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针灸大成

针灸专著,又名《针灸大全》,10卷。明杨继洲(济时)撰,刊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杨氏根据家传《卫生针灸玄机秘要》(简称《玄机秘要》),参考明以前20余种针灸学著作,并结合作者针灸临床经验编成此书。卷1首载仰、伏人周身总穴图,针道源流,次载《针灸直指》,包括选自《内经》、《难经》17篇有关针灸论述;卷2为周身经穴赋、百症赋、标幽赋等10篇针灸歌赋;卷3为五运、六气歌、百穴法歌等20篇歌赋及针灸问答;卷4为仰伏人尺寸图、背俞、腹部穴歌、中指取寸、九针论、针法补泻、针灸禁忌等;卷5为井荥俞原经合穴、子午流注针法、灵龟八法等;卷6、7为五脏六腑、十四经穴之主治、经穴歌、考证法、奇经八脉、经外奇穴等;卷8载《神应经》穴法及诸风、伤寒、痰喘咳嗽等临床各科疾病针灸取穴法;卷9选录各家针法及灸法,并附杨氏本人之针灸医案;卷10附陈氏(佚名)《小儿按摩经》(系现存最早之小儿按摩专书,赖此书之转载而得以流传)。本书较全面论述针灸理论、操作手法等,并考定腧穴名称和部位,记述历代名家针灸医案,为对明以前针灸学术的又一总结,是学习研究针灸的重要参考著作。

杨继洲由于祖上与父辈收藏医籍甚多,因此有机会取而读之。经多年研习,很有心得,但是“复虑诸家书弗会于一”,因此将祖父纂修的《集验医方》与诸家医籍中之针灸论述,予以“参合指归,汇同考异,手自编摩,凡针药调摄之法,分图析类,为天、地、人卷,题曰《玄机秘要》。赵文炳为《针灸大成》所写的序言记载,万历年间,赵文炳患痿痹之疾,多方延医诊治,“日试丸剂,莫能奏效,乃于都门延名针杨继洲者,至则三针而愈”。之后,杨向赵出示《卫生针灸玄机秘要》书稿,赵文炳始悉杨氏精于针灸之渊源,并表示愿资助其将所著付梓刊行。但杨继洲认为书稿内容还不完备,还需从更多医籍中广泛参考吸收针灸学之论述。因此,在靳贤的协助下,又从《医经小学》、《针灸聚英》、《标幽赋》、《金针赋》、《神应经》、《医学入门》、《古今医统》等20余种医籍中,节录部分针灸资料予以编辑及注解,考绘“铜人明堂图”,并附以自己的针灸治疗病案,编撰成《针灸大成》。

现存明万历赵文炳刻本,明万历刻清顺治李月桂重修本,明万历刻清顺治、康熙递修本,清康熙李月桂重刻本,清乾隆章廷刻本等,1949年后有影印本和排印本出版。

杨继洲,又名济时,约出生于公元1522年,卒于公元1620年,三衢(今浙江衢州)人。年幼时习儒,成年后因遭到上司迫害而弃儒习医。杨氏由于祖上与父辈收藏医籍甚多,因此有机会取而读之。经多年研习,很有心得,但是“复虑诸家书弗会于一”,因此将祖父纂修的《集验医方》与诸家医籍中之针灸论述,予以“参合指归,汇同考异,手自编摩,凡针药调摄之法,分图析类,为天、地、人卷,题曰《玄机秘要》。后又编撰成《针灸大成》一书。杨继洲因医术高明,针药兼精,曾任明世宗侍医、太医院医官等。

卷一

针道源流

针灸直指

难经

卷二

周身经穴赋(医经小学)

百症赋(聚英)

标幽赋(杨氏注解)

席弘赋(针灸大全)

金针赋(杨氏注解)

玉龙赋(聚英)

通玄指要赋(杨氏注解)

灵光赋(针灸大全)

兰江赋(杨氏书)

流注指微赋(窦氏)

卷三

五运主病歌(医经小学)

六气为病歌

百穴法歌(神应经)

十二经脉歌(聚英)

玉龙歌(杨氏注解)

胜玉歌(杨氏)

杂病穴法歌(医学入门)

杂病十一穴歌(聚英)

长桑君天星秘诀歌(乾坤生意)

马丹阳天星十二穴治杂病歌

四总穴歌

肘后歌(聚英)

回阳九针歌

针内障秘歌(杨氏)

针内障要歌

补泻雪心歌(聚英)

行针总要歌

行针指要歌

刺法启玄歌(六言)

针法歌

卷四

背部俞穴歌(医统)

腹部中穴歌

中指取寸

素问九针论

内经补泻

难经补泻

神应经补泻

南丰李氏补泻

四明高氏补泻

三衢杨氏补泻(十二字分次第手法及歌)

生成数(聚英)

经络迎随设为问答(杨氏)

禁针穴歌

禁灸穴歌

太乙歌

尻神禁忌

人神禁忌

卷五

十二经井穴(杨氏)

井荥俞原经合歌(医经小学)

徐氏子午流注逐日按时定穴歌

十二经纳干支歌

流注图

论子午流注法(徐氏)

流注开阖(医学入门)

流注时日

脏腑井荥俞经合主治(聚英)

十二经是动所生病补泻迎随(聚英)

十二经之原歌

十二经病井荥俞经合补虚泻实

十二经气血多少歌

十二经治症主客原经(杨氏)

九宫歌

八法歌

八法交会八脉

八法交会歌

八法交会八穴歌

八脉配八卦歌

八穴配合歌

刺法启玄歌(五言)

八法五虎建元日时歌

八法逐日干支歌

八法临时干支歌

推定六十甲子日时穴开图例

八脉图并治症穴

八法手诀歌(聚英)

卷六

五脏六腑

十四经脉长短尺寸

脏腑十二经穴起止歌

手太阴肺经

手阳明大肠经

足阳明胃经

足太阴脾经

手少阴心经

手太阳小肠经

足太阳膀胱经

足少阴肾经

卷七

手厥阴心包经

手少阳三焦经

足少阳胆经

足厥阴肝经

任脉

督脉

督任要穴(杨氏)

奇经八脉歌(医经小学)

奇经八脉(节要)

十五络脉歌(医经小学)

十五络脉穴辨(医统)

十五络脉(节要)

十二经筋(节要)

五脏募穴(聚英)

八会

看部取穴

治病要穴(医学入门)

经外奇穴(杨氏)

穴同名异类(聚英)

卷八

穴法(神应经)

诸风门

伤寒门

痰喘咳嗽门

诸般积聚门

腹痛胀满门

心脾胃门

心邪癫狂门

霍乱门

疟疾门

肿胀门(附:红疸黄疸)

汗门

痹厥门

肠痔大便门

阴疝小便门

头面门

咽喉门

耳目门

鼻口门

胸背胁门

手足腰腋门

妇人门

小儿门

疮毒门

续增治法

卷九

治症总要(杨氏)

东垣针法(聚英)

名医治法(聚英)

孙真人针十三鬼穴歌

捷要灸法(医学入门)

崔氏取四花穴法

取膏肓穴法(医学入门)

骑竹马灸穴法

灸劳穴法(聚英)

取肾俞法

取灸心气法

取灸痔漏法

灸小肠疝气穴法

灸肠风下血法

灸结胸伤寒法

灸阴毒结胸

雷火针法

蒸脐治病法

相天时

千金灸法

宝鉴发灸法

艾叶医统

艾灸补泻

艾炷大小

点艾火

壮数多少

灸法

炷火先后

灸寒热

灸疮要法

贴灸疮

灸疮膏法

洗灸疮

灸后调摄法

医案(杨氏)

卷十

保婴神术(按摩经)

手法歌

观形察色法

面部五位歌

命门部位歌

阳掌图各穴手法仙诀

阴掌图各穴手法仙诀

小儿针

初生调护

面色图歌

察色验病生死诀

汤氏歌

内八段锦

外八段锦

入门歌

三关

六筋

治小儿诸惊推揉等法

补遗

全书分十卷。卷一在概述针道源流、简记《针灸大成》引用医籍之名称与特点之后,主要是节录《内经》、《难经》等古医籍中有关针灸的部分原文,附有杨氏的注解;卷二及卷三系摘引《医经小学》、《针灸聚英》、《标幽赋》、《金针赋》、《神应经》等20余种医籍中的部分针灸歌赋,也附有杨氏所加注解。在古代针灸专书中,《针灸大成》所辑录的针灸歌赋是较全的。卷四叙述取穴法、针具、各种针刺法等;卷五为十二经井穴、子午流注法等;卷六与卷七记述脏腑、经络、十二经穴位及主治;卷八为临床各科病证的针灸治法;卷九包括“治症总要”、名医治法、取穴法、灸治以及杨氏针灸治疗医案等;卷十主要介绍小儿的针灸按摩治法,特别是转载的《陈氏小儿按摩经》,是很宝贵的古代小儿按摩专著。

《针灸大成》的主要贡献与特点为:

(1)主张针灸和药物配合运用,宜灵活采取适当治法以取得最好的疗效,卷三“诸家得失策”中对此作了反复阐述。如“其致病也,既有不同,而其治之,亦不容一律,故药与针灸不可缺一者也。”进而指出,由于疾病的部位和性质不同,治疗的方法也应有所选择:“然而疾在肠胃,非药饵不能以济;在血脉,非针刺不能以及;在腠理,非熨不能以达;是针、灸、药者,医家之不可缺一者也。”文内批评有的医家只着眼于药物治疗而忽视针灸的偏向:“夫何诸家之术惟以药,而于针灸则并而弃之,斯何以保其元气,以收圣人寿民之仁心哉!”在《针灸大成》所载的杨氏医案中,既有专用针灸,也有针灸与药物合治的实例。如王西颈项患核肿痛、虞绍东隔气疾、李义河腿痛,都是先用药无效,改用针灸治疗痊愈。

(2)临证治疗中,杨氏虽主张药物与针灸配合应用,但一般而言,他认为针灸治疗有其优越性。他在引载《通玄指要赋》的“必欲治病,莫如用针”一句话时,解释说:“夫治病之法,有药饵,然药饵或出于幽远之方,有时缺少,而又有新陈之不等,真伪之不同,其何以奏肤功、起沉疴也?惟精于针,可以随身带用,以备缓急。”他对《标幽赋》的“拯救之法,妙用者针”这句话进行注解时,再次强调针灸的有利特点,

说:“劫病之功,莫捷于针灸。故《素问》诸书,为之首载,缓、和、扁、华,俱以此称神医。盖一针中穴,病者应手而起,诚医家之所先也……又语云:一针、二灸、三服药。则针灸为妙用可知。业医者奈之何不亟讲乎?”而且,杨氏还强调针法与灸法的灵活运用。他在《胜玉歌》里所写的“胜玉歌兮不虚言,此是杨家真秘传,或针或灸依法语,补泻迎随随手捻”,正是明证。《针灸大成》里所写的七言韵语《胜玉歌》,主要是介绍杨氏家传针灸治疗各种病症的取穴经验。所谓“胜玉”,含有胜过前人《玉龙歌》的意思(《玉龙歌》系元代王国瑞《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所记载的针灸取穴经验,用七言韵语写成,共86段,开头一段有:“扁鹊授我玉龙歌,玉龙一试绝沉疴”)。

(3)发展了透穴针治法。杨氏在元代王国瑞《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对偏头痛一针两穴治法基础上,发展了多种透穴针治法。如《玉龙歌》云:“偏正头风痛难医,丝竹金针亦可施,沿皮向后透率谷,一针两穴世间稀。” 杨氏针对偏正头风之有痰或无痰,分别用不同的治法,前者采用“风池刺一寸半,透风府穴,此必横刺方透也”,后者采用“合谷穴针至劳宫”。又如对两腿疼痛膝部红肿者,采用针刺膝关穴“横针透膝眼”。对手臂红肿连腕疼痛者,采用“液门沿皮针向后,透阳池”的透针法等。

(4)总结并发展了多种针刺手法,如“三衢杨氏补泻”节所载“十二字分次等手法及歌”,是作者根据针灸医疗实践,将前人针刺“十四法”予以总结调整为:爪切、持针、口温、进针、指循、爪摄、退针、搓针、捻针、留针、摇针及拔针12种手法,用歌诀说明其操作要点与作用,然后总括成简明易记的“十二歌”:“针法玄机口诀多,手法虽多亦不过,切穴持针温口内,进针循摄退针搓,指捻泻气针留豆,摇令穴大拔如梭,医师穴法叮咛说,记此便为十二歌”。书中规定“摇针”的操作与作用为“凡出针三部,欲泻之际,每一部摇一次,计六摇而已。以指捻针,如扶人头摇之状,庶使孔穴开大也。”上述12法,除“口温”法需改进外,其余11法迄今仍在沿用。此外,《针灸大成》还较具体地记述了烧山火、透天凉、龙虎交战、龙虎升降、子午补泻等多种针刺手法。如介绍“烧山火”为:“能除寒,三进一退热涌涌,鼻吸气一口,呵五口”。具体方法为:进针时分三层次,逐步由浅层、中层,进至深层;退针时,由深层一次直接至浅层。即三次进,一次退,可反复施行。此法体现了徐入、疾出的补法原则。又如记述“透天凉”为“能除热,三退一进冷冰冰,口吸气一口,鼻出五口”。具体方法为:进针时,由浅层一次直接进至深层;退针时,分三层次,逐步由深层、中层,退至浅层。即一次进,三次退,可反复施行。此法体现了疾入、徐出的泻法原则。对于施行针刺补泻时的刺激强度,杨氏根据要求达到补、泻的不同程度,分为“平补平泻”和“大补大泻”两种级别。他在《针灸大成》“刺有大小”一节中写道:“有平补平泻,谓其阴阳不平而后平也……但得内外之气调则已。有大补大泻,惟其阴阳俱有盛衰,内针于天地部内,俱补俱泻”。

(5)告诫对头部不宜多灸。书中卷三写道: “首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人之受病固多,而吾之施灸宜别,若不察其机而多灸之,其能免夫头目旋眩、还视不明之咎乎?不审其地而并灸之,其能免夫气血滞绝、肌肉单薄之忌乎? 是百脉之皆归于头,而头之不可多灸,尤按经取穴者之所当究心也。”古代施行灸术,往往数十壮甚至百壮以上,而头部为诸阳之会,肌肉单薄,确不宜多灸,即使现今灸治的壮数已大为减少,但“头不可多灸”的观点,仍然是值得重视的。

(6)提出了掌握灸治壮数的原则。杨氏在“穴有奇正策”内写道:“然灸亦有法矣,而独不详其数者,何也?盖人之肌肤,有厚薄,有探浅,而火不可概施,则随时变化而不泥于成数者,固圣人望人之心也。”然后举出少商、承浆、脊中、少冲、涌泉等穴位,灸量不宜太大,过则致伤;章门、膏肓、曲池、足三里等穴位,灸量可大些,才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7)对前人的某些针灸记述,杨氏加按语作补充说明。如对《玉龙歌》中针刺肩井穴时防治晕针所写按语:“倘或体弱针晕,补足三里”;对风府穴加按语说“风府针不可深”;对委中穴,指出其“四畔紫脉上皆可出血,弱者慎之”;对鸠尾穴加按语说“非高手毋轻下针”等。

(8)《针灸大成》记录了杨氏一些针灸医案,为后世提供了宝贵经验。而所转载的《陈氏小儿按摩经》,对于保存古代小儿按摩专著作出了贡献。

《针灸大成》是明代一部内容丰富的针灸专书,虽然选材欠精当,论述显得繁冗,编次比较杂乱,但因该书广收前人针灸著述,并结合作者个人体验,对其中一些论述作了较具体的解释介绍,在针灸学发展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而且很早就流传到日、法等国,在国内外都有相当影响。


相关文章推荐:
  • 龚家祠堂
  • 申荷永
  • 执行者(冰球比赛中专门负责打架的队员)
  • 我执(佛教用语)
  • 贩卖
  • 容易(汉语词语)
  • 黄金保龄球(日本2002年金城武主演电视剧)
  • 火船(黄健中执导电影)
  • 垂直领导
  • 快乐进行曲
  • 钟兴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