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始于1979年,截止2012年共进行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是授予国内工艺美术创作者的国家级称号。最初将在工艺美术领域取得重大成就的人士命名为老艺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是根据《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对符合一定条件且长期从事工艺美术制作的人员,由国务院负责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工作的部门授予的称号。

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始于一九七九年。自一九九六年起评选停顿了九年。200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等九大部委举行第五届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活动,把工艺美术分成11类进行了评选。一九七九年以来,共授予四百四十三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中国艺术研究院、今日美术馆拟联合出版《工艺美术大师全集》,该丛书的研究对象为获得过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的、德艺双馨的工艺美术家。定位为“学术经典性、文献性、系统性、生动可读性”。出版宗旨是“存留大师档案,抢救珍惜技艺;呈现经典作品,传承民族瑰宝”。

1979年-1997年:从1979年首次举行其后每四年举行一届。截至1997年,共举行四届评选产生204位国家级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本时期评选由轻工业部领导。

1997年-2006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定工作被搁置。

2006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定工作重启。第五届评选产生161位国家级大师国家级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本时期评选由发改委领导。

2011年:根据国务院颁布的《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国务院令第217号)规定,经国务院批准,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文化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会同国家民委、民政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资委8个部委和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2个行业组织联合开展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本届评选共产生78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2013年5月15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经研究论证,国务院决定,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共计117项。其中,在被取消的评比达标表彰项目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不再由工信部“官办”,而交由行业协会评选。 [1]

在国内外享有声誉的,技艺精美,自成流派的符合下列条件并长期从事传统工艺美术制作的人员,经评审委员会评审,国务院负责传统工艺美术工作的部门可以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一)传统工艺美术品种分类是:工艺雕刻、工艺陶瓷、工艺印染、工艺织绣、工艺编结、工艺织毯、漆器工艺、工艺家具、金属工艺、首饰工艺、其他工艺,共十一大类。

(二)列入本届传统工艺美术大师评审的品种和技艺应符合以下条件:

1、具有百年以上的传承历史;

2、技艺精美,世代相传,自成风格;

3、以天然原材料为主,采用传统工艺和技术,作品主要以手工制作;

4、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

5、在国内外享有声誉。

(一)申报者应是上述传统工艺美术品类范围内直接从事设计并制作的人员,并同时具备以下条件:

1、爱国敬业,遵纪守法,德艺双馨,无不良信誉记录;

2、连续20年(含20年)以上从事传统工艺美术设计并制作的专业人员;

3、有丰富的创作经验和深厚的传统文化艺术修养,技艺全面而精美,创作出色且自成风格,艺术成就为业内所公认,在国内外享有声誉;

4、在传统工艺美术的传承、发掘、保护、发展、人才培养等方面有突出贡献;

5、省级人民政府或省级行业主管部门认定的工艺美术大师称号;未开展评定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的地方,应具有省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按照国家统一规定评定的高级工艺美术师职称。

(二)不符合上述第2项、第5项条件,但掌握独特技艺或绝技,或少数民族地区掌握濒临失传技艺的申报者,允许破格申报,但应从严掌握。

1979年,33人(排名不分先后)

杨士惠、王树森、夏长馨、金世权、杜炳臣、吴可男、陈占贵、张永寿、柳家奎、陆涵生、张涌涛、袁文蔚、谢杏生、俞樟根、刘传、陈嘉棠、林廷群、林如奎、李娥英、张德礼、翁荣标、王习三、周寿海、高婉玉、楼水明、郭功森、杨厚兴、王锡良、魏聿功、曲熙贵、戴清升、林智成、徐绍青

1988年,63人(排名不分先后)

高祥、卢进桥、王林、顾文霞、王金山、施明德、蔡健生、陆光正、周百琦、周宝庭、陈端钿、王殿太、房云璞、叶玉翠、黎仲畦、庄稼、张溢棠、秦锡麟、张松茂、刘金波、孙森、张同禄、李博生、蔚长海、毕尚斌、翟德寿、唐东全、王木东、任慧娴、黄永顺、顾景舟、朱子晖、周泉根、王尚达、叶润周、朱念慈、梁绍基、赵锡祥、王维蕴、王德伦、李克昌、黄淬锋、蒋再谱、梁礼华、陈钟鸣、吴球、赵国垣、彭永兴、查文生、李宗泽、阮文辉、李占文、夏吾才让、李临潘、张东才、杨光辉、刘富安、杨应修、梁树英、龚玉文、黎铿、萧海春、王仲元

1993年,64人(排名不分先后)

宋世义、郭石林、刘家福、顾永骏、汪寅仙、张心一、汪士伟、张爱廷、倪东方、林亨云、林学善、王恩怀、李 进、张广庆、王昭才、邓文科、周金秀、潘楚钜、曾 良、郝淑萍、何 鄂、杨世昌、冯道明、郭效儒、周道生、崔 洁、薛龙冠、米振雄、蒋 蓉、徐秀棠、吕尧臣、朱 枫、周巽先、殷濂君、周爱珍、蒋雪英、陈亚先、张 宇、张晓飞、喻湘涟、高公博、冯文土、许兴泰、吴川、王和举、黄时中、郑益坤、陈贻谟、冯乃藻、李凯云、刘宗凡、黄明章、常世琪、陈思碧、刘泽棉、廖洪标、梅文鼎、吴松龄、唐自强、王隆夫、傅周海、关宝琮、王少卿、薛生金

1997年,45人(排名不分先后)

崔学山、张汝财、金阿山、袁嘉骐、罗代奎、潘德月、王树文、王耀堂、张京羊、江春源、徐汉棠、周锦云、虞金顺、卢思立、冯久和、刘克唐、苏万祥、宋定国、刘爱云、德 庆、章永桐、李定甯、刘远长、戴荣华、张志平、戴嘉林、徐绍清、谭泉海、柳成荫、王南仙、赵如柏、李玉坤、吴初伟、嵇锡贵、徐朝兴、陈 克、王文瑛、张育贤、熊钢如、徐庆庚、黄松坚、李人、洛桑旺久、次仁平措、强巴格桑。

2006年,161人(排名不分先后)

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监,经140名专家费一年时间后选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共有161人获得本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另外254人获得全国优秀工艺美术创作奖。

汪天稳、卜范增、马进贵、双起翔、孔相卿、文乾刚、斗 尕、方文桃、毛正聪、王文定、王芝文、王坚义、王孝诚、王希伟、王怀俊、王祖伟、王祖光、王笃纯、王殿祥、邓 都、冯 杰、包英志、卢山义、卢光华、叶子贤、叶水云、宁勤征、龙从发、仵应文、刘 炳、刘 斌、刘 雍、刘立忠、刘守本、刘红宝、刘忠荣、刘林阁、刘静兰、朱炳仁、江再红、池家骏、汤春甫、西合道、何叔水、佘国平、余仰贤、余培锡、余福臻、启 加、吴怀旺、吴元全、吴元新、吴学宝、吴祖赞、吴锦华、吴德升、宋 菁、宋建国、张民辉、张玉英、张玉珍、张向东、张庆明、张明文、张明娟、张树珉、张铁山、张殿英、时金兰、更登达吉 、 、李 艳、李小聪、李文跃、李昌鸿、李春珂 、李继友、李菊生、李游宇、杨 志、杨玉榕、杨志忠、杨苏明、杨根连、肖剑波、苏清河、邰长庚、邰立平、邹立友、陈少芳、陈文增、陈水琴、陈扬龙、陈阿金、陈明伟、陈海龙、陈培臣、陈春发、单秀梅、周长兴、周百均、周金甫、周桂珍、孟树锋、拉巴次仁、林 飞、林元康、林发述、林汉立、林庆财、林邦栋、林福照、郑修钤、金 文、金全才、姜文斌、姜栓兰、柯愈、柳朝国、段国梁、胡 深、费保龄、钟连盛、饶晓晴、夏侯文、徐亚凤、柴慈继、格桑次旦、殷秀云、袁广如、袁洪滨、郭书荣、郭琳山、郭懋介、钱美华、顾绍培、高毅进、崔奇铭、梁中秀、梁端玉、阎仲雄、黄卖九、黄培中、龚道勇、傅作仁、储金霞、彭祖述、程淑美、虞定良、赖庆国、赖德全、路光荣、鲍志强、熊建新、蔡水况、谭湘光、滕 腾、潘泗生、潘柏林、薛春梅、霍铁辉、杨似玉、杨克全、季樟树、姚正华、孙元兵。

2012年,78人(排名不分先后)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国务院令第217号),经国务院批准,开展了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在各地推荐申报的基础上,经专家评审和领导小组审定,确定了78人为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白静宜、曹加勇、曹亚麟、曹志涛、陈礼忠、陈文斌、陈益晶、陈毅谦、崔 磊、邓友谱、冯宇平、付国顺、甘而可、辜柳希、何福礼、洪新华、黄丽娟、黄泉福、黄小明、焦宝林、柯逢荣、李得浓、李凤荣、李一新、李竹玲、利成世、梁佩阳、林观博、林仕元、刘嘉峰、刘同保、刘伟、柳建新、陆莲莲、吕 存、罗布占堆、罗 海、孟德芝、娘 本、邱 含、沈建元、沈新培、石 飚、田健桥、童永全、王笃芳、王光明、王国利、王 鹏、王树昌、王素花、翁耀祥、邬建美、吴海龙、谢华、邢伟中、熊声贵、徐经彬、杨国政、杨锐华、杨曙华、叶萌春、 殷炳君、殷俊廷、于雪涛、俞军、曾瑾、张爱光、张来喜、张绍斌、张铁城、赵国安、刁金奎、赵红育、赵建忠、 赵 敏、周洪星、郑国明、钟汝荣、周东正。

注:参评申报者中有两个赵敏,此名单中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赵敏。

2018年,87人(排名不分先后) [2]

寸发标、万紫 王一君、王经民、王冠军、王淑凝、毛国强、白耀华 包天伟、朱军成、任星航、刘比建、刘文斌、刘永森 刘廷山、刘红立、刘宝玮、刘静波、孙燕明、李先海 李志刚、李露、杨青、 杨莉、杨德全、连紫华 吴尧辉、吴鸣、邹英姿、汪明、沈国兴、张炳光 陈小甫、陈军、陈明良、陈烈汉、陈新华、林东 林霞、罗布斯达 罗利香、罗藏旦巴、季益顺、周云峰 周信兴、郑幼林、郑春辉、郑寒、宗者拉杰 孟玉松 项德胜、赵春明、胡兆雄、钟锦德、施德泉、姚建萍 贺兴文、袁新根、夏吾角、钱高潮、倪成玉、徐土龙 徐伟军、陶昌鹏、黄文寿、黄永平、黄志伟、黄克刚 黄宝庆、黄福华、曹永盛、麻双鸣、梁金凌、葛军 蒋国兴、蒋喜、程飞、 程美华、傅长敏、赖礼同 满建民、蔡泽荣、裴永中、阚凤祥、翟惠玲、樊军民 潘成松、潘惊石、潘启慧、薛晓东。 [3]

在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被认为最具权威的评定之一。“荣誉证书是盖国徽章,受到国家认可的。”但是它的评审工作也是一波三折,充满变数。

1979年第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审工作由三个部门担当,当时的中国轻工业部作为领导工作小组,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作为评审工作办公室,而评审委员会则是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从专家库中挑选专家组成。这样,在政府、专家和行业团体的密切配合下,每四年一次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不仅进行顺利,而且获得国家认可。截至1997年,四届评选共产生204位国家级“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1997年之后,国家机构变更,原来的轻工业部体制改革后变成轻工业局,轻工业局再经改革成为经贸委的一个部分,而国家经贸委撤销后归属到了发改委”。这样,在领导机构的变更下,“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定工作被搁置了长达十年之久,直到2006年重新启动,而此时,负责评定的领导部门转移到了发改委手中。和前四届相比,第五届的评定,发改委除了担当政府领导角色外,还将原来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负责的具体执行工作也一并揽了过来。有原先负责评选的协会工作人员抱怨道,政府一点不放权给行业协会,在让我们提交了一至四届的评审办法、工作经验总结以及分类专家顾问委员会等文案后,就将协会撇在一边自己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正是由于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工作脱离了行业协会的支持,使得初涉工艺美术领域的政府部门虽然有着专家团队的协助,但是没有行业协会从地方到省市金字塔式的系统支持,使得第五届的评选争议不断。 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向记者介绍说,“按照该评选的最初设想,一至四届评审的要素点是技艺,该评定的对象其实就是手工行业的艺人,是看你手里的活做得怎样。谁是全国做得最好的,谁就是国家级大师。因此院校的老师从来没有列在评审范围之内。然而,第五届的时候,161位国家级大师中,有三四位来自院校。”这位人士认为,院校教授走的是教育体系的技术职称序列,本来应该是一个高于“大师”的等级,他们在行业内具有理论指导、教育开发等职能,是应该对“大师”加以引导,而不是将自己“降级”和手工艺人争一个“大师”的头衔。但也有人认为,大学院校参加评选,除了主管部门定位偏差外,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是利益的挂钩,“一个大学教授做的一件工艺品,可能没有人知道,但是如果拥有一个大师名头,放在市场中就会增值。”由此也折射出市场对“大师”名头的盲目追捧,也是迫使院校教授将自己“降级”的一个主要原因。除了院校涉足大师评选引起业内的不满外,此次评选的161位国家级大师相对前四届的204位,个别显得名不副实。有人透露,此次评选掺杂了更多的“人情关系”,甚至传言“一些是上面领导特别关照过的”。因此,和前四届相比,“有些应该选上的没有选上,有些不应该选上的却进入名单。”仿佛只有业内明眼人才能一眼看出这161位国家级大师中到底哪些是真正具有含金量的。 有分析人士指出,要减少第五届大师评选工作的各种争议,政府应该放权给行业协会。这样,行业协会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自身的作用。“每个行业协会有一个蜘蛛网似的全国网络,因此对行业的人、事非常了解。同时行业协会也都会考虑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只要给它1个点的权利,它都能发挥到1.5甚至2个点。比如在紫砂、陶艺等领域常常出现的鉴定证书造假问题。如果行业协会被授权,那么它会想出很多办法来杜绝,比如运用防伪标识,二维防伪技术,甚至DNA技术。但是因为没有授权,因此这样做也是不合法的。” 但是,“比如地毯行业,行业协会要制定质量标准,国家不授权,不予认可,因此制定标准失去了意义,也是非法的。”由于在授权方面的弱势,使得一些行业协会甚至因为政府官员退休后还能到协会工作几年,而被称为“政府养老的地方”,该业内人士说,行业协会其实是一个连接政府和企业间的中间机构,最终应该和政府脱钩,和企业也要脱钩。协会又要考虑自身生存,因此有些协会就会和企业挂靠,这样势必会影响到很多工作的公正性。协会的可信度也将大打折扣。他说,只有政府给协会放权,才能彻底解决协会绑定在企业生存纽带中的尴尬状况,真正发挥协会的效能。 除了政府放权,评审机构的规范操作以及媒体监督也是促成评选结果公正的重要因素。

2011年,开展了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历经了一年多的“漫长”等待后,结果终于尘埃落定,最终确定入选的只有78人。消息人士透露,这份名单几经多方商讨、综合考量后“出炉”,客观地说,对于这样的结果,主办方的表现还是较为慎重与周到的。相当一部分业内认为,从名单中不难看出,主办方在此次评选的门类、地域分布以及少数民族地区的权衡上的确作了较为细致的考虑,而此次当选的大部分“新科”工艺美术大师们在各自所从事的领域当中基本能称得上实至名归。

作为全国工艺美术界几年一度的盛事,不可否认,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在抢救珍稀技艺,呈现经典作品,传承民族瑰宝等方面起了不小的推波助澜作用。特别是对于一些少为人知,社会对其重视度仍然不高,甚至濒危的门类,这种肯定更是被视为一种生存、发扬的动力。


相关文章推荐:
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 | 国务院 | 中国艺术研究院 | 今日美术馆 | 发改委 | 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 | 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 | 杨士惠 | 王树森 | 夏长馨 | 金世权 | 杜炳臣 | 吴可男 | 陈占贵 | 张永寿 | 柳家奎 | 陆涵生 | 张涌涛 | 袁文蔚 | 谢杏生 | 俞樟根 | 刘传 | 陈嘉棠 | 林廷群 | 林如奎 | 李娥英 | 张德礼 | 翁荣标 | 王习三 | 周寿海 | 高婉玉 | 楼水明 | 郭功森 | 杨厚兴 | 王锡良 | 魏聿功 | 曲熙贵 | 戴清升 | 林智成 | 徐绍青 | 高祥 | 卢进桥 | 王林 | 顾文霞 | 王金山 | 施明德 | 蔡健生 | 陆光正 | 周百琦 | 周宝庭 | 陈端钿 | 王殿太 | 房云璞 | 叶玉翠 | 黎仲畦 | 庄稼 | 张溢棠 | 秦锡麟 | 张松茂 | 刘金波 | 孙森 | 张同禄 | 李博生 | 蔚长海 | 毕尚斌 | 翟德寿 | 唐东全 | 王木东 | 任慧娴 | 黄永顺 | 顾景舟 | 朱子晖 | 周泉根 | 王尚达 | 叶润周 | 朱念慈 | 梁绍基 | 赵锡祥 | 王德伦 | 李克昌 | 黄淬锋 | 蒋再谱 | 梁礼华 | 陈钟鸣 | 吴球 | 彭永兴 | 查文生 | 李宗泽 | 阮文辉 | 李占文 | 夏吾才让 | 李临潘 | 张东才 | 杨光辉 | 刘富安 | 杨应修 | 梁树英 | 龚玉文 | 黎铿 | 萧海春 | 王仲元 | 郭石林 | 汪寅仙 | 张爱廷 | 林亨云 | 王恩怀 | 王昭才 | 周金秀 | 郝淑萍 | 冯道明 | 周道生 | 米振雄 | 吕尧臣 | 周巽先 | 周爱珍 | 陈亚先 | 张晓飞 | 高公博 | 冯文土 | 许兴泰 | 吴川 | 王和举 | 黄时中 | 陈贻谟 | 刘宗凡 | 常世琪 | 廖洪标 | 吴松龄 | 傅周海 | 王少卿 | 崔学山 | 袁嘉骐 | 潘德月 | 王树文 | 张京羊 | 周锦云 | 卢思立 | 苏万祥 | 刘爱云 | 章永桐 | 刘远长 | 张志平 | 徐绍清 | 柳成荫 | 赵如柏 | 嵇锡贵 | 王文瑛 | 徐庆庚 | 李人 | 次仁平措 | 汪天稳 | 马进贵 | 孔相卿 | 方文桃 | 毛正聪 | 王芝文 | 王孝诚 | 王祖伟 | 王笃纯 | 卢光华 | 宁勤征 | 刘立忠 | 刘红宝 | 刘林阁 | 朱炳仁 | 池家骏 | 何叔水 | 余仰贤 | 吴元全 | 吴学宝 | 吴德升 | 宋建国 | 张玉英 | 张向东 | 张明文 | 张树珉 | 张殿英 | 李小聪 | 李昌鸿 | 李继友 | 李游宇 | 杨玉榕 | 杨苏明 | 苏清河 | 邰立平 | 陈少芳 | 陈水琴 | 陈阿金 | 陈海龙 | 单秀梅 | 周百均 | 周桂珍 | 拉巴次仁 | 林元康 | 林汉立 | 林邦栋 | 郑修钤 | 姜栓兰 | 段国梁 | 饶晓晴 | 徐亚凤 | 袁广如 | 郭琳山 | 钱美华 | 高毅进 | 梁中秀 | 阎仲雄 | 黄卖九 | 黄培中 | 龚道勇 | 傅作仁 | 储金霞 | 彭祖述 | 虞定良 | 赖德全 | 熊建新 | 谭湘光 | 潘柏林 | 霍铁辉 | 杨克全 | 曹加勇 | 陈礼忠 | 陈毅谦 | 黄丽娟 | 黄小明 | 李一新 | 刘伟 | 柳建新 | 孟德芝 | 王国利 | 谢华 | 徐经彬 | 曾瑾 | 钟汝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