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

2014年09月11日从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正式更名为“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7月23日,中国铁塔发售约431.15亿H股,集资最多约681亿港元。 [1] 8月8日,中国铁塔开始交易,计划净融资534亿港元。 [2]

2005年7月,当时的中国信息产业部发出通知,要求相关企业本着有效利用、节约资源、技术可行、合理负担的原则,实现电信管道、电信杆路、通信铁塔等电信设施的共用。已建成的电信管道、电信杆路、通信铁塔等电信设施的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当将空余资源以出租、出售或资源互换等方式向有需求的其他电信业务经营者开放。

2008年8月27日,中国国家审计署的一份工作报告显示,2002年至2006年,中国移动、电信、联通、网通、铁通5家企业累计投入11235亿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重复投资问题突出,网络资源利用率普遍偏低,通信光缆利用率仅为1/3左右。运营商之间资源共享的呼声随之而起。

2010年-2013年间,工信部和国资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意见》,提出该年度共建共享考核的各项要求和具体考核指标。没完成指标的,则由国资委给以相应的业绩考核扣分处理。

2014年3月26日,由国资委牵头,会同工信部,组织三大运营商召开过一次协调会。会议研究讨论了铁塔公司组建涉及的重要问题,明确设立铁塔公司协调组和筹备组。其中,协调组负责协调公司组建中的重大事项,筹备组负责具体的公司组建工作。

2014年4月30日,工信部相关司局负责人证实,三家基础电信企业正在研究共同组建一家“通信设施公司”,负责统筹建设通信铁塔设施,进一步提高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水平。该负责人称,“基础电信企业的这种探索有利于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也有利于降低行业的建设成本,最终惠及广大电信用户。”

“国家基站公司”将成立的消息引发股市上相关股票出现大幅波动。在香港上市的中国联通(3.18, 0.11, 3.58%)H股大涨5.87%,中国电信也大涨3.11%,中国移动则上涨不大。原因是一旦“国家基站公司”成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将能以很少的成本快速布置4G基站,进而能集中精力发展新业务。 [4]

2014年7月11日,铁塔公司终于落地。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共同签署了《发起人协议》,分别出资40.0亿元人民币、30.1亿元人民币和29.9亿元人民币,在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中各持有40.0%、30.1%和29.9%的股权。 [5]

2014年7月15日,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00亿元,中国移动副总裁刘爱力出任铁塔公司董事长,中国联通副总裁佟吉禄出任总经理,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张继平出任监事长。

中国通信设施服务有限公司的成立有利于减少电信行业内铁塔以及相关基础设施的重复建设,提高行业投资效率,进一步提高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水平,缓解企业选址难的问题,增强企业集约型发展的内生动力,从机制上进一步促进节约资源和环境保护。同时有利于降低中国移动的总体投资规模,有效盘活资产,节省资本开支,优化现金使用,聚焦核心业务运营,提升市场竞争能力,加快转型升级。 [5]

2014年 9月3日消息,继省公司总经理选聘结束后,铁塔公司又开始启动省公司副总选聘,由三大运营商根据内部报名情况推荐候选人,省公司副总与正职不能来自同一运营商。 [6]

2014年09月11日从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正式更名为“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 [7]

2014年11月5日,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获悉,铁塔公司已全部完成地市分公司和31个省级分公司部门负责人的选聘工作,已聘共计842人,均来自三大电信运营商。至此,铁塔公司基本完成从总部到省、市三级公司的组建。 [8]

2014年11月18,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成立。 [9]

2018年7月23日,中国铁塔发售约431.15亿H股,集资最多约681亿港元,上市时间为8月8日。 [1]

2018年8月8日,中国铁塔开始交易,计划净融资534亿港元。 [2] 交易首日,以1.260港元/股开盘,以1.260港元/股收盘,涨幅0%。 [10]

铁塔建设、维护、运营;基站机房、电源、空调配套设施和室内分布系统的建设、维护、运营及基站设备的维护。

在定价上,铁塔公司会采取“三低一保”策略,即铁塔公司价格租赁低于国际同类公司,低于当下市场公共价格,低于三家互联互通、共建共享的价格,但要保证能够覆盖成本。 [11]

2014年8月19日,铁塔公司二级机构(省公司)构架方案确定完毕,将采取7部+2中心的模式,将设立7个大部门,分别是综合部、客服部、建设维护部、人力部、财务部、采购部、审计部。

7大部门实行集中管理,并在财务、人力资源管理、物资采购、IT支撑方面实行集中,实行扁平化管理。铁塔公司将在31个省市建立分公司,地市公司设分公司或办事处。 [12]

截止2014年8月,铁塔公司31位省分公司总经理选聘已结束,人员主要来自三大运营商及部分省通信管理局,其中中国移动10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各9位,还有3位来自省通信管理局。

总经理来自中国移动的省级分公司分别为:内蒙古、浙江、贵州、云南、河南、四川、江西、西藏、青海、新疆;来自中国联通的省份是:北京、河北、山西、黑龙江、上海、福建、山东、湖北、广东;来自中国电信的省份是:天津、辽宁、江苏、安徽、广西、海南、陕西、甘肃、宁夏;来自通信管理局的省份是:吉林、湖南和重庆。

下一步铁塔公司将启动各省分公司副总经理的选聘,以及各省分公司部门经理和地市公司总经理的选聘。与此同时,铁塔公司已经组织力量,着手设计公司运营的体制机制,编制年内工作计划,以便确保年内具备新建铁塔的能力并做好接受三家运营商存量铁塔的准备。 [13]

“国家准备把充电桩的任务交给中国铁塔经营,通信业既要改革也要发展嘛!”去年9月北京通信展期间,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听取了中国铁塔总经理佟吉禄汇报后说了这番话。从此,铁塔公司和充电桩的关系就变得紧密起来。目前,铁塔公司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和江苏的个别地市开始了建设充电桩的尝试,如在北京已建成41处,开通了21处。

不过对于整体负债率超过50%,存在巨大资金缺口的铁塔公司来说,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上市。在上市之前,铁塔公司不会大范围建设充电桩,除非找到成熟且可快速盈利的商业模式。

“没桩、没地、没电”的充电桩试验

对于铁塔公司来说,充电桩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在没有思考清楚“基站铁塔能不能和充电桩结合”这个问题之前,铁塔公司的优势并不能凸显。用铁塔公司内部员工的话来说:“桩不是我们的,地不是我们的,电不是我们的。” 铁塔公司整合产业链尚需一段时间。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政策研究室主任何继江曾在接受《IT时报》采访时说道,铁塔公司可以利用基站的储能来做光伏充电站,优化资源配置,尤其是在郊区的高速公路上,可以更好地解决充电问题。

但是,这个结合点已经被国家电网占得先机。今年2月国家电网在其官网发布,八条高速公路的快充网络已经开始上线运营,充电站全部设置在沿线服务区内,京沪高速上就有31个服务区设置了充电站,沈海高速设置了46个。

据央视网等媒体报道,对于2016年充电桩市场的布局,国家电网将在已经建成“两纵两横一环”高速公路城际快充网络的基础上,建设“七纵四横两网格”高速公路快速充电网络。总体来说,国家电网在充电桩建设,尤其是在高速公路充电站覆盖方面,比其他对手更有资源和实力。

而且,在短期内建成光伏充电站有一定的技术门槛。“这项工作并不是在现有资源上的简单叠加,设备要另外供给,充电桩所要求的电压等条件与基站也不同,所以目前尚处于试验探索阶段。”铁塔公司总部的一名人士对记者表示。

“对于我们来说,也许一个结合点可以尝试,我们经常需要和开发商、物业方进行合作,积累了一部分的场地资源。”上海铁塔公司的工作人员说道。但这种尝试并不容易,从租赁一个机房做室内分布系统,到租赁更大面积的停车空间做充电桩,和物业方谈判的难度大为增加。

门槛低盈利却难

充电桩行业虽然门槛较低,但是想要赚钱却很难。对铁塔公司来说,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是需要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

上海是铁塔公司试点充电桩建设的城市之一,据《IT时报》记者了解,他们正在与嘉定汽车城展开合作,由上海铁塔负责寻址建设充电桩,然后由汽车城来租用。目前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在大型商超附近建设充电桩。接下来,上海铁塔想要拓展高档小区、人流较为密集的商务区和超市等区域以及景区、会展中心等。“新建的虹桥商务中心、上海迪士尼度假区都是我们的契机。”上海铁塔的工作人员透露。

建基站和建充电桩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难在与物业打交道。建基站时,铁塔公司常常被辐射的理由拒之门外,或者收取高昂的进场费。建充电桩时,铁塔公司则会被物业以“不安全、电容不够”等理由拒之门外。

“如果你开出充电服务费对半开的条件,也许物业会允许你进入。但是时间一长,充电频次又低的话,物业每天只能拿到10块钱左右的分成,达不到停车位的收益不说,还不足以支付维护的人工成本,所以需要找到双赢的盈利模式。”富电科技董事长庞雷对《IT时报》记者说道。

到目前为止,富电科技是唯一一家对外宣称已经盈利的充电桩运营企业。在庞雷看来,充电桩盈利的关键点有三个:有没有人充电,充电快不快,充电之外还有没有增值服务。在建设充电桩之前,都要有专家组评估选址和商业模式,赚不到钱就不做。设备在采购时也不能一味压低成本,否则带来的后果是维护成本反而更高。

除了服务品质之外,他们也尝试做一些有趣的场景。当你将车停在充电站充电时,你可以在这里购物,戴上VR眼镜看一场汽车电影,也加入了租车等衍生服务。

“铁塔模式”可以复制到充电桩?

充电桩虽然是新兴行业,但是鱼龙混杂的现象已经出现。“一些地方招标时,一些投标者的报价只有行业平均报价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我不知道这些企业中标后如何维持充电桩的正常运营。”青岛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总裁崔群指出行业内的混乱状况。

也许,铁塔模式的“标准化、规模化、一体化”是充电桩行业可以借鉴的。

铁塔公司建设了自己的在线商务平台,一线区域经理在平台商可以透明、高效率地进行互联网采购。还有,基站和充电桩的建设都会遇到与物业难协调、进场费高等问题,相对来说铁塔公司在处理这方面难题时已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有比较有效的做法。虽然现在充电桩离重复建设还很遥远,但未雨绸缪才是最佳处理方法。

另外在国家统一了充电接口标准后,充电桩的支付系统也需要进一步统一。在统一的前提下,充电桩运营商需拿出成熟的商业模式,比如通过将Wi-Fi、4G、充电等功能都集合到路灯中实现资源共享。 [14]

业界提出“网业分离”的主要原因:

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重复建设问题:

三大运营商各自建网,而理论上点对点的通信问题只需要一张“可靠的”网络,这么看来三张网的确是有点浪费。而且建设三张网会对稀缺的站点资源、土地资源造成挤占,导致道路反复开挖、基站布点密集、难以达到最优布点等问题。

第二个原因是所谓的“防止垄断”:

三大运营商垄断了网络资源,其会根据自身的目标和利益来遏制或推动市场需求。而网业分离、建立国家基站公司后,就可以专注于网络建设,发挥规模效应以向全社会提供“合理”的通信资源租赁价格,并倒逼运营商在业务层面进行更彻底的改革来参与电信业的竞争。

第三个原因是统一制式:

众所周知工信部一直力推TD,不惜采用各种非对称管制甚至行政干预来推行TD,然而联通和电信心知肚明搞TD,这不是往火坑里跳么?没有了网络优势,怎么和移动干架?导致TD从3G时代起就一直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和发展。而网业分离后,国家基站公司可以统一建设一张单一制式的网络,既有利于国家安全、技术推广、壮大产业链,又能够避免建两种制式造成的“资源浪费”。

第四个原因是提高通信覆盖:

鉴于某些地区(偏远山区、农村等)的高建设成本和低消费能力,运营商通常不愿意在这些地区建网,使得这些地区的消费者无法享受高质量的通信服务。而由专业的基站公司统一规划布局,把基础通信建设变成一项“公共服务”,理论上有利于解决通信覆盖问题。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认为,如果“国家基站公司”的运营范围仅限于铁塔、杆路,基站公司提供足够的可租用设备,由政府制定管制价格,问题不大。如果把天线、馈线、控制以及传输等都包括进这个基站公司,那么将带来新的垄断,并产生新的寻租问题。

业内观察家马继华则认为,“国家基站公司”实质是指“铁塔公司”,专门负责建设站址基础设施,包括铁塔、铁杆、电源、管路、杆路的建设和出租,并非是将基站中所有的网络设备均交到其手中。当铁塔等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后,运营商只需将自己的天线设备等放入即可。因此,这家公司与运营商的重组无关,只是施工队的管理变革而已。

刘爱力,“为避免‘铁塔公司’形成新的垄断,未来铁塔的租赁价格将低于国际同类可比公司,低于当下市场价格,低于三家运营商共建共享铁塔价格,但要保证能够覆盖成本”。 [4]

中国铁塔相关负责人介绍,三大运营商共同出资成立“中国通信设备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来,先后完成了核心人事招聘等主要组建过程。

业内人士分析,更名后的“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将会更加突出主业,避免了一些概念混淆,将与三大运营商网络建设规划部门和中通服有明显区分。 [7]


相关文章推荐:
北京 | 通信 | 股份有限公司 | 佟吉禄 | 佟吉禄 | 国家审计署 | 中国移动 | 电信 | 联通 | 网通 | 铁通 | 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移动 | 刘爱力 | 中国联通 | 佟吉禄 | 中国电信 | 张继平 | 监事长 | 迪士尼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