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贞观(唐太宗年号)

贞观(627年正月649年十二月)是唐朝君主唐太宗李世民的年号,共23年。唐太宗励精图治开疆拓土,成为中国史上著名的明君。他继承唐高祖李渊制定的尊祖崇道国策,并进一步将其发扬光大,运用道家思想治国平天下,取得天下大治的理想局面。在位期间唐太宗能任人廉能,知人善用;广开言路,尊重生命,自我克制,虚心纳谏;并采取了一些以农为本,厉行节约,休养生息,文教复兴,完善科举制度等政策,使得社会出现了安定的局面;当时并大力平定外患,并尊重边族风俗,稳固边疆。当时年号为“贞观”(627年-649年) ,故史称“贞观之治”。这是唐朝的第一个治世,同时为后来的开元之治奠定了厚实的基础。他爱好文学与书法,有墨宝传世。虚心纳谏,在国内厉行节约,并使百姓能够休养生息,终于使得社会出现了国泰民安的局面,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贞观之治,为后来唐朝一百多年的盛世奠定重要基础。期间爆发了唐与突厥的战争、唐灭薛延陀之战、唐太宗对西域诸国的战争、唐击吐谷浑之战、唐太宗征讨高句丽等对外战争。

贞观二十三年六月唐高宗即位沿用。李世民的英明执政也叫贞观之治。经过消灭各地割据势力,虚心纳谏、在国内厉行节约、使百姓休养生息,终于使得社会出现了国泰民安的局面。为后来全盛的开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将中国传统农业社会推向鼎盛时期

李世民在去世后被追封为贞观圣帝 [1]

武德九年,突厥侵犯唐边境,李建成向李渊建议由李元吉做统帅出征突厥。太子府率更丞王告诉了秦王:李建成想借此控制秦王的兵马,并准备在昆明池设伏兵杀李世民。于是李世民决定先发制人。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626年7月2日),李世民在帝都长安城宫城玄武门附近射杀皇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史称“玄武门之变”。事后,李世民杀建成、元吉诸子,并将他们从宗籍中除名。

尔后李渊让出军政大权予秦王,三天后(六月初七癸亥日,7月5日),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诏曰:“自今军国庶事,无大小悉委太子处决,然后闻奏”。 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李渊退位称太上皇,禅位于李世民。李世民登基,是为唐太宗。当年十月,追封李建成为息隐王,李元吉为海陵剌王。次年改元贞观。642年,追复李建成为隐太子,李元吉为巢剌王。

隋炀帝造成隋末大乱,破坏极其严重,导致人口锐减,《通典》记载隋末唐初只有200余万户。 [3] 经李世民君臣二十三年的努力,社会安定、经济恢复并稳定发展,至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人口达到三百八十万户,奠下了高宗、武后、玄宗年间大唐盛世的基础,史称贞观之治。

贞观二年四月二十六壬寅日(628年6月3日),朔方人梁洛仁杀夏州割据势力首领梁师都,归降唐朝,唐朝统一全国。贞观四年(630年),李世民令李靖出师塞北,挑战东突厥在东亚的霸主地位。唐军在李靖的调遣下,灭亡东突厥,李世民因此被西域诸国尊为“天可汗”。在位期间,积极推行了府兵制、租庸调制和均田制,并加强科举制等政策。

李世民本身也是个既英武又善辩之人,在位期间,李世民鼓励群臣批评他的决策和风格。其中魏徵廷谏了200多次,在廷上直陈皇帝的过失,在早朝时多次发生了使李世民尴尬、下不了台的状况。晚年的李世民因国富民强,纳谏的气度不如初期,偶尔也发生误杀大臣的遗憾,但是大致上仍克制、保有纳言的风范。641年,唐室文成公主下嫁于吐蕃的松赞干布。

《资治通鉴》有记载,李世民贞观十七年废太子李承乾之后、改立李治为皇太子之前,李世民之三子一弟(长子李承乾、四子李泰、五子李、及七弟李元昌)俱谋取帝位,致李世民心灰意冷之曲折,史载:“承乾既废,上御两仪殿,群臣俱出,独留长孙无忌、房玄龄、李世、褚遂良,谓曰:‘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是,我心诚无聊赖!’因自投于床,无忌等登前扶抱,上又抽佩刀欲自刎,遂良夺刀以授晋王治。”晚年李世民著《帝范》一书以教戒太子李治,总结了他的施政经验,同时自评一生功过。

李世民即帝位不久,按秦王府文学馆的模式,新设弘文馆,进一步储备天下文才。另外,李世民精擅书法,以行书写碑,称“飞白”,闻名后世。著名作品有《温泉铭》、《晋祠铭》等。史家曾疑李世民生前,指定以东晋书法大家王羲之所作《兰亭集序》为陪葬品。近年据考古学家和历史学者研究,《兰亭集序》应该不在李世民之昭陵,而在高宗、武后所合葬的乾陵之中。

唐太宗与身边大臣魏徵、王圭、房玄龄、杜如晦、虞世南、褚遂良等的对答也在开元十八(730年)、十九年间被吴兢辑为《贞观政要》一书,以发扬唐太宗励精图治的治国精神。

表现:1、政治比较清明。

2、经济发展较快。

3、国力不断增强

启示:居安思危,以史为鉴,以民为本。

原因:1、开明的治国思想。

2 、开明的治国政策。

唐与突厥、薛延陀之战

李渊起兵之前,隋朝已经统治崩溃、名存实亡。 李渊起兵时地盘极小、只有太原,因为隋炀帝留下的恶劣形势,为了防止突厥与刘武周攻打,李渊才暂时结好突厥。后来李渊建立唐朝之后,不久就与突厥开战。唐朝一面打败众多敌人,扩张,进行统一战争,另一面抵御突厥,还消灭突厥支持的割据势力,削弱了突厥可汗的力量与威望,还分化突厥。

历史大家王永兴《唐代前期军事史略论稿》指出:隋末华夏弱,而突厥极强,突厥可汗想要做拓跋道武帝第二、取得中原,而华夏有不世出之人杰李世民,李渊李世民数年苦战,不仅统一,还抵御突厥,粉碎了突厥可汗想做北魏道武帝第二、取得中原的企图,因而保卫了华夏民族几千年的文明;还消灭了突厥支持的多个割据势力,削弱了突厥的力量,打击了突厥可汗的威望。 [5-6]

武德九年(626年)八月,因唐朝发生玄武门之变,政局不稳,东突厥伺机入侵,攻至距首都长安仅40里的泾阳(今陕西咸阳泾阳县),京师震动。此时,长安兵力不过数万,刚刚即位的唐太宗李世民设疑兵之计,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6骑在渭水隔河与颉利可汗对话,怒斥颉利、突利二可汗背约。而唐朝援军很快赶到,颉利可汗有惧色,而突厥官员都来拜见唐太宗。唐太宗没有空府库。空府库“倾府库”的原始记载出自小说《隋唐嘉话》,而《隋唐嘉话》记载的是“靖请倾府库赂以求和,潜军邀其归路。帝从其言,胡兵遂退。于是据险邀之,虏弃老弱而遁,获马数万匹,玉帛无遗焉。”根据《隋唐嘉话》的记载,李世民和李靖先用财物哄突厥退兵,并派唐军在突厥的归路上阻击,结果突厥逃跑,唐军缴获数万匹马,还把之前给突厥的财物都夺回了(“玉帛无遗焉”)。如果采信“倾府库”的说法,那么也要采信唐军在突厥归路上立即打的突厥逃跑,唐军夺回了给突厥的财物,还缴获了数万匹马。而如果不采信后者,那么也没有理由采信“倾府库”的说法。而且《隋唐嘉话》这段记载与《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等史书的记载矛盾,所以空府库、“倾府库”的说法并不可信。渭水之盟这事,放在其他朝代相当一部分皇帝那里根本不算耻辱,甚至还算胜利。但是,因为李世民在对外事务方面的标准过高(李世民所认为的胜利是,李靖攻灭突厥汗国、占据漠南,李数千唐军以少胜多大破薛延陀、俘获5万多人,唐朝打败西域诸国、占据西域,唐朝攻灭薛延陀汗国、占据漠北……这些非常大的胜利才被李世民认为是胜利,不是耻辱,可见李世民在对外事物方面的标准之高),所以李世民才说那是“渭水之耻”。所以不能因为李世民自己说“渭水之耻”就认为渭水之盟是失败、耻辱。而渭水之盟的情况是,唐朝发生内讧玄武门之变、内部不稳时突厥趁机入寇,唐朝援军很快赶到,“俄而诸军继至,旌甲蔽野,颉利见执失思力不返,而上挺身轻出,军容甚盛,有惧色”(记载于《资治通鉴》),突厥颉利可汗已经畏惧,此时开战,唐军能击败突厥军,但是还灭不了突厥汗国,李世民为了取得更大的胜利,才选择议和麻痹突厥颉利可汗,“我所以不战者,即位日浅,为国之道,安静为务,一与虏战,必有死伤;又匈虏一败,或当惧而修德,结怨于我,为患不细。我今卷甲韬戈,陷以玉帛,顽虏骄恣,必自此始,破亡之渐,其在兹乎!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此之谓也”。然后双方达成渭水之盟,唐朝给了突厥可汗财物(“陷以玉帛”),而突厥可汗给了唐朝马三千匹、羊万口。《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九月,颉利献马三千匹,羊万口。 [7-10]

历史大家王永兴的《唐代前期军事史略论稿》对渭水之盟的分析:李世民之行为与军事部署是示之以强、示之以无所畏惧;刚健自强之精神,一方面可以激励唐之军民之人心;另一方面可以使突厥可汗及其兵众将士畏惧。有此二者,则如唐太宗之言“与战则克,与和则固”也。 [11]

之后,唐太宗励精图治,并且挑拨颉利、突利二可汗和突厥与铁勒诸部的关系。由于之前武德年间李世民已经多次取得对突厥的大胜,削弱了突厥可汗的威望与力量,还分化突厥,627年,东突厥内部出现分裂。反对颉利可汗的薛延陀、回纥、拔也古、同罗诸部落对其变革国俗和推行的政令不满,借唐朝的册封册立而另立薛延陀为可汗。突利可汗也暗中与唐联络,并与颉利可汗决裂。同时东突厥又遇到大雪气候,牲畜大多被冻死饿死,突厥势力渐弱。唐太宗于629年八月任命李靖、李世、柴绍、李道宗等为行军总管,出兵征讨东突厥。630年三月颉利兵败被俘,东突厥灭亡。唐朝在东突厥突利可汗故地设置顺、、化、长四州都督府,颉利可汗故地置定襄都督府、云中都督府。

东突厥灭亡后,薛延陀的真珠可汗夷男接管了东突厥的故土。薛延陀表面臣服于唐朝,暗中却扩充自己的力量。639年,唐太宗试图恢复东突厥,立俟力可汗阿史那思摩,以抗衡薛延陀的崛起,薛延陀为避免新恢复的东突厥站稳脚跟,与其进行了多次战争。为了保住东突厥,李世在641年进攻薛延陀,并取得了胜利。但是644年,趁唐太宗征伐高句丽的机会,薛延陀部队发起新一轮攻势,击败东突厥,迫使阿史那思摩逃回云州。随后,高句丽寻求薛延陀援助,但夷男希望避免与唐朝直接战斗。645年,夷男死后,他的儿子多弥可汗拔灼开始和唐军作战。646年,唐军反击并打败拔灼后,薛延陀的附庸回纥、铁勒等部落出兵,将他杀死。拔灼的堂兄伊特勿失可汗咄摩支向唐军投降,薛延陀灭亡。唐太宗于铁勒故地设六府七州:瀚海府(回纥)、金微府(仆骨)、燕然府(多滥葛)、卢山府(思结)、龟林府(同罗)、幽陵府(拔野古) 。七州:皋兰州(浑)、高阙州(斛薛)、鸡鹿州(奚结)、鸡田州(阿跌)、榆溪州(契)、林州(思结别部)、颜州(白)。由燕然都护府管理,治所在阴山之麓(今内蒙古杭锦后旗),辖境东到大兴安岭、西到阿尔泰山、南到戈壁、北到贝加尔湖的整个蒙古高原。

攻灭吐谷浑

公元608年,隋朝进攻吐谷浑,击败吐谷浑伏允,隋炀帝设西海、河源等郡,但是除了极短暂的控制最东边最小的河源郡以外,其他几个郡并未被隋朝控制,隋炀帝派伏顺去管理余众,才到西平,就不能前进到达,不得不返回了。几年之后,隋炀帝后期,吐谷浑伏允不仅收复全部失地,还攻打隋朝河右,隋朝郡县抵御不了。 [12] 唐高祖时期,吐谷浑又与唐朝开战。

贞观九年(634年),唐太宗派李靖、李道宗、李大亮、侯君集、等将领攻打吐谷浑。李道宗在库山(今青海湖东南)击败吐谷浑军。李靖的部下萨孤吴仁战于曼都山,斩杀吐谷浑名王。诸位唐朝将领在牛心堆、赤水源击败吐谷浑,俘获吐谷浑伏允的心膂之臣慕容孝隽,缴获杂畜数万。侯君集、李道宗在乌海击败吐谷浑,俘获名王梁屈葱。李靖在赤海大破吐谷浑天柱三部落,收杂畜二十万;李大亮又俘获吐谷浑名王20,杂畜五万,到达且末西境。吐谷浑伏允逃跑,薛万均指挥骑兵追击,击破吐谷浑余党。吐谷浑王伏允的儿子伏顺率全国投降于唐军,伏允自缢而死,吐谷浑归附于唐朝。伏顺被封为可汗、西平郡王,吐谷浑成为唐朝属国。 [13-14]

吐蕃战和

贞观八年(公元634年),吐蕃松赞干布派使者远赴长安与唐朝通好。之后唐太宗遣使到吐蕃回访。636年,松赞干布派专使去长安请婚,唐太宗没有允许。公元638年,松赞干布遂借口吐谷浑从中作梗,亲自率大军击败了吐谷浑,并进军到唐朝羁縻少数民族的松州。韩威率轻骑侦查吐蕃军,反为所败。唐朝派出侯君集、执失思力、牛进达等将领与吐蕃交战,唐军主力侯君集部还没出手,唐军先锋牛进达部已经击败吐蕃军,松赞干布大惧,退兵谢罪,退出党项、白兰羌、吐谷浑等地,唐朝恢复了对党项、白兰羌、吐谷浑的控制。松赞干布派其相禄东赞献金五千两、其他宝物数百,前来求婚。 [15] 贞观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将一个宗室女封为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唐太宗派江夏王礼部尚书李道宗护送文成公主去吐蕃。松赞干布亲迎于柏海,以女婿对待岳父的礼节非常恭敬的对待李道宗。回国后,松赞干布为文成公主筑一城,并建立宫室供文成公主居住。文成公主不喜欢吐蕃人的赭面习俗,松赞干布下令禁止吐蕃的赭面习俗。 [16] 唐太宗征高句丽返回,松赞干布献金鹅并派使者上书说:“陛下平定四方,日月所照,并臣治之。高丽恃 远,弗率于礼,天子自将度辽,隳城陷阵,指日凯旋,虽雁飞于天,无是之速。夫 鹅犹雁也,臣谨冶黄金为鹅以献。” [17]

与西域诸国之战

唐太宗灭东突厥后,开始对西域(即现代新疆和中亚地区)的西突厥以及一些松散结盟绿洲国家的施加军事实力,其主要针对西突厥,以恢复两汉以来对西域的统治。高昌王曲文泰与西突厥欲谷设联合,阻碍西域商路,进攻唐朝的伊州。639年冬,唐太宗以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率兵出击高昌王曲文泰。640年,唐军至碛口,曲文泰惊惧而病死。其子曲智盛即位后不久,侯君集围城,曲智盛降唐军。高昌国三州、五县、二十二城,八千户、三万余人归属唐朝,高昌国结束。唐朝在高昌设置西州。

吐谷浑可汗伏允听信大臣天柱王的建议,屡次侵犯唐朝的西部边境,634年,扣留唐朝使者赵德楷,六月,唐太宗以段志玄为行军总管,讨伐伏允,十二月,又以李靖、侯君集、李道宗等为行军总管,大举讨吐谷浑。635年,伏允败走,被部下所杀。伏允之子慕容顺杀死天柱王,自立为可汗,投降唐朝,唐太宗册封慕容顺为吐谷浑可汗。慕容顺死后,636年,唐太宗册封慕容顺之子诺曷钵为吐谷浑可汗。

640年,唐朝在交河城设安西都护府,用以针对西突厥和管理西域。644年,西突厥的盟友焉耆攻打西州,安西都护郭孝恪为西州道行军总管,讨伐依附西突厥的焉耆,占领焉耆,俘虏国王龙突骑支,但后来焉耆再次脱离唐朝。 648年,唐太宗派遣阿史那社尔、郭孝恪率军讨伐依附西突厥的焉耆和龟兹(今新疆阿克苏),征服两国。然后疏勒和于阗归附唐朝,将安西都护府迁至龟兹,抚宁西域,统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国,史称安西四镇。

贞观四年,四夷君长在长安请求唐太宗为“天可汗”, [18] 意为天下总皇帝或天下共主。“天可汗”既是一种对唐朝皇帝的荣衔,又是一种有实质意义的国际组织体系、代表周边各族对唐朝皇帝的服从。

征讨高句丽

642年,高句丽东部大人渊盖苏文杀死荣留王后立高宝藏为王并自封为“大莫离支”摄政。为征讨渊盖苏文和保护唐朝的盟友新罗,唐太宗认为有必要对高句丽开战。644年,唐太宗率领李世、李道宗、张亮和长孙无忌统军10万亲征高句丽。唐太宗亲征高句丽,战果远大于损失。唐军攻破拔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谷、银山、后黄十座城,徙辽、盖、岩三州户口七万人到中国。新城、建安、驻跸三大战,斩首敌军四万馀级,而唐军死者接近二千人,战马死了十分之七、八。 [19] 因为当地早寒,草枯水冻,士马难久留,而且粮食将尽,所以唐太宗下令班师。 [20] 在这之后,唐太宗派李、牛进达、李海岸率兵攻打高句丽,也都取胜了。646年,唐朝与回纥击灭薛延陀后,647年,唐太宗令牛进达率兵从海上、李世率兵从陆路攻打辽东半岛。648年,唐太宗再派薛万彻率军从海上攻打鸭绿江口。随后,唐开始集结陆海部队准备在649年再一次大规模攻高句丽。不过唐太宗于649年去世后,唐高宗李治暂停东征的计划。后来唐高宗联合新罗,打败日本,攻灭百济、高句丽。668年,唐高宗联合新罗灭亡高句丽,载籍户数69.7万。并建立安东都护府等加以控制辽东。

在北方,贞观四年(630年),唐军灭亡东突厥,漠南成为唐势力范围。贞观二十年(646年),又一举消灭了薛延陀汗国,至此大漠南北广大地区皆为唐的势力范围。唐朝廷在漠北设立安北都护府,在漠南设立单于都护府,建立了南至罗伏州(今越南河静)、北括玄阙州(后改名余吾州,今安加拉河地区)、西及安息州(今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东临哥勿州(今吉林通化)的辽阔疆域。

在西北,贞观四年,唐朝廷在伊吾七城设立西伊州,开始经营西域。贞观十九年(645年),唐朝廷移安西都护府到龟兹。

在东北,644年唐太宗征讨高句丽,攻占高句丽十座城。 [19]

历史大家王永兴《唐代前期军事史略论稿》:唐太宗最重、最知军事。唐太宗是不世出之人杰,是推进历史发展、改变亚洲形势的主要人物。 [21]

《贞观政要》赞贞观之治:官吏多自清谨,王公妃主之家,大姓豪猾之伍,无敢侵欺细人。 商旅野次,无复盗贼,囹圄常空,去年犯死者仅二十九人。 又频致丰稔,米斗三钱,马牛布野,外户不闭,行旅自京师至于岭表,自山东至于沧海,皆不赍粮,取给于路。 入山东村落,行客经过者,必厚加供待,或发时有赠遗。此皆古昔未有也。

后晋官修正史《旧唐书》刘等的评价是:“史臣曰:臣观文皇帝发迹多奇,聪明神武。拔人物则不私于党,负志业则咸尽其才。所以屈突、尉迟,由仇敌而愿倾心膂;马周、刘洎,自疏远而卒委钧衡。终平泰阶,谅由斯道。尝试论之:础润云兴,虫鸣螽跃。虽尧、舜之圣,不能用杌、穷奇而治平;伊、吕之贤,不能为夏桀、殷辛而昌盛。君臣之际,遭遇斯难,以至抉目剖心,虫流筋擢,良由遭值之异也。以房、魏之智,不逾于丘、轲,遂能尊主庇民者,遭时也。或曰:以太宗之贤,失爱于昆弟,失教于诸子,何也?曰:然,舜不能仁四罪,尧不能训丹朱,斯前志也。当神尧任谗之年,建成忌功之日,苟除畏逼,孰顾分崩,变故之兴,间不容发,方惧“毁巢”之祸,宁虞“尺布”之谣?承干之愚,圣父不能移也。若文皇自定储于哲嗣,不骋志于高丽;用人如贞观之初,纳谏比魏徵之日。况周发、周成之世袭,我有遗妍;较汉文、汉武之恢弘,彼多惭德。迹其听断不惑,从善如流,千载可称,一人而已! 赞曰:昌、发启国,一门三圣。文定高位,友于不令。管、蔡既诛,成、康道正。贞观之风,到今歌咏。 [22]

北宋官修正史《新唐书》欧阳修、宋祁等的评价是:“甚矣,至治之君不世出也!禹有天下,传十有六王,而少康有中兴之业。汤有天下,传二十八王,而其甚盛者,号称三宗。武王有天下,传三十六王,而成、康之治与宣之功,其余无所称焉。虽《诗》、《书》所载,时有阙略,然三代千有七百余年,传七十余君,其卓然著见于后世者,此六七君而已。呜呼,可谓难得也!唐有天下,传世二十,其可称者三君,玄宗、宪宗皆不克其终,盛哉,太宗之烈也!其除隋之乱,比迹汤、武;致治之美,庶几成、康。自古功德兼隆,由汉以来未之有也。至其牵于多爱,复立浮图,好大喜功,勤兵于远,此中材庸主之所常为。然《春秋》之法,常责备于贤者,是以后世君子之欲成人之美者,莫不叹息于斯焉。”

《新唐书北狄列传》:唐之德大矣!际天所覆,悉臣而属之;薄海内外,无不州县,遂尊天子曰“天可汗”。三王以来,未有以过之。至荒区君长,待唐玺纛乃能国;一为不宾,随辄夷缚。故蛮琛夷宝,踵相逮于廷。

朱熹与陈亮书:“太宗之心,则吾恐其无一不出于人欲也。直以其能假仁假义,以行其私。而当时与之争者,才能知术既出其下,又不知有仁义之可饬。是以彼善于此,而得以成其功尔。”“论后世人,不当尽绳以古人礼法。毕竟高祖不当立建成。”“太宗功高,天下所系属,亦自无安顿处,只高祖不善处置了。”

元朝戈直在《贞观政要》集论中说:“夫太宗之于正心修身之道,齐家明伦之方,诚有愧于二帝三王之事矣。然其屈己而纳谏,任贤而使能,恭俭而节用,宽厚而爱民,亦三代而下,绝无而仅有者也。后之人君,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岂不交有所益乎!”这里所说,太宗在正心修身,齐家明伦方面,有愧于二帝三王之事,主要是指太宗与其兄李建成的皇位之争。

明朝官修皇帝实录《明太祖实录》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七年八月初一日(1374年9月7日),亲自前往南京历代帝王庙祭祀三皇、五帝、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一共十七位帝王,其中对唐太宗李世民的祝文是:“惟唐太宗皇帝英姿盖世,武定四方,贞观之治,式昭文德。有君天下之德而安万世之功者也。元璋以菲德荷天佑人助,君临天下,继承中国帝王正统,伏念列圣去世已远,神灵在天,万古长存,崇报之礼,多未举行,故于祭祀有阙。是用肇新庙宇于京师,列序圣像及历代开基帝王,每岁祀以春、秋仲月,永为常典。今礼奠之初,谨奉牲醴、庶品致祭,伏惟神鉴。尚享!”

明宪宗在命儒臣订正重刊《贞观政要》时写道:“太宗在唐为一代英明之君,其济世康民,伟有成烈,卓乎不可及已。所可惜者,正心修身,有愧于二帝三王之道,而治未纯也。”

毛泽东评价李世民说:“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其次则朱元璋耳。 [23-24]

王仲荦《隋唐五代史》:“唐代的皇帝里,唐太宗,早年的唐玄宗,唐宣宗,都是杰出的皇帝。”“我们认为旧日的封建历史家对‘贞观之治’是渲染得有点过分的。……固然,在唐太宗统治的二十多年间,人口有了较大的增长,但比之隋极盛时户数,还不到二分之一。” “魏徵疏文中也说到:‘今自伊洛以东,暨于海岱,灌莽巨泽,茫茫千里、人烟断绝,鸡犬不闻。道路萧条,进退艰阻。’” “封建历史家把贞观时期当作理想的太平盛世,和实际情况是有很大距离的。”

贞观元年(627年)

分全国为十道。

贞观二年(628年)

诏各地置义仓。

薛延陀首领夷男受唐封为真珠毗伽可汗,建汗庭于漠北。

贞观三年(629年)

松赞干布即吐蕃赞普位。

贞观四年(630年)

李靖俘颉利可汗,东突厥亡。日本遣唐使抵唐。

贞观八年(634年)

大明宫开始建工。

贞观九年(635年)

各乡置乡长。诏天下户分为九等。

李靖大破吐谷浑,其主慕容伏允及子先后为左右所杀,唐立伏允孙诺曷钵为可汗。

景教僧侣阿罗本将景教传入唐。

东突厥阿史那社尔附唐。

贞观十年(636年)

府兵军府改名折冲府,以折冲都尉为长,果毅都尉为副。

贞观十一年(637年)

颁贞观律令格式。

贞观十二年(638年)

高士廉等撰《氏族志》成,又称《贞观氏族志》。

贞观十四年(640年)

八月,侯君集克高昌,唐以其地置西州。九月,置安西都护府于交河城,置庭州于可汗浮图城。

贞观十五年(641年)

文成公主入吐蕃,与松赞干布和亲。

贞观十六年(642年)

魏王李泰等撰《括地志》成。

贞观十九年(645年)

玄奘取经还,抵长安。

太宗征辽东,无功而还。

铁勒九姓大首领率众降唐。

《大唐西域记》成书。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

于铁勒诸部置羁縻州府。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

黠戛斯内附,唐置坚昆都督府。

唐赴天竺使者王玄策俘摩揭陀国王阿罗那顺而归。

契丹内附,唐置松漠都督府。

奚内附,唐置饶乐都督府。

阿史那社尔平龟兹,唐始置安西四镇。

贞观二十三年(649年)

五月,太宗去世。六月,太子李治即位,是为唐高宗。

是岁,蒙舍诏首领细奴逻建大蒙国,自称奇嘉王,遣使入贡于唐。


相关文章推荐:
唐太宗 | 文教 | 科举制度 | 开元之治 | 贞观之治 | 唐与突厥的战争 | 唐灭薛延陀之战 | 唐击吐谷浑之战 | 唐高宗 | 开元盛世 | 武德 | 李建成 | 玄武门 | 李建成 | 李元吉 | 玄武门之变 | 宗籍 | 李渊 | 太上皇 | 李元吉 | 梁洛仁 | 租庸调制 | 魏徵 | 松赞干布 | 李承乾 | 李治 | 李泰 | | 李元昌 | 帝范 | 弘文馆 | 飞白 | 王羲之 | 兰亭集序 | 兰亭集序 | 昭陵 | 乾陵 | 吴兢 | 贞观政要 | 薛延陀 | 回纥 | 同罗 | 柴绍 | 李道宗 | 突利可汗 | 薛延陀 | 真珠可汗 | 阿史那思摩 | 云州 | 多弥可汗 | 回纥 | 伊特勿失可汗 | 燕然都护府 | 阴山 | 杭锦后旗 | 大兴安岭 | 阿尔泰山 | 贝加尔湖 | 蒙古高原 | 唐太宗 | 西突厥 | 绿洲 | 两汉 | 高昌 | 曲文泰 | 曲智盛 | 吐谷浑 | 伏允 | 段志玄 | 慕容顺 | 诺曷钵 | 安西都护府 | 西突厥 | 焉耆 | 郭孝恪 | 龙突骑支 | 阿史那社尔 | 龟兹 | 阿克苏 | 疏勒 | 于阗 | 安西四镇 | 高句丽 | 渊盖苏文 | 荣留王 | 高宝藏 | 新罗 | 张亮 | 东突厥 | 薛延陀 | 安北都护府 | 单于都护府 | 玄阙州 | 安加拉河 | 安息州 | 乌兹别克斯坦 | 布哈拉 | 通化 | 伊吾 | 安西都护府 | 龟兹 | 贞观政要 | 后晋 | 正史 | 旧唐书 | | 正史 | 新唐书 | 欧阳修 | 宋祁 | 新唐书 | 朱熹 | 陈亮 | 贞观政要 | 明太祖实录 | 明太祖 | 历代帝王庙 | 商汤王 | 周武王 | 汉高祖 | 汉光武帝 | 隋文帝 | 宋太祖 | 元世祖 | 明宪宗 | 毛泽东 | 朱元璋 | 王仲荦 | 贞观元年 | 十道 | 义仓 | 薛延陀 | 夷男 | 毗伽可汗 | 漠北 | 松赞干布 | 吐蕃 | 颉利可汗 | 东突厥 | 遣唐使 | 大明宫 | 吐谷浑 | 诺曷钵 | 阿史那社尔 | 折冲府 | 折冲都尉 | 果毅都尉 | 律令格式 | 氏族志 | 贞观氏族志 | 侯君集 | 高昌 | 西州 | 安西都护府 | 交河城 | 庭州 | 浮图城 | 文成公主 | 吐蕃 | 松赞干布 | 魏王 | 李泰 | 括地志 | 玄奘 | 大唐西域记 | 黠戛斯 | 天竺 | 王玄策 | 松漠都督府 | 饶乐都督府 | 龟兹 | 安西四镇 | 唐高宗 | 蒙舍诏 | 细奴逻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