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真雩

真雩(yú),是萧鼎玄幻仙侠小说《诛仙前传蛮荒行》中的人物。

她,师出正道三大门派之一的青云门,是青云门十七代弟子,小竹峰六代弟子。

她,也是小竹峰六代首座,修为极高,道行精深,持有法宝天琊神剑。

她,辈分极高,是当时青云门十七代掌门天成子的师姐,位次仅在天成子真人下首。

她,为人冷淡,性子严厉,德高望重,寻常弟子见了她连大气都不敢喘、都不敢大声说话,便是连掌教真人天成子往往也让她三分。

她,一头银发如雪,面上皱纹横生,看去颇有几分老态龙钟,不过放眼青云门上下,却没有一人胆敢轻视这位老妇人。

她,擅长护短,十分宠爱弟子水月和苏茹,把天琊神剑赐予爱徒水月,而苏茹亦被她宠得娇俏蛮横。

姓名:真雩(yú)

性别:女

年龄:600+

立场:正道

门派:青云门

脉别:小竹峰

身份:

1)青云门十七代弟子

2)小竹峰六代弟子

3)小竹峰六代首座

职位:小竹峰首座

法宝:天琊(yá)

外貌:

一头银发如雪,面上皱纹横生,看去颇有几分老态龙钟;

身材颇为高大,站起似乎比天成子真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一直稳如泰山,而一副倨傲模样时,当真有几分不可一世的味道。

青云门祖师:青云子

历代祖师:无方子、青叶

现任掌门:天成子

青云门十七代弟子:

师弟:天成子、郑通。

青云门十八代弟子:

师侄:道玄、万剑一、苍松、商正梁、天云、田不易。

徒弟:水月、苏茹

最心爱的弟子:水月。

最宠爱的弟子:苏茹。

诛仙》人物关系

姓名:真雩

状态:已故(在众人的回忆里出现)

立场:正道

门派:青云门

脉别:小竹峰

身份:

1)青云门十七代弟子

2)小竹峰六代弟子

3)小竹峰六代首座

现任掌门:道玄

小竹峰首座:水月

师侄:道玄、万剑一、苍松、商正梁、天云、田不易

爱徒:水月、苏茹

徒孙:文敏、陆雪琪

在《诛仙》故事里,真雩早已仙逝多年,她只是在众人的回忆里偶尔被提及到。

第2章《墨雪》

万剑一将镇阴丹给苍松道人服下,随即站直了身子,向后看了看,目光飘过那个美貌少女,那少女眼角一抬,作高傲状不去看他。

万剑一微笑摇头,对着田不易等人笑道:“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小竹峰首座真雩大师座下弟子,姓苏,单名一个茹字,道法神通那是极好的,小竹峰上下最得真雩大师的喜爱,你们可不要小看她了哦。”
  田不易等人心中都是一惊,倒不是说他们惊诧于这位美貌少女苏茹出身小竹峰。

事实上,青云七脉中小竹峰专收女性弟子,整个青云门数百女门人,多半都是小竹峰出身的。

不过这位苏茹的师父真雩大师却是非同小可,道法精深那是不消说的。

放眼青云门上下,论辈分,她甚至还是当今掌教真人天成子的师姐,在青云门内德高望重,且性子颇为严厉,一般年轻弟子见了她老人家连大气都不敢喘,而且凡是她门下的弟子,个个都是资质聪慧出色的人才,是以虽然人数不多,但名望却是不小。

只是这位苏茹此刻看去虽然清丽美貌,道法看也不凡,却是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等人平素都未听说过的。
  像是从田不易等人的脸上表情中看懂了什么,万剑一微笑道:“苏师妹乃是近年真雩师伯才收下的关门弟子,平日一直在小竹峰上修行,很少下山,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她。”

......

便在这个时候,从云海尽头的虹桥上忽然走下了两个身影,一男一女,缓步走来。

借着天上云彩微光,那女子美貌清丽,乃是苏茹;而那男子白衣飘飘,俊朗潇洒,手中拿着一个黄布包裹的长条匣子之物,正是万剑一。
  走到了云海中,苏茹停下了脚步,转身对万剑一笑道:“万师兄,送到这里便可以了,其实你真的不必特意下来送我,我自己回去吧。”
  万剑一也停住身子,面上仍是带着他熟悉的笑容,微笑道:“苏师妹,今夜乃是大喜之日,青云门七脉上下尽都欢聚,怎么你偏偏这么早就想回小竹峰去了?”
  苏茹耸了耸肩膀,道:“反正我就是不喜这人多嘈杂的场地,还是一个人回山清净些。”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不过真雩大师那里……”
  苏茹微微一笑,道:“不妨事,我起早已和师父偷偷说过,她老人家向来知道我的性子,已是答应我了。”
  万剑一含笑,点头。

苏茹笑了笑,转身,待要祭出琥珀朱绫。

忽地听身后万剑一道:“苏师妹,稍等一下。”
  苏茹身子一顿,转身道:“还有什么事吗,万师兄?”
  万剑一微笑道:“若是我记得不错,其实明日便是你的生辰吧?”
  苏茹吃了一惊,随即笑了出来,道:“万师兄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没告诉你啊?”
  万剑一微微一笑,道:“你忘了,三年前真雩师伯渡你上山修道时,我可也是出过一把力哦,那时真雩师伯问你身世的时候,我正巧也在一旁,不就是顺便记住了吗?”
  苏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轻轻往自己脑袋上敲了一下,笑道:“啊,我居然把这事都给忘了。”

说着,她顿了顿,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佩服之色,对万剑一道:“不过万师兄你当真厉害,三年前一件小事,你居然还能把我的生辰之日记得这么清楚,难怪人人都说你是我们青云门中的第一奇才。”
  万剑一哈哈大笑,摇头道:“什么奇才,那都是蒙人的,要真说道法神通,我可比不上道玄师兄。”

苏茹抿嘴,也跟着笑了起来。

......

苏茹忍不住已是屏住了呼吸,一双眼睛是再也离不开这柄墨雪仙剑了。
  耳畔,传来万剑一温和的声音:“【墨雪】【天琊】,古来便并称剑中神器,非凡人可以窥视。如今天琊神剑正在你师父真雩大师手中,斩妖除魔,天下敬畏。

虽然真雩师伯向来疼爱于你,不过你毕竟还有几位师姐,我想日后也未必会将天琊传了给你。正好近日有个机会,我得到了这墨雪仙剑,干脆便送了你吧。”
  苏茹好不容易将目光从手中墨雪仙剑上移了回来......

第5章《赐宝》

熊不壮瞪了田不易一眼,哼了一声,正气凛然,道:“田师弟、你不要拦我,我已猜到她多半是小竹峰门下弟子,我也知道【真雩师伯】平日最是护短.不过似她这般无缘无故就喊人胖子,实在不妥,我身为同门师兄,理当教导她……”
  田不易拼命摇头,欲言又土,一张脸上神悄越来越是古怪。

而前头苏茹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面上奇怪神情渐渐消失,嘴角露出笑容,笑意越来越浓。

待到熊不壮说到后来,她已是“扑哧’一声忍耐不住,掩口”咯咯“大笑,末了似乎笑得太过厉害,微弯下腰,用纤纤玉手拍打自己的胸口,像是喘不过气来,摇着头笑个不停,同时转身向后头喊道:“师姐,快……咯咯、咯咯……快来看啊,这里有……咯咯,有好玩的事情”……”
  熊不壮看着前头那少女笑个不停,更加是觉得莫名其妙,他自觉刚才自己说的话语重心长厚道朴实,既照顾了这位师妹的面子,又教导了她做人的道理,想来自己真是诲人不倦、循循善诱。

可是看上去这位师妹非但没有醒悟的摸样,反倒奇奇怪怪地笑个不停。

更加令人厌烦的是,自己的师弟田不易似乎也突然间变得奇怪了起来,一脸古怪神情在旁边对自已挤眉弄眼、摇头晃脑的。
  旁边的苟不立和侯不静这是也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了,可是又说不出哪里有问,走上前来刚想说活。

便在这时,只见对面那个美貌少女身后,忽地又走来个女子,身形比少女略高,秀发如瀑披在肩头,神情冰冷,容貌也是绝美。

直走到那少女身边站定,随即向大竹峰四人这边着来,目光在他们脸上逐一扫过。
  熊不壮等人都是吃了一惊,这随后走来的美貌女子却是他们都认识的的人物,便是被青云门门下两千弟子私下许为门中绝色的小竹峰水月。

而听那少女喊水月为师姐,想来她多半也是和水月同一师承,同为小竹峰首座真雩大师的座下弟子了。

真雩大师在青云门地位非同小可,德高望重不说,且平日里喜欢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刚才熊不壮虽然说话说得理直气壮,不过这当口当真确定之后,脑中忽地想起真雩大师的模样,那股“正气”,不知怎么就短了几分,干笑两声,却是住口不言了。

只见苏茹凑到水月耳边,压低了声音对着水月偷偷说着什么,同时眼光中笑盈盈满是笑意,不住向田不易等人看来。

... ...

田不易等大竹峰四人也夹杂在人流之中,上了白玉石阶,走进了玉清殿中.

田不易在青云门中资历尚浅,平日也不见得如何出众,便是在大竹峰众弟子里也未显特别出色,所以算来他也不过是第二次来到玉清殿这青云门中最重要的殿堂。

青云门毕竟乃是名门大派,自然有其不凡之处,其中门下弟子的教养,亦非比寻常。

虽然一路之上青云弟子大多轻松谈笑,但接近这座气势雄伟的玉清殿后,也不需有人制止,喧哗之声便自然而然小了下来,侍众人进人殿堂之后,已然是鸦雀无声了。

田不易与三位师兄站在一起,夹杂在人群之中,向前望去。

只见偌大的空间里,玉清殿尽头供奉若三尊巨大神像,正是道家的三清真君,金身灿烂,肃容而坐,神像前乃是三张紫檀木所制之供桌,长九尺宽四尺,高亦有五尺之多,其上摆放若诸祭品牺牲,香火缭绕,袅袅飘起。

王清殿内空间颇大,百来个青云弟子站在下首也不显拥挤,前方正中处摆放七把檀木大椅,左右各三,上首居中一把。此刻椅子上都坐着人,道俗都有。

田不易虽然来得不多,却也知道那椅子上的七人便是当今青云门最声名显赫的七位首座,安然坐于正中的那位鹤骨仙风、气度不凡的道人,自然便是如今天下正道泰斗、当今青云门的掌教真人天成子了。

田不易目光移动,很快便发现自已的恩师,也就是大竹峰首座郑通此刻也在其上就座,位列于左手处第三张交椅。

而七位首座中除了天成子掌教真人之外,最吸引人注意的,却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女子,位次仅在天成子真人下首。

一头银发如雪,面上皱纹横生,看去颇有几分老态龙钟,不过放眼青云门上下,却没有一人胆敢轻视这位老妇人,她正是当今小竹峰首座真雩大师。

若论及辈分,她甚至还胜过天成子真人,乃是天成子的师姐。

... ...

他们这里打闹笑骂,旁边其他的得赏弟子也一一走了回来,说不得又都是一阵骚动喧哗。不过很快的,众人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再次被场中吸引了过去。

只见此刻的场中,诸位首座长老都已经走了回去,但站在下首的年轻弟子里,却仍然有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原地未动,赫然正是艳色无双的小竹峰弟子水月。
  不知怎么回事,刚才那么多的前辈长老,居然无人拿东西赏赐给水月。

此刻被万众瞩目之下,水月虽然面色未变,但亦不禁脸颊微微有些泛红,眼中透出几分尴尬之色出来。

便在此刻,在底下弟子们的窃窃私语声中,忽然一声低低咳嗽,一直稳如泰山的真雩大师缓缓站了起来。
  众人登时肃然无语,真雩大师在青云门中地位向来德高望重,寻常弟子在她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便是连掌教真人往往也让她三分。

此刻只见她站了起来,身材居然颇为高大,刚才坐在那边不觉得,此番站起似乎比天成子真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真雩大师也未多说什么,横扫了人群一眼,最后目光落在爱徒水月身上。

水月微微有些讶异,看着恩师。

真雩大师目视水月,半晌之后,忽她手一抬,顿见一道灿烂豪光从她手底散发而出,耀眼之极,几乎难以目视。

煌煌光辉之中,猛然发出一声破空锐啸,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耀目炫光,“啪”的一声轻响,落在水月身前。
  豪光摇曳,许久之后方才缓缓散开,露出内里真容,乃是一柄亮若秋水、泛着淡蓝仙气的绝世仙剑。
  “给你的!”真雩大师淡淡说了一句,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
  玉清殿内一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那柄仙剑之上,甚至连天成子真人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看向真雩大师。

真雩大师却只如不见,反而是闭起了眼睛,那一副倨傲模样,当真有几分不可一世的味道。
  阳光暖洋洋地照在青云山通天峰上,清爽的山风从远处悠悠吹来,从山项玉清殿上缓缓走下的青云门弟子们大都谈笑风生,神情兴奋。

田不易、熊不壮等大竹峰一脉四人也走在人群之中,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谈论的话题已经不是熊不壮得到了师门重宝“黑竹鞭”了。
  侯不静摇头晃脑,叹息半晌道:“想不到啊想不到,真雩师伯出手竟是如此大方!”
  站在他身旁的苟不立点头表示同意,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羡慕的神色,道:“是啊,想不到真雩师伯竟会将‘天琊’传给了水月,除了本门至宝诛仙古剑之外,天琊可算是当今世间第一等的神剑了。”
  熊不壮与田不易都是发出一声感叹。

天琊神剑绝非是寻常法宝,来历非同小可不说,单说神剑本身已然是世间绝顶的仙家重器。

真雩大师手持此剑纵横天下,不知斩杀过多少妖魔邪道,很多时候在青云门中,多以将此剑看做小竹峰一脉首座的象征。
  田不易念及此处,忍不住道:“看来真雩师伯已经是下定决心将首座之位传给水月了。”
  其他三人闻言都点了点头,看来诸人心中也都是这个想法。

侯不静笑道:“如此一来,本门中那无数暗中倾慕水月的师兄弟们,只怕又要苦恼了,毕竟未来小竹峰一脉首座之尊,可不是谁都能高攀得起的。”
  熊不壮等人闻言怔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笑声爽朗,远远传了出去。

他们此刻正走在虹桥之上,前后都是同门弟子,一时不少人看了过来,不过小骚动动之后,队伍仍是继续向前行进了,那笑声也如浮萍一般静静消失在山风之中。

第6章《探望》

苏茹见那只衰狗瞬间就跑得没了踪影,心头更是恼怒,再看熊不壮等三人怪笑连连站在一旁,联想到刚进门时熊不壮所言乃是大黄拉着他们裤腿来的,登时将一股怒气移到了他们头上,心头火起。

她平日在小竹峰上最得真雩大师的宠爱,因为年纪幼小,从水月以下,小竹峰诸位师姐更是无人不宠着她,哪有像今日这般吃过郁闷之气,此番怒火翻腾,更不管了,怒道:“你们都不是好人!”
  说罢伸手探出,也不管抓到了是什么东西,便向熊不壮等人掷去。

熊不壮等人吓了一跳,只见半空中被褥纷飞,桌椅纵横,那是呼啸而来。

众人都是抱头鼠窜,转眼间都躲了出去,只剩下田不易一人面带苦笑,摇头不已,尴尴尬尬地站在苏茹身边,欲走不能,不知所措。

第7章《大事》

苏茹微笑站起,对着郑通行了一礼,道:“是。”

说着向外走去,只是她脚上伤势似乎仍有些疼痛,走路看去有几分迟钝。

郑通看在眼里,面色一沉,对着田不易寒声道:“你养的那条狗自己给我看紧点,怎么能随便咬人了?”
  田不易面露苦色,尴尬无比,只得连连点头,哪里还敢多说一句。

郑通哼了一声,道:“你别以为是我说你,那苏茹可是小竹峰首座真雩师姐的心爱弟子,人人都知道除了那水月之外,她老人家最宠爱的就是这个苏茹。

你若是当真得罪了她,她回去到真雩师姐那边告上一状,只怕当真就将你那只大黄狗杀了也不奇怪。”

第27章《坚持》

苏茹嫣然一笑,风姿动人,走上前去牵起丈夫的手,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嘴硬心软。”

田不易肥胖的脸上居然红了一下,不过立刻恢复了正常,向四周瞄了一眼,道:“老夫老妻了,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苏茹斜着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笑意,道:“怎么,你现在做了首座便怕了么?三百年前,也是在这通天峰上,七脉会武比试之时,你深夜偷偷跑到我住处把我叫到这里,那时我师父真雩大师和师姐水月都在附近,也没见你怕过!”

田不易嘿了一声,笑道:“你师父真雩那时候有六百多岁了吧,早就老糊涂了,我才不怕;至于你那凶神恶煞一般的师姐,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自己要一世孤单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拖着你不放,我恨她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怕她!”

苏茹瞪了他一眼,道:“不许你说我恩师和师姐的坏话!她们对我可都是情深意重。”

田不易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月光下看去,他矮胖的身子抖了一下,颇为滑稽,看他神色间居然还要几分得意洋洋的样子,大有她们对你再好,你还不是嫁了我的意思。

苏茹看在眼里,忍不住嗔了一句:“老不正经的。”

田不易心情大好,伸手拉住妻子的光滑如丝的玉手,缓步走在这云海之中。

“对了,我倒忘了一件要紧的事。”

“怎么了?”

“那臭小子把一根烧火棍当做法宝居然还用得风生水起,刚才只顾生气把那东西拿来看看了。”

“小凡他到底还是私自修行,于法宝操控运用上只怕所知不多,你看是不是找个时间指点他一下也好?”

“哼,看看再说吧 。昨晚掌门师兄把我们几个首座叫去,说是在与灵尊以通灵术交流之后,发觉灵尊似是因为感觉到某个凶物煞气才有所动作,但是后来却再也找不到了。”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不到就算找不到了,灵尊至少也活了六千年,【你师父六百岁就糊涂了】,灵尊现在糊涂一点也不奇怪!”

“……"

第22集 第5章《弑师》

良久,水月大师忽地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声音转为悲凉,道:“罢了,这些旧事都过去了。当年我们一行人历经劫难,重创了魔教余孽,这才回到青云。可是就在此时,我们却无意中被卷到了本门的一个秘密之中。”

“回到青云之后,苏茹师妹与田不易日久生情,我却委实不喜欢此人。一日深夜,他们二人又偷偷瞒着你师祖【真雩大师】跑了出去,被我发现之后,担心师妹吃亏,又不愿告发他们,否则你师祖生气起来,苏茹师妹便要吃苦头了,这便一路跟了过去。”

第23集 第2章《心意》

田不易白眼向着遥远青云山的方向瞄了一下,道:“我就觉得,你那个师父真是越来越像当年你那位【真雩师祖婆婆】了,自己搞不清楚,还什么事都管,偏偏居然还特别喜欢管弟子们的心思,莫非她也和她师父一般,都老糊涂了不成?”

第24集 第3章《杀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月大师眺望远方,忽然开口道:“你觉得这望月台景色美吗?”

陆雪琪怔了一下,不知水月大师为何突然如此相问,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师父道:“常言说<风光常在险峰>,这里危岩突兀,孤崖悬空,从上望去,云海如涛,青山做伴,正是风光绝美之处。”

水月大师微微点头,目光微现迷离,缓缓道:“其实多年之前,你苏茹师叔仍然还在小竹峰上修行之时,便也和你一样,最爱这里的风光景色,也时常偷偷一人溜到此处玩耍的。”

陆雪琪一怔,抬眼向水月大师看去,只见水月大师轻轻叹息,道:“【我与苏师妹两人从小便是一起长大,算来我不过比她早一年投在恩师真雩大师座下】,年少时候,我们食同桌,寝同床,当真是情同姐妹。

她平日里性子比我活泼,却最爱一人偷偷跑到这里,便是什么时候受了委屈了,她也是来到这望月台上,一个人生闷气的。”

水月大师说到这里,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想起了当年的一些往事,有些笑意,只是这笑容还未出来,便被脸上更深的茫然沧桑之色替代了。

“可是…...自从她出嫁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


相关文章推荐:
萧鼎 | 诛仙前传 | 青云门 | 天琊 | 天成子 | 天成子 | 青云门 | 天琊 | 水月 | 苏茹 | 诛仙 | 青云门 | 太极玄清道 | 天琊 | 青云门 | 小竹峰 | 天琊 | 青云子 | 无方子 | 青叶 | 天成子 | 天成子 | 郑通 | 道玄 | 万剑一 | 苍松 | 商正梁 | 天云 | 田不易 | 水月 | 苏茹 | 诛仙 | 青云门 | 小竹峰 | 道玄 | 水月 | 道玄 | 万剑一 | 苍松 | 商正梁 | 天云 | 田不易 | 水月 | 苏茹 | 文敏 | 陆雪琪 | 万剑一 | 田不易 | 天成子 | 苏茹 | 曾叔常 | 商正梁 | 万剑一 | 苏茹 | 墨雪 | 天琊 | 田不易 | 苏茹 | 田不易 | 水月 | 青云门 | 护短 | 苏茹 | 水月 | 田不易 | 田不易 | 大竹峰 | 青云门 | 田不易 | 青云门 | 天成子 | 田不易 | 郑通 | 青云门 | 小竹峰 | 天成子 | 水月 | 水月 | 田不易 | 天琊 | 天琊神剑 | 真雩 | 水月 | 田不易 | 苏茹 | 苏茹 | 郑通 | 田不易 | 真雩 | 水月 | 苏茹 | 真雩 | 水月 | 真雩 | 望月台 | 苏茹 | 陆雪琪 | 真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