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智者寺

金华山南麓,尖峰山之西,曾经有一座千年古刹智者寺。该寺为南朝梁武帝敕建(公元526年),距今约有1500年。其香火鼎盛时,曾有寺僧千余,占地五十余亩,殿宇五进,规横宏大,为江南名刹 。又名智者广福禅寺、智者圣寿禅寺,俗称北山禅院或北山禅寺。二十一世纪初,在原址重建寺庙,规模更为宏大,智者寺复建之后将成为浙中西部的佛教佛事活动中心。

南北朝

南朝天监十一年(512年),梁武帝召楼约法师至京为其受菩萨戒。梁武帝‘亲执弟子礼’,并赐号‘智者国师’,‘自皇储以下莫不受业’。楼约辞还金华后,‘一日适谷口,见白气浮空’,曰‘兹地三宝当兴’,于是奏请建寺。普通七年(526年)梁武帝敕建智者寺。

至唐代,智者寺已名闻遐迩。智者寺于唐代建有祝圣放生池。后又建有草堂、双清堂及雷音亭、倚松亭。并有“慈源”、“灵源小憩”、“灵源胜地”、“上方境界”等匾额及景观。

宋太宗于淳化年间(990~994)及至道年间(995~997)曾于智者寺两降御书共120卷。

宋宁宗嘉泰三年(1203年),仲方丈主持重建智者寺,于寺前“凿大池潴水”并“增门之址”。南宋著名诗人陆游为其撰《重修智者广福禅寺记》。此记的手迹及陆游的《与僧仲王己八札》手迹均刻石勒碑。

明万历十年(1582年),金华知县汪可受又主持重修智者寺。

民国

民国时,智者寺部分殿宇毁于火灾,但总体保存尚好。抗日战争战争爆发后,罗店镇成为当时省政府的驻地,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在罗店建造了“黄公馆”。在此期间,智者寺也驻扎有国民党的军队。

在罗店镇罗店村的老年室,记者分别采访了(2015年)90岁的廖增明和83岁的罗思烨。两位老人说,在他们小时候,就听老人说,智者寺以前有120间房和120名和尚。只看到智者寺剩下了两个和尚,分别居住在智者寺的东廊和西廊,此外寺中还有几个打杂的道士。上世纪(20世纪)30年代,智者寺还有大雄宝殿,钟鼓楼和东西厢房等房子六七十间。

新中国

解放后土改,智者寺因为寺产众多,主持和尚了德因此被评为地主成份,从智者寺搬出。

后来,在智者寺办过麻袋厂、养兔场,1958年又于智者寺故址建金华水泥厂(浙江尖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到1985年,水泥厂大规模扩建,智者寺建筑被完全拆除,寺内文物也陆续遭到破坏和散失。

2007年,根据国家有关产业政策,尖峰水泥厂关停。当年,为了充分挖掘文化资源,进一步提高双龙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内涵,智者寺复建工程被提上议事日程。

2008年6月,浙江省民宗委正式批准复建智者寺。项目还得到了世界佛教论坛和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鼎力支持。2007年6月、10月,2008年6月,全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浙江省佛教协会会长、普陀山戒忍大和尚先后三次到智者寺原址,为智者寺选扯、定点,并积极参与规划、论证等工作。

2010年5月26日,智者寺复建工程正式奠基。

2015年1月7日,智者寺举行了隆重的开光仪式。

智者寺始建于南朝,兴盛于唐,重修于宋,延续至元明清,综合考虑智者寺和历史传承关系以及戒忍法师的意见,重建的智者寺总体风格定位唐宋风格,恢复至唐宋鼎盛时期禅宗佛寺形象。

新智者寺规划占地300亩,其中寺院220亩,总规划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更胜往昔 。

智者寺总体按照功能划分为入口区、寺院核心区、东苑、西苑等四大区域。

入口区主要有九龙壁、入口广场、洗心莲池、南门、八功德水广场、三归桥等。为营造“深山藏古寺”的意境,以高大乔木如水杉、银杏等,在九龙壁前形成大禅林,相对于南门后开阔的八功德水广场,达到“先抑后扬”、“先隐后转”的空间感受效果。八功德水为放生池,是开放式山水园林的重点表现,开阔的大面积水广场则与大禅林、寺庙建筑群等共同形成开放有序的空间组合。

中心区建筑组群主要分为三进。一进包括天王殿、钟鼓楼、迦蓝殿、祖师殿;二进为大雄宝殿、文殊阁、普贤殿、大慧堂、博物馆;三进有藏经阁、观音殿、地藏殿。此外,还有方丈院、雷音亭、佛茶苑、库房、监院楼、云水堂、僧堂等建筑。

东苑规划为养生别院、月映禅语、戒语别业、慈源禅境。该区位于慈源溪水脉龙尾,月印禅池,山林围合,开合有序。养生别院和慈源禅境,以禅修文化的传播、传承和拓展为主,将禅的意境、禅的智慧、禅的故事融汇到建筑与自然环境中。无论游客还是居住者,都能感受到环境所蕴含的禅意,处处是佛。

西苑规划有百草园、灵源胜景、慈心别院、塔林、崇宁宝塔。该区以灵源(慈心)胜景为中心,崇宁宝塔为制高点,体现西方极地世界境地,体现了归真、往生的精神追求。

1500年来,智者寺兴衰起落,特别是在其原址建水泥厂时受到极大破坏,导致历史遗存极为有限,所幸尚有少数留存。

即《重修智者寺广福禅寺碑》,该碑为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陆游手笔。

宋宁宗嘉泰三年(1203年),方丈仲主持重修智者寺。著名诗人陆游为其撰《重修智者寺广福禅寺记》,并以手迹勒碑,碑背面还刻有重修期间陆游给方丈仲写的八封书札。

公元1636年十月初九,徐霞客从兰溪水路经金华城抵达罗店。在从霞客古道启程登金华山之前,他在古道旁的智者寺里见到了智者寺碑(即《重修智者寺广福禅寺碑》)。徐霞客在游记中记载,“碑楷牍行,俱有风致”,颇为欣赏。徐霞客本想找拓工代为摹拓,但终是“恨无拓工,不能得一通为快”。根据碑文记述,该碑为寺僧仲委托陆游撰并书。仲作出委托的同时,陆游好友姜邦杰“复以手书助之请”。然而,未等陆游动笔,姜邦杰就已去世。陆游对此颇为感念,为遂故友之情,提笔写下该碑文。 专家介绍,该碑十分珍贵。首先它记录了智者寺的历史和重建过程,是一份关于智者寺难得的文献资料;二是陆游传世书法作品不多,特别是石刻作品更少,而此件碑刻,陆游书写时79岁,是他晚年唯一存世的石刻作品。同时,该碑除正面楷书外,碑阴尚刻有陆游与寺僧仲手札八件,字体为行草书,书法飘逸潇洒,秀润挺拔。徐霞客观碑后点评为“碑楷牍行,俱有风致”。以行草书刻碑,虽然唐太宗开风气于先,但在唐宋之际,行草书碑仍不常见。因此,该碑可以称得上是唐宋行草入碑的一个典范。
  令人欣慰的是,这一“陆游撰并书”之碑历经800余年仍得以完好保存,现藏于金华太平天国侍王府,为国家一级文物。待复建工程完成后,智者寺碑有望“完璧归赵”,成为不可多得的镇寺之宝和旅游胜景。

昨2016年4月24日中午,记者接到金华市文物部门传来的一条消息:金华山智者寺发现古井遗存,可能具有相当的文物价值。下午,记者即跟随市文保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了解情况。

这口古井位于智者寺里面,具体是大雄宝殿后面、藏经楼门前的西南角。古井呈六边形,一眼看去,从上到下都是直挺挺的,有水沿着石壁下渗,井底有积水。整个井是用长度相等的青石板叠砌而成,是个等边六角形,每块青石板约长一米,厚薄不一,有的厚二三十厘米,有的仅10厘米左右。

古井四面砌了一米多高的保护墙,井明显地势低一点,保护墙外都是泥土,还有一大堆碎石块、水泥块、烂钢筋等,都是刚从井里清理出来的。因为这几天正在清理,恰逢下雨,井上撑着一大块塑料布防雨。井口都是泥泞,上面盖了几块木板、钢管,防止清理井内土石时杂物下坠。一个很长的木梯架在井壁上,是施工人员下井清理用的。

市文保所工作人员现场进行了测量,六角井井壁对角内径2.2米,井深6.8米。这个深度只是暂时的,因为井内清理工作还未完成。施工人员说,井深应该不会超过10米,因为虽然井内石块目前还未清理干净,但已经慢慢出现泥土,这应该是见底的迹象。

负责古井清理工作的西旺村村民詹明星告诉记者,他们一个多月前就接到了清理任务,不过直到最近才开工,目前已经发掘了五天。井内清理出的都是石块、水泥块,有的很大块,直径达七八十厘米,这就要用电钻或榔头弄碎了,才能慢慢拿上来,一小筐一小筐,很费时费力。而且,井里渗水很多,他们都是一边抽水一边作业,最近下雨,一天不抽水,可能就会满到井口,整个淹掉。从井里还挖出了六根长短不一的旧钢管,已经锈迹斑斑甚至蚀烂,埋在井里应该至少三四十年了。这些建筑垃圾、旧钢管,应该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造水泥厂时埋的。詹明星说:“周边村民多年前就知道这里有口古井,也知道大概位置,不过一直没有明确发现过。这次寺院复建过程中,有意找寻,在藏经楼门前找到了。智者寺已经1500年了,估计这是一口千年古井吧。”

市文保所负责人蒋金治表示,目前该井还不能确定井的年份。现在他们还在继续观察,要等工人们将古井清理完毕,综合井底细泥、砖块、器物等分析考证后才能下结论。他透露,5年前就接到村民反映,说智者寺内有古井,当时赶过来看过一次,但没有找到古井。因当时井上面都是泥土,是完全被覆盖的,和其他地方没有两样。这次找到古井后,跟上次村民猜测的地方相差3米左右,相比更靠北一点。

智者寺香火鼎盛时,曾有寺僧千余,为江南名刹。历代文人雅士游寺时,留下较多诗篇和游记。其中著名的作者有:唐代刘长卿、戴叔伦、贯休;宋代王柏、金履祥、喻良能、谢翱、吕浦、苏简、方凤;元代黄、吴师道、许谦、胡助、柳贯;明代童冀、张孟兼、叶干、徐霞客;清代丁健、诸锦及现代的郁达夫。

2016年6月17日下午,金华山智者寺玉圣山图纸评审会在智者寺内举行。智者寺将通过三至五年的时间完成玉圣山项目,届时它将成为该寺的镇寺之宝。

玉圣山即为用玉石雕造的观世音菩萨法界群像。它位于智者寺最高点藏经阁一楼。山体总长尺寸为23.69米,厚4.25米,总高6.6米,其中山体高6米,集成世言三十三观音于其中。整个项目所用新疆和田玉将达400多吨。

玉圣山雕塑背景为高山林泉,正中间为千手观音,另外三十三观音穿梭在山林与天界之中,姿态、场景与所持法器等皆不同。除了运用立体雕刻、金银描绘、景泰蓝等传统工艺,项目还将引入声光雾电等现代技术,营造更为丰富的美感。

玉圣山项目由国家一级美术师袁嘉骐、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宋建国、中国景泰蓝艺术大师李荣魁三位国内顶级工艺美术大师担任设计并全程督造。

慧(或为惠)约,俗姓娄(或为楼),乌伤县竹山里(今义乌市夏演乡)人,生于南朝宋元嘉二十九年(公元453年),智者寺开山祖师,南朝梁武帝的国师。

《神僧传》中关于慧约的记载有1331字,其间颇多怪力乱神,比如这名叫灵璨的孩子,其母留氏是在梦见一个大高个男人逼她吞下一座金像之后才有了身孕的……

17岁时于上虞东山寺出家为僧。与时任东阳郡(金华)太守的沈约同游金华山赤松涧后,即留山结庵修行。

据史书记载,天监十八年(公元519年)四月初八,梁武帝在建康(今南京)华光殿设无遮大会,修八关斋,受菩萨戒。当天,僧俗云集,有十万多人,香花伎乐,佛事盛况空前,慧约法师书写“愿皇成佛”四字而导。受戒完毕,梁武帝向慧约法师执弟子礼,并排而坐,嘱臣下尊称法师为智者([唐]道宣《续高僧传》卷六)。7年后(公元526年),梁武帝在慧约的老家金华山那时叫长山敕建智者寺。

大同元年(公元535年)楼约圆寂,享年84岁。

德谦禅师,唐末五代禅僧,浙江义乌人,生卒年不详,12岁出家修身,曾居智者寺第一座,后赴武义明招寺讲法四十年,禅宗史上称其为“婺州明招德谦禅师”。

传德谦有一眼疾,时人皆称其为独眼龙,“以失左目,遂号独眼龙。”①又有传:佛家独眼者实为“独具慧眼”,只有开悟的高僧才配有此称谓,这有待进一步分析考证。而有据可查的是:德谦嗣法于福州的罗山道闲禅师,传承谱系为六祖的九世嗣。他的禅法颇为时人所赞颂:“从上来唯德山、临济、罗山、明招、赵睦二州、云门辈颇似个体才,其余根器有利钝,得之有深浅矣。至于极处,固无二致,而其用处有妙不妙耳。”②他曾为万宁寺、崇恩寺的主持,并奉诏赴京都著述过不少经典名籍,后退隐在婺州(金华)的智者寺,居第一座。③

他至武义明招寺后即“开山聚徒,乃复其旧”,④从事禅宗经学的弘扬、传承及研究,历时达40余年,各地僧人纷纷慕名前来此处拜师、听经、释惑。因此,当时的明招寺成为婺州、处州、衢州、福州等地六大寺院的禅宗祖庭,现在明招寺大雄宝殿的佛座上竟有19位贴金罗汉,那第19尊便是德谦禅师了。据传,德谦禅师佛学著作甚丰,多有流传于日本国,曾名扬海内外,而隐身于浙中的这座千年古刹也由此名声大振,载入经典。上世纪90年代,日本一批资深佛学研究专家专程赴武义明招山拜祭高僧遗骨、寻访遗迹,事后日本禅学院将德谦高僧编入《中国100个著名和尚》一书。后来因真传而名世被载入典籍的明招弟子有以下几位:六祖下十五世明招子卿禅师、六祖下十六世明招文慧禅师、六祖下十八世明招微禅师、明招观禅师诸多。

仲禅师,南宋时期智者寺住持,原为严州南山报恩寺住持,与时任严州知州的陆游相交。

嘉泰三年(公元1203年)婺州智者寺兴造完工,住持仲禅师致信给陆游,请他撰写碑文。为尽早促成此事,陆游的好友,庆远军节度使、提举佑神观姜邦杰,也写信相助。

79岁高龄的陆游,在临安(杭州)写下了626个字的《智者寺兴造记》,后改为《重修智者广福禅寺记》。陆游还以一个史学、碑学、书家的独特眼光,就智者寺碑的规格布局、碑文落款、刻碑工艺等细节,通过书信一一与仲禅师进行商讨,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因此有了他与仲禅师的八则信札。

仲禅师收到陆游的文稿和信札后,如获至宝。他找来名匠,精心取材设计,终于形成了高2.20米、宽1.10米的智者寺碑。碑的背面还特意刻上陆游的八则信札,可见当时仲禅师的良苦用心。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用心,今人才能有幸目睹一代诗人陆游严谨飞扬的文彩、古朴洒脱的书风。

建国后智者寺消失前最后的主持和尚。

据罗店村的老人说,了德以前是个刀笔吏,专门给人打官司,因此和许多人结下了冤仇。有一次,仇家纠集了一些功夫高强的人一起围攻了德,双方交手后,虽然了德武功不错,但还是被仇家制伏,了德被他们抓住后,仇家就割断了了德的脚筋,使了德不能行走。了德遭此挫折,从此大彻大悟,出家做了和尚,取法名为了德。由于了德真心向佛,文字功底又好,许多佛经了然于心,后来就当了智者寺的当家和尚。

村民们说,了德虽然出了家,但还是好胜心较强,他喜欢和村中的象棋好手下棋,如果棋下输了,他就留你吃中饭,吃完饭后继续下,一定要分出个胜负为止。空闲时,了德也会由寺中的道士推着独轮车,前来村中走访友人,和村民下几盘象棋。

在罗店村,还有一个叫罗小谷的瘸脚村民,很有几分力气,学过武术。据老人说,以前老品种的甘蔗很硬,罗小谷把甘蔗根放在石头上,一掌就能把甘蔗根击得粉碎。罗小谷也喜欢下象棋,他经常到智者寺里去,和了德下下像棋,切磋武艺。据说,有一次,他和了德比武,由于罗小谷年轻气盛,用出全力就是一脚,了德轻轻侧身避过,然后再回手一掌,一不小心把罗小谷的脚部打伤了。罗小谷的伤治好后,从此就变成了瘸脚。据村民们说,罗小谷后于上世纪70年代去世。

解放后土改,智者寺因为寺产众多,主持和尚了德因此被评为地主成份,从智者寺搬出,住到了前庄头村的一座叫新陇庙的小庙中。了德大约在1951年至1952年圆寂,在去世前,他烧掉了所有从智者寺藏经阁带去的经书。老人说,在智者寺除了陆游碑,还听说有宋代的一个香炉,还有一块刻有了德生平的石碑。了德死以后,这块刻有了德生平的石碑就不见了。


相关文章推荐:
金华山 | 梁武帝 | 陆游 | 汪可受 | 浙江尖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戒忍 | 观世音菩萨 | 和田玉 | 千手观音 | 景泰蓝 | 袁嘉骐 | 李荣魁 | 慧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