喜剧的美学意味。 [5-6]  哥、弟窑之说来自明人记载:“宋处州龙泉县人章氏兄弟均善治瓷器。章生二所陶名章龙泉,又名弟窑。章生一之哥窑其兄也。”是否真有兄弟二人,王无可考。但这使龙泉窑形成两种不同的烧制方法。在南宋中晚期出现了一类黑胎开片瓷器,即所谓哥窑瓷,与著名的官、汝、定、钧并称为宋代五大名窑,特点是“胎薄如纸,釉厚如玉,釉面布满纹片,紫口铁足,胎色灰黑”。 [2]

哥窑青瓷的工艺特点

哥窑产品古朴端庄、古色古香。为此,哥窑、官窑、汝窑、定窑、钧窑同列为宋代五大名窑。

哥窑瓷,产品薄胎厚釉,面显纹片,丰厚饱满,有“紫口铁足,金丝绒”之称,是全国五大名窑之一,为瓷器之珍品。釉面显现纹片且其形状多样。纹片大小相间的,称为“文武片”;有细眼似的叫“鱼子纹”;类似冰裂状的称“百圾碎”,还有“蟹爪纹”、“鳝血纹”、“牛毛纹”等。虽然这是因釉原料收缩系数不同而产生的疵病,但因人们喜爱它自然、美观,反而成了别具风格的特殊美。它的另一特点是器脚露胎,胎骨如铁,口部釉隐现紫色,因而有“紫口铁脚”之称。

哥窑青瓷中以“冰裂纹”为最美,它创意独特,如片片透明的冰,自然裂纹如冰互相碰裂状。裂缝深粗,如鱼鳞,又如同梅花片片,层层叠叠,具有较强的立体感。“冰裂纹”远古曾经有过,近代没再出现,古人道:“官窑品格,大率与哥窑相同,色到粉青为上,淡白次之。油灰色,色之下也。纹取冰裂为上,梅花片墨次之,细碎纹,纹之下也”。可见它的独特裂纹早就为古人们所关注,其天然而又不需雕饰的自然博得了世人的喜爱,在古人的眼里此品为青瓷上品中的极品。

弟窑青瓷的艺术特点

弟窑瓷,造型优美,胎骨厚实,釉色青翠,光润纯洁,有梅子青、粉青、豆青、蟹壳青等。其中以粉青、梅子青为最佳。滋润的粉青酷似美玉,晶莹的梅子青宛如翡翠。梅子青釉具有与汝窑釉色类似的美感,釉质浑厚,色如翡翠,釉层略带透明,釉面光泽照人,器如梅子初生,秀色可餐。粉青釉釉层肥厚,釉面略带乳浊呈失透状,釉色青绿粉润,釉表面光泽柔和,有如青玉。

青瓷要突出釉的青和润,为了达到晶莹滋润的釉色,必须增加釉的厚度,所以古人有多至十数遍以上的上釉方法,乃至釉层厚度大大地超过了胎体厚度;有的还利用釉层厚薄不同的特点,运用“出筋”和根据二次氧化原理而形成的朱砂底来进行修饰。

青瓷艺人向来追求“釉色如玉”,弟窑产品可谓达到了这样的艺术境界,其釉色之美,至今世上尚无匹敌。 [7]

龙泉青瓷产品有两种:一种是白胎和朱砂胎青瓷,著称“弟窑”或“龙泉窑”。

另一种是釉面开片的黑胎青瓷,称“哥窑”。“弟窑”青瓷釉层丰润,釉色青碧,光泽柔和,晶莹滋润,胜似翡翠。有梅子青、粉青、月白、豆青、淡兰、灰黄等不同釉色。“哥窑”青瓷以瑰丽、古仆的纹片为装饰手段,如冰裂纹、蟹爪纹、牛毛纹、流水纹、鱼子纹、膳血纹、百圾碎等加之其釉层饱满、莹洁,素有“紫口铁足”之称,与釉面纹片相映,更显古仆、典雅,湛称瓷中珍品。

宋、元龙泉青瓷鼎盛时期,瓷器品种十分丰富,有碗、盘、碟、杯、钵、执壶、灯盏、渣斗、熏炉等实用瓷;笔筒、笔架、瓷砚、笔洗、印色池、镇纸等文具瓷;花瓶、人物、挂盘等陈设瓷;香炉、烛台、佛像等供瓷;鸟食罐、象棋等娱乐瓷,以及冥器等一应俱全。每类产品又有多种型号和式样,如碗有莲瓣碗、盖碗等,瓶有束口瓶、鱼耳瓶、凤耳瓶等。

清光绪《龙泉县志卷一》载:“哥窑器中可人清赏、供文房之用者有:哥窑瓶、三山五山笔格、彝炉、乳炉、八角把杯、蟠螭镇纸、瓷印、方印色池、八角委角印色池、方圆壶、立瓜卧壶、双桃水注、双莲房水注、牧童卧牛水注、笔格内储水作注;水中丞有瓮肚圆式、钵盂式、低度棱肚式;笔洗有元洗、葵花洗、磬口洗、元肚洗、四卷荷叶洗、卷口蔗段洗、长方洗。龙泉窑有:细花水中丞,笔洗有双鱼洗、菊花瓣洗、钵盂洗、百折洗。俱极精工,为世所贵。” [2]

发端于龙泉南区大窑、金村、黄石玄一带的青瓷窑,历宋、元、明,已遍及龙泉境内沿溪各地及庆元、云和、丽水、遂昌、缙云、永嘉及至福建浦城等县(市)部分地方,形成了历史上罕见的庞大瓷窑体系。

而这个窑系发端于龙泉,窑场密集于龙泉,生产工艺及产品风格均与龙泉“弟窑”产品一致,因此统称为“龙泉窑”。现已发现这个窑系的窑址400余处,在龙泉境内有300多处,仅大窑村就发现历代窑址50多处。

通过古窑址发掘,确证文献所载,龙泉境内窑址中不仅有“哥窑”产品存在,而且可分二路:一是如文献所描述“胎薄如纸,釉厚如玉,釉面布满纹片,紫口铁足,胎色灰黑”;一是胎厚釉薄,釉面布满纹片,胎色黑。前者多出于县南区,为南宋中期至元初产品,与南宋“官窑”难分彼此;后者多出于县东北,多为元代产品。

龙泉窑系其他县份的窑址中不存在“哥窑”产品。此外,还有所谓“传世哥窑”器,虽有纹片,但釉色呈米黄色或蟹壳青,与龙泉“哥窑”釉色碧青或淡青不同,胎骨较厚,呈米黄或赭红色。此非龙泉产品。

龙泉青瓷始于晋代,北宋时初具规模,宋元之际进入鼎盛时期,制瓷规模空前绝后,技艺登峰造极,龙泉因此成为全国著名的瓷业中心,至清代逐渐衰落。建国后,在周恩来总理关怀下恢复生产,龙泉青瓷重振雄风,再度辉煌。

龙泉瓷业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种种独特的习俗。

拜祖师爷

在龙泉,哥窑弟窑的创始人章生一、章生二被后人尊为窑业祖师爷。过去在烧瓷的龙窑、鲤鱼窑的窑头,都张贴有“师父榜”。师父榜除祀师神位外,并附祀山神、土地、搬水章子、运水郎君。每逢农历初二、十六两日,瓷匠必须置办酒肉、茶饭、点香烛在窑头师父榜前祭祀,磕头膜拜,然后分食祭品,俗称“过日”。

择基建窑

建窑首先请风水先生择定吉地和黄道吉日才能开工建窑。开工时,要在窑地设祭礼神,以求烧出好瓷器。建窑日严禁儿童、孕妇入窑池,也不许有人挑粪桶从窑地前经过,以防触犯神灵,降祸于窑。

祭窑

农历七月十八日为祭窑日,俗传这一天是哥窑祖师章生一“窑变瓷器”制成的日期。届时窑匠要沐浴斋戒,在祖师爷的香案上放置用面捏成的童男童女,在窑头师爷榜前设祭,点香烛跪拜,祈求祖师保佑烧出优美瓷器。

窑场用膳

窑工在窑场用膳不能说话,用膳时碗筷不能碰响桌子,也不能把筷子架在碗上。

入窑:入窑要择三、六、九的日期,并要祭祀祖师、山神、土地。在入窑的整个过程中要讲吉祥语,要严禁秽物经过,防止秽气入窑,影响烧窑。

做窑福

在龙泉不管是建瓷窑、瓦窑、炭窑时,在窑旁都要立“窑公”。开窑点火必先祭祀“窑公”,并备酒肴请师傅,即做窑福。

建国以后,在恢复中国名窑的号召下,由浙江省政府组织国内专家,对龙泉窑青瓷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开发,使龙泉青瓷工艺得以完整地恢复。于是,濒临失传的青瓷制作工艺再次得到了发展。

龙泉窑青瓷由于时间的推移,由民间日常生活必需品一跃而成为艺术品,引起了新一波的收藏热潮。现代的龙泉青瓷忠实地继承了中国传统的艺术风格,在继承和仿古的基础上,更有新的突破,研究成功紫铜色釉、高温黑色釉、虎斑色釉、赫色釉、茶叶末色釉、乌金釉和天青釉等。工艺美术设计装饰上,有“青瓷薄胎”、“青瓷玲珑”、“青瓷釉下彩”、“象形开片”、“文武开片”、“青白结合”、“哥弟窑结合”等。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龙泉青瓷的发祥地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龙泉青瓷工艺大师。龙泉青瓷泰斗徐朝兴大师便是其中久负盛名的一位。2005年6月4日,在北京和平宾馆和平宫举行的中工美春季瓷器杂项拍卖会上,徐朝兴的五管瓶以70万元的高价卖出,创下了有史以来现代陶瓷艺术品的单件最高价。徐大师的另外两件力作灰釉水波碗、刻花牡丹瓶也分别拍出了17万元、10万元的高价。虽是仿古之作,但凝聚了当代的最新工艺,青瓷釉色与宋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朝兴大师13岁拜青瓷老艺人李怀德为师学艺,五十年来勤耕不辍。他是青瓷界在全国历届陶瓷作品评比中获奖最多的陶瓷大师,曾获全国陶瓷设计评比金、银奖等数十项,作品多次被指定为国家级礼品,并被中南海紫光阁及人民大会堂作为国宝收藏和陈列。

另一位龙泉青瓷名家毛正聪大师也在五十多年的陶艺生涯中与青瓷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曾有人评价毛正聪用他的一头银发换来了龙泉青瓷的“千峰翠色”。在首都北京紫光阁总理接见厅正上方,陈设着两件龙泉青瓷精品:龙泉哥窑大挂盘、龙泉哥窑紫光瓶。

这两件被专家称为“当代国宝”的陶瓷作品,设计者正是毛正聪。2005年10月31日,在杭州世贸中心举行的“中工美”杭州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毛正聪的三件作品经过多番竞价,全部以超出最高估价的竞拍价格成交,作品“皇后壶”拍出了39万元的高价,一举成为本次拍卖会当代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拍卖成交价格榜首。此外,毛大师的青瓷作品每年都应邀赴海外展览,已拥有众多的欣赏者和收藏者。

与此同时,张绍斌、卢伟孙、毛松林、夏侯文等现代工艺大师的作品也将龙泉青瓷带入了一个新境界。他们创作的龙泉青瓷作品在品质、工艺、造型等诸方面都已经超越了南宋古青瓷,成为新时代的名瓷。正是徐朝兴、毛正聪等一代大师用自己的心血为这一传统名瓷的振兴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向全世界展示了“雪拉同”的独特艺术魅力。

龙泉青瓷蜚声海内外,不愧为中华民族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是中国瓷器史上一颗灿烁的“瓷国明珠”。 大明龙泉官窑身份发现始末 2005年,对于龙泉青瓷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伴随着明代处州龙泉官窑的发现,蛰伏多年的龙泉青瓷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而揭开其埋没已久的官窑身份的,正是丽水市处州青瓷博物馆馆长叶英挺与浙江省收藏协会副秘书长、丽水市处州青瓷博物馆顾问华雨农。

龙泉窑规模不减,声誉依然,洪武年间《格古要论》载:“龙泉窑在今浙江处州府龙泉县,盛产处器(青瓷)”,供奉皇宫、达宫贵人用的器皿仍由“饶、处(处州龙泉)等府烧造”,产品深受各地欢迎,“然上等价高,皆转货他处,县官未尝见也”(《菽园杂记》)。

正统年间以著名匠师顾仕成为代表的作品,形制规整,釉厚色青,为国内外收藏家、鉴赏家所青睐。成化、弘治后,产品质量下降,“质粗色恶,难充雅玩矣”,“上品仅有葱色,余尽油灰色矣,制亦愈下”。清代,龙泉窑产品胎质粗糙,釉色泛黄或泛灰。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成立前,被古董商称为“乍浦龙泉”的青器经窑址调查证实为龙泉所产,这也许是龙泉窑最后一批产品了。

龙泉青瓷不仅行销全国各地及供宫廷御用,而且自宋代起通过陆路和海路远销亚、非、欧三大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正如历史地理学家陈桥驿教授所述,“一千多年以来,就是这个县份,以它品质优异的大量青瓷器,在世界各地为我们换回了巨额财富,赢得了莫大的荣誉”,“从中国东南沿海各港口起,循海道一直到印度洋沿岸的波斯湾、阿拉伯海、红海和东非沿岸……无处没有龙泉青瓷的踪迹”。明代中晚期,龙泉青瓷质量有所下降,且当时有海禁,但海外各国仍迫切需求,龙泉青瓷仍源源不断运销海外。

龙泉青瓷在国内外享有极高的声誉。《大明会典》第194卷载,当时外销青瓷盘每只价为百五十贯。明代中期,龙泉青瓷传入欧洲,身价与黄金一样贵重,一般人难以问津。欧洲萨克森国王奥古斯特二世,不惜重金购买龙泉青瓷,还为珍藏瓷器特地建造了一座宫殿。

欧洲各国文献称龙泉青瓷为“雪拉同”(Celadon),以欧洲名剧《牧羊女亚司泰来》男主角雪拉同美丽的服饰和风韵来形容 。记录西方对中国瓷器贸易情况的《葡萄牙王国记述》一书,称龙泉青瓷“是人们所发明的最美丽的东西,看起来要比所有的金、银或水晶都更可爱”。日前,世界各著名的历史博物馆大都有龙泉青瓷陈列专柜,许多收藏家、鉴赏家更是对龙泉青瓷情有独钟,爱不释手。

龙泉牌青瓷获中国国家部优产品奖,先后有200多件精品,均获得国家级新产品“金龙奖”。珍品哥窑61公分迎宾盘、52公分挂盘被誉为当代国宝。

七寸精嵌“哥窑”艺术挂盘被国务院定为国家级礼品,哥窑紫光盘、紫光瓶等51件珍品被中南海紫光阁收藏陈列,送展30多个国际博览会、为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提供礼品。被国际各大博物馆收藏。

龙泉青瓷蜚声海内外,不愧为中华民族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是中国瓷器史上一颗灿烁的“瓷国明珠”。


相关文章推荐:
龙泉 | 青瓷 | 原始青瓷 | 开片 | 龙泉青瓷 | 哥窑 | 弟窑 | 紫口铁足 | 金丝铁线 | 青釉 | 青瓷 | 青瓷 | 龙泉 | 青瓷 | 龙泉青瓷 | 茶具 | 哥窑 | 弟窑 | 龙泉 | 紫口铁足 | 金丝铁线 | 青釉 | 青瓷 | 龙泉窑 | 龙泉 | 龙泉青瓷 | 贡品 | 龙泉窑 | 梅子青 | 粉青釉 | 青瓷 | 哥窑 | 龙泉窑 | 龙泉青瓷 | 龙泉窑青瓷 | 陈桥驿 | 波斯湾 | 阿拉伯海 | 红海 | 窑口 | 越窑 | 瓯窑 | 青瓷 | 吴越国 | 秘色瓷 | 龙泉窑 | 龙泉 | 越窑 | 龙泉 | 秘色瓷 | 龙泉青瓷 | 龙泉窑 | 青瓷 | 定窑 | 龙泉青瓷 | 三上次男 | 海上航路 | 陶瓷之路 | 龙泉窑 | 粉青 | 梅子青 | 青瓷 | 鼎式炉 | 龙泉窑青瓷 | 龙泉青瓷 | 龙泉 | 官窑 | 青瓷 | 高丽青瓷 | 龙泉青瓷 | 龙泉窑 | 八思巴文 | 对外贸易政策 | 龙泉青瓷 | 青瓷 | 瓷窑 | 坯体 | 造型 | 海禁 | 青瓷 | 龙泉窑 | 冬青釉 | 高足杯 | 粉青釉 | 施釉 | 青釉 | 粉青 | 冬青 | 龙泉窑 | 龙泉青瓷 | 龙泉 | 龙泉青瓷 | 龙泉瓷 | 青瓷 | 龙泉 | 章姓 | 哥窑 | 弟窑 | 梅子青 | 龙泉瓷 | 龙泉青瓷 | 德黑兰 | 青瓷 | 龙泉青瓷 | 哥窑 | 弟窑 | 开片 | 青瓷 | 金丝铁线 | 善治 | 龙泉 | 章生一 | 龙泉窑 | 开片 | 哥窑 | 宋代五大名窑 | 紫口铁足 | 哥窑 | 汝窑 | 定窑 | 钧窑 | 宋代五大名窑 | 五大名窑 | 鱼子纹 | 百圾碎 | 蟹爪纹 | 牛毛纹 | 青瓷 | 冰裂纹 | 哥窑 | 粉青 | 青瓷 | 弟窑 | 梅子青 | 粉青 | 豆青 | 蟹壳青 | 梅子青釉 | 汝窑 | 粉青釉 | 失透 | 青瓷 | 弟窑 | 龙泉青瓷 | 龙泉窑 | 开片 | 青瓷 | 哥窑 | 弟窑 | 梅子青 | 粉青 | 蟹爪纹 | 牛毛纹 | 鱼子纹 | 百圾碎 | 紫口铁足 | 龙泉青瓷 | | | 执壶 | 渣斗 | 熏炉 | 瓷砚 | 笔洗 | 香炉 | 文房 | 笔洗 | 龙泉窑 | 水中丞 | 双鱼洗 | 龙泉 | 青瓷 | 庆元 | 遂昌 | 缙云 | 浦城 | 弟窑 | 龙泉窑 | 哥窑 | 紫口铁足 | 蟹壳青 | 龙泉 | 龙泉青瓷 | 龙泉 | 龙泉 | 哥窑 | 弟窑 | 章生一 | 章生二 | 祖师爷 | 烧瓷 | 山神 | 哥窑 | 章生一 | 窑变 | 龙泉 | 龙泉窑青瓷 | 龙泉青瓷 | 青瓷 | 色釉 | 茶叶末 | 乌金釉 | 天青釉 | 开片 | 龙泉青瓷 | 工艺大师 | 徐朝兴 | 和平宾馆 | 青瓷 | 中南海 | 人民大会堂 | 龙泉青瓷 | 毛正聪 | 千峰翠色 | 龙泉哥窑 | 青瓷 | 张绍斌 | 卢伟孙 | 毛松林 | 夏侯文 | 龙泉青瓷 | 徐朝兴 | 毛正聪 | 中国瓷器史 | 瓷国 | 龙泉 | 处州 | 龙泉青瓷 | 丽水市处州青瓷博物馆 | 浙江省收藏协会 | 龙泉窑 | 青瓷 | 处州 | 龙泉 | 成化 | 弘治 | 龙泉窑 | 龙泉青瓷 | 波斯湾 | 阿拉伯海 | 红海 | 海禁 | 大明会典 | 青瓷 | 龙泉青瓷 | 奥古斯特二世 | 中国瓷器 | 龙泉 | 青瓷 | 中南海紫光阁 | 国际博览会 | 龙泉青瓷 | 中国瓷器史 | 瓷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