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直译

直译和意译是重要的翻译理论和基本的研究主题。直译是既保持原文内容、又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或翻译文字。意译,也称为自由翻译,它是只保持原文内容、不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或翻译文字。直译与意译相互关联、互为补充,同时,它们又互相协调、互相渗透,不可分割。通过对直译与意译二者关系的正确研究,更多地认识了解到什么时候采用直译、什么时候采用意译,在运用直译与意译的时候所应该掌握的技巧、遵循的原则和应该注意的问题,最终达到提高翻译能力及水平的目的。 [1]

翻译是指在准确通顺的基础上,把一种语言信息转变成另一种语言信息的活动。美国翻译理论家奈达认为,译文读者对译文的反应如能与原文读者对原文的反应基本一致,翻译就可以说是成功的,奈达还主张翻译所传达的信息不仅包括思想内容,还应包括语言形式。译者不能随意增加原作没有的思想,更不能随意地删减原作的思想。英语和汉语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前者注重结构形式,而且往往利用紧凑的结构来体现思维的逻辑性;而后者强调的是观点,并且用合理地调整语序来整体地反映思维的逻辑性。因此,当我们进行翻译时,必须掌握原作的思想和风格,同时也必须把原作的思想和风格当作译语的思想和风格。此外,原作的理论、事实和逻辑也应当作译语的理论、事实和逻辑。我们不能用个人的思想、风格、事实、理论与逻辑代替原作的这些特征。在翻译过程中,译语不要求等同于原语的数量和表现形式,但在内容方面要保持与原语一致。我们不能随便增减原作的文字和意义,增减文字或意思要取决于表达方式和语言的特征。这些原则都是直译与意译应该遵从的,也就是说,所有这些都是他们的共同点。所以,二者是相互联系、相互协调的。直译出现于五四运动时期,它强调必须忠实于原文,这样,翻译才能实现“达”和“雅”。直译并不是机械地逐字翻译。由于英文和中文有着不同的结构,所以不可能都进行逐字翻译。直译就是既要全面准确地阐明原作的含义,又无任何失真或随意增加或删除原作的思想,同时还要保持原有的风格。有时甚至连原来的情绪或情感,比如愤怒或窘迫,挖苦或讽刺,喜悦或幸福都不应忽视。傅斯年、郑振铎都主张直译。在近现代中国翻译史上,直译是压倒一切的准则。鲁迅和其弟周作人的作品《域外小说集》被视为直译的代表。意译则从意义出发,只要求将原文大意表达出来,不需过分注重细节,但要求译文自然流畅。在翻译时,如果不能直接采用原作的结构和表达形式,我们必须根据表达形式和特点改变句子结构和表达方式来传达原作的内涵。由于原语和译语在语序、语法、变化形式和修辞之间存在着许多差异,我们只能用适当的方式来传达原作的意思和再现原作的效果。在翻译过程中,要使语言清晰、有说服力,并且符合语言习惯,译者必须尽量遵照所使用的语言习俗和正确的用法,而不是坚持原作的表达模式。赵景深先生曾经说过,“一个通顺流畅的版本比只注重于忠实于原作的版本更好”。显而易见,赵景深先生赞成意译,严复先生也喜欢意译。严复的许多经典作品都采用了意译,例如《天演论》就是意译典型的例子。在直译中,忠实于原作的内容应放在第一位,其次是忠实于原作的形式,再次是翻译语言的流畅性和通俗性;而在意译中,忠实于原作的内容应放在第一位,翻译语言的流畅性和通俗性位居第二,但意译并不局限于原作的形式。可见,直译与意译都注重忠实于原作的内容。当原文结构与译语结构不一致时,仍字字对译,不能称为直译,是“硬译或死译”,即形式主义。凭主观臆想来理解原文,不分析原文结构,只看字面意义,编造句子也不能称为意译,是“胡译或乱译”,即自由主义。由此可见,直译和意译各有所长,可以直译就直译,不可以直译就采用意译,甚至双管齐下,两者兼施,才能兼顾到译文的表层结构和原文的深层意思。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直译与意译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相辅相成,互为补充,不可分割的。 [1]

英、汉语的结构有相同的一面,汉译时可照译,即所谓“直译”既忠实原文内容,又符合原文的结构形式。但这两种语言之间还有许多差别,如完整照译,势必出现“英化汉语”,这时就需要“意译’,在忠实原文内容的前提下,摆脱原文结构的束缚,使译文符合汉语的规范。特别要注意的是:“直译”不等于“死译”,“意译”也不等于“乱译”。英语和汉语在文学形式上也存在着差异,不同文体有各自不同的特点。那么,在翻译过程中,译者如何选择翻译方法呢? 对于直译和意译,我们很难说孰优孰劣。事实上,这两种方法都是必要的。

有时,可以使用直译,有时可以采用意译,有时必须把二者结合起来使用。

要解决上述问题,我们必须肯定,在翻译中既有直译存在的可能性也有意译存在的必要性。使用直译还是意译,取决于英语和汉语两种语言的规则。该直译的要直译,这样才能忠实传达原语的思想,反映原语的表达方式甚至作品的风格,做到形神兼备,否则译品就会失去原作的精髓;相反,如果该使用意译而采用直译的话,这就是所谓的“硬译”或“死译”,译文必定会佶屈聱牙,文理不通,读者不知所云。事实上,在翻译过程中,我们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来运用直译或意译。直译常常被用来翻译一些术语和成语,有时局限于一些简单句和科技术语翻译。直译可以完全保持原作的风格和民族特色。但直译必须具有可读性,也就是说,译品不会引起读者的误解,并且也不违反表达方式。直译还适用于含有修辞的句子。在某种程度上,直译不仅能保持原作的特点,而且还可使读者逐步接受原作的文学风格。例如:angel“天使”,dark horse“黑马”,software“软件”,cold war“冷战”,等等。事实上,许多英语词汇已经被广泛地应用于汉语中了。同样,许多汉语词汇也被翻译成英语。例如:铁饭碗“the iron rice - bowl”,丢脸“to lose one’s face”,大锅饭“big pot system”,等等。作为一种语言的社会功能,翻译是两种语言转化和文化移植的过程。例如:英语:All the world is a stage.译为:整个世界是个大舞台。

汉语: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必须坚持和风细雨的方法,坚持“团结一批评一团结”的方法。

译为:It is essential to persist in using methods as mild as a drizzle and as Gentle as a breeze, and to adhereto the formula of “unity- criticism- unity” in dealing with contradictions among the people.

直译有助于我们了解西方文化,同时,也有助于传播我们的民族文化,使西方人了解中国。通过直译,读者更容易了解原作的思想和风格。在翻译过程中,相当多的句子不能采用直译来翻译,因此我们必须采取意译,特别是文学著作。因为语言基础发生变化,所以大部分文学著作都要求采用意译。例如:

英语:He was seized with the despairing sense of his helplessness.

译为:他忽然产生了束手无策的绝望感觉。

由于英、汉两种语言的文化差异,有一些修辞不能采用直译,我们必须求助于意译。

例如汉语:她怕碰一鼻子灰,话到了嘴边,她又把它吞了下去。

译为:She was afraid of being snubbed. So she swallowed the words that came to her tips.

如果我们用直译翻译“碰一鼻子灰”,外国人肯定不能理解它的意思。当我们采用直译来保持原作的想象时,我们也可采用意译做适当的补充,这就使译文能清楚地、准确地传达原作的意思。

例如:汉语:“她一个单身人,无亲无故。”

译为:This girl was all by herself and far from home, without a single relative or friend to help her.

在任何翻译中,几乎都要用到直译和意译。我们很难想象,没有其中任何一种翻译方法的译品会是什么样的。因此我们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翻译过程中,我们应该把直译与意译相结合。作为一部优秀的译品,甚至一个长句子,既不是靠单纯的直译也不是靠单纯的意译,而是靠直译和意译的结合。从上述分析来看,直译和意译互为补充。直译和意译仅仅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采取的翻译手段。在翻译工作中,二者是合作伙伴,紧密相连的,因此他们是不可分割的。在翻译中,虽然直译和意译两种方法同时被使用,但直译使用的频率要比意译少得多。不论是直译还是意译都有他们存在的依据和理由。虽然英语和汉语存在很大差异,但二者仍然有一些共同性。因此,在原语和译语之间仍存在着内容和形式一致的可能性,这是直译存在的依据和理由。相反,由于英语和汉语之间存在很大差异,那么原语和译语之间在内容和形式上必然存在许多区别,这是意译存在的依据和理由。 [1]

在翻译过程中,应避免两种极端。在运用直译和意译时,我们必须首先要透彻了解作者的思想和原文所要表达的情感,然后根据一些基本的翻译准则和方法把原语翻译成符合语言习惯的译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说既是对作者负责又是对读者负责。所有这些都是他们的共同点。另外,在直译时,我们应该竭力摆脱僵硬的模式并且严格坚持翻译准则,设法灵活运用;在意译实践中,我们应该谨慎,避免主观性、无根据的断言或任意的组合。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译文必须忠于原作并且译语通顺流畅。不论在何种情况下,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交替使用这两种方法或者把二者相结合,当读者读译品时,能够收到和读原作一样的效果。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断定,直译与意译是相互协调、互相渗透的,他们互为补充、不可分割。我们不能否认其中任何一方。它们之间也没有任何排斥的关系。在翻译过程中,如果不能把直译与意译完美地结合,那么将不会有完美的译品产生。总之,在翻译过程中,直译和意译是相互依存、密切联系的,二者有其各自的功能,二者之间的差异和共同点是它们存在的依据和理由。我们反对任何否定或忽视直译与意译并存价值的观点。我们也反对强调其一而忽视另一方的观点。钱歌川先生说,“翻译没有固定的规则和方法”。我们只能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寻找出一些规律,把直译和意译自由地运用到翻译实践中。此外,还要深深体会直译和意译之间的关系。 [1]


相关文章推荐:
意译 | 翻译 | 英语 | 汉语 | 傅斯年 | 郑振铎 | 中国翻译史 | 鲁迅 | 周作人 | 赵景深 | 严复 | 天演论 |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 钱歌川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