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缅铁路

中缅国际铁路起点为中国云南省昆明市,终点为缅甸最大城市仰光。按照规划,昆明至仰光铁路全长约1920公里,中国境内段昆明至瑞丽铁路全长690公里。据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提供的资料,目前昆明至瑞丽铁路已建成长350公里的昆明经广通至大理段,规划昆明至大理段在2010年以前改造为复线铁路;新建大理至瑞丽铁路长340公里,预计投资100亿元,目前已经动工建设。

原计划中,皎漂-昆明铁路起于缅甸若开邦面对印度洋的皎漂深水港,从西南向东北贯穿缅甸中北部,经由云南瑞丽进入中国,直通昆明。该铁路走向基本与中缅油气管道平行,该线路此前曾被称为中国西南战略大通道。中缅天然气管道2013年10月建成。2014年1-6月,云南经中缅油气管道进口天然气达61.3万吨。

中国还计划在广西和越南、老挝之间也修建跨国铁路。但是由于中国同越南在南海海域的主权争端,中越铁路修建工程项目进程不会很快。 [1]

昆明至仰光铁路是泛亚铁路西线的重要路段。东盟国家提出的泛亚铁路新加坡-昆明通道西线方案线路全长约2600公里,走向为曼谷-三塔山口-耶城-仰光-腊戍-瑞丽-昆明,需新建路段长约840公里。据悉,云南瑞丽距缅甸腊戍130公里,尚无铁路;自腊戍可接缅甸铁路网,经1100公里既有铁路可达仰光。

有关人士认为,中缅铁路的建设将对东盟国家特别是缅甸加强与中国西部地区的经贸合作与友好往来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中缅铁路一旦贯通将成为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地区的国际大通道。

2014年6月,中缅铁路原本应动工建设,2014年7月20日,缅甸铁道运输部官员敏瓦对外宣称,中缅铁路工程仍未进入启动阶段,备忘录3年期限已到,但缅甸一些公民组织反对声音较大,缅甸公民组织和铁路途经地区居民多次向缅甸政府抗议,称工程将给地方造成负面影响。缅甸一些政党也称,议会未就该项目取得一致。缅甸媒体还曾发出中国可能借由基础设施建设“干涉缅甸内政、威胁缅甸国家安全”的警示。缅媒称,缅方突然宣布取消合作计划的消息引发了国际社会热议。 [1]

2014年7月21日,有参与该工程的中方权威人士证实,“有关项目暂缓推动”。中方表示,中国也是从倾听缅甸人民呼声、尊重缅甸人民意见出发,决定暂缓推动有关项目。 [2]

2014年7月24日,中国驻缅甸大使杨厚兰在官邸举行中缅媒体见面会。见面会上,缅甸媒体记者提问:“为什么中方放弃皎漂-昆明铁路项目,没有与缅方续签该项目的新协议?” [3]

杨厚兰回答说,不是中方放弃该项目。他说,看到缅甸有媒体报道民众反对这个项目,如果缅甸民众真反对,缅甸政府也不支持,中方也愿意尊重缅甸民众的愿望。 [3]

杨厚兰说,中国有句名言“要致富,先修路”,他到过很多国家,没有听说民众反对修路的。

杨厚兰特别强调,如果缅甸民众支持、政府支持,就可以继续这个项目。 [3]

另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主管经济官员对新华国际记者说:“皎漂-昆明铁路不是被取消,我理解是需要时间继续磋商。”

【中缅铁路:千呼万唤仍未出】

中缅昆明-皎漂铁路工程是泛亚铁路网的一部分,南抵缅甸兰里岛至规划的印度洋深水良港皎漂港,包括中国境内昆明-瑞丽段(690公里)和缅甸境内木姐-皎漂(810公里)。同时计划与铁路并行修建一条公路。

2011年4月27日,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与缅甸铁道部铁路公司就建设缅甸境内木姐-皎漂铁路项目在内比都签署谅解备忘录。 [3]

根据上述两协议,缅甸境内木姐-皎漂铁路经缅甸北部掸邦、曼德勒省、马圭省和若开邦(缅甸西部),设计行车速度为160km/h,预留200km/h。中方以BOT(建设-经营-移交)方式投资建设,工程建设须在签署之日起3年内启动,经过5年半左右的建设期后完工通车,工程原计划投资200亿美元,中方拥有50年运营权。 [3]

缅甸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是缅甸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若中缅昆明-皎漂铁路建成,对于深入推动中缅经济交流、加快缅甸国民经济发展、促进泛亚铁路西线贯通均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3]

1995年,由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率先倡议效仿泛欧铁路,兴建连接中国、缅甸、越南、老挝、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泛亚铁路网”,在全世界引起极大影响。马来西亚、越南、泰国、老挝等国纷纷兴起宏伟的高铁计划,这些计划同时也是“泛亚铁路网”计划的组成部分。

2010年中缅皎漂-昆明铁路工程项目公开。皎漂-昆明铁路是中缅共同实施的皎漂-瑞丽通道计划的一部分,铁路起于缅甸若开邦面对印度洋的皎漂深水港,从西南向东北贯穿缅甸中北部,经由云南瑞丽进入中国,直通昆明,这一工程难度小,可行性较高。铁路贯通后,将成为中国运送物资到海外的大通道,缅甸曼德勒和皎漂市将兴建许多货场,中国将在皎漂港投资兴建开发区。

2011年3月8日,中国商务部宣布,由于缅甸国内问题和铁轨尺寸差异,原定于2011年开工修建连接中缅两国的铁路线暂缓施工。

2011年4月,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与缅甸铁道运输部签署该项目的谅解备忘录,规定工程建设须在签署之日起的3年内启动。工程原计划投资200亿美元,2015年前建成,中方负责筹措大部分资金,相应拥有50年运营权。

2013年,刚刚上台的日本安倍内阁副首相麻生太郎的首次海外之行,就是对东南亚国家缅甸进行出访。麻生表示,日本将放弃缅甸拖欠的5000亿日元债务中的约3000亿,其余的2000亿则将通过日本的银行以融资形式解决。

2014年3月,就在中国构建泛亚铁路蓝图之际,日本宣布:无偿援助缅甸7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2亿元)帮助修建铁路等设施。当时正在访问缅甸的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毫不讳言日方此举对中国的牵制,有分析认为,在缅甸取消中国的铁路修建计划背后,很可能是日本在暗中作梗。

2014年5月24日,缅甸铁路运输部表示,昆明-胶漂铁路项目,如未取得民众同意,将不会实施。如果与中国签订的天然气管道合同的收益,若开邦完全不能使用,此合同不一定作数,将另行考虑。

2014年6月,中国泛亚高铁就要开工,从云南西部钻山建一条长约30公里的隧道通往缅甸,再从缅甸向东,伸出一条支线去往泰国,另一条主线则经由老挝、越南、马来西亚通往新加坡。这条“曼谷-三塔山口-耶城-仰光-腊戍-瑞丽-昆明”高铁线一旦贯通,将成为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地区的国际大通道。 [1]

2015年12月6日,国家《中长期铁路规划》连接一类口岸区域性干线铁路、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建设孟中缅印经济走廊的重要项目大理至临沧铁路开工建设。 [4]

大理至临沧铁路北起大理市,经巍山、云县,终至临沧市临翔区,线路全长202公里,为I级单线电气化客货共线铁路,设计时速160公里每小时,总投资150.46亿元,设计工期5年半。这条铁路横穿哀牢山,跨越澜沧江等诸多山系水系,桥隧总长为176公里,桥隧比高达87%,是云南在建桥隧比最高的铁路项目,工程难度大,施工风险高。建成后,昆明经大理至临沧,乘火车只需3.5小时,比汽车缩短4至5小时。

大临铁路北端将通过广(通)大(理)铁路、成昆铁路连接昆明、成都地区;西南端将通过规划中的临沧至清水河铁路连接孟定清水河口岸,是对外通往缅甸直达印度洋的陆上捷径。东南端将通过规划的临沧至普洱铁路连接中老国际铁路玉(溪)磨(憨)段。建成后,对促进边疆繁荣,带动我国与南亚东南亚的商贸和人员往来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7月底,中缅国际铁路通道中的广通至大理复线铁路段(时速200公里)累计完成投资97.9亿元,占总投资的70.6%。该段铁路路基土石方、桥梁已完成设计总量的97%,隧道完成设计总量的88%以上,全线44座隧道已贯通39座,占设计总量的88.6%。全长1900米的南华1号隧道已贯通,全长10.22公里的控制性工程祥和隧道已掘进6.4公里;大理至瑞丽段铁路累计完成投资54.9亿元,占总投资的37.4%,其中,高黎贡山隧道、怒江特大桥等重难点控制性工程正加快建设;大理至临沧铁路累计完成投资15.9亿元,占总投资的10.6%。保山(芒市)至猴桥段已纳入规划。 [5]

2018年10月22日,缅甸交通与通讯部与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中缅铁路木姐曼德勒段(缅甸境内起始段)铁路可行性研究备忘录。 [6]


相关文章推荐:
昆明市 | 仰光 | 瑞丽 | 仰光 | 泛亚铁路 | 东盟 | 三塔山口 | 腊戍 | 瑞丽 | 新建路 | 杨厚兰 | 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 | 谅解备忘录 | BOT | 大临铁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