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华海员工业联合总会

中华海员工业联合总会成立后不久,便开始组织海员为增加工资、改善待遇的斗争进行酝酿和准备工作。1921年9月,海员工会正式向资本家提出3条要求:(一)增加工资,要求工资10元以下的加5成;10-20元加4成;20-30元加3成;30-40元加2成;40元以上者加1成。(二)工会有权介绍海员就业。(三)雇工合同签订时,工会有派代表权。轮船老板自以为有帝国主义做靠山,对海员工会的要求拒不答复,同年11月再次提出,仍然置之不理。

1922年1月12日,海员工会第3次提出要求,并限今24小时内予以圆满答复。资本家对海员的最后通牒,仍未加理睬。资本家这种骄横跋扈的态度,海员们实在忍无可忍,于是,轰轰烈烈的香港海员大罢工爆发了。1月12日下午,海员工会领导人苏兆征所在的德忌利士轮船公司的“海康轮”首先宣布罢工。接着,所有从香港开往广州、江门、梧州等地的内河轮船,以及从外埠开到香港的英、美、法、日、荷等国的海洋轮船上的中国海员,都相继离船。罢工浪潮很快波及新加坡、泰国、上海、汕头等口岸,有的船一经靠岸,随即罢工。为了保证罢工的胜利,海员工会在罢工开始时即组织了罢工指挥部,其总办事处设在广州,并在香港、汕头等地设立罢工分办事处。

宣布罢工的当天晚上,香港当局华民政务司的夏理德赶往海员工会进行压制。他威胁海员们说:“本港政府是不允许这种罢工行动的。你们有条件可交本大人,替你们斟酌办理。你们罢工,不怕饿肚吗?”苏兆征、林伟民等当即挺身而出,严词驳斥说:“我们提条件已经三次了,而且都通知了政府,政府何以早不出来说话?现在我们已经罢工了,要复工除非完全承认我们的条件。我们饿肚子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政府不必担心。”话音刚落,立即响起海员们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夏理德只得灰溜溜地离并海员工会。

海员们众志成城,一星期内,参加罢工的轮船有123艘,人数达6,500人。1月底,香港运输工人在海员工会的要求下举行同情罢工,使罢工规模进一步扩大,人数增至30,000人。香港交通完全中断,局势更加严重。2月1日,香港政府以“海员工会打算陷本殖民地生命于危险之境”的罪名,下令封闭海员工会及运输工会,抢走海员工会的牌子,并将火炮对准海员工会,企图迫使工人复工。然而香港工人并没有被吓倒,斗争反而更加激烈。由于香港是个孤立于海口的小岛,所有粮食及许多日用品都要由内地供给。罢工后,来源断绝,物价飞涨。根据这种情况,海员工会决定从两方面向香港政府施加压力,迫使当局接受工人的要求。一是更加严密地进行封锁,禁止外地粮食、蔬菜等食品运进香港;二是积极与香港各业工会商议,促成全港总同盟罢工。从2月下旬开始,香港各业工人不顾当局的高压政策,纷纷举行罢工,支持海员工会的正义行动。3月1日,全港总同盟罢工实现了,参加人数达10余万。此时,香港市内交通中断,生产停顿,商店、旅店、饭店关门停业,垃圾无人打扫,粪便无人清理。香港变成了“臭港”、“死港”。为了摆脱困境,香港英帝国主义者向罢工工人举起了屠刀。

3月4日,参加总同盟罢工的工人因火车停驶,步行返回广州,途经九龙附近的沙田时,驻扎在这里的英国军警竟向工人群众开枪射击,当场打死4名工人,打伤数百名,后因重伤又有2名工人死去。这就是英帝国主义者一手制造的“沙田惨案”。港英政府的血腥镇压,更加激起罢工工人的强烈愤怒,他们通电全国,誓与帝国主义斗争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全国工人阶级自始至终支援香港海员大罢工。

罢工期间,香港资本家企图在上海招录新工人到香港顶替罢工海员的工作,香港海员工会急电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请设法劝阻上海工人来港。书记部李启汉和进步海员朱宝庭等人深入上海海员当中,宣传“天下工人是一家,工人不能坏工人的事,香港工人罢工,也是为了我们的罢工”的道理,有力地抵制了香港资本家破坏罢工的阴谋,李启汉还受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委派,携带捐款专程到香港、广州慰问罢工海员。

在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发动京汉、京奉、京绥、陇海、正太等铁路工人组织起“香港海员罢工北方后援会”。他们开大会、发电报、广为募捐,积极支援海员罢工。京汉铁路工人在火车头上竖起写有:“援助香港海员”6个红字的大旗,从北京一直飘扬到汉口,又从汉口飘扬到北京。当时国民党的广东政府也给了香港罢工工人以经济上的援助。香港海员罢工还得到海外华侨和各国工人的同情和支持,不少华侨汇来捐款,许多国家的工会组织也拍来慰问电报。国际、国内的有力援助和香港工人坚决反抗斗争的联合行动,迫使香港政府不得不低下头来,以海员工会提出的各项条件为基础,进行谈判,解决罢工问题。经过谈判桌上的斗争,香港当局被迫取消了封闭工会的命令,释放了被捕工人,同意增加工资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三十,抚恤沙田惨案死难家属各1000元。

1925年发动著名省港大罢工。1926年1月5日,在广州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大会制定新的工会章程,改会长制为委员制,选举由15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苏兆征为委员长、谭华泽为副委员长。大革命失败后,总会机关被香港当局封闭,海员总会转入地下坚持斗争。到1933年,有组织的会员仅剩下400人。社会主义青年团香港地方委员会1922年春,中共中央局书记陈独秀由上海到广州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途经香港时,和香港教育司学员林昌炽,蒙养学校教师李义保等进步青年建立了联系。1923年,林,李二人先后到广州,由青年团广东区委书记阮啸仙等介绍他们加入青年团组织。回香港后,建立“新学生香港分社”,并发展进步青年张仁道等入团,创建了香港青年团组织。林昌炽又深入“孔教青年会”开展工作,创办《真善美》杂志,宣传进步思想,很受青年人欢迎。1923年9月,正式成立社会主义青年团香港地方委员会。团地委建立,组织发展很快。至1925年底,团员发展到近300人。1927年遭港府取缔。


相关文章推荐:
香港海员大罢工 | 沙田惨案 | 香港海员罢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