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

1987年12月8日,美、苏两国首脑在华盛顿签订了《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中程导弹条约》规定美俄销毁射程介乎500至1000公里的短程导弹,以及射程介乎1000至5500公里的中程导弹,包括搭载常规与核子弹头的导弹、导弹的陆基发射器,双方至今销毁2692枚导弹。

2018年10月20日,美方指责俄方4年来多次违反条约规定,以此为由拟退出《中程导弹条约》。

2019年2月2日起,美方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相关义务,正式启动为期180天的退约进程。 2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俄罗斯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以回应美国相同的举措。 2月2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敦促俄美挽救《中程导弹条约》。

2019年3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停止履行《中导条约》的法令。

2019年5月21日,由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该条约于8月2日失效 ;7月,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莫斯科将努力使美国全面实施《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

2019年8月2日,中导条约全面失效。

1977年前美国在西欧中导力量占有优势。1977年起苏联在本国和东欧部署SS-20导弹,以对付美国从潜水艇发射的弹道导弹。根据联邦德国总理H.施密特的倡议,1979年12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理事会通过“双重决议”,主张从1983年起在西欧部署572枚新式导弹;美国尽快同苏联举行中程核武器谈判。起初,苏联拒绝同美国谈判,后做出让步。

1987年12月8日,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华盛顿签署《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条约》。条约禁止双方试验、生产和部署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但对海基和空射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并没有做出限制。

1980年10~11月在日内瓦美、苏举行中导问题的预备性会谈,未获取实质性成果。1981年 9月24日美、苏达成举行中导问题正式谈判的协议。关于欧洲中导问题的谈判从同年11月30日在日内瓦开始,先后进行6轮谈判,共110次会议。苏联先后提出“冻结现状”、“分阶段裁减华约和北约中导”等方案。其基本立场是要阻止美国按“双重决议”在西欧部署新式导弹,保住自己的SS-20导弹的部署系统,即使减少苏联在欧洲的中导力量,也只能减到同英国与法国两国核弹头总数相等的水平。

美国先后抛出“零点方案”、“临时协议”等方案。其基本立场为:只有苏联拆除在欧洲的全部SS-20导弹,美国才放弃部署新式导弹;即使答应略微缩减美国原定部署计划,或允许苏联在欧洲的中导略多于美国,而在全球范围两国的中导弹头数量必须相等。双方立场相距甚远,谈判陷入僵局。1983年11月,美国着手在英国、意大利和联邦德国部署新式导弹,苏联中断中导、中欧裁军、美苏战略核武器等一系列谈判,东西方关系一度严峻。

此后,由于国际形势的发展和美苏两国分别调整各自在裁军问题上的策略,根据1985年1月8日美、苏外交部长在日内瓦达成的协议,同年 3月美、苏举行包括战略武器、中导和太空武器在内的一揽子裁军谈判。1986年10月,美国总统R.W.里根和苏联领导人М.С.戈尔巴乔夫在冰岛会谈时,双方在中导问题上的立场有些接近。苏联表示愿意接受美国“零点方案”,并不再坚持把英、法核武器计算在内。美苏双方还同意消除欧洲全部中导。1987年2月戈尔巴乔夫同意中导与太空武器分开解决,同年7月他又表示接受“全球双零点”方案,使中导问题出现了转机。同年11月中旬,美苏两国外长在日内瓦制定中导条约草案。

1987年12月 8日,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在华盛顿签订了《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英文: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On The Elimination Of Their Intermediate-Range And Shorter-Range Missiles。 俄文:Договор между Соединенными Штами Советским Союзом о ликвидации ракет средней и меньшей дальности),简称为”中导条约“(英文: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或INF Treaty )。

2019年7月,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莫斯科将努力使美国全面实施《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

该条约共17条,规定双方在条约生效后的3年内,须全部销毁所拥有的中程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和辅助设施,在条约生效18个月内全部销毁中短程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和辅助设施。条约生效后任何一方不得再生产和试验中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还规定为监督条约的遵守,缔约每一方都拥有就地核查的权利,在条约生效后13年期间内均可进行核查。条约生效后头 3年期间每年进行20次核查,其后5年期间每年进行15次核查,在最后5年期间每年进行10次核查。根据条约,美苏双方将销毁2611枚已部署和未部署的中程导弹,其中美国为 859枚,苏联为1752枚。

该条约是战后美、苏裁军谈判历史上达成的第一个真正减少核武器数量的条约。它是美、苏在内政和外交上各有所需和相互妥协的产物。条约的签订对于东西方关系的缓和具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条约所规定销毁的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数量,只占它们拥有的全部核武器实力的3~4%,并未触其根本,亦不能动摇两国的核霸权和核垄断的地位。只有美、苏实行全面和大幅度的裁军,才能使世界和平与安全得到切实的保证。

2014年7月29日,俄罗斯表示,俄罗斯有可能退出条约。美国指责俄罗斯违反条约。俄罗斯和美国遵照冷战期间签署了《中程导弹条约》的条款,两国销毁了大约2700枚中程导弹。

美国国务卿克里和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商讨此事,但是俄罗斯外交部对于美国的批评未予置评。

1987年美俄签署的《中程导弹条约》没有终止日期。但在一年前,俄罗斯前国防部长、普京总统现任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提出了俄罗斯退出条约的可能性。

2019年2月2日,在美国于前一日宣布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情况下, 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俄罗斯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以回应美国相同的举措。

2019年3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停止履行《中导条约》的法令。克宫表示,俄罗斯从该法令签署之日起正式停止履行《中导条约》,直到美国不再违反该条约,或该条约到期终止。俄上议院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扎巴罗夫称,俄方在停止履行《中导条约》后不会在俄罗斯边境部署该条约涉及的导弹。

2019年7月3日,俄总统普京签署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法律。

2019年8月2日,《中导条约》正式失效。

2018年10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再次放出狠话,称如果俄罗斯遭到导弹袭击,将会使用核武器来进行报复。

2018年10月20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已建议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美国与俄罗斯于1987年签订的《中程导弹条约》,并将在出访俄罗斯时向俄方表明该计划,理由是俄方4年来多次违反条约规定。对此,美国《纽约时报》报道预料,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数周内决定是否退出《中程导弹条约》。

2019年1月15日,俄美在日内瓦就《中导条约》举行磋商,但双方未能谈妥。汤普森表示,“未能与俄罗斯取得任何新进展,也没有看到俄罗斯有顺从的迹象”。汤普森还指责俄方9M729(SSC-8)巡航导弹的射程违反条约。而参与谈判的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则强调,俄方严格遵守《中导条约》。他表示,“美方没有适当考虑俄方关于挽救条约和避免新军备竞赛的建议”。16日,负责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事务的美国副国务卿汤普森16日表示,美国将从2月2日起着手退出《中导条约》,过程为期6个月。

2019年2月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将于2019年2月2日起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启动退约程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在国务院记者会上说,由于俄罗斯长期违反《中导条约》的规定,美方将暂停履行条约义务,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

2019年3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停止履行《中导条约》的法令。克宫表示,俄罗斯从该法令签署之日起正式停止履行《中导条约》,直到美国不再违反该条约,或该条约到期终止。俄上议院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扎巴罗夫称,俄方在停止履行《中导条约》后不会在俄罗斯边境部署该条约涉及的导弹。

2019年2月2日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并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进程。

2019年5月21日,俄罗斯常驻维也纳国际组织代表米哈伊尔乌里扬诺夫表示,由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该条约将于8月2日失效。

2018年10月22日,针对美总统特朗普称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一事,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就退出条约问题拿中方说事是完全错误的。

2018年11月1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国正在破坏《中导条约》,发动大规模宣传指责俄罗斯,该举动意在使其他方面相信美国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是俄罗斯违反条约所致,这种做法与事实不符,美方试图将责任推卸给俄方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俄方呼吁有关各方履行维护今后全球稳定安全的职责,向美方表明退出《中导条约》的危险性。

2018年11月1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或将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巴黎进行短暂的会面,两人有可能就《中导条约》问题展开讨论。

2018年11月19日,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美国准备退出《中导条约》的原因不在于所谓的俄罗斯“违约”,而在于该条约不利于美国维持其军事优势地位。

2018年12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发出警告,称核战争的威胁正在上升,并表示“美国的核武政策可能导致整个文明甚至整个地球的毁灭”。美国有意退出1987年的《中程导弹条约》(INF条约),如果美国向欧洲部署中程导弹,俄罗斯将被迫采取对策。

2019年1月16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表示,俄方始终愿就保留《中导条约》继续努力,并希望美方在保持战略稳定这一问题上采取对国际社会更为负责任的立场。

2019年2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针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做法,俄罗斯将采取对等回应措施,也将暂时退出这一条约,他要求未来不要再提议就此问题举行会谈。

2019年2月5日,俄罗斯外交部发布消息说,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表示,美国在日本境内部署全球导弹防御系统问题导致俄日在安全领域产生分歧。美国已在罗马尼亚和波兰部署陆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不仅可发射反弹道导弹,还可发射战斧巡航导弹,严重违反《中导条约》。

2019年2月7日,针对俄美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一事,俄罗斯外交部表示,俄方不会卷入军备竞赛,尽管美方似乎希望如此。

2018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打算退出《中导条约》,并称美国需要发展该条约所限制的武器。俄罗斯则回应称,如果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将发展“独特类型的武器”。

2019年1月,美国国务院分管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安德烈娅汤普森16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告诉媒体记者,确认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

2019年2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于2月2日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的程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如果俄罗斯不恢复全面执行该条约,其将在6个月后终止。

2019年2月2日,美国国务院就俄罗斯总统普京关于《中导条约》的声明进行了评论,称如果俄方重新遵守该条约,美方会撤回有关停止履行自己义务的通知。

2019年3月11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米歇尔巴尔丹扎宣布,美方不再受《中导条约》限制,开始制造陆基巡航导弹部件;不过,如果美方8月正式退约前俄方能够“全面、可核查”地遵守条约,美方研发进程“可以逆转”。

2019年3月14日,美方防务官员重申,如果美俄8月以前能够达成协议、挽救《中导条约》,美方将中止上述两个中程导弹项目。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听取通报后说,“俄罗斯必须重新遵守”《中导条约》;北约需要为条约遭废弃作准备,他已要求军方评估废弃条约的后果。

2019年2月1日,北约发表声明说,北约完全支持美国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程序。声明说,除非俄罗斯履行条约规定的义务、对其所有9M729型(美方称SSC-8型)陆基巡航导弹进行可核查的销毁,在美国正式退约之前恢复全面、可核查的履约,否则俄罗斯将对条约的终止承担全部责任。

2019年2月13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布鲁塞尔宣布,他将在15日开幕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期间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中导条约》事宜举行会谈。

2019年2月1日晚间,法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对美国宣布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程序表示遗憾,呼吁欧洲和有关各方维护现有的常规军备和核军备控制条约。声明说,在美国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期间,法国将与北约盟国密切协商,鼓励与俄罗斯继续进行深入对话。

2019年2月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媒体表示,德国仍将在6个月内继续与俄罗斯就《中导条约》进行对话。她表示,谈判的窗口应该保持开放。无论如何,她和德国外长都将尽一切努力在6个月内再次让对话成为可能。

2019年2月4日,土耳其总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表示,对美俄两国退出《中导条约》深表不安,土方呼吁两国就此问题进行谈判。

美俄退出《中导条约》,这让土耳其感到担忧。现在美国和俄罗斯相互指责是对方首先违反了该条约。这很危险,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如果需要对条约内容进行更新或者修改,美俄双方应就其展开讨论,进而形成统一立场并照章行事。

2019年2月2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日内瓦举行的裁军谈判会议上指出,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双边军备控制进程是近五十年来国际安全的标志之一,但是这一和平遗产面临严重危险。他呼吁俄美双方维持和深化现有的双边核裁军条约。他指出,如果允许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中程导弹条约》消亡,世界将变得更加不安全和不稳定。“这种不安全和不稳定将在欧洲敏锐地感受到, 我们承受不起回到‘冷战’最黑暗时期无节制的核军备竞赛。”古特雷斯同时呼吁美国和俄罗斯在新版《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到期之前延长这一条约。

核军控史“黑暗一天”
  

德新社援引德国《萨克森报》社论称,美国决定退出与俄罗斯的一项重要核武器条约标志着军备控制史上“黑暗的一天”。

《萨克森报》说:“这个日子将作为军控和裁军历史上黑暗的一天载入史册。”

“值得指出的是,这项条约存在缺陷。它反映了主导冷战结束阶段的安全政治格局。从这个意义上考虑,它不再合适。”

“因此,我们需要做出努力更新这项条约。终结它是错误的。因为失去这项条约,防止核军备竞赛的屏障也将消失。”

波及其他裁军计划

2019年2月2日,法国《费加罗报》网站也报道称,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核裁军进程中的一处“刀伤”。将其废除对于全球其他裁军计划来说并非好兆头。限制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核弹头数量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于2021年到期,没人知道签署该条约的两大主角是否会将其延续。

欧洲安全首当其冲

2019年2月1日,据奥地利《标准报》网站报道称,事实上,奥巴马政府已经指责过俄方违反该条约。当时的美国政府指责说,俄罗斯开发据美国情报部门称射程可达2500公里的新巡航导弹,违反了《中导条约》的精神和条款。

尽管如此,奥巴马仍坚持遵守该协议,因为他理解欧洲盟友对新的核军备竞赛的担忧。不愿考虑欧洲人顾虑的特朗普却有不同想法。他想释放不妥协的信号,不仅针对俄罗斯,而且也针对中国这个21世纪的强大竞争对手。

如果美国把《中导条约》所禁止的导弹部署到更为靠近俄罗斯的地方,俄方不排除采取类似措施以平衡双方导弹飞抵对方国家所需时间。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基米尔.耶夫谢耶夫表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给俄罗斯带来巨大的军事威胁,美国在欧洲地区部署有200枚核弹头,《中导条约》失效后这些核弹头将可能从航空母舰或者战略轰炸机转移到中程巡航导弹中,这对俄罗斯的防空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相关文章推荐:
普京 | 古特雷斯 | 美国 |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 美国 | 西欧 | 苏联 | 东欧 | SS-20导弹 | 潜水艇 | 弹道导弹 | 联邦德国 |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 戈尔巴乔夫 | 日内瓦 | 欧洲 | 英国 | 法国 | 里根 | 戈尔巴乔夫 | 世界 | 外交部 | 俄罗斯 | 普京 | 评论 | 拉夫罗夫 | 古特雷斯 | 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 | 德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