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政论性

政论性是报告文学的灵魂,是水平和价值的决定性因素。

政论性。这是报告文学的灵魂,是水平和价值的决定性因素。报告文学实际上是一种强有力的特殊宣传工具,以明显的社会作用为目的。作为时代产物的报告文学,应当强烈地体现时代精神, 把具体事实放在全中国全世界的大局中衡量, 反映当代人民的意志、愿望和要求。以徐迟的《歌德巴赫猜想》为代表的一批科技报告文学理直气壮地为长期受歧视、受迫害的研究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歌功颂德,揭露了“文革”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创伤。在以真理标准讨论为中心的思想解放中, 反思历次政治运动的报告文学还探寻到我国传统文化思想观念,闪耀着现代思想的锋芒, 启迪了民族的心智。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进展,一大批为改革鼓与呼的报告文学相继问世,闪耀着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光彩。 如张锲的《热流》,李延国的《中国农民大趋势》等, 对改革事业作了多侧面的观照和带有历史纵深感的概括。还有一大批报告文学,揭开了长期被封闭的政治经济所掩盖的社会矛盾,反映了一系列重大社会问题, 充满了浓烈的参与意识、批判意识、忧患意识和改革意识。 政论性可以说是报告文学的灵魂。政论性具体表现为画龙点睛式的议论性语言。这种议论,是在形象记叙和描写的基础上、在强烈感情支配下的论断。


相关文章推荐:
报告文学 | 水平 | 价值 | 报告文学 | 报告文学 | 水平 | 价值 | 文学 | 宣传 | 徐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