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真禅法师

真禅法师(1916~1995年)江苏东台人。字妙悟,别号昌悟。六岁从净修法师出家,十五岁受具足戒。先后就读于东台三昧、焦山定慧、镇江竹林等寺之佛学院、及南京华严师范学院。历任竹林寺、上海玉佛寺和静安寺住持,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佛教协会会长等职务。多次应邀至海外弘法,足迹遍及香港、西藏、印度、泰国、日本,美国等。为增进中国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在文化交流和慈善事业等方面都作出了卓越贡献。

真禅法师,俗家姓王,名鹤树,江苏省人,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岁次丙辰六月二十八日,出生于东台县,真禅1921年依净修老和尚出家,法名真禅,字,昌悟。在佛学方面造诣颇深。对佛学推广发挥了积极的影响。除经常主持讲经法会外,还著有《玉佛丈室集》十册、小丛书若干本,另有大量的佛学思想与论文在海内外发表。

受慧晶和尚点化皈依。

法师在启慧佛学院

启慧佛学院规定学僧入学,先要写一篇自传。真禅不曾进过学校,全凭在净土庵十年苦学自修,才算粗通文字,这一篇自传使他为难万分,不过写得还算通顺,获得通过。佛学院有学僧三十余人,真禅知道自己的基础不够,比不上别人,所以在求学期间,刻苦用功,昼以继夜,晚间别人入睡,他在佛殿长明灯下苦读,如是两年,学力上颇有进益。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秋间,读完两年佛学院课程,开始出外参访。

真禅闻知有「华严座主」之誉的应慈老法师在扬州讲经,他即南下扬州,到福缘寺拜谒应老,留在福缘寺听应老讲《楞严经》。翌年复到镇江焦山定慧寺,入焦山佛学院深造。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蔼亭法师退居,赴香港弘化,震华法师继任住持及佛学院院长。真禅进入竹林佛学院,依震华法师受学。竹林寺农禅并重,真禅读书用功,又长于耕作,受到震华法师的青睐,亲自指点他功课,并命他担任初级班的助讲。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秋,竹林寺传戒,震师命真禅担任衣钵之职,管理全寺财务,真禅处理得条理井然。後来,震华法师为真禅传法授记,实植因于此。

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真禅的二哥心严法师,在富安大圣律寺创办佛学研究社,约真禅去主持教务工作,这样真禅到了富安。他为研究社授课之余,从一位老秀才刘步青先生读《左传》、《易经》、《诗经》等古书,暇时为当地的「民铎报」撰写杂文。是年「八年抗日战争」开始,真禅在报端撰文激励人心,共御外侮。如是在大圣律寺任教五年,到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初春,又出外参访,曾到泰县光孝寺礼参南亭法师、苇宗法师,到海安县佛教居士林礼参绍三法师,听法师讲《地藏菩萨本愿经》。五月,上海玉佛寺住持远尘法师退居,由震华法师继任,在寺内开办「上海佛学院」,召真禅到上海相助。

真禅到上海,受任为佛学院训育主任,并担任玉佛寺堂主、代理副寺,为震华法师的得力助手。翌年(一九四三年),圆瑛法师在上海圆明堂开讲《楞严经》,真禅参加听讲∶又到福慧寺听摩尘法师讲《法华经》。民国三十四(一九四五),应苏州祗园寺住持通圆和尚之请,出任监院。未几,震华法师召他回镇江竹林寺为他传法授记,成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七世法嗣,担任竹林寺监院,并在竹林佛学院授课。翌年、江苏省佛教会成立,真师当选为理事。

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真禅继任竹林寺住持并兼竹林佛学院院长,是年三十四岁。翌年应慈老法师在南京创设「中国华严师范学院」,真师辞去住持及院长职务,到南京入院受学。慈老在院讲八十卷《华严经》,真师认真学习,对华严深有领悟,以此受应老器重,成为应老入室弟子,以後讲华严时,常命他担任辅讲。

一九四九年秋,京沪大动乱,应慈老法师在上海沉香阁潜修,真禅随侍。有人劝应老离开上海,到香港、台湾或东南亚。应老说∶「我在这儿的弘法事业尚未完成,怎能到海外去贪图享受呢?」真禅亦与老人相约,不离开上海。一九五o年,到圆明讲堂依圆瑛老法师修学《楞严》、《阿弥陀》、《起信论》等大乘经典。一九五一年秋,应慈老法师应各界之请,在沉香阁传戒,真禅担任教授阿黎。戒期后,应老推荐他到玉佛寺任执事。翌年担任信众部副主任,为信众讲授佛法概要及教信众梵呗。

一九五三年,应慈老法师赴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真禅随侍。是年,甫当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圆瑛老法师示寂,真禅参加追悼会。同时他在玉佛寺的职务也由信众部副主任转任寺务处副主任,并兼任知客,负责接待工作。以后数年,他曾接待日本学术文化代表团、第十世班禅,以及印度、锡兰、尼泊尔、老挝、柬埔寨、泰国、越南等国代表团,并曾接待周恩来总理。一九五九年,真禅应玉佛寺住持苇舫法师之请,出任监院,综理寺务。同年,当选上海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一九六五年八月,应慈老法师以九十三岁高龄示寂,真禅参与应老的治丧事宜。

一九六六年夏天,「十年动乱」开始,佛教也遭遇「三武法难」之后最大的劫难。僧侣被驱离寺院,下乡劳动生产;寺院中经典被焚烧,文物被破坏,玉佛寺也不能幸免。动乱开始,上海佛教中首当其冲的,是有三十多年历史的「上海佛学书局」,经书丢到街头燃烧,大火三日不熄;静安寺、龙华寺先后被砸,玉佛寺也多次受到骚扰。这时玉佛寺仅剩下住持苇航、监院真禅等五个出家人,他们挖空心思,用种种伪装方法保护佛像文物,但仍躲不过批斗的命运,苇舫和尚年逾六十,于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底病逝。以后真禅和几个出家人,以糊纸盒度日。未几,真禅以「里通外国」的罪名被关进牛棚,过著「早请示、晚汇报」,随时接受批斗的生活,如此捱过了苦难的十年。

动乱过后,年逾六十的真禅老法师重回玉佛寺,被驱离在外的僧侣也渐回寺院。这以后,随著政策开放,佛教也自谷底复苏。一九七七年底,真禅出席上海市第五届政协会议,一九七八年参加以赵朴初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日本。一九七九年,夏历四月八日佛诞节,玉佛寺举行浴佛仪式,这是「十年动乱」以来的第一次佛教活动。六月,上海市佛教协会召开第三届理事会,真禅被推举为会长。同时为玉佛寺两序推举为玉佛寺住持,举行升座典礼。一九八年,赴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常务理事。

一九八一年以后,玉佛寺恢复佛事活动,定期举办佛经讲座、佛菩萨圣诞法会庆典。文革期间被迫离寺的僧侣重回寺院,寺中常住众增加到一百数十八,寺中恢复丛林制度的组织。同时也开始筹募基金,修缮全寺殿宇建筑。继而创办学戒堂,招收学员剃度出家,传授佛门仪轨、日常课诵、及基本佛学课程。

一九八一年,真禅随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第二届亚洲宗教徒和平会议,归途访问了曼谷及香港。一九八三年,率领上海佛教代表团到普陀山朝山。同年,循唐代玄奘大师自长安西行路线,历经敦煌、吐鲁番、古高昌国等地到达新疆,回到上海后,撰写《玄奘大师传略》及《玄奘求法之路巡礼记》二书。

一九八四年,真禅应美国华侨总商会会长应行久、美东佛教总会会长应金玉堂夫妇之邀,率代表团到纽约访问,并参加美东佛教总会大乘寺七层玉佛宝塔的落成典礼。归途中并访问华盛顿、费城、洛杉矶、旧金山等各地寺院道场。十一月,率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访问印度,朝礼圣迹。

一九八五年访问香港、八六年访问日本,八八年到美国西来寺,参加西来寺落成典礼,并出席第十六届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一九八九年春再度访问日本,七月访问新加坡。

一九九年应法国上海联谊会之邀,访问巴黎。

一九九一年应澳州新南威尔斯市华人佛教会及定慧学舍之请,到澳洲弘法。七月又访问马来西亚。一九九二年十一月,真老兼任河南开封大相国寺方丈,举行盛大的晋山典礼,真老捐出铸大铜佛款三十万人民币,另捐四万人民币给地方政府,举办社会福利事业。

一九九三年,应台湾光德寺住持净心法师之邀,到台湾弘法访问,其间访问了四十多所寺庙和团体。

一九八年以后的十余年间,真老担任许多职务,如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佛协会长,上海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协副会长等。但他在百忙之中不废著述,晚年著有《玉佛丈室集》第一集至第七集七册,及其他著作多种。一九九五年冬示寂,十二月一日示寂,世寿八十岁,僧腊七十四夏,戒腊六十四夏。

综观真禅法师的一生,“爱国爱教”是他矢志不移的思想基础,他的一言一行,无不贯穿着这根红线。

在《回忆圆瑛大师》一文中,真禅法师指出:“我经常告诫我的弟子辈,作为一个新中国的佛教徒,必须坚持‘爱国爱教’的原则。所谓‘爱国’,在今天的条件下,就是要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作贡献。所谓‘爱教’,就是热爱我们所信仰的佛教,即爱佛教教义中‘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理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的原则;‘自利利他,广种福田’的思想等等。我还经常对一些青年僧人讲,爱国爱教的原则本身是一个辩证的关系,爱教必须爱国,爱国才能爱教。”

在《培养青年僧才是中国佛教界的当务之急》一文中,真禅法师进一步指出:“所谓‘两爱’,就是‘爱国爱教’。作为一个新中国的佛教徒,首先必须热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要为我国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佛学院校的学僧同样如此。其次必须热爱我们所信仰的佛教,爱佛教教义中建设人间净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种种理想等等。爱教必须爱国。爱国才能爱教,两者不可偏废。”

围绕“爱国爱教”的主题,真禅法师在社会、慈善、教育、文化等方面作出了积极的努力,为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作出了可贵的探索。本文拟通过对真禅法师爱国爱教思想的研究,发掘出大师思想深层最闪光的东西,从而为今人乃至后人,在弘扬佛教优良传统,为构建和谐社会作贡献方面,提供可资借鉴的教益和启迪。

(19161995)是当代中国的一代高僧。他禅宗临济,教在华严,行归地藏、普贤。在其早年的参学进路中,真禅转益多师,博采众长,历参受学于民国佛教复振的中心区域之一江苏诸高僧,如应慈法师、震华法师、常惺法师、慈舟法师、圆瑛法师。本文透过近代佛教禅教兼弘的“华严禅”进路,具体结合真禅法师的参学历程,以禅教一致论的现代推展为议题,试图阐释真禅法师如何自觉地融人禅教一致这一中国化佛教的主流传统,透显当代中国人间佛教思想的实践内涵,及其与中国化佛教传统中华严禅思想的内在关联,从而提出人间佛教作为传统佛教或佛教传统的现代推展,既离不开有为僧人对佛教传统自身的承续,更需要加以与时俱进的推展。而真禅法师正是这样的僧人典范。

真禅长老一生爱国爱教,是党和政府的亲密朋友。他在恢复寺院,培养僧才,兴办教育,慈善济世,修桥铺路,弘法讲经,国际交流等方面作出了不朽的功德。多次应邀至海外弘法,足迹遍及香港、西藏、印度、泰国、日本,美国等。在任期间,为增进世界佛教徒的了解和友谊、宣传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发挥了积极的影响。在佛学研究方面除经常主持讲经法会外,还著有《玉佛丈室集》十册、小丛书若干本,另有大量的佛学研究论文在海内外发表。1995年12月1日示寂,世寿八十岁,僧腊七十四夏,戒腊六十四夏。


相关文章推荐:
东台 | 焦山 | 镇江 | 竹林寺 | 上海玉佛寺 | 静安寺 | 上海佛学院 | 江苏 | 东台 | 南京 | 真禅 | 镇江焦山 | 焦山佛学院 | 震华法师 | 竹林寺 | 光孝寺 | 海安县 | 地藏菩萨本愿经 | 玉佛寺 | 上海佛学院 | 祗园寺 | 入室弟子 | 上海沉香阁 | 圆明讲堂 | 沉香阁 | 锡兰 | 尼泊尔 | 老挝 | 柬埔寨 | 三武法难 | 静安寺 | 龙华寺 | 赵朴初 | 中国佛教协会 | 僧腊 | 戒腊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社会主义社会 | 应慈法师 | 常惺法师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