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经济学范式

中国经济学范式就是中华民族固有的天人合一思维方式所蕴含的对称逻辑、对称哲学萌芽运用到现代成熟的经济学中,形成主观与客观、思维与存在、经济主体与经济客体相对称的经济学范式,是通过中国经济学范式体现出来的人类一般经济学的范式。在全球化时代,中国经济学应是西方经济学合乎逻辑的发展,是对后者的相容和超越;中国经济学代替西方经济学成为人类经济学的主流,是通过空间交替展示时间之矢的人类经济思想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 [1-2]

由我国著名学者陈世清先生创立的《中国经济解释与重建》,就是第一个高度原创的中国经济学理论体系。《中国经济解释与重建》是以对称哲学、五度空间理论、复杂系统论为理论基础,吸收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的最新成果,通过对现有世界上经济学三大流派: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扬弃和微观经济学与宏观经济学的综合,建立起来的真正科学的中国经济学。 [1] [2]

就是中华民族固有的天人合一思维方式所蕴含的对称逻辑、对称哲学萌芽运用到现代成熟的经济学中,形成主观与客观、思维与存在、经济主体与经济客体相对称的经济学范式,是通过中国经济学范式体现出来的人类一般经济学的范式。

“范式”这个范畴虽然系科学哲学家库恩提出,但任何概念都要随着科学的发展而不断明确。在库恩那里,“范式”这个范畴存在许多概念模糊之处。我国著名学者陈世清认为,范式是学说的坐标,是开展科学研究、建立科学体系、运用科学思想的坐标、参照系与基本方式,科学体系的基本模式、基本结构与基本功能。科学范式后面是哲学范式。哲学范式与科学范式:前者制约后者,后者引领、展现前者。哲学范式决定科学范式,范式决定基础理论,基础理论决定具体理论,理论决定模型,模型决定模式。方法是理论的功能,和理论之间不是层次关系。虽然由于认识机制和利益机制的协整作用,在同一个范式基础上会产生学术观点基本相同、学术荣誉等既得利益和学术目标基本一致的“科学共同体”,对共同体外的学说和学者会产生“异体排斥”,但任何一门科学的真正进步,都最终要表现为范式的转换。不同的参照系之间的关系不是并列的,而是分属于不同的层次;以不同的参照系为背景建立起来的不同范式之间也不是并列的,而是不同层次、不同阶段之间的关系。能否做到主体性与科学性的统一,体现了科学范式的不同层次、发展的不同阶段。“范式”理论是我们把握不同学科、同一学科中不同学派的定位、相互关系、发展规律、发展趋向的钥匙。 [2] [1]

有特殊的经济学范式与一般的经济学范式。政治经济学范式,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范式、无产阶级的经济学范式、小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范式,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范式,斯密、李嘉图、马克思、马歇尔、科斯、哈耶克的经济学范式,西方经济学范式、中国经济学范式,是特殊的经济学范式;对称经济学范式、人类经济学范式是一般经济学范式。对称关系是宇宙的最深层本质,对称规律是社会的最根本规律,对称原理是科学的最基本原理。对称关系也是经济领域的本质。人类经济活动的任何一个方面、任何一个过程都存在着对称关系。其中,主体和客体的对称关系是基本的对称关系,企业的一切经营活动、社会的一切经济活动围绕着这个中心展开,经营和经济活动中的其它一切对称关系围绕着这个中心展开。所以一般经济学的范式就是对称的经济学范式。对称的经济学范式是形上与形下相对称的经济学范式。对称经济学范式后面是对称哲学范式。对称哲学是天人对称、人际和谐、与时俱进的哲学。对称哲学是包含自然、经济社会、意识领域在内的完整的哲学理论。以人类为参照系,经济是社会的核心,经济社会是自然、社会、意识三大领域的核心。建设对称的经济与和谐的社会,体现了对称经济学范式的实践功能。所谓人类一般经济学,是用对称的方法、五度空间的方法、系统论的方法,对人类经济活动中的各个因素与结构及其相互关系作逻辑的、历史的、现实的分析,从中揭示人类经济活动的一般规律的经济学。因此中国经济学范式就是通过特殊的经济学范式体现出来的一般的经济学范式。 [2]

中国经济学范式就是由中国人自己创立的,在理论基础、体系结构、核心价值、实践功能方面同现有的西方经济学各个流派有本质不同的具有高度原创性的新的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内核。中国经济学范式是用生产力发展代替GDP增长,用知识运营增长方式代替资本运营增长方式,用直接投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制代替间接投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制,用再生型经济发展模式代替配置型经济发展模式,用价值机制代替价格机制作为市场核心机制,用国民创新体系、国民创业体系代替国民产业化体系,用福利型国民经济系统代替货币型国民经济系统,用对称代替均衡、对策代替博弈作为经济主体的行为方式,用主客体对称的对称经济学代替主客体对立的西方主流经济学,既反映人类一般经济规律、又反映中国经济特殊规律,能有效解释中国经济现象、指导中国经济发展、成为中国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理论基础的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内在深层结构。在全球化时代,中国经济学应是西方经济学合乎逻辑的发展,是对后者的相容和超越;中国经济学代替西方经济学成为人类经济学的主流,是通过空间交替展示时间之矢的人类经济思想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 [2] [1]

人类经济思想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形成人类经济学范式发展的圆圈。

人类经济学范式发展的大圆圈有以下几个层面:

在思维方式层面:朴素整体论客体还原论主体还原论主客体对称整体论;

在理论核心层面:整体价值论客体价值论主体价值论主客体对称价值论;

在理论内容层面:整体形态论自由经济论国家干预论主客体对称结构论;

在理论形态层面:整体经济学交换经济学配置经济学主客体再生经济学;

在理论基础层面:客体均衡论客体供给论主体消费论主客体对称论;

在理论主体层面:人类朴素经济学资本政治经济学劳动政治经济学人类科学经济学;

在理论空间层面:古代中国经济学古典西方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当代中国经济学;

在理论层次层面:物质经济学知识经济学对称经济学;

在理论时间层面:传统经济学知识经济学对称经济学。 [2]

根据五度空间理论,空间与层次是时间的展开,空间上并列的不同经济学范式,体现了经济学范式的不同层次与时间发展的不同阶段,中国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横向交替,体现了人类经济学宏观层面的纵向发展;古代中国经济学古典西方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当代中国经济学是人类经济学发展的最大圆圈,人类经济学发展的其他层面的圆圈都必须首先放在这个圆圈中才能得到合理定位。古代中国经济学整体上属于人类经济学发展史的第一阶段,蕴含了人类经济学发展的全部萌芽。如果把古代中国经济学排除在人类经济学发展史之外,认为西方经济学才是人类经济学的源头,其结果就是把人类经济思想史的小圆圈变成中圆圈,中圆圈变成大圆圈,一方面不适当地人为提高了西方经济学在人类经济思想史中的地位和作用,把西方经济学看成经济学的标准模式、唯一模式,另一方面否认了当代中国经济学的合法性,以致不能正确把握人类经济思想的发展方向因为对称经济学就是当代中国经济学,对称经济学与当代中国经济学的契合是人类经济思想发展的必然结果。

在每个大圆圈中,有若干个中圆圈;在每个中圆圈中,又有若干个小圆圈:从亚当斯密经济自由主义到马克思主义,从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到新自由主义。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新自由主义盛行并占据主流是对旧计划体制的矫枉过正和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真空的趁虚而入,那么今天对新自由主义的整体否定和强调重新强化政府经济职能就既不是什么反对改革,也不是什么“走回头路”,而是退一步进两步建构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体系与实践模式只能遵循人类文明发展、经济学发展的普遍规律。在这个普遍规律中,小圆圈是中圆圈的浓缩,中圆圈是大圆圈的浓缩。浓缩不是等同,而是一环套一环的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在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中实现发展。如果说,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传统社会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两者的扬弃、综合、升华,那么,对称经济学就是通过对马克思主义的劳动政治经济学与资产阶级的资本政治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主义与新自由主义的无政府主义的相容与超越来实现。对称经济学完成了人类经济学发展的大圆圈对称经济学在当代中国这块土地上产生有逻辑与历史的必然性。因此,中国经济学范式应该既是特殊的经济学范式,又是一般的经济学范式。特殊的经济学范式和一般的经济学范式的结合、区域的经济学范式和人类整体的经济学范式的结合,是中国经济学范式的本质特征。

(以上内容摘自陈世清对称经济学丛书》,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112第2版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经济学 | 陈世清 | 中国经济解释与重建 | 对称哲学 | 五度空间理论 | 范式 | 对称经济学 | 对称经济学 | 陈世清 | 对称经济学丛书 | 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