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婚礼

中国婚礼,是中国有文献记载以来的中国式婚礼,婚礼《礼记昏义》里面记载为“昏礼” 。属于汉族传统文化精粹之一,是华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人认为黄昏是吉时,所以会在黄昏行娶妻之礼;基于此原因,夫传统中式婚服(明制)妻结合的礼仪称为“昏礼”。昏礼在五礼之中属嘉礼,是继男子的冠礼或女子的笄礼之后的人生第二个里程碑。

古人对婚礼和婚姻十分重视,认为它对上以事奉宗庙祖先,对下以继承后世,即延续香火,繁殖后代,因此君子十分重视它。古代婚礼中许多繁文缛节就是为了突出婚礼的庄敬隆重,以强调婚礼的重要。此礼之大体也。

《礼记昏义》记载,“父亲醮子,而命之迎,男先于女也。子承命以迎,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婿执入,揖让升堂,再拜奠,盖亲受之于父母也。降出,御妇车,而婿授绥,御轮三周,先俟于门外。妇至,婿揖妇以入,共牢而食,合卺而,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意思古人结婚,传宗接代,所以大家都很看重。所以使用六种礼仪,就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

据《礼记.昏义》记载:“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男子重之,是以昏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主人几于门外,入揖让而升,听命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入揖让而升,听命于庙,所以敬慎重正昏礼也。……故曰昏礼者,礼之本也。”

而所谓的六礼,据仪礼的记载,分别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据说六礼是创于周朝的,有学者认为周文王时代已有六礼,不过亦有人不从六礼。

汉平帝元始三年,刘歆等杂定婚礼,四辅公卿大夫传千朗史家属可行亲迎,次年立皇后亦纳采、卜吉。 魏晋南北朝时,皇太子娶太子妃的婚礼都没有请迎,自东汉到东晋时很多时都不依六礼成婚。

唐代以后,皇太子开始请迎,而亲王的婚礼都会依随六礼。后来暨“问名”于“纳采”和“请期”于“纳成”;是故虽然概念上还是依六礼而行,实际上只有“纳采”、“纳吉”、“纳征”和“亲迎”四礼。而朱子家礼更将“纳吉”和“纳征”合为一礼,所以只有三礼。

明朝洪武元年时,方以朱子家礼为标准制定婚礼。

清朝时,据通礼记载,汉官自七品以上共有九礼,但都拼入了成妇成婿之礼,而古代的六礼亦只余下“议婚”、“纳采”、“纳币”、“请期”与“请迎”五礼。其他士、庶人结婚都比较简单,而民间的婚礼一般都会依朱子家法进行。

旧时汉族婚姻礼仪有“三书六礼”。

“三书”指在“六礼”过程中所用的文书,包括聘书、礼书和迎书。

“六礼”是指由求婚至完婚的整个结婚过程。“六礼”即六个礼法是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

这些礼仪又分成了三个阶段:婚前礼仪、正婚礼仪、婚后礼仪。

婚前礼仪,指迎亲之前所需要的礼仪,按照礼制的流程,三书:聘书、礼书、迎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之后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就是准备婚服,最后才是迎亲。

聘书

聘书是订婚用的书,于“纳吉”时男家交给女家。

礼书

礼书是“纳征”时使用的书,礼书内会详细列明礼物种类及数量。

迎书

顾名思义,迎亲书即迎娶新娘时的书,即在“亲迎”时使用。

纳采

婚礼“六礼”之一,纳采是古代汉族婚姻风俗。流行于中国许多地区。“六礼”中的第一礼。男方欲与女方结亲,男家遣媒妁往女家提亲,送礼求婚。得到应允后,再请媒妁正式向女家纳“采择之礼”。初议后,若女方有意,则男方派媒人正式向女家求婚,并携带一定礼物,故称。古纳采礼的礼物只用雁。纳采是全部婚姻程序的开始。后世纳采仪式基本循周制,而礼物另有规定。出自《仪礼士昏礼》:“昏礼,下达纳采。用雁。”郑玄注:“将欲与彼合婚姻,必先使媒氏,下通其言,女氏许之,乃后使人纳其采择之。”其礼物用雁。

问名

古代中国婚礼“六礼”之二,又曰:“问名:问名者,将归卜其吉凶。”《礼记方氏注》也说:“问名者,问女生之母氏也。”问名时,用雁为贽见的礼物。《白虎通》卷四《嫁娶》曰:“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以雁贽。纳征曰玄,故不用雁贽。”[2]

纳吉

古代中国婚礼“六礼”之三,是男方问名、合八字后,将卜婚的吉兆通知女方,并送礼表示要订婚的礼仪。

纳征

古代中国婚礼“六礼”之四,古代汉族婚姻风俗,流行于中国许多地区。即男家纳吉往女家送聘礼。《礼记士昏礼》孔颖达疏:“纳征者,纳聘财也。征,成也。先纳聘财而后婚成。”经此仪礼婚约完全成立。

请期

古代中国婚礼“六礼”之五,俗称送日头或称提日,即由男家择定结婚佳期,用红笺书写男女生庚(请期礼书),由媒妁携往女家,和女家主人商量迎娶的日期。

迎亲

《礼记昏义》记载,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后,就可以开始迎亲了,把新娘迎接到宗祠大唐,由司仪主持开始拜堂成亲了。

婚礼“六礼”之六,迎亲,又叫“迎娶”、“娶媳妇”,等于“六礼”中的“亲迎”。起源于周代。迎亲迎娶,通常是由新郎亲自到女方家迎娶新娘,但在忻州、吕梁的一些地方,也有媒人或小叔子带领迎亲队伍前往迎娶,而新郎在家坐候的。迎亲之日,“望娘盘”担先行。望娘盘必有一只鹅,鹅缘出古时以雁向女方正式求婚,因雁的配偶终身专一,象征婚姻坚贞和谐。后世以鹅代雁。

在亲迎这一天,新郎亲领鼓乐队、仪仗队及彩车去女方家,沿途吹吹打打。女家则用三升粟填臼,席一张覆井,三斤塞窗,箭三枝置户上以驱鬼避邪。新娘在上彩车前在自己闺房里打扮一番,这时有催妆和催妆诗,一般由新郎自己唱,也可由宾客代劳。当时有催妆诗:“传闻烛下调红粉,明镜台前别作春。不须面上浑妆却,留着双眉待画人”;“昔年将去玉京游,第一仙人许壮头,今日幸为秦晋会,早教鸾凤下妆楼”。有的在催妆诗唱完后,要念一篇障车文。新娘出闺房后须跨马鞍,以表示家人祝她去婆家的路上一路平安,顺利到达男家。迎亲队伍走到半路上要举行障车,送亲的人和迎亲的人在一起饮酒取乐,拦车要财。

《礼记昏义》记载,父亲醮子,而命之迎,男先于女也。子承命以迎,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婿执入,揖让升堂,再拜奠,盖亲受之于父母也。降出,御妇车,而婿授绥,御轮三周,先俟于门外。妇至,婿揖妇以入,共牢而食,合卺而,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

沃盥礼

指新人入席前的洁手洁面。汉族传统礼仪非常强调洁净的意识。周制的沃盥礼节是用和洗配套使用。

沃的意思是浇水,盥的意思是洗手洗脸,“奉沃盥”是中国古代在祭祀典礼之前的重要礼仪。西周晚期以后,盘虽仍与相配使用,但更多地与一种称作、形似葫芦瓢的铜器相配套。

却扇礼

唐朝婚礼中,新娘始终用扇面遮面,即使新郎挑开红盖头,扇面也未撤去,必须要用新郎的才华做却扇诗来打动新娘,才可看到新娘容貌。唐朝是一个诗意的朝代,这种诗意也浸透到了唐代婚礼中。唐朝婚礼服装极尽奢华,有音乐歌舞烘托气氛,最大特点还在于,诗歌贯穿了整个婚礼过程。“古人以扇遮面,以表羞怯。”新人入场时,新娘始终手执团扇,新郎须向新娘行礼,做却扇诗,以表诚意,请其却扇。新娘看到新郎的郑重后,便将手中团扇递与伴娘。

同牢礼

“同牢”是指新婚夫妇共食同一牲畜之肉,夫妻对坐,由侍者各夹一片肉到夫妇二人碗中,相互行李后进食。“牢”,是古代祭祀用的东西,用牛、猪、羊三样的叫“太牢”,仅用猪羊两样的叫“少牢”。同牢的意思就是新郎新娘同吃一份肉,以表示共同生活的开始。也可用盘盛白饭、青菜、腊肉。同牢礼也是婚礼中最具有社会意义的环节,是每对新婚夫妇行婚礼时必不可少的仪式。

合卺礼

合卺礼是交杯酒的前身,与同牢礼一样都是从周制婚礼开始的。合卺礼与同牢礼一样,都是从周制婚礼便有的,它其实是交杯酒的前身。早期合卺礼的操作方式是把一只匏瓜(类似葫芦)从中间划开,斟酒,夫妻各饮一半,随后交换再一饮而尽。饮完合匏酒后,把匏瓜合起来用红线系好,表示夫妇一体永不分离。现代多用葫芦或酒杯代替匏瓜。

结发礼

解缨、结发其实是两个礼,新郎解下新娘头上的许婚之缨,男女双方互相剪下对方的少许头发,挽成“合髻”,放入锦囊,交由新娘保存起来,丝缕绾扣,永结同好。

礼成

所有礼仪流程结束后,新郎新娘又对拜一次,然后坐上床,男右女左,此时一大群妇女开始撒金钱,称为“撒帐”。所撒钱一般为六铢钱,上面刻有“长命富贵”字样,每十文缚条彩条,至此,婚礼宣告结束。以上仪式完成之后,由赞者告天,礼成。

新娘到了新郎家后,父母以下的人都要从小门出去,再从大门回来,其意是要踏新娘的足迹。新娘进门后,先拜猪枳和炉灶,再拜天神地诋、列祖列宗,然后夫妻交拜。在唐代,新妇不仅要拜公婆和丈夫的尊长,而且还要拜观礼的宾客,称为“拜客”。新娘三日庙见之后,才开始“执妇工”,其第一件工作就是入厨房,操烹饪之事以孝敬父母。

在拜堂结束以后,就有闹洞房,唐代称之为“戏妇”,然后新婚夫妻进入新房(新郎是倒着走进新房的)共饮合欢酒,后世称“交杯酒”,含有双方敬爱,同体为一的意思,当时称为“合卺”。

婚礼礼仪中,入洞房之后,还有若干注意事项。

其一,却扇,古时,新妇多用扇遮脸,需待交拜后去之。唐代妇女结婚常用纨扇和折扇两种,故洞房定情,古语美称为“却扇”。 和前面说过的催妆诗一样,男方也要做却扇诗。

其二,合髻,也称作“结发”,象征夫妻和睦,永结同心。秦汉时的“结发”,就是新郎亲手解去新娘在娘家时所结的许婚之缨,即系头发的彩带,重新梳理头发后再为之系上。隋唐以后的“结发”,是男女双方各剪下少许头发,挽成“合髻”,一般都是马上交给新娘保存起来。


相关文章推荐:
| 礼记昏义 | 嘉礼 | 冠礼 | 笄礼 | 礼记昏义 | 纳采 | 问名 | 纳吉 | 纳征 | 请期 | 迎亲 | 朱子 | 三书六礼 | 聘书 | 礼书 | 迎书 | 求婚 | 纳采 | 问名 | 纳吉 | 纳征 | 请期 | 亲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