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智囊团

智囊团又称头脑企业、智囊集团或思想库、智囊机构、顾问班子。是指专门从事开发性研究的咨询研究机构。它将各学科的专家学者聚集起来,运用他们的智慧和才能,为社会经济等领域的发展提供满意方案或优化方案,是现代领导管理体制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任务是提供咨询,为决策者献计献策、判断运筹,提出各种设计;反馈信息,对实施方案追踪调查研究,把运行结果反馈到决策者那里,便于纠偏;进行诊断,根据现状研究产生问题的原因,寻找解决问题的症结;预测未来,从不同的角度运用各种方法,提出各种预测方案供决策者选用。

据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2014年2月发布的《2013 年中国智库报告》定义,智库主要是指:以公共政策为研究对象,以影响政府决策为研究目标,以公共利益为研究导向,以社会责任为研究准则的专业研究机构。

从组织形式和机构属性上看,智库既可以是具有政府背景的公共研究机构(官方智库),也可以是不具有政府背景或具有准政府背景的私营研究机构(民间智库);既可以是营利性研究机构,也可以是非营利性机构。

现代智库,作为重要的智慧生产机构,是一个国家思想创新的泉源,也是一个国家软实力和国际话语权的重要标志。随着智库在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际事务的处理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发展程度正成为一个国家或地区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为此,建设高水平、国际化的智库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化趋势。 [1]

智囊团/智库主要是指以公共政策为研究对象,以影响政府决策为研究目标,以公共利益为研究导向,以社会责任为研究准则的专业研究机构。

中国智库是国家“软实力”和“话语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政府决策、企业发展、社会舆论与公共知识传播具有深刻影响。从组织形式和机构属性上看,智库既可以是具有政府背景的公共研究机构,也可以是不具有政府背景或具有准政府背景的私营研究机构;既可以是营利性研究机构,也可以是非营利性机构。

第一类:党政军智库。

指通过立法或者行政组织条例组建的存在于党、政、军系列内部,为各级领导层提供决策服务的智库机构,多以党政机关和军队内部直属的决策咨询机构身份出现。其主要工作是通过内部渠道向领导人直接提供决策参考,在党和政府内部发挥决策“内脑”的职能。

第二类:社会科学院(简称社科院)。

这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智库系列。从经费来源角度看,社科院是由财政全额拨款或资助方式建立、通过项目委托等形式开展相关研究的政府咨询机构。从隶属关系上看,尽管得到政府的资助,但社科院又不直接隶属于政府,服务对象也不局限于政府机构,还可以服务于来自企业、行业协会、社会方面等的委托或咨询要求。

第三类:高校智库。

即隶属于大学的从事政策研究和决策咨询的组织,这类智库是由大学单独或在其他机构、团体的协助下创建的。其经费主要来自校方的拨款和一些基金会、企业赞助或私人捐助,研究人员多为校内各学科的学者以及从其他大学和研究机构聘用的研究员,服务对象和研究课题亦相当广泛。

第四类:民间智库。

民间智库主要是由民间出资组织并且体现社会公众呼声或者对政策需求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大多由企业、私人或民间团体创设,在组织上独立于其他任何机构,且自筹经费。民间智库的声音大多围绕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希望政府的各项制度安排能够更多地倾向于社会底层成员。从经费来源角度看,民间智库可获得的政府资助占比较小,甚至不受政府财政支持,其经费大多来自大的基金会或企业赞助,但一般也能与政府部门保持密切的关系,甚至也有不少民间智库为政府决策咨询提供服务,因此,也能对具体部门的政策制定产生一定的影响。

智囊,是现时流行的说法。历史上曾有过多种叫法,如门客、军师、谋士、参谋、顾问等等,智囊在古代军事及其他政治活动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如史书、兵书中有记载的孙武为吴王阖闾献谋、吴起为魏文侯献谋、孙膑为齐威王献谋,这里孙武、吴起、孙膑都是谋士,他们在为各自的国君在治邦立业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现代管理中,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全球化的巨大挑战,世界范围内的竞争愈演愈烈,智囊就更为人们所重视了,并形成了智囊组织、智囊系统。作为一个群体的组织来为企业、为社会服务,这也就是所谓的智囊团问题。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由此可见,“智囊团”的力量不可忽视。在现代社会,“智囊团”又称智库、思想库、智囊机构、顾问班子,是一种特殊生产知识和思想的组织。

智囊团是一种特殊的生产知识和思想的组织。通常人们称它为思想库、咨询机构,还有人把它比作人的“外脑”。
  近代科学的发展,使人类活动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据粗略估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所取得的研究成果,要比过去两千年的总和还要多。学科门类已经超过两千门,彼此相互渗透、交叉,如物理、化学的理论和方法列入生物学,推动了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而生物学又推动了控制理论的研究……如此等等,紧紧地纵横交错。总之,客观现实世界发展的速度及其复杂性、多变性已经远远超过了任何个人努力所能达到的程度。面对这个现实,任凭管理者具有多大的才智能力,有多么丰富的知识经验和多么大的魄力,都不能独自胜任管理任务。在这种局面下,由专家组成的、多学科的、专门为决策者在处理社会、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各方面问题出谋划策,提供最佳理论、策略、方法、思想等的机构智囊团就应运而生。这个机构进行的是“创造性思维”,其成果是思想,是知识,用它来强化决策者的大脑(管理上称之为“内脑”)的功能,从而对决策产生有利影响。所以有人把这些“智囊团”、“思想库”等称为人的“外脑”。
  美国著名的兰德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外脑”。它是美国政府的重要智囊团,早在1955年,它就提出辐射武器,并预测过苏联人造卫星的发射;六十年代初已建议加快中子弹的研究,受到美国政府的重视而终于获得成功,使美国在核战略武器竞赛中增加了一份优势。我国建立的各种经济研究中心、顾问组织,都是这一类组织。智囊团已经成了决策机构和决策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智囊、参谋、咨询所提供的决策性意见,仅仅是可供决策的一种方案,一种前途,一种参谋性意见,而不是决策本身。决策者出于对决策后果负责任的需要,必须做出最后的决策。这个决策可能是智囊团提供的各种方案的选择,也可能是各种方案的综合,也可能完全不同于这些方案。

美国钢铁公司创始人卡内基曾说过“将我所有的工厂、设备、市场、资金全部夺去,只要留下我的成员,4年后我仍将是一个钢铁大王。”喜欢与别人共同创造财富、分享财富的卡内基可以说是智囊团这一原则的倡导者。

看看南迁的候鸟,它们以“V”字形飞行,是为了利用群体的力量,减少飞行时因气流造成的阻力。领头雁受到的阻力最大,所以它们轮流领航。据物理学家研究,集体飞行的路程要比单独飞行远72%以上。一个企业,如同一个雁阵,领航的是其精英,它就是企业中的智囊团。

智囊团是由两个及两个以上的人组成,以和谐的姿态与积极向上的精神,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协作的团体。

美国钢铁公司创始人卡内基,就是一名出色的“领头雁”。他所拥有的巨额财富,就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他并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财阀,他喜欢与别人共同创造财富、分享财富。可以说,他是智囊团这一原则的倡导者。

[2]

全球顶级智库排名

注:以下智库排名参照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2014年2月发布《全球智库报告》(中文版) [3]

《2013全球智库报告》显示,位居全球顶尖智库前10位的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比利时布鲁盖尔研究所、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美国兰德公司、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和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

根据《2013全球智库报告》,2013年中国共有6家智库位列全球顶尖智库前100名,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列中、印、日、韩地区顶尖智库前20名的我国有7家,分别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国防大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环境规划院、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等分别进入社会政策、经济政策、能源政策、环境、外交政策、卫生政策、国防、国际政策等专业研究领域。

2016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出席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扩大会议,强调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要深入学习贯彻中央关于智库建设的部署要求,牢牢把握正确方向,加强宏观指导和统筹协调,确保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工作扎实推进,实现良好开局。

刘奇葆指出,理事会是智库建设的议事机构和评估机构,要把定标准、定规矩作为最重要职责,指导高端智库把握好定位和方向,有大的担当、大的格局、大的谋略,在服务中央决策上发挥引领作用,在世界知名智库中争取一席之地。要发挥好决策部门与智库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推动智库研究与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方向结合起来、与党和国家重大决策需求结合起来、与决策部门的重点工作结合起来,做到供需对接、供适所需。要加强对智库的评估评价,建立科学合理的指标体系,推动形成能进能出、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

刘奇葆强调,高端智库要明确研究方向,坚持走专业化路子,着力在提升研究质量上下功夫,多出优秀成果。要发挥自身优势,在对外交流、公共外交、舆论引导中展现更大作为,深化拓展与国际智库的交流合作,在国际舞台上积极发声、善于发声,增强国际话语权。 [4]

中国智库影响力排名

注:以下中国智库排名参照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2014年2月发布的《中国智库报告》

(一)中国智库综合影响力排名

1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2 中国社会科学院

3 北京大学

4 清华大学

5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6 中共中央党校

7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8 复旦大学

9 上海社会科学院

10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二)党政军智库系统影响力排名

1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2 中共中央党校

3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4 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5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三)地方社科院系统影响力排名

1 上海社会科学院

2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

3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4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

5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

(四)高校智库系统影响力排名

1 北京大学

2 清华大学

3 复旦大学

4 中国人民大学

5 南京大学

(五)民间智库系统影响力排名

1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

1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1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4胡润研究院

7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5]

521 世纪教育研究院

国外主要知名智库

(一)美国部分
  (1)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2)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
  (3)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4)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
  (5)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
  (6)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
  (7)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
  (8)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
  (9)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10)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
  (11)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12)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
  (13)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
  (14)尼克松和平与自由中心(Nixon Center for Peace and Freedom)
  (15)邓白氏集团信息服务公司(Dunn & Bradstreet Information Service
  Corporotion)
  (16)数据交换公司(Data Exchange Corporation)
  (17)波士顿顾问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18)美国斯坦福国际咨询研究所(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
  International)
  (19)巴特尔纪念研究所(Battelle Memorial Institute)
  (20)国际数据集团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Group)
  (21)阿斯彭人文研究所(Aspen Human Institute)
  (22)东方一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
  (23)防卫信息中心(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
  (24)哈佛国际事务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25)克林顿与美国进步政策研究所
  (26)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27)美国赫德森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
  (28)人口委员会(The Population Council)
  (29)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
  (30)美国亚洲文化学院(U.S. Asian Cultural Academy)

(二)欧洲部分
  (1)巴黎国家行政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
  (2)德国工程师协会技术咨询中心(VDI)
  (3)德国系统工程与技术革新研究所(ISI)
  (4)巴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公司(SEOES)
  (5)荷兰派驻国外工程师协会(NEDECO)
  (6)简氏信息集团
  (7)联邦德国工业设备企业公司
  (8)瑞典隆德科研政策研究所(Research Policy Institute)
  (9)世界未来研究联合会(World Future Studies Federation)
  (10)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
  (11)意大利技术咨询企业协会(OICE)
  (12)英国艾特金斯咨询公司
  (13)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
  (三)日本部分
  (1)北太平洋地域研究中心(North Pacific Region Advanced Research
  Center)
  (2)富士综合研究所(FUJI Research Institute Corporation)
  (3)国际东亚研究中心(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East Asian Development, Kitakyushu)
  (4)国际开发中心(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enter of Japan)
  (5)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Research Institute for Peace and
  Security)
  (6)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 for Northeast
  Asia)
  (7)九州经济调查协会(Kyushu Economic Research Center)
  (8)科学技术与经济会(Japan Techno-Economics Society)
  (9)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The Jap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0)日本经济研究中心(Japan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
  (11)日本综合研究所(The Japan Research Institute,Limited)
  (12)日兴研究中心(The Nikko Research Center, Ltd.)
  (13)日中经济协会(Japan-China Association for Economy&Trade)
  (14)三和综合研究所(SRIC Corporation)
  (15)三井情报开发株式会社综合研究所(Mitsui Knowledge Industry Co,
  Ltd.)
  (16)三菱综台研究所(Mitsubishi Research Institute,Inc.)
  (17)社会工程学研究所(日本)
  (18)世界和平研究所(日本)(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Studies
  (19)未来工学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Future Technology)
  (20)亚洲调查会(The Asia Affairs Research Council)
  (21)亚洲太平洋研究会(AsiaPacific Association of Japan)
  (22)野村综合研究所(N0muraResearch Insntute,Ltd.)
  (23)樱花综合研究所(Sakura Institute of Research Inc.)
  (24)政策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ciences, Japan)
  (25)综合研究开发机构(National Institute for Research
  Advancement)
  (四)其他
  (1)国际环境与发展学会(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2)巴西瓦加斯基金会
  (3)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
  (4)韩国经济企划院
  (5)经济发展论坛
  (6)罗马俱乐部(The Club of Rome)
  (7)三边委员会(The Trilateral Commission)
  (8)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
  (9)新加坡全国经济委员会
  (10)亚洲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of Developing Economies)
  (11)印度全球信息咨询公司
  (12)加拿大公共政策研究所(IRPP)
  (13)加拿大未来研究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Future studies) [6]

华盛顿亚洲问题著名思想库、智库

思想库、智库、公共政策研究机构有时也被称为"智囊机构",其功能是开发研究课题、撰文出书、佐助与公共政策问题有关的论证。这些研究机构的专家经常受邀出席国会听证会,白宫咨询会。他们发表的著作文章也常被引为支持某一立场观点的论据。

虽然有些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带有明显的自由派或保守派色彩,但很多机构都被视为公共政策问题的权威。一些长期在公共政策辩论中发挥作用的华盛顿著名亚洲问题智囊机构包括:

美国国会图书馆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竞争企业协会(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US Asian Cultural Academy)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全国亚洲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华盛顿全球咨询公司(Washington Global Partners LLC) ,等等。

卡内基智囊团

卡内基原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对钢铁知识知之甚少的小工。他成功的奥秘在于善于利用人才技术的优势,并且把他们集中到自己麾下。于是,他四处网罗人才,同50多名专家组成智囊团。他们为他出谋划策,解决生产经营中的若干疑难问题。正是这股巨大力量的融合,才产生了美国历史上一个钢铁托拉斯。

重视人才、知人善任是卡内基成功的第一要诀。卡内基说:“我的工作就是激发他们的信心,提供最佳服务的愿望。”他把人才视为企业最宝贵的财富:“将我所有的工厂、设备、市场、资金全部夺去,只要留下我的成员,4年后我仍将是一个钢铁大王。”

在卡内基的智囊团中,各方面专家组成一个合理的智能机构,能针对任何重大问题及时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从而推动事业的持续发展。

关怀根本

卡内基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坚毅品格和明确的奋斗目标,激励每一个成员。他了解智囊团的每个成员,并与他们坦诚相见,推心置腹,公正待人,给他们应有的利益和应酬,从而产生了巨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他的公司不断扩大,一跃成为美国资产最多、力量雄厚、拥有25万员工的超级钢铁企业。

对卡内基评价和推崇

卡内基去世后,人们在他的墓碑上镌刻道:这里安葬着一个人,他最擅长的能力是把那些强过自己的人组织到他管理的机构中。

这不仅是对卡内基的一生中肯的评价和推崇,也给世人以深远的影响和启迪。微软公司、西门子、诺基亚、海尔集团……所有傲视群雄的实业巨头,无不有一个智囊团在为其运筹帷幄,从而决胜千里。

微软

1982年,比尔盖茨登上了美国《金钱》杂志的封面。杂志这样评价道:“你可以喜欢他,也可以憎恨他,但你不可以忽视他。”的确,这个象征高科技精英的符号人物已经并继续主导着一个崭新的时代。

如今,已经没有人可以否认盖茨与微软的成功,优秀的人才无疑是盖茨能够迅速称霸软件市场的法宝。在一次接受记者的提问中,比尔盖茨做出了回答:是微软公司的智囊深度,是微软的人才优势撑起了一个时代。

盖茨的回答说明了一个真理。他总是衷情于智囊工程师而不是市场经理或者其它总裁,智囊团才是帮助他设计公司对策和产品的真正行家。从微软的最初发展阶段,盖茨就意识到了一点,当时他就采纳了查尔斯西蒙尼,一名施乐电脑专家的建议来帮助他发展一个文字处理系统。而这名专家如今已经成为了智囊团的成员之一。从1981年离开施乐公司,西蒙尼在接下来的10年中一直致力于微软的应用软件开发,Multiplan、Word、Excel等都是在他的指导下开发成功的,他被誉为“微软首席程序大师”。

微软的智囊团是一个新老混合的团体。成员包括公司的最高层领导、高级开发员和程序经理,核心大约由10来个人组成,他们管理关键产品领域和负责公司新的举措,组织非正式的监督组来评估每个人的工作。

除此之外,也有许多在各个项目工作的高级技术人员,组成了智囊团的外围;一些人还是公司的元老,从微软建立之初便一直在这儿工作,然而越来越多的成员来自对手公司或者是个人计算机领域之外新技术方面的专家。这些主导微软操作系统和因特网发展战略的专家,曾帮助盖茨,把微软的事业推到巅峰。虽然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离开了微软。

现任总裁史蒂夫鲍尔默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WINDOWS项目迟迟无法完成,成为一堆无法收拾的烂摊子时,他挺身而出,承担了开发责任并成功地将其推向市场。师从于诺贝尔奖获得者斯蒂芬霍金的副总裁内森梅尔沃德是普林斯顿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微软面对瞬息万变的技术市场和扑朔迷离的未来走向时,提供战略的思想库。他是指引微软走向未来的舵手。进入微软后,为帮助盖茨摆脱繁重的官僚式的组织管理包袱,他把IBM的四项基本准则引入微软,从而对微软实行战略转折,使竞争网际网络在管理方面的配套改革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保罗富莱斯那在1994年加入公司之前,控制着一个计算机社团,是一个最不满意的微软顾客。从加入微软那时起,他已设法改变公司文化,首先关注品质,他促进了公司推进.Net网络服务及首次推出数据库软件业务。一年五千万美元,微软的数据库业务就自富莱斯那接管它以来,有着十多亿美元的发展,他已成为在公司的领导理事会里面举足轻重的人物。

外围人物贡献

此外,在智囊团外围,有些人物因不断作出惊人贡献取得大胆的突变而显得尤其出类拔萃,比别人要技高一筹,深知开发过程要髓的克里斯彼得斯1981年加入微软以后,他先后为MS-DOS2.0、Microsoft Mouse1.0、PC Word 1.0和视窗1.0进行程序设计。之后大约有5年时间,他担任Excel的开发经理。由于运用了新的开发过程技术,他成功地把Excel 3.0推向市场,仅仅比预定时间晚11天。之后他成为Word产品单位的总经理,为微软创造了好几亿美元的收入。

而2003年2月,“微软高信任度计算机处理学术顾问委员会”正式成立,意味着微软与学术界的联姻迈开了新的步伐。来自世界各地名牌大学中计算机安全和软件开发领域内的顶尖高手和5名独立工作的法学专家成为微软产品安全性以及全球发展战略方面的顾问。作为回报,微软将对学术委员会成员所在的大学提供一些科研资金援助。

首选的顾问们将不得不面对和处理一些直率强烈的争论,但这些主要通过公司的电子邮件系统,而无需面对面的会议。

这些顾问们已经听取了微软在加强Windows产品以及相关的IE、Office办公软件等产品的安全性方面所取得的工作进展情况,微软希望能听到学术专家们对这些工作进展的反馈意见,从而达到避免犯“方向性错误”的目的。微软表示,虽然今后该顾问委员会所提出的各种建议并不见得件件都会被微软采纳,但他们每一个建议都将会被微软认真考虑,因而这些建议对微软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有不可忽视的促进作用。

由此可见,由盖茨兴起的借脑行为在微软公司仍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微软已经团结了一大批在当今信息技术时代技领域众多资深人士,可谓人才济济。无可否认,在不断推动计算机软件产业实现前所未有速度的更新换代和制订行业领域一系列最新标准,引发这场全球性的世纪新技术革命的过程中,正是这些杰出的人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也正是这些智囊团的幕后操作,才使得微软在发展的过程中鳌头独占,独领风骚。

非政府组织及对公共政策有影响力的机构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新闻试验室 News Lab

(本文系美国国务院出版物《美国政体的结构与运作》[How the United States Is Governed]的章节之一。)

美国实行审议性政府体制,即政府对民众公开,并且听取代表各种观点和利益的声音。因此,如同政府在逐渐发展变化一样,那些希望对政府决策产生影响的组织机构也在不断发展变化。

媒体

在美国,媒体掌握在私人手中,不受政府审查。独立的报纸、杂志、电视、广播以及其他形式的媒体在美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它们公开发表各种批评和拥护政府政策的观点。

媒体对公共政策至少有三个重要影响作用。第一,决策人始终处在广泛的新闻媒体的监督下。政府官员懂得,他们的几乎一言一行──哪怕是在私下──都可能被媒体公开,因此,他们不太愿采取不宜被公开的决定或行动。

第二,媒体通过报导事实和独立地对公共政策作出分析让社会大众知情。

第三,媒体为出版和广播界(包括读者和听众)提供了发表评论、进而可以影响他人的论坛,例如许多大型报纸刊登的支持某一竞选公职的候选人的社论或褒贬某项政策的特约文章。

媒体的上述三种作用──将政府官员的行为曝光、让公众知情、着力支持某一竞选人或政策──既可以对公共决策产生直接影响,也可以基于所造的公众舆论对决策产生间接影响。

特殊利益团体/非政府组织

特殊利益团体是指由有共同利益或对某些公共政策持共同立场的人组成的民间组织,旨在通过汇集起来的力量在政策辩论中发出更有力的声音。美国有着成千上万这样的团体,代表着想象力可及的几乎各种主张。有些团体历史悠久,长期致力于一个总目标;有些团体则是为了支持或反对某一具体政策提案而在某一时期存在的组织。

最显著的一些特殊利益团体包括环境保护组织、老年公民福利组织、保护少数族裔组织以及自由贸易政策组织等。

民间机构组织如何对公共决策施加影响

民间机构组织以多种方式影响公共政策和舆论,其中包括:

让政府官员及其手下工作人员了解新政策方案的有利或不利效应;

开展公关和舆论活动,宣传自己的立场;

调动专家意见,宣传支持自己立场的实例、数据和民意调查结果;

安排有关人员到国会委员会听证会作证;

调动自身会员的支持力量,鼓励他们参加投票、向各自选区的议员代表反映意见、给媒体写信等

组成政治行动委员会,向支持自己立场的候选人捐助竞选资金。

公共政策研究机构

公共政策研究机构有时也被称为"智囊机构",其功能是开发研究课题、撰文出书、佐助与公共政策问题有关的论证。这些研究机构的专家经常受邀出席国会听证会,他们发表的著作文章也常被引为支持某一立场观点的论据。

虽然有些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带有明显的自由派或保守派色彩,但很多机构都被尊视为公共政策问题的权威。一些长期在公共政策辩论中发挥作用的著名智囊机构包括: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美国企业研究所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US Asian Cultural Academy)、竞争企业协会(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等等。

贸易协会

贸易协会是代表某一行业或职业利益的会员组织,旨在将其成员所关心的问题反映给立法和行政部门的决策人。这些组织同时也负责将新政策、规章、提案等转达给会员,使会员了解他们需要遵守的新规定。

工会

虽然工会的主要职能是代表工会成员与雇主谈判,但工会也在影响公共决策方面具有重要角色。在任何涉及贸易、环境、工作场所安全、医疗保健等重大问题的辩论中,代表劳工声音的工会意见都会得到考虑。

工会的影响力来源于工会能够调动会员参加投票和形成声势。工会不同于代表公司利益、会员数目相对有限的贸易协会;工会是千百万劳工会员的代表,而会员是具有投票权的选民。

个体公民和私营业

公民个人和私营工商企业为使政府决策人听到自己的声音经常结成联盟或利益团体,但有时候人们也单独采取力争影响政府决策的行动──例如,公民针对某些具体政策问题写信给自己选区的议员或地方报纸的编辑,或者出席有关某项政策的听证会、公共辩论会。

由于商务活动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因此很多公司都设有政府关系办公室,以便在华盛顿有自己利益的代表。公司代表的主要作用是让决策者了解新的立法提案会对公司产生哪些影响,但他们同时也扮演以下角色:

让自己的公司了解即将实行的相关法律和政策,从而使公司得以照张行事。

针对立法提案可能产生的后果提供专业、实质性意见,从而帮助立法人员制定出更为合理的法律,减少不意结果。

那些为自己的公司和行业整体利益服务的能干而有原则性的公司代表,能够帮助政府作出更合情理的决策。

──布赖斯哈洛(Bryce Harlow),1984年

州和地方政府协会

由于联邦政府的政策对州和地方政府能够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各有自己的协会,反映州、市、县等各级政府的声音。这类主要组织有:

这类主要组织有:

全国州长协会(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

全国城市联盟(National League of Cities);

全国州议会会议(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全国县级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unties);

国际市政经理协会(International City Managers Association);

美国市长会议(U.S. Conference of Mayors)

这些组织在联邦交通、税务、环境、教育以及社会政策领域尤其具有响亮的声音。在诸如住房、营养、医疗健康等由联邦资助但由地方执行的项目上,联邦决策人经常就如何最有效地设置和落实这些项目征询州和地方政府的意见。

政党

美国有两个主要政党,即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个政党以及一些小党派是美国政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党提出竞选公职的候选人并帮助筹集竞选资金。政党的其他活动包括:

选民教育;

了解问题,调查民意;

提供有关政府官员及政府活动的信息。

小政党也构成当政者需要面对的有组织的反对派,从而增加了对政府的制衡。

外国政府和多边组织

美国政府是一个主权国家的行政权力机构,从理论上讲,它只对美国人民负责。但是,外国政府有可能对美国政策施加影响。例如,经批准的条约成为美国的法律,而在条约谈判过程中,外国政府可对美国的这一未来法律施加影响。

外国政府和国际机构还可以通过其他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对美国产生影响。贸易纠纷便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在出现贸易纠纷时,外国政府能够对来自美国的进口产品徵税。外国政府可以有意向来自具有政治影响力的某些产业或某些州的产品徵税,进而希望导致这些受影响的产业或州要求美国政府改变政策。

外国政府能够通过其驻美国的使馆展开公关或游说活动,但是外国政府不得向任何联邦职位候选人的竞选活动提供资金。

回顾英国知名智库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其成功离不开英国政府直接和间接的支持。2002年,英国政府为了进一步促进不同学科的发展和协调,建立了英国研究委员会这一非部门政府机构,负责包括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在内的7个全国性研究委员会的资金分配和研究协调。

韩国现代经济智库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1971年,韩国第一家经济智库也是第一家智库韩国开发研究院(KDI)宣告成立。经过40余年的发展,韩国经济智库形成了以政府研究机构为主体,企业附属研究机构为辅助的格局,成为活跃在韩国政治经济领域,影响国家宏观和产业经济政策的重要力量。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14年全球智库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德国目前共有194家智库,数量全球排名第四。德国智库主要分为学术型智库、合同型智库、宣传型智库以及政党智库等,其中接受公共财政资金资助的学术型智库占德国智库的绝大多数。与美国智库文化中智库与政府之间的“旋转门”现象不同,德国更常见的是智库与大学之间的双向交流。 [1]


相关文章推荐:
思想库 | 管理体制 | 公共利益 | 社会责任 | 智库 | 社会科学院 | 军师 | 孙武 | 阖闾 | 吴起 | 魏文侯 | 孙膑 | 齐威王 | 智库 | 思想库 | 智囊机构 | 外脑 | 兰德公司 | 美国钢铁公司 | 卡内基 | 倡导者 | 布鲁金斯学会 |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 美国兰德公司 | 国际战略研究所 |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 | 中国社会科学院 |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 中国社会科学院 | 上海社会科学院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 国防大学 |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 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 | 中国社会科学院 |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 中共中央党校 |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 复旦大学 | 上海社会科学院 |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 上海社会科学院 |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 |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 复旦大学 | 中国人民大学 | 南京大学 |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 |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 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 | 兰德公司 | 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 | 传统基金会 | 卡特中心 | 斯坦福国际咨询研究所 | 麻省理工学院 |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 | 简氏信息集团 | 世界未来研究联合会 |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 | 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 |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 | 野村综合研究所 | 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 | 罗马俱乐部 | 三边委员会 | 亚洲经济研究所 | 卡内基 | 微软公司 | 诺基亚 | 海尔集团 | 运筹帷幄 | 决胜千里 | 比尔盖茨 | 查尔斯西蒙尼 | 西蒙尼 | 微软操作系统 | 史蒂夫鲍尔默 | 斯蒂芬霍金 | 沃德 | 网际网络 | MS-DOS | 电子邮件系统 | 办公软件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