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闰日 发布于:

闰日 (rùn rì) :地球围绕太阳运转一周的时间间隔约为365.2422天,而国际通用的日历上每年只有365天,也就是说,每隔4年日历上就要多出将近一天的时间。为了解决这个余数,年数不为100的倍数且能被4整除和年数为100的倍数且能被400整除的就额外增加一天,这一天为闰日即2月29日。

格里高利历是公历的标准名称,是一种源自于西方社会的历法。它先由阿洛伊修斯里利乌斯(Aloysius Lilius)与克拉乌(Christophorus Clavius)等学者在儒略历的基础上加以改革,后由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于1582年颁布。而公元即“公历纪元”,又称“西元”。

1949年9月27日,经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国际社会多数国家通用的西历和西元作为历法和纪年。

公历的平年只有365日,与回归年比较,每年相差5 时48 分46 秒,通常公元年份可以被4整除的是闰年,但实际天体运行4年一闰并不完全精确,故又定义年份为100的倍数的,必须被400整除才为闰年。例如2000年是闰年,而1900年则不是闰年。

在1582年10月4日这一天之前,罗马使用的都是儒略历。

罗马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设立了改革历法的专门委员会,比较了各种方案后, 决定采用意大利阿洛伊修斯里利乌斯(Aloysius Lilius)的方案,在400年中去掉儒略历多出的三个闰年。

1582年3月1日,格里高利颁发了改历命令,内容是:

一、1582年10月4日后的一天是10月15日,而不是10月5日,但星期序号仍然连续计算:10月4日是星期四,第二天10月15日是星期五。这样,就把从公元325年以来积累的老账一笔勾销了。

二、为避免以后再发生春分飘离的现象,改闰年方法为: 凡公元年数能被4整除的是闰年,但当公元年数后边是带两个“0”的“世纪年”时,必须能被400整除的年才是闰年。

闰日为什么是二月,而不是别的月份。

首先,对于不想看长篇大论的就一句话简单但并不太精确地总结一下好了:公历的闰日放在二月是因为古罗马历法中二月是一年的最后一个月。

由于史料残缺,学术界对于公元前罗马历法的许多细节仍没有定论(甚至公元后 4 年是否为闰年仍存有争议),所以下面的叙述主要也就是基于人们对古罗马历法很有限的了解,一些细节问题上可能会和史实有些出入。

最初的古罗马历法是一种源于古希腊的阴历,每月为 29 或 30 天,合朔望月的约 29.5 天。而罗马于公元前 753 年建城后采用的罗慕路斯历则开始引入了阳历。罗慕路斯历分为十个月,以春分所在的 Martius 为第一个月、December 为第十个月,每月为 30 或 31 天。这样算下来每年只有 304 天,与回归年相差达 61.25 天之多。根据后来的罗马学者马克罗比乌斯(Macrobius)的说法,这些剩下的日子每年仍就会过,只是没有名字,不分给任何月份罢了。

到公元前 713 年第二任国王努马(Numa)在位的时候,对历法进行改革,把原先 30 天的月份改为 29 天(这是因为罗马人认为奇数吉利,偶数不吉利),再把每年年末剩下的日子改编为 Ianuarius和 Februarius 两个月,一个 29 天、一个 28 天,每年 355 天。努马的历法是一种阴阳合历,355 天大体吻合 12 个朔望月的约 354.37 天。之所以取 355 天而不是 354 天或许是观测上的误差,不过也很可能是因为 355 更合罗马人对奇数的好感。至于 Ianuarius 和 Februarius 两个月安置的具体位置还是个有争议的话题,不过基本都认为 Februarius 最初是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因为 355 是奇数,因而 12 个月中一定会有一个月是偶数天,把最后一个月取为偶数天也是挺合理的了。另外虽然 2 月是偶数天吧,但罗马人还把这个月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为 23 天,一部分为 5 天,都是奇数……

根据生活在公元前后的罗马作家奥维德(Ovid)的记载,努马的历法是把 Ianuarius 放在 Martius 之前作为一年的开头,Februarius 放在 December 之后作为一年的结尾。同时 2 月 23 日那天(也就是上面说的把二月区分为两部分的那一天)是「界神节」(Terminalia),被看作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所以是「界神」嘛,旧年和新年的分界)。这一天人们会供奉罗马的守界神特耳米努斯(Terminus)。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每年 355 天与回归年的 365 年之间十天的差距。努马历的处理方法是再引入一个闰月(Mercedonius),放在二月的两部分之间,并把二月最后的那五天也算作 Mercedonius 的一部分。闰月加在 2 月 23 日或 24 日之后,有 22 天,加上那最后五天则一共是 27 天。这样闰年一共有 377 或 378 天。大概两年一闰,不过具体置闰是由大祭司(Pontifex Maximus)来决定的。

到这为止基本已经能看出为何后来的闰日被放在二月了,接下来我们就继续来说说这个闰月最后是如何变成闰日的。努马历的置闰法施行了数百年之久充满了混乱,因为置闰与否全听大祭司的一句话,有时候置闰就会很没有道理,有时还会变成政治纷争的筹码。这些混乱总算因为公元前 45 年儒略历的正式施行而终结。

恺撒大帝的儒略历废除了闰月 Mercedonius,取而代之的是每四年在二月的 28 天基础上增加一个闰日。同时儒略历其他月份的天数也已经与现行的公历相同了,那个奥古斯都后来再把二月减掉一天的说法完全是后人的臆测而已。另外确切的说,闰年时虽然多了一天,但其实当时的纪日并没有变化,只不过把 2 月 24 日那天(与努马历法闰月开始的日子是同一天)算了两遍(相当于这天有 48 小时),被称为 bis sextum。

顺便值得一说的是,儒略历颁行后虽然施行了千余年,但早期闰年计算上出了个大漏子。儒略历的主要设计者希腊天文学家索西琴尼(Sosigenes)当年制定的规则是「四年一闰」(quarto quoque anno),但古罗马人计数是 inclusive 的,罗马祭司把这规则错误地理解为了三年一闰,导致几十年间闰年错置,直到公元前 8 年奥古斯都改革历法时才更正。

至于闰日从 2 月 24 日变为 2 月 29 日,则是要到中世纪时儒略历的纪日法变更为 1、2、3…的顺次记数之后了(即是原先纪日法的一例)。而儒略历的这一传统最终由 1582 年教皇颁行的格里历所继承,成为现行的公历。


相关文章推荐:
间隔 | 格里高利历 | 公历 | 儒略历 | 公历纪元 | 西元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 西历 | 纪年 | 儒略历 | 教皇 | 星期 | 春分 | 闰年 | 公元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