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同妻家园

2011年创办的“中国同妻家园”网,是国内最大同妻网站。网站是粉色界面,“同妻交流”“法律交流”“心理咨询”等栏目分列。同妻,是男同性恋者的妻子。因为丈夫的性取向,她们大多遭遇忽视、冷漠、第三者、家庭暴力。她们是被一个弱势群体伤害的更弱势者。

同妻家园是一个独立的草根组织,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同妻家园官方微博:同妻家园。

2011年创办的“中国同妻家园” [1] 网,是国内最大同妻网站。网站是粉色界面,“同妻交流”“法律交流”“心理咨询”等栏目分列。同妻,是男同性恋者的妻子。因为丈夫的性取向,她们大多遭遇忽视、冷漠、第三者、家庭暴力。她们是被一个弱势群体伤害的更弱势者。

同妻家园是一个独立的草根组织,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同妻家园官方微博:同妻家园。

同妻止于我


  1.合适合理的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同妻群体,从而防止更多同妻的诞生;
  2.为不明自己是否为“同妻”身份的女性答疑解惑;
  3.为已婚同妻提供心理咨询与安慰;
  4.为寻求离异的同妻提供法律支持;
  5.帮助同妻摆脱婚姻阴影。

2009年3月27日至28日,在山东青岛召开了中国首届同妻会,为同妻家园的成立奠定基础;

2011年7月,“中国同妻家园”公益网站及论坛正式开放;

2012年6月,“中国同妻家园”因诈骗门而被迫关闭;

2012年12月,家园由新的团队接手管理,并正式更名为“同妻家园”;


  同妻之间以及同妻与志愿者之间的相互交流,目的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同妻这个群体,也让同妻在这个平台上使压抑的感情得以释放,寻求心灵上的安慰。下设同妻故事专栏,集中整理收集已婚,离异,再婚的同妻故事。


  主要为寻求离异的同妻提供法律帮助。由于国家对同性婚姻没有法律上的规定,所以同妻离婚成为一大司法难题。同妻家园法律交流版块主要是帮助同妻从其他法律角度考虑离婚问题。


  同妻是个饱受苦难的群体,心灵上大都遭受严重的伤害,同性恋丈夫的欺骗,又难以启齿的原因,心理上往往难以承受。2012年,成都同妻自杀事件更是一个突出的表现。同妻家园心理咨询版块就是要帮助同妻走出心理阴影。

同性恋NGO组织发出的一封《51名同妻和同妻关注者的公开信》中称,2011年7月,陕西省高陵县泾渭镇某部门的公务员姚丽芬(已与同性恋丈夫离异),开始运营“中国同妻家园”网站。陕西男子安耀以姚丽芬男友的身份参与网站工作与活动,并通过5个途径“敛财”。

公开信透露,这些途径包括是对新申请加入同妻交流群者,收取每人1000元的“保证金”。其次,对申请加入同妻交流群的志愿者,收取每人2000元“诚信保证金”,并提供免费出国培训机会等(从未实现)。

此外,该网站还向同妻推销“专业心理咨询”,每月收费150元。不过,缴费的同妻在付费后的半年当中,实际上从未得到任何专业的心理咨询。第四点,则是向同妻推销帮助解决离婚等服务,比如帮助迫使丈夫同意离婚、帮助获得孩子抚养权、房屋产权等。初始收费3000至6500元不等,以服务持续开展追加索费,最多达数万元。但收费后,只有所谓“调研”、“约见”,而并无任何实质性帮助。

网站还以无资金运营为由,推出募捐救网站及“德州扑克”的投资产品。前者以纯公益募捐形式,后者则以投资帮助经营为由,骗取同妻50到20000元不等。募捐账目从未公开去向,投资合同也未兑现。

公开信要求姚丽芬、安耀尽快退还他们收取的款项,并将网站关闭。

姚丽芬称,5名警察来到她的单位了解情况。“我当着单位一把手和警察的面,谈了安耀私自以我的名义在网站上进行一些不适当行为,并导致近10名同妻经济受损的事……我的确事先未参与此事”。

姚丽芬还称,安耀随后喝了敌敌畏被送至医院抢救后失踪。回信透露,安耀称“所有募捐以及你们说的骗人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与姚丽芬无关”。陕西唐城医院急诊科的工作人员称确有一名叫安耀的人喝了敌敌畏后送到该院抢救。

也有志愿者被骗。同妻群的志愿者虞紫豪表示,很多同妻碍于身份不敢站出来,有的选择起诉。他个人被骗两万元,现已报案。同性恋NGO负责人阿强表示,此次同妻被骗总额据不完全统计达到9万多元。

经过同妻家园诈骗门风波,同妻家园被迫关闭。时隔半年,于2012年12月成立新的家园管理团队,网站已重开,并承诺将致力做好公益性网站。另外对于各大媒体关于同妻家园诈骗事件,家园也将会组织力量调查清楚。 [2]


相关文章推荐:
同妻 | 同性恋 | 同妻 | 同性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