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镇级市

镇级市是中国十二五期间新的行政区划的规划,将有一些经济实力较强的镇由镇级政府承担起县级管理的能力,推动城镇向城市转型。温州公开提出建立“镇级市”的想法。

2009年,温州的乐清市柳市镇、瑞安市塘下镇、永嘉县瓯北镇、平阳县鳌江镇、苍南县龙港镇作为试点镇,率先启动市级强镇扩权改革试点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透露,我国将积极研究完善设立县级市的标准,把人口、经济、财政、税收以及城市建设达到一定规模和标准的县(镇),适度改设为市。

这也向公众释放出我国行政区划改革的信号。在探索强镇扩权的过程中,温州公开提出建立“镇级市”的想法,这在我国的行政区划改革方面可谓首例。“镇级市”,这一独具中国特色政治文明的新名词进入公众视野。 [1]

最早的镇级市存在于民国广东,有政策提出让发展到一定程度的镇扩权,提升为市,设市的镇有佛山(今佛山市祖庙街办)、九江(今佛山市九江镇)、海口(今海南省海口市)、江门(今江门市市府)、梅(今湛江市吴川市区)、陈村(今顺德区陈村镇)、石龙(今东莞市石龙镇)、石歧(今中山市市府)等8镇。

在中国国内,“镇级市”的概念首次见诸于媒体是2010年2月。温州市委书记邵占维在2月22日的强镇党委书记座谈会上提出,要“把乐清市柳市镇、瑞安市塘下镇、永嘉县瓯北镇、平阳县鳌江镇、苍南县龙港镇这5个试点强镇建设成为镇级市”。

在全国两会期间,邵又提出建设“镇级市”要下放权力、做好规划,将按照中小城市的目标,规划、建设、管理,国内首次将“镇级市”写入官方文件。

发展领先、功能齐全、环境优美、特色鲜明的现代化小城市。

“镇”改“市”,不只是一个名称的更换,更涉及体制机制的改革与创新,是中国新型城镇化破题的重要一环。 [2]

加大政策扶持力度

1、加大用地支持力度。安排一定数量的用地计划指标,单独切块,直接下达到强镇。

2、加大财政扶持力度。县(市)与强镇的财政关系原则上采取确定基数、超收分成、一定几年不变办法。土地出让收入分配时向镇财政倾斜。

3、加大项目支持力度。

4、扩大县(市)派驻强镇部门的权限。

完善工作平台

1、建立城镇管理综合执法大队。负责城镇综合性管理。

2、建立镇审批服务中心。

3、建立镇土地储备中心。

4、建立镇招投标中心。

理顺管理体制

1、党政一把手高配。

2、县(市)派驻强镇的机构建立分局。分局正职由县(市)部门领导兼任或明确为正科级。

3、合理设置镇内设机构。在核定的编制内,强镇可根据工作需要设置内设机构。

4、强镇范围内的县(市)属部门单位正职的人事任命需书面征得镇党委的同意。

按照温州“镇级市”试点方案,这些试点镇将扩大土地使用权、财政支配权、行政审批权和事务管理权。

扩大土地使用权是指:每年安排不少于所在县总量1/3的用地指标,单独切块、直接下达给强镇统筹安排。

扩大财政支配权则是指:县与镇财政分配采取确定基数、超收分成、一定三年的办法。强镇的土地出让收入除上交有关税费外,80%—100%留给镇,县属部门驻强镇的下属单位在镇内的各种收费,除县以上部门代收和特别规定外,都统一纳入镇财政专户管理。

此外,尽管试点镇的行政级别不提高,但其党政一把手“升级”:书记进入所在县(市)委常委,镇长明确为副县长级,列席县(市)政府常务会议。

在不涉及行政区划层级调整的情况下,一部分属于县市的经济社会管理权赋予乡镇一级政府。党政一把手的升级,又让他们在协调工作上有更多的话语权。

这一概念提出半年之后,温州5个镇已进入实操阶段,不少县级职能部门在试点镇成立分局。山东则于上周宣布将启动镇级市试点,计划用3—5年时间将省内20多个中心镇培育成小城市。广东则在派出大批考察团学习温州模式之后,仿照温州启动了“简政扩权”改革。 [3]

温州市发改委综合体改处处长邹向阳说:“这只是一个概念,具体还是强镇扩权的改革,此‘市’非彼‘市’,“这个‘市’不是行政级别的改变,而是以镇的属级建设小型城市。现代化小城市才是“镇级市”的真正含义。

“镇级市”的提法,表面上是名字的更改,其背后深层之义仍是政府权力的下放。苍南县龙港镇有关负责人认为,“镇级市”的概念主要是让镇级政府承担起建设城市的职能,由镇级政府承担起县级管理的能力,解决城镇责大权小的问题,推动城镇向城市转型。

该负责人称,龙港镇现有本地人口约28万,外来人口10多万。然而,按照以前的政府机构设置,“很多权力不在我们这一块,管理人口的能力也比较弱”。

因此,政府的社会管理功能很难充分发挥。如在平阳县鳌江镇,拥有20多万人口,但由于体制问题,该镇交通仅由一个20多人的交警中队来管理。

长期研究区域经济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镇级市”的改革符合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让有这些有实力的经济强镇扩权,有力地推动它们突破发展瓶颈,带动附近区域经济和社会的法治,是城镇化发展的方向。

有网友公开发文反对县辖市的模式,在他们看来,“镇级市”并不适合中国的国情。“中国城市化发展的水平很快,但发展很不平衡。”反对者认为,在中国沿海地区,许多建制镇的城市化水平早已达到或者超过了设市的标准,但在中西部地区,城市化水平仍然比较落后。因此,“镇级市”对于中西部地区没有任何意义。

浙江日报官方微博爆猛料:“浙江部分镇有望升格为‘市’”。微博称,12月25日召开的全省小城市培育试点工作现场推进会传出消息,“浙江初步考虑建立小城市试点镇用地指标单列制度,争取国家在浙江率先开展撤镇设市试点,将条件具备的镇升格为小城市。” [4]

浙江争取首批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

杭州(4个):

宁波(4个):

温州(4个):

湖州(2个):

嘉兴(3个):

绍兴(2个):

金华(2个):

台州(3个):

衢州(1个): 舟山(1个): 丽水(1个):

2010年12月24日,浙江小城市培育试点启动,该试点为期3年,2011年将是收官年。历经两年的努力,首批入选的27个实力强、人口多、城区面积大的中心镇不断向城市靠拢,依照省政府“三年大变样”的构想,2011年27个试点镇中的佼佼者把“镇政府”的牌子换成“市政府”,听上去顺理成章。

镇级市的诞生是否已板上钉钉,什么时候能挂牌,挂牌后的市会有怎样的行政级别,它拥有怎样的行政权力?昨天,记者就此致电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未予以回应。

诸暨市店口镇位列27个试点镇之中,该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方维炯明确表示,没听说店口镇将更名“店口市”。

一位出席了全省小城市培育试点工作现场推进会的中心镇负责人透露,省里的确有意设立镇级市,但这还只是初步构想,事情能不能成,镇级市的地位如何确定,还要向国家相关部门争取。

依照浙江出台的相关规定,保持镇级建制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委托、交办、延伸机构等方式和途径,试点镇将享有与县级政府基本相同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

瑞安市塘下镇 [5] 、平阳县鳌江镇 [6] 、乐清市柳市镇 [7] 、苍南县龙港镇 [8] 、永嘉县瓯北镇 [9]

小城市培育五个镇级市

2013年3月25日,青岛市正式启动小城市培育试点,胶州市李哥庄镇、平度市南村镇、莱西市姜山镇、即墨市蓝村镇、黄岛区泊里镇5个强镇成为首批试点镇。这也标志着,山东成为继浙江之后第二个启动“镇级市”试点的省份。

“小城市试点,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与会的胶州市李哥庄镇党委书记李述献介绍,纳入试点的5个镇,都是青岛的强镇,已经具备了迈向小城市的基础条件,但是这些强镇的发展日益受到现有体制机制约束,急需扩大发展空间。

对于此次试点目标,青岛提出,到2016年基本完成首批小城市培育工作,5个小城市试点镇主要指标达到:建成区面积10平方公里以上,建成区常住人口10万以上;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00亿元以上,年地方财政收入达到6亿元以上,农村居民人均收入达到2.5万元以上;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健全,基本公共服务、居民互动服务、市场商业服务三结合的社区服务体系完善……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青岛重点从户籍制度改革、财政体制调整、实行扩权强镇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

户籍管理制度方面,制定出台低门槛落户、享受与当地城镇居民同等待遇的农民进城鼓励政策,引导农民自愿到小城市试点镇落户,加快推进农民市民化。 [3]

“镇级市”,这个几乎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新名词”让这个城市迅速“升温”。一同“热”起来的还有房价。龙港镇居民说,“镇级市”一词出现后,原本每平米1.2万元的商品房骤然涨至1.6万元。一时间,“作秀”的质疑声此起彼伏。

此外,炒卖地基卡、户头证、集资卡等农村宅基地凭证现象也随之出现。为此,2010年3月11日龙港镇政府特别发出公告:禁止炒卖安置留地建房指标。

2014年7月底,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部、住建部等11个部委联合下发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通知,试点对象将重点放在镇改市工作,通知要求每个省(区、市)选择不同层面的非县级政府所在地重点镇进行试点,数量控制在4个以内,这次明确提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设市。并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试点镇名单于8月底前上报国家发改委。目前各省区市正在积极遴选试点镇名单,部分省区市已确定了最终上报建制镇。

按照国家最新的镇改市要求,一是镇区人口必须达到10万人(西部地区会相应放低标准),二是该建制镇既不是县级以上政府所在地镇,也不能是已被纳入城市规划区范围的镇(城市郊区镇也排除在外)、以下为各省可能会选取的符合国家镇改市要求的建制镇名单。

佛山市狮山镇,常住人口: 67万人
  东莞市长安镇,常住人口: 66万
  东莞市虎门镇,常住人口: 63.8万人。
  东莞市塘厦镇,常住人口: 48万人。 [10]

温州苍南县龙港镇,镇区常住人口25万
  绍兴市诸暨市店口镇,镇区常住人口14万 [11]

江津区白沙镇,总人口14万人,镇区10万人
  大足区龙水镇,总人口13万人,镇区9万人
  九龙坡区西彭镇,总人口15万人,镇区10万人

南充市仪陇县金城镇,镇区常住人口15万人
  内江市资中县重龙镇,镇区常住人口12万人
  广元市利州区宝轮镇,镇区常住人口11万人
  达州市宣汉县南坝镇,镇区常住人口10万人

漳州市龙海市角美镇,镇区人口15万人
  泉州市南安市水头镇,镇区人口15万人
  泉州市晋江市东石镇,镇区人口16万人
  莆田市秀屿区忠门镇,镇区人口16.7万人

襄阳市襄阳区太平店镇,总人口11.5万人,镇区人口7万人
  荆门市钟祥市胡集镇,总人口13.7万人,镇区人口8万人
  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总人口10.1万人,镇区人口6万人
  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总人口5万人,镇区4万人

郴州市永兴县马田镇,总人口10万人
  怀化市洪江市安江镇,镇区常住人口7.9万人
  益阳市桃江县灰山港镇,总人口11.7万人,镇区人口5万人

宿州市萧县黄口镇,总人口10万人,镇区人口5.3万人

南昌市南昌县向塘镇,总人口15万人,镇区10万人

廊坊市三河市燕郊镇,总人口80万,镇区人口45万人。
  廊坊市霸州市胜芳镇,总人口17万人,镇区人口12万人

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总人口42万人
  无锡市宜兴市丁蜀镇,总人口14万人
  南通市启东市启东吕四镇,总人口18万人

哈尔滨市巴彦县兴隆镇,总人口10万人,镇区5.2万人
  牡丹江市海林市柴河镇,总人口10万人,镇区8.6万人
  牡丹江市宁安市东京城镇,总人口10万,镇区5万人
  伊春市铁力市朗乡镇,总人口7.4万人
  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农垦分局三江镇,镇区人口5万人
  红兴隆农垦分局兴隆镇,镇区人口3万人
  宝泉岭农垦分局宝泉岭镇,镇区人口5万人
  牡丹江农垦分局裴德镇
  九三垦区分局双山镇

锦州市北镇市沟帮子镇常住人口8万人,镇区人口6万人
  沈阳经济区辽阳市辽阳县刘二堡新市镇,镇区人口7万人
  铁岭市昌图县八面城镇,总人口7万人(副县级镇)

四平市公主岭市范家屯镇,总人口12万人,镇区人口10万人
  吉林市永吉县岔路河镇,总人口5..5万人(规划30万人)
  四平市梨树县郭家店镇,总人口10万人,镇区人口6.5万人
  白山市抚松县松江河镇,总人口8.5万人,镇区人口6万人

南宁市宾阳县黎塘镇,总人口15.7万人,镇区9万人
  梧州市藤县太平镇,总人口14万人,镇区7万人
  北海市合浦县公馆镇,总人口12万人,镇区3万人
  贵港市平南县大安镇,总人口10万人,镇区3.5万人

武威市凉州区黄羊镇,总人口7.8万人
  定西市陇西县首阳镇,总人口10万人
  天水市甘谷县磐安镇,总人口7.5万人

安阳市安阳县水冶镇,总人口15.5万人,镇区人口10.3万人
  信阳市平桥区明港镇,总人口18.5万人,镇区人口11.3万人
  巩义市回郭镇,总人口11.4万人,镇区人口5万人 [12]

塔城地区和布克赛尔县和什托洛盖镇,总人口2.2万人
  伊犁州霍城县清水河镇,镇区人口5.5万人
  喀什地区巴楚县色力布亚镇,总人口4.5万人,镇区2万人


相关文章推荐:
行政区划 | | 管理 | 城市 | 温州 | 祖庙 | 九江镇 | 吴川 | 陈村镇 | 石龙镇 | 邵占维 | 乐清市 | 柳市镇 | 瑞安市 | 塘下镇 | 永嘉县 | 瓯北镇 | 平阳县 | 鳌江镇 | 苍南县 | 龙港镇 | 中小城市 | 土地储备 | 一把手 | 发改委 | 浙江 | 杭州 | 萧山区 | 瓜沥镇 | 桐庐县 | 分水镇 | 余杭区 | 塘栖镇 | 富阳区 | 新登镇 | 宁波 | 象山县 | 石浦镇 | 慈溪市 | 周巷镇 | 奉化市 | 溪口镇 | 余姚市 | 泗门镇 | 温州 | 苍南县 | 龙港镇 | 瑞安市 | 塘下镇 | 乐清市 | 柳市镇 | 平阳县 | 鳌江镇 | 湖州 | 吴兴区 | 织里镇 | 德清县 | 新市镇 | 嘉兴 | 桐乡市 | 崇福镇 | 秀洲区 | 王江泾镇 | 嘉善县 | 姚庄镇 | 绍兴 | 诸暨市 | 店口镇 | 绍兴县 | 钱清镇 | 金华 | 东阳市 | 横店镇 | 义乌市 | 佛堂镇 | 台州 | 温岭市 | 泽国镇 | 临海市 | 杜桥镇 | 玉环县 | 楚门镇 | 衢州 | 舟山 | 丽水 | 江山市 | 贺村镇 | 普陀区 | 六横镇 | 缙云县 | 壶镇镇 | 农村宅基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