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政治婚姻

政治婚姻,男女双方为了某一方或某一方所属的集团的政治利益而结婚,多指没有感情(爱情)基础,因单方或双方利益驱使下结成的婚姻。就是相互牺牲自己的幸福而满足政治目的和经济目的。政治婚姻则完全是出于政治上的目的,基本上不考虑个人的因素。男人还可以三妻四妾,不愁找不到一个情感上的寄托;而作为女人,恐怕就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命运了。

当出现了部落和国家等社会组织之后,婚姻又成了一种政治筹码。从部族的通婚,到国家统治者之间的“联姻”,都是试图通过婚姻来达到政治目的。直到今天,婚姻仍被富豪家庭用于结盟和理顺财产继承关系。 至于在自然小农经济社会中,婚姻则是一种劳动的分工组合,即所谓“男耕女织”,“男主外女主内”。

中国的政治婚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春秋战国时,出于结盟、笼络等目的,诸侯之间就经常联姻。而社会普通阶层想跻身上流阶层,婚姻也往往是一个有效的跳板。阳翟大商吕不韦看准了在赵国作人质的秦国公子子楚,居为奇货而力助之,更以怀孕小妾相赠。结果,吕不韦不仅被继位后的子楚任为秦相,他的儿子更成了中国第一个统一王朝的第一位皇帝。要论古今中外最大的一笔生意,非吕不韦莫属。

到了西汉,由于饱受匈奴铁骑侵扰,开始对匈奴和亲,于是一个个皇族少女(后来也有以宫女冒充的)就被陆续送到了遥远的塞外,胡笳羌笛相伴一生。王昭君出塞的故事传奇动人,和后来唐朝文成公主入吐蕃一起传为千古佳话。但我总在想,剥去那些“促进民族融合与文化交流”的堂皇外衣,这两个远离故土的女子内心里到底是不是快乐的?

清朝香妃的经历就是一个政治婚姻的典型代表。乾隆将香妃接进宫,封嫔封妃是出于一种政治目的,但情感的交流也随之而来了,这也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沟通,是该戏表现的主要东西。

民国时期的孙中山和宋庆龄,蒋介石等婚姻都存在一定的政治婚姻因子。到了现在,父母包办的婚姻都统称为政治婚姻了。

婚姻的起源始于氏族群居时代,人类建立了最初的性关系禁规,对性行为加以规范。所以婚姻从一开始就具有约束和规范人们的性行为的功能。在现代社会一夫一妻的背景下,婚姻更成为保障性关系合法性和排他性的制度形式。

从古至今,政治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政治问题,而总是和方方面面牵扯不清,比如婚姻,王昭君和亲匈奴,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都是政治婚姻的表率。三国时期的政治局势一向是乱糟糟的,政治婚姻也就成了维系各方势力关系的重要手段之一。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武力征战是巩固其封建统治地位的主要手段,还有另外一种非征战的手段,就是联姻。多个朝代都有这个历史,特别是清朝,这种政治婚姻更为普遍,到了乾隆时期,也是这种方法,利用这种政治手段,通过婚姻达到民族团结,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富强。

春秋时期,各国国君都想争当霸主。晋楚两国都积极运用联姻手段,结交军事同盟,以遏制和打击对方。晋国先是联姻于秦,战胜楚国,成为霸主。后来秦晋交恶,秦国转而结楚。失去秦国后,晋国顿感势单力孤,不足以与楚抗衡,于是便采取联姻办法,积极联络东方新崛起的吴国。

总之,以联姻结交军事同盟进而建立政治联盟是大国的一贯政策。当然,无论是结交军事同盟还是建立政治联盟,其实质都是借联姻建立或巩固霸主地位,甚至独吞天下。

恃大国以图存为目的的联姻,从表面来看,能暂时为小国带来一定的实惠,但从长远来看,对小国有害而无利。例如弦国,属于姬姓“微国”,(禧公五年)齐桓公称霸时,弦国与齐国联姻,借此减轻楚国的威胁。但弦自恃与齐为婚姻之国,误以为楚不敢对弦轻举妄动,对楚不加戒备,结果被楚所灭。再如徐国,与吴国联姻后遭到了楚国的嫉恨,结果遭到楚国的征伐。

春秋战国时期,各国都想开疆拓土,兼并他国。公元前744年,郑武公决定用兵胡国。为了顺利攻取胡国,郑武公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胡国国君认为胡、郑已通过联姻结为“兄弟之国”,遂对郑国失去戒心。不久,郑武公便突然袭击,轻易袭取了胡国。楚国在争霸过程中也曾想以联姻袭取郑国。公元前541年,楚王子围率军以迎亲为名,准备乘机偷袭郑国。由于这一阴谋被子产及时识破,楚国的计划遂胎死腹中。

诸侯聚会而结盟是大国争霸时期一种常见的外交活动,尽管颇受各国重视,而且已达到“三岁而聘,五岁而朝,有事而会,不协而盟”的程度,但由于各国军事力量的对比和外交形势的不断变化,随意撕毁盟约的现象屡见不鲜,一些诸侯便考虑以联姻来巩固会盟的成果。 综上可见,尽管以巩固盟约为目的的联姻有助于双方改善关系,但其实质则是弱国对强国或战败国对战胜国新的屈从方式。

这种目的的联姻大多由小国或边疆民族所提出。《国语晋语一》载:“夏莱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姐己女焉……周幽王伐有褒,褒人以褒姐女焉。”有施、有苏和有褒都是当时的古国,在夏、商和西周兵临城下时,他们都将美女献给对方的国君,以换取对方的撤兵。再如晋献公出兵骊戎时,“骊戎男女以骊姬,归”。

狄在春秋时期已经强大起来,成了周室的重要结交对象之一。郑国扣押周大夫伯服和游孙伯后,周襄王准备“以狄伐郑”,大夫富辰以狄有“五奸”加以劝阻,但周襄王根本不听,仍派颓叔和桃子联络狄军。公元前635年,狄人攻打郑国,夺取栋地,为周天子出了一口恶气。此后,周襄王“德狄人,将以其女为后”,(傅公二十四年)虽有富辰极力反对,但周襄王仍然不听,遂娶狄女魄氏为后。

从表面来看,这种类型的联姻仅是为了报答对方,其实质则是结交对方的一种新的形式。

(一)多元化

所谓多元化系指某一首领娶几个方国或诸侯之女为夫人。这一特点在传说、三代及春秋时期最为明显。多元化联姻的特点也比较突出。

(二)多方位

多方位联姻对于国建立霸业,巩固政权和民族融合都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三)腾婚现象比较突出

腾是指一个女子出嫁,须同姓娃娣随嫁,即诸侯娶一正妻,同时得到其他几个陪嫁的女子。春秋之前,接制只适用于天子,到春秋时代,诸侯也开始实行,卿大夫也积极仿效。《公羊传庄公十九年》对腾作了解释:“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腾之,以娃娣从。娃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一聘九女。”刘敞认为:“腾者何?诸侯嫁女于诸侯,以娃娣从,二国往腾之,亦以侄娣从。

(四)小国往往为婚姻大国所灭

政治婚姻只有在两个对等诸侯国或民族之间进行时,才会有大致平等地位,而小国与大国联姻,往往会受到大国的侵害,甚至被大国所灭。

(五)强国干预弱国内政

强国与弱国联姻的动机之一,就是希望自己的外孙将来继立国君,以便长期控制所嫁之国。在一般情况下,强国的这一目的比较容易达到,但在特殊情况下,这一动机往往会化为泡影。

东吴为了夺回荆州,乘甘夫人去世之机,以吴主之妹孙仁向刘备提亲。本想将他骗来后,擒来交换荆州的。结果刘备在当地广而告之地宣扬,造成了舆论事实,惊动了吴国太。经国太亲自面试,刘备顺利过关。于是,原本的一个美人计,假戏真做地成就了一段事实婚姻。

接着,孙夫人协助丈夫逃回荆州,表现得有胆有识,严毅刚烈,令人敬佩。后来,东吴再度议取荆州,派人谎称国太病危,叫孙夫人携阿斗回娘家。眼看就要成功,谁知半路杀出个赵子龙,截江夺了阿斗。孙夫人独自回了东吴,孙刘联姻宣告破裂。

对于两个存在尖锐利益冲突的势力集团来说,一桩婚姻的维系能力实在是太单薄了。

(1)和亲婚:所谓和亲,“指汉族封建王朝与少数民族首领之间具有一定政治目的的联姻。就和亲的动机而言,任何时代的任何一方,几乎都毫无例外地带有浓厚的功利主义色彩,并且属于急功近利之类,即只图解决短期内的迫切问题,而无暇顾及长远的利弊得失。”和亲绝不是单纯的血统交融和民族联姻,更主要的,是通过联姻建立起更加紧密的政治关系。

(2)藩镇婚:以唐代为例,安史之乱后,在中央对地方控驭能力大为削弱的情况下,唐政府采取与藩镇联姻的方式来加强与地方的联系,希望公主能成为维系中央与藩镇之间关系的纽带。对藩镇的婚嫁中,自始至终都是货真价实的天子亲女。至于藩镇婚本质,一言以蔽之,依然是政治婚姻。“这种政治婚姻,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和亲。”


相关文章推荐:
三妻四妾 | 部落 | 社会 | 小农经济 | 阳翟 | 吕不韦 | 赵国 | 秦国 | 子楚 | 宫女 | 胡笳 | 羌笛 | 王昭君 | 文成公主 | 吐蕃 | 民族融合 | 香妃 | 乾隆 | 宋庆龄 | 蒋介石 | 松赞干布 | 三国时期 | 霸主 | 晋国 | 秦晋 | 吴国 | 弦国 | 微国 | 齐桓公 | 齐国 | 徐国 | 春秋战国时期 | 郑武公 | 胡国 | 郑国 | 夏莱 | 有苏氏 | 晋献公 | 骊戎 | 骊姬 | 伯服 | 周襄王 | 富辰 | 周天子 | 方国 | 民族融合 | 卿大夫 | 刘敞 | 侄娣 | 东吴 | 甘夫人 | 孙仁 | 刘备 | 吴国太 | 美人计 | 孙夫人 | 回荆州 | 严毅 | 阿斗 | 赵子龙 | 孙刘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