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直皖战争

直皖战争,发生于1920年7月14日,是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军阀和以吴佩孚、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为争夺北京政府统治权在京津地区进行的战争。当时曹锟为地方军区负责人,段祺瑞为民国政府“边防督办”,从法律上来说,直皖战争是一场地方军人抗拒中央政府的军事政变。战争结果直系和奉系军阀合作击败皖系军阀,共同取得北京政权,段祺瑞下台。

袁世凯死后,恢复民初法统。黎元洪继任民国总统,冯国璋当选副总统。但是政府实权控制在以段祺瑞冯国璋为首的北洋军阀手中。引发府院之争,继而张勋复辟。1917年8月1月,段祺瑞粉碎张勋复辟之后,黎元洪辞职,副总统直系冯国璋就任代总统,段祺瑞复任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皖系军阀掌握了北京政府的主要权力,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扶持下,极力扩张其武装力量。北洋系分化为冯国璋直系与段祺瑞皖系。冯主张“和平统一”。段废除《临时约法》,取消老国会,提出“武力统一”的口号,派兵讨伐孙中山与西南军阀唐继尧、陆荣廷联合的护法运动,占领湖南,趁机扩张皖系势力。企图利用直系军队消灭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又达到削弱直系的目的。在政治上,段操纵非法的“安福国会”,选举徐世昌取代直系首领冯国璋为总统;在军事上,于1919年1月建立辖有三个师四个混成旅的参战军为其嫡系。直系前线军官罢兵反战。直皖两系矛盾公开。1918年8月,北京安福国会开幕,选举徐世昌为总统,取代直系冯国璋,段祺瑞也同时辞去总理职务,在幕后控制。直系将领吴佩孚罢战北归,段祺瑞强迫徐世昌取消吴佩孚职务。1919年12月冯国璋病逝,曹锟继承直系军阀头领,直皖之争逐渐尖锐化。 [1]

1920年4月,直、奉两系结成反段联盟。5月,吴佩孚自衡阳率直军北上至保定,准备讨段。段祺瑞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调徐树铮的西北边防军在北京附近布防。6月成立定国军,段自任司令。7月14日,直皖两军在北京东西两面的京津铁路和京汉铁路线上的涿州、高碑店、琉璃河一带开战。西线直军遭边防军进攻受挫,退出高碑店。东路边防军由徐树铮坐镇,进攻直军所据杨村,未决胜负。16日,日本开出一支护路队助西北边防军占领杨村。17日,吴佩孚率兵突袭边防司令部所在地松林店,皖系部分高级将领被迫投降。接着,直军占领涿州并向长辛店追击。奉军也大军压境,作为直军的后盾。

连日来,皖军东、西两路全线溃败,段祺瑞已如丧家之犬。1919年7月18日,靳云鹏向他进最后忠告说:“战争已完全失败,边防军战斗力已失,若不从速设法,恐三数日内,京中粮食问题将令全军不战自溃,至兵临城下,为时已晚,追悔莫及矣。”段表示同意,便向徐世昌请求下令停战。当天,徐世昌颁布停战令,责成各路将领迅饬前方各守防线,停止进攻,听候命令解决。

7月19日,段祺瑞发表通电,自请罢免官职,解除定国军名义。电文说:“顷奉主座巧日电谕:‘近日叠接外交团警告,以京师侨民林立,生命财产极关紧要,战事如再延长,危险宁堪言状。应令双方即日停战,迅饬前方各守界线,停止进攻,听候明令解决’等因,祺瑞当即分饬前方将士一律停止进攻在案。查祺瑞此次编制定国军,防护京师,盖以振纲饬纪,初非黩武穷兵。德薄能鲜,措置未宜,致招外人之责言,上劳主座之?念。抚衷内疚,良深悚惶。查当日即经陈明,设有谬误,自负其责。现在亟应沥情自劾,用解愆尤。业已呈请主座,准将督办边防事务、管理将军府事宜各本职,暨陆军上将本官即予罢免,并将历奉授奖授之勋位、勋章一律撤销,定国军名义亦于即日解散,以谢国人,共谅寸衷。”

1920年1月17日,吴佩孚通电请求从湘南撤防。随后吴便与南方的“护国军”共同组织“救国同盟军”,计划在推倒皖系之后,驱逐徐世昌,另组南北统一的政府。30日,吴与南方军政府相约,直军开拔时,由湘军接收其防地。5月25日,吴佩孚率所部第3师及王承斌、阎相文、肖耀南3个混成旅从湘南撤防,31日抵达汉口。接着,又挥师河南,将部队分驻在京汉铁路沿线的驻马店、许昌、郑州、新乡等地。曹锟也派兵监视德州兵工厂,并以德州作为直军右翼的前哨阵地。6月15日,吴佩孚到保定,同江苏、奉天等省代表一起,参加了曹锟召集的秘密军事会议。7月8日,段祺瑞也在团河成立“定国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以徐树铮为参谋长,段芝贵为第1路司令兼京师戒严总司令,曲同丰为第2路司令兼前敌司令,魏宗瀚为第3路司令,并强迫徐世昌宣布了惩办曹锟、吴佩孚等人的命令。同日,段从团河到北京,在将军府召集全体阁员及军政人员联席会议,决定举兵“讨伐”曹、吴。与此同时,驻河南的吴佩孚部开始向北开进;曹锟的部队由保定开赴高碑店。表面“中立”的张作霖,7月8日也参加了曹锟、吴佩孚及8省同盟的代表在天津讨论对皖战争问题的紧急会议。9日,曹锟在天津组织“讨逆军”,以吴佩孚早为前敌总司令。张作霖回到奉天后,决定以其第27、第28师各出兵一旅入关,保护京奉路,以卫队旅一部协同第28师留奉部队,保护关外京奉路,并宣布关内奉军以张景惠为司令。

7月14日晚,直皖战争正式爆发。皖军以西路(北京至保定的京汉铁路沿线)为主攻方向,由段芝贵指挥曲同丰的边防军第1师、刘询的陆军第15师、边防军第3师第5混成旅,第9师两个营、第13师辎重营,部署于涿州、固安、涞水以北,企图沿京汉路南下,首先夺取保定,然后继续南进。直系组织的“讨逆军”,以吴佩孚为前敌总司令兼西路总指挥,将其主力第3师及第2、第3混成旅部署在易县、涞水、涿州、固安以南一线,抗击皖系的进攻。14日夜,吴佩孚亲率其第3师的第5旅,企图出其不意的直捣团河,捉拿段祺瑞,因机密泄露,段一面急调援兵,一面逃回了北京。吴佩孚捉段计划落空后,便指挥部队在琉璃河、涿州一线面对皖军的进攻,避其锋锐,主动撤出高碑店,并将其所部分左三路:以固安为中路,涿州、高碑店为西路,廊坊、杨村为东路,坚守待机,阻止皖军南进。同日,东路皖军在总指挥徐树铮指挥下的西北边防军第2混成旅、边防军第3师两个团,第9师由梁庄、北极庙一带向杨村以曹瑛为总指挥的东路直军阵地发起进攻,直军在铁路桥架设大炮,向进攻之皖军发炮轰击,双方一时胜负未决。16日,驻防天津的日军护路队强迫直军退出铁路线2英里以外,直军防线被打开了一个缺口,西北边防军乘虚而入,直军不支,遂放弃杨村,退守北仓。16日,西路直军在退出高碑店后,吴佩孚亲率其一部精锐,采取侧翼迂回战术向涿州、高碑店之间的松林店实施突击,直捣边防军前敌总部。战至17日,吴部攻占松林店、生俘曲同丰与司令部全体高级将领,向高碑店一线进攻的皖军因失去指挥而迅即败退,当天直军攻占涿州,并向长辛店方向攻击前进。西路指挥段芝贵在兵败之后,只身逃回北京。18日,直军进占琉璃河;20日,直军大队进至长辛店和芦沟桥,将溃散的皖军基本肃清。在东路,直、皖两军相持于北仓以西。奉军的第27、第28师数千人,于7月17、18日抵达天津,并迅速投入了支援直军的战斗,收复杨村,直趋廊坊。皖军纷纷溃退,徐树铮于当晚逃回北京,东路战事也以皖军的失败而告结束。19日,段祺瑞通电辞职。直、奉两军的先头部队,于23日开进北京,分别接收了南、北苑营房,并相约都不入城。24日,徐世昌派王怀庆为京畿卫戍总司令以代弃职逃走的段芝贵。至此直皖战争宣告结束。直奉两系控制了北京政权。

当时亲历其事的人物的笔记。一是张一的直皖《秘史》:

“直皖两军之战区,分东西两路,东路在京奉铁路沿线;西路在京汉铁路沿线。皖军东路的指挥为徐树铮,西路指挥为段芝贵。直军则派吴佩孚为西路总指挥。曹为东路总指挥。兹将两路战况分列如下:

东路战争状况:七月十五日夜九时卅分,西北军第二混成旅马、步、炮、工、辎各队,及边防军第三师步兵二团,共约一万五千人,分三路由张庄、蔡庄、皇后店进攻杨村之直军防线。直军在杨村者,为第四混成旅,分步、马、炮、工、辎及机关枪队若干,又直隶警备军步队廿营,共约二万人。在杨村北部十里正式开战,枪炮齐鸣,血战至烈。段兵多不愿战。惟被上官逼迫,乃不问方向,任意放枪,炮队亦分三队轰击,每队约有野战炮六尊。直军士气甚壮,极为镇静,亦列阵还击,战至午夜二时半,各换生力军,再接再厉,重复大战,声震山岳,死伤盈野。至十六晨,两军血战更加激烈,直军已占优胜。直军在杨村站吊桥之两旁排列大炮多尊以资御敌,而此地适与该处之日本防军驻扎所为比邻。当边军失利时,忽有日本军官多人出面抗议,非将该处所有大炮即时移走不可,并声言不准在铁路附近两英里以内作战。直军不得已,只得后退。时边军由直军防线之裂口蜂拥而至,势极凶涌。直军因左右翼不能联合,颇为棘手,专以机关枪队押后,顺序而退,队伍极整,致将前追之边军轰杀无数,直军退至北仓及李家嘴之中间,阵势始定。时有奉军一营驰至相助,声威大振。嗣又陆续而至,遂于十七日上午与直军联合进攻,由廊房向前猛击,段军纷纷溃败,死伤不下千余人。从此段军一蹶不振,连日与奉直军交绥,着着退后。至廿日后,京奉线一带段军已逃走一空,继欲向蒙边逃窜,又为察哈尔都统王廷祯,绥远都统蔡成勋,分饬军队拦阻,大有穷无所归之势。徐树铮当战争失利时,即逃回北京,或居六国饭店,或往某国人家,行踪诡秘,令人无从捉摸云。

西路战争状况:十四日晚八时,琉璃河之边防军第一师第一团马队,及第十三师第一营步军,向直军第十二团第二营开始总攻击,双方战斗至二小时之久。直军初以来势猛烈,略退避之。边军前进,甫欲夺取第一防线,直军忽尔反攻,边军抗御不及,退回原线。至十一时,边军又往攻直军之右翼第三营,直军第二营由边军右翼抄击,两路夹攻,边军大败,退回琉璃河本阵。十五晚十时,段军又向驻扎高碑店之直军攻击,当由吴佩孚率队将段军遮断。段芝贵又下令逼迫前进,将士不应,两翼先退,正面军队亦同退却约卅余里。十六日两军相战,段军又败,伤亡甚多。十七晨,直军与边防军第一师大战于涿州之北,边军相率溃逃。旅长范尚品阵亡,程旅长无力抵抗,亦即潜逃,其余团营长及兵士伤亡者不计其数。师长曲同丰鉴于全军之战斗力已失,即树白旗,向吴佩孚求和。吴命先缴军械,再行停战。旋曲氏亲自投降,吴拒而不见,命解往保定,请曹锟处分。曹受降后,仍优礼相待,劝其去逆效顺,曲遂发电谆劝边防军全体与曹一致,共讨小徐。曲为段氏最识拔之弟子,宠遇不亚小徐,今乃倒戈相向,宜段军之全体溃败,无可收拾也。同时刘询之十五师亦全部投降,解除武装。刘询且乘隙潜逃,不知去向。定国军总司令段芝贵在西路指挥战事,无往而不败,最后以身负巨创,逃回北京。自是西路统率无人,兵士益无斗志,一遇直军,非降即逃。二十日午后,直军大队抵长辛店,即将四围溃散段军一律扫清。”

这次直皖战争历时五日,皖军大败。7月19日,段祺 瑞被迫辞职。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

1920年7月14日到19日发生的“直皖战争”中,直系军阀只用了5天时间,就将皖系军阀彻底打败。不过,双方的另一场战斗互相中伤的口水战却远比他们的地面战要激烈,且持续的时间和波及的范围更广,让皖系、奉系、直系、北洋政府首脑、清朝末代皇帝溥仪都卷入其中。直皖大战前,皖系军阀咄咄逼人的态势让其他军阀感到不安,除了纷纷调兵遣将加紧布防外,还利用当时的社会传言发动宣传战,争取社会舆论的支持。

战斗开始前,两派军阀为了标榜自己站在道义的一边,均做了大量“揭露工作”来攻击对方。1920年7月12日,在“直皖战争”开战前夕,直系悍将吴佩孚发表了宣布段祺瑞罪状通电,认定民国成立九年以来,“海内分崩,追原祸始,段为戎首”。段祺瑞是一个“秉性凶残,专擅恣睢,阴贼险狠”的人。他搜刮民脂民膏,穷兵黩武,搞得民不聊生,且在巴黎和会上卖国,并私自大借外债,“不下六亿万元”;段祺瑞曾经参与推翻清朝,推翻了袁世凯,推翻了黎元洪,又推翻了冯国璋,现在又要推翻徐世昌,俨然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段氏之肉,其足食乎?”

听到直系军阀的骂阵,段祺瑞当然不能示弱。他先让总统徐世昌免去直系曹锟、吴佩孚的官职,然后于第二天发表讨伐直系檄文。在文中,段祺瑞尽量宣传自己“三造共和”(致电迫使清帝退位、抵制袁世凯称帝、讨伐张勋复辟)的政治资本,并指责曹锟、吴佩孚“私勾张勋出京,重谋复辟,悖逆尤不可赦”。

由于吴佩孚的奇袭作战,致使皖系在5天内迅速败北,7月19日,段祺瑞被迫辞职,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但段祺瑞揭发直系军阀“企图复辟”还是在社会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以致让获胜的直系军阀花了“漫长”的时间和精力去消除其影响。 [2]

直皖战争是北洋军阀内部首场大规模战争,是决定直系和皖系政治命运的关键之战。段祺瑞及其将帅在军事上的失误是导致皖军战败的一个直接原因,具体表现在:一、战前谋局布势严重失当;二、武力使用轻率,缺乏对行动的总体筹划,随意性大;三、将帅私心过重,盲目轻敌,缺乏作战决心和吃苦、勇敢精神。这些表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皖系在作战与建军方面的基本水平和缺陷,以及当时军阀在作战中的一些基本手法和心理。 [3]


相关文章推荐:
段祺瑞 | 皖系军阀 | 吴佩孚 | 曹锟 | 直系军阀 | 奉系军阀 | 直皖战争 | 北京 | 河北 | 直系军阀 | 奉系军阀 | 皖系军阀 | 吴佩孚 | 曹锟 | 段祺瑞 | 袁世凯 | 黎元洪 | 冯国璋 | 北洋军阀 | 府院之争 | 张勋复辟 | 临时约法 | 唐继尧 | 陆荣廷 | 护法运动 | 直系 | 安福国会 | 徐世昌 | 安福国会 | 直系军阀 | 保定 | 徐树铮 | 京汉铁路 | 涿州 | 高碑店 | 琉璃河 | 日本 | 松林店 | 长辛店 | 湘南 | 王承斌 | 阎相文 | 肖耀南 | 德州 | 奉天 | 段芝贵 | 曲同丰 | 保定 | 张作霖 | 讨逆军 | 张景惠 | 刘询 | 曹瑛 | 迂回战术 | 长辛店 | 王怀庆 | 张一 | 西北军 | 张庄 | 蔡庄 | 皇后店 | 杨村 | 段兵 | 左右翼 | 奉军 | 段军 | 察哈尔都统 | 绥远都统 | 蔡成勋 | 曲遂 | 巴黎和会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