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贞观元年

贞观元年,一指贞观年号的第一年。 在我国,通常情况下,贞观元年是指唐太宗执政的第一年,即公元627年。二指指西夏崇宗年号,1101年-1113年;三指日本清和天皇年号,859年-877年。元,为首。

贞观,是古代帝王的年号。一指唐太宗李世民的年号,627年-649年,共23年,贞观元年是指贞观年号的第一年。 在我国,通常情况下,贞观元年是指唐太宗执政的第一年,即公元627年。李世民的英明执政也叫贞观之治;二指西夏崇宗年号,1101年-1113年;三指日本清和天皇年号,859年-877年。元,为首。

唐朝贞观元年:627年-628年,也就是贞观年号的第一年。

贞观之治是指唐朝初期出现的太平盛世。由于唐太宗能任人为贤,知人善用;开言路,虚心纳谏,重用魏征等;并采取了一些以农为本,减轻徭赋,休养生息,厉行节约,完善科举制度等政策,使得社会出现了安宁的局面。当时年号为“贞观”(627年--649年),史称“贞观之治”这是唐朝的第一个盛世,同时为后来的开元盛世奠定了基础。

唐太宗李世民在位23年,使唐朝经济发展,社会安定,政治清明,人民富裕安康,出现了空前的繁荣。由于他在位时年号为贞观,所以人们把他统治的这一段时期称为“贞观之治”。“贞观之治”是我国历史上最为璀璨夺目的时期。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初四,李渊次子李世民在大臣尉迟恭 、敬德、段志玄、长孙无忌等人的帮助下,发动了“玄武门之变”,诛杀了与自己对立的太子李建成,及四弟李元吉,进而迫使其父李渊退位。同年八月,秦王李世民在大多数朝臣武将的拥护下即皇帝位,改年号贞观,是为历史上著名的唐太宗,唐太宗李世民是我国历史上比较开明的皇帝之一。贞观二年,太宗命兵部尚书大将李靖讨伐突厥,大获全胜。从此消除了西域各族对中原的威胁。与此同时,太宗皇帝启用贤能人士,由魏征、高士廉、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等人为宰相,辅助处理国家政事。在其统治下,通过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文教等方面的改革,使大唐帝国空前繁荣,史称“贞观之治”。

太宗李世民在位二十三年,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四月,太宗驾崩。第九子李治即位,年号永徽,是为唐高宗。高宗即位后依然执行唐太宗的“治国之道”,故唐永徽年间仍有贞观遗风。高宗于永徽六年(655年)立武则天为皇后。在此之后武则天开始临政。 [1]

贞观元年(六二七)正月,唐太宗下制,令今后中书省、门下省以及三品以上官入阁商议国家大事,都要有谏官跟随,遇有不当之处,谏官立刻进谏。

贞观元年(六二七)正月,唐太宗命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等与学士、法官等人重新议定律令。放宽绞刑五十条为砍断有趾,唐太宗仍嫌这种肉刑太残酷,蜀王法曹参军裴弘献请再改为加役流,徙三千里,居作三年。诏从之。

贞观元年(六二七)唐天节将军、燕郡王罗艺据泾州反。先是五年前罗艺发兵帮助太子建成讨伐刘黑闼后入朝。在长安,罗艺恃功,对人非常傲慢,秦王世民部下到他的兵营,艺无故殴打他们,高祖大怒,将罗艺关入狱中,不久又将他释放。太宗即位后,罗艺非常害怕。曹州一巫师李五戒劝罗艺造反。艺假称接到密敕,令他发兵入朝。艺引兵到豳州(今陕西彬县),豳州治中赵慈皓出城拜见罗艺,艺遂占据豳州。太宗令吏部尚书长孙无忌为行军总管讨伐之。赵慈皓听说唐兵将至,密与统军杨岌商量算计罗艺,但被罗艺发觉,艺将慈皓囚禁,杨岌在城外知道不妙,带兵攻打罗艺,艺兵败,抛下妻儿,准备亡奔突厥,半途被其左右杀死,将首级送往长安。罗艺的兄弟、利州都督李寿也被诛。

隋末战乱以来,各种势力并起,带兵割据一方,唐朝建立以后,纷纷投降唐朝。唐朝为了宠待他们,授给他们各种地方官职,因此唐初州县的数量比开皇、大业年间增加了一倍。太宗看到官多民少带来许多弊端,因此于贞观元年(六二七)二月,并省全国的州县,将全国分为十道,即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北道、山南道、陇右道、淮南道、江南道、剑南道、岭南道,废郡为州,故每道各辖若干州。

长乐王李幼良任凉州都督,性情粗暴,他身边亲信一百多人都是无赖子弟,经常侵掠当地百姓,并且私自与羌、胡互市。有人报告太宗幼良有不轨之心,太宗派中书令宇文士及前去调查。幼良左右的人非常害怕,策谋将幼良劫往突厥,又想将宇文士及杀死,割据河西之地。后又有人报告这些策谋。贞观元年(六二七)四月,太宗赐长乐王幼良自尽。

武德六年(六二三),高满政率马邑降唐,苑君璋逃奔突厥,后带领突厥兵马大攻马邑,高满政被杀,苑君璋率兵退保恒安(今山西大同市)。苑君璋部下兵将都是中原人,许多人投降唐朝。苑君璋鉴于这种情况,也投降了唐朝,他向唐高祖表示为了赎罪,还请求镇守北边。不久,颉利可汗又派人招降苑君璋,有人说突厥仍然强大,不如再投奔突厥,免得受唐限制,苑君璋便扣押唐官,送往突厥,并多次与突厥进寇唐朝。直到贞观元年(六二七)五月,他看到颉利政局不稳,又来投降唐朝,唐太宗拜苑君璋为隰州都督,进爵芮国公。

当初,突厥不设各种制度,颉利可汗得到汉人赵德言,对他大加重用,赵德言对突厥旧俗大加变更,政令苛刻繁琐,突厥百姓开始有怨言。颉利可汗信重胡人而疏远突厥人,年年发动军事进攻;又赶上天降大雪,牲畜死亡极多,突厥百姓也遭受冻饿之苦。颉利财用不足,贞观元年(六二七)正月初一,改元贞观。只得加重盘剥,因此突厥国内怨声载道,各部纷纷叛离突厥,颉利兵势渐渐削弱。贞观元年(六二七)七月,有人请求趁势出击突厥,萧赞成这种主张,长孙无忌以唐先进攻突厥为不义而反对之,唐太宗采纳长孙无忌的意见。

王君廓在幽州骄横,做事多有不法,贞观元年(六二七)九月,唐太宗征他入朝。王君廓怀疑长史李玄道告他不法,君廓便策谋逃跑,半途还杀死驿吏,但将要逃到突厥时,途中还是被人杀死。

岭南酋长冯盎与谈殿等人连年攻战,久未入朝。诸州多次奏称冯盎谋反。太宗命将军蔺暮等发江、岭数十州兵前去讨伐。魏征认为冯盎并无反状,劝太宗派使臣先去安抚,太宗于是罢兵。贞观元年(六二七)十月,特派员外散骑侍郎李公掩持节前往慰谕。冯盎派子智戴随使者入朝。太宗非常高兴,称:「魏征令我发一介之使,而岭表遂安,胜十万之师。」赏赐魏征五百匹绢。

隋朝时选举官员,从十一月集中,到第二年春天结束,人皆患其期促。贞观元年(六二七)末,吏部侍郎刘林甫奏请以后四时听选,随阙注拟,人以为便。唐初,因为战乱,士大夫不愿做官,所以官员不足。当时尚书省下符到各州命人参选,州府以及奉诏使者多用赤牒补官。至此也废除这做法,命参选者到尚书省参选,贞观元年参选的人有七千多,刘林甫随才授官,各得其所。又因为当时关中缺粮,太宗诏命一部分人到洛州参选。太宗说「官在得人,不在员多。」命房玄龄并省中央官员,只留下文武官额六百四十三人。

东突厥强大时,敕勒(或作铁勒)各部散在漠北,有薛延陀、回纥、都播、骨利干、多滥葛、同罗、仆固、拔野古、思结、浑、斛薛、结、阿跌、契、白霄等十五部,各部风俗大体上与突厥相同。西突厥曷萨那可汗势力强大,敕勒各部臣属于他。曷萨那对他们征税无度,各部怨声四起。曷萨那杀死各部渠帅一百多,敕勒各部先后叛走,推举契哥愣为易勿真莫贺可汗,居住在贪于山北。又推薛延陀乙失钵为也至小可汗,居住在燕末山北。西突厥射匮可汗兵势再强大时,二部又去掉可汗称号向他称臣。而居住在郁督军山的回纥等六部本隶属于东突厥颉利可汗,西突厥统叶护可汗时,力量削弱,乙失钵的孙子又帅部落七万多家向东臣服颉利可汗。不久,颉利政治混乱,薛延陀与回纥、拔野古等部相继叛离。颉利派他哥哥的儿子欲谷设带十万骑兵前去征讨,回纥酋长菩萨带五千骑兵与欲谷设战于马鬣山,回纥大败欲谷设,菩萨追击欲谷设到天山,俘获了欲谷设的大部分兵马,回纥的势力因此大振。薛延陀也攻破颉利的四设。颉利的势力更衰弱,天又降几尺深的大雪,百姓饥饿,颉利可汗害怕唐朝乘机进攻,带兵潜居朔州。贞观二年(六二八)初,从突厥出使回来的鸿胪卿郑元寿请求出兵攻突厥,各大臣也表赞成,太宗以新与突厥结盟,攻之不义,乃罢。

贞观元年(六二七)末,西突厥统叶护可汗派真珠统俟斤随唐使李道立来唐迎娶公主,并献上万钉宝钿金带和五千匹马。东突厥颉利可汗不欲两国和亲,屡次兴兵入寇,又派人威胁统叶护,声称「迎娶唐公主必须要从东突厥境内过」。统叶护很担心,未能成婚。

宗宴群臣,奏《秦王破阵乐》。

《唐会要》卷33《破阵乐》:

贞观元年正月三日。宴群臣。奏秦王破陈乐之曲。太宗谓侍臣曰。朕昔在藩邸。屡有征伐。世间遂有此歌。岂意今日登於雅乐。然其发扬蹈厉。虽异文容。功业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於乐章。示不忘本也。尚书右仆射封德彝进曰。陛下以圣武戡难。立极安民。功成化定。陈乐象德。实宏济之盛烈。为将来之壮观。文容习仪。岂得为比。太宗曰。朕虽武功定天下。终当以文德绥海内。文武之道。各随其时。公谓文容不如蹈厉。斯为过矣。七年正月七日。上制破陈乐舞图。左圆右方。先偏後伍。鱼丽鹅鹳。箕张翼舒。交错屈伸。首尾回互。以象战陈之形。起居郎吕才。依图教乐工一百二十人。被甲执戟而习之。凡为三变。每变为四陈。有来往疾徐击刺之象。以应歌节。数日而就。其後令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药。改制歌词。更名七德之舞。十五日。奏之於庭。观者睹其抑扬蹈厉。莫不扼腕踊跃。懔然震悚。武臣烈将。咸上寿云。此舞皆陛下百战百胜之形容。於是皆称万岁。

永徽二年十一月二日。上祀南郊。黄门侍郎宇文节奏言。依旧仪。明日朝群臣。除乐悬。请奏九部乐。上因曰。破陈乐舞者。情不忍观。所司更不宜设。言讫。惨怆久之。至显庆元年正月十五日。诏改破陈乐舞为神功破陈乐。至仪凤三年七月八日。上在九成宫咸亨殿。宴韩王元嘉。霍王元轨。及南北军将军等。乐作。太常少卿韦万石奏。言破陈乐舞者。是皇祚发迹所由。宣扬祖宗盛烈。传之於後。永永无穷。自太皇临御四海。寝而不作。既缘圣情感怆。群臣不敢开言。臣忝职乐司。废缺是惧。依礼。祭之日。天子亲总干戚。以舞先祖之乐。与天下同乐也。今破陈乐久废。群下无所称述。将何以发孝思之情。臣望每大宴会。先奏此舞。以光祖宗之功烈。上瞿然改容。俯遂所请。乐阕。上欷久之。顾谓韩王等曰。不见此乐。垂三十年。乍此观听。实深哀感。追思往日。王业艰难。朕今嗣守洪业。岂可忘武功也。古人云。富贵不与骄奢为期。而骄奢自至。朕谓时见此舞以自诫。冀无盈满之过。非谓欢乐陈奏之耳。侍臣咸称万岁。先是。每奏神功破陈乐。及功成庆善乐二舞。上皆立对。至永淳元年二月。太常博士裴守贞议曰。窃惟二舞肇兴。讴吟攸属。义均韶夏。用兼宾祭。皆祖宗盛德。而子孙享之。详览传记。未有皇王立观之礼。况升中大事。华夷毕集。九服仰垂拱之安。百蛮怀率舞之庆。甄陶化育。莫非神化。岂于乐舞。别申严敬。臣等详议。每奏二舞时。天皇不合起立。诏从之。

《旧唐书》卷28《音乐志》1:

贞观元年,宴臣,始奏秦王破阵之曲。太宗谓侍臣曰:“朕昔在藩,屡有征讨,世间遂有此乐,岂意今日登於雅乐。然其发扬蹈厉,虽异文容,功业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於乐章,示不忘於本也。”尚书右仆射封德彝进曰:“陛下以圣武戡难,立极安人,功成化定,陈乐象德,实弘济之盛烈,为将来之壮观。文容习仪,岂得为比。”太宗曰:“朕虽以武功定天下,终当以文德绥海内。文武之道,各随其时,公谓文容不如蹈厉,斯为过矣。”德彝顿首曰:“臣不敏,不足以知之。”其後令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药改制歌辞,更名七德之舞,增舞者至百二十人,被甲执戟,以象战阵之法焉。

《旧唐书》卷29《音乐志》2《立部伎》:

破阵乐,太宗所造也。太宗为秦王之时,征伐四方,人间歌谣秦王破阵乐之曲。及即位,使吕才协音律,李百药、虞世南、褚亮、魏徵等制歌辞。百二十人披甲持戟,甲以银饰之。发扬蹈厉,声韵慷慨,享宴奏之,天子避位,坐宴者皆兴。

《新唐书》卷21《礼乐志》11:

七德舞者,本名秦王破阵乐。太宗为秦王,破刘武周,军中相与作秦王破阵乐曲。及即位,宴会必奏之,谓侍臣曰:“虽发扬蹈厉,异乎文容,然功业由之,被於乐章,示不忘本也。”右仆射封德彝曰:“陛下以圣武戡难,陈乐象德,文容岂足道也!”帝矍然曰:“朕虽以武功兴,终以文德绥海内,谓文容不如蹈厉,斯过矣。”乃制舞图,左圆右方,先偏後伍,交错屈伸,以象鱼丽、鹅鹳。命吕才以图教乐工百二十八人,被银甲执戟而舞,凡三变,每变为四阵,象击刺往来,歌者和曰:“秦王破阵乐”。後令魏徵与员外散骑常侍褚亮、员外散骑常侍虞世南、太子右庶子李百药更制歌辞,名曰七德舞。舞初成,观者皆扼腕踊跃,诸将上寿,臣称万岁,蛮夷在庭者请相率以舞。太常卿萧曰:“乐所以美盛德形容,而有所未尽,陛下破刘武周、薛举、窦建德、王世充,愿图其状以识。”帝曰:“方四海未定,攻伐以平祸乱,制乐陈其梗而已。若备写禽获,今将相有尝为其臣者,观之有所不忍,我不为也。”自是元日、冬至朝会庆贺,与九功舞同奏。舞人更以进贤冠,虎文,蛇带,乌皮,二人执旌居前。其後更号神功破阵乐。

《新唐书》卷216下《吐蕃传》下:

臧河之北川,赞普之夏牙也。周以枪,率十步植百长槊,中大帜为三门,相距皆百步。甲士持门,巫祝鸟冠虎带击鼓,凡入者搜索乃进。中有高台,环以宝,赞普坐帐中,以黄金饰蛟螭虎豹,身被素褐,结朝霞冒首,佩金镂剑。钵掣逋立于右,宰相列台下。唐使者始至,给事中论悉答热来议盟,大享於牙右,饭举酒行,与华制略等,乐奏秦王破阵曲,又奏凉州、胡渭、录要、杂曲,百伎皆中国人。

二月

分疆域为十道。

《通鉴》卷192:

初,隋末丧乱,豪杰并起,拥众据地,自相雄长;唐兴,相帅来归,上皇为之割置州县以宠禄之,由是州县之数,倍於开皇、大业之间。上以民少吏多,思革其弊;二月,命大加并省,因山川形便,分为十道:一曰关内,二曰河南,三曰河东,四曰河北,五曰山南,六曰陇右,七曰淮南,八曰江南,九曰剑南,十曰岭南。

《旧唐书》卷38《地理志》1《序言》:

自隋季丧乱,盗初附,权置州郡,倍於开皇、大业之间。贞观元年,悉令并省。始於山河形便,分为十道:一曰关内道,二曰河南道,三曰河东道,四曰河北道,五曰山南道,六曰陇右道,七曰淮南道,八曰江南道,九曰剑南道,十曰岭南道。至十三年定簿,凡州府三百五十八,县一千五百五十一。

《新唐书》卷37《地理志》1《序言》:

唐兴,高祖改郡为州,太守为刺史,又置都督府以治之,然天下初定,权置州郡颇多。太宗元年,始命并省,又因山川形便,分天下为十道:一曰关内,二曰河南,三曰河东,四曰河北,五曰山南,六曰陇右,七曰淮南,八曰江南,九曰剑南,十曰岭南。至十三年定簿,凡州府三百五十八,县一千五百五十一。

三月

太宗与臣赋诗,杜淹作《咏寒食鸡》。(贾晋华《唐代集会总集与诗人研究》第22页)

《大唐新语》卷8《文章》第18:

杜淹为天策府兵曹,杨文干之乱,流越。太宗戡内难,以为御史大夫,因咏鸡以致意焉。其诗曰:“寒食东郊道,阳沟竞草笼。花冠偏照日,芥羽正生风。顾敌知心勇,先鸣觉气雄。长翘频扫阵,利距屡通中。飞毛遍绿野,洒血渍方丛。虽云百战胜,会自不论功。”

法琳居龙田寺,与慧净有诗唱和。(《唐五代文学编年史 初盛唐卷》)

《续高僧传》卷24《护法篇》下《唐终南山龙田寺释法琳传》4:

贞观初年帝於南山大和宫旧宅。置龙田寺。琳性欣幽静。就而住之。众所推美举知寺任。从容山服咏歌林野。至十三年冬。

《续高僧传》卷3《译经篇》3《唐京师纪国寺沙门释慧净传》4:

每以一分之功游心文史。赞引成务兼济其神。而性慕风流。情寄仁厚。泛爱为心忘己接物。舒写言晤终日无疲。故使远近闻风参请填委。皆应变接叙。神悦而归。或笔赋缘情触兴斯举。留连旬日动成文会。和琳法师初春法集之作曰。岭光前选。园表昔恭。哲人崇踵武。弘道会群龙。高座登莲叶。尘尾振霜松。尘飞扬雅梵。风度引疏锺。静言澄义海。发论上词锋。心虚道易合。迹广席难重。和风动淑气。丽日启时雍。高才雅什。顾己滥朋从。因兹仰积善。灵华庶可逢。又与英才言聚。赋得升天行。诗曰。驭风过阆苑。控鹤下瀛洲。欲采三芝秀。先从千仞游。驾凤吟虚管。乘槎泛浅流。颓龄一已驻。方验大椿秋。

《全唐诗》卷808载慧净诗。

六月

辛巳(7月18日)

右仆射密明公封德彝薨。(通鉴192.6036)

德彝名伦,以字行。观州人。祖北齐太子太保,父隋通州刺史,舅卢思道。隋开皇十三年营仁寿宫,德彝为土木监。(旧书23.6395)大业元年三月,德与宇文恺等营东都显仁宫。(通鉴180.5618) [3]

长孙皇后为长孙无忌的妹妹,李承乾的母亲,长孙皇后13岁嫁给李世民,颇有文才。更另人侧目的是,这位皇后也是个很干练的政治家。李世民征战在外,长孙皇后在后方极力为其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在玄武门之变时候,为激励军心,皇后亲自饯行,“后亲慰勉之,左右莫不感激”。也就是这一段的时间,长孙皇后赢得了天策府上下的心,使其成为李世民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当上皇后后,猜测李世民可能是由于惯性,仍然是希望长孙皇后参赞国事,这位皇后很明智的选择了避而不谈,李世民却往往咄咄逼人,以致长孙后说出了“牝鸡司晨,惟家之索”。 [4]


相关文章推荐:
唐太宗 | 西夏崇宗 | 清和天皇 | 唐太宗李世民 | 唐太宗 | 李世民 | 贞观之治 | 西夏 | 清和天皇 | 贞观之治 | 唐太宗 | 魏征 | 科举制度 | 开元盛世 | 唐太宗李世民 | 安康 | 李渊 | 李世民 | 尉迟 | 敬德 | 段志玄 | 长孙无忌 | 玄武门之变 | 李建成 | 李元吉 | 唐太宗 | 唐太宗李世民 | 兵部尚书 | 李靖 | 中原 | 魏征 | 高士廉 | 房玄龄 | 杜如晦 | 贞观之治 | 李世民 | 李治 | 唐高宗 | 唐太宗 | 武则天 | 唐太宗 | 中书省 | 门下省 | 谏官 | 唐太宗 | 长孙无忌 | 罗艺 | 刘黑闼 | 秦王 | 曹州 | 彬县 | 长孙无忌 | 唐兵 | 李寿 | 隋末 | 地方官职 | 河北道 | 剑南道 | 长乐 | 李幼良 | 凉州 | 中书令 | 宇文士及 | 河西之地 | 高满政 | 马邑 | 苑君璋 | 大同市 | 中原 | 颉利可汗 | 唐太宗 | 芮国 | 赵德言 | 胡人 | 突厥人 | | 长孙无忌 | 唐太宗 | 王君廓 | 李玄道 | 魏征 | 吏部侍郎 | 刘林甫 | 士大夫 | 尚书省 | 房玄龄 | 东突厥 | 敕勒 | 薛延陀 | 白霄 | 射匮可汗 | 郁督军山 | 统叶护可汗 | 朔州 | 郑元寿 | 李道立 | 秦王破阵乐 | 唐会要 | 破阵乐 | 尚书 | 封德彝 | 盛烈 | 习仪 | 魏徵 | 虞世南 | 褚亮 | 李百药 | 黄门侍郎 | 庆元 | 咸亨 | 南北军 | 韦万石 | 瞿然 | 王业 | 永淳 | 太常博士 | 盛德 | 王立 | 华夷 | 甄陶 | 申严 | 旧唐书 | 立部伎 | 新唐书 | 刘武周 | 散骑常侍 | 薛举 | 窦建德 | 王世充 | 方四海 | 陈其 | 吐蕃传 | 北川 | 夏牙 | 朝霞 | 胡渭 | 通鉴 | 唐兴 | 少吏 | 山南 | 开皇 | 关内道 | 河南道 | 河东道 | 山南道 | 陇右道 | 淮南道 | 江南道 | 岭南道 | 山川形便 | 杜淹 | 贾晋华 | 大唐新语 | 杨文干 | 御史大夫 | 龙田 | 续高僧传 | 大和 | 林野 | 顾己 | 控鹤 | 太子太保 | 通州 | 卢思道 | 大业元年 | 宇文恺 | 长孙无忌 | 李承乾 | 长孙皇后 | 李世民 | 玄武门之变 | 参赞 | 牝鸡司晨,惟家之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