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堂(词语释义)

中堂之说起于北宋,一说起于唐。唐、宋置政事堂于中书省内,为宰相处理政务之处,中堂因宰相在中书省内办公而得名,后称宰相亦为中堂。中堂也是一种书、画艺术形式。现在更多将中堂定义为家中的会客室,居中的厅堂,即客厅。

拼音:zhōng táng

正中的厅堂。

《仪礼聘礼》:“公侧袭受玉于中堂与东楹之间。”郑玄:“中堂,南北之中也。”

《古今小说张舜美中宵得丽女》:“庵主出迎,拉至中堂供茶。”

《东周列国志》第一百回:“安国君谓华阳夫人曰:‘吾儿至矣!’夫人并坐中堂以待之。”

冰心 《往事》二:“今夜没有电光,中堂燃着两支蜡烛。”

指厅堂之中。

《文选张衡<西京赋>》:“促中堂之坐,羽觞行而无。”薛综注:“中堂,中央也。”

正室

《旧唐书马传》:“之第,经始中堂,费钱二十万贯,他室降等无几。”

庭院。

三国 魏曹丕《感物赋》:“掘中堂而为圃,植诸蔗于前庭。”

明何景明《寄孙世其》诗:“系马中堂树,听莺上苑花。”

犹明堂。

《晋书礼志上》:“穆帝、孝武并权以中堂为太学。”

《宋书文帝纪》:“丁酉,谒 初宁陵还於中堂即皇帝位。”

指母亲。 唐李贺《题归梦》诗:“怡怡中堂笑,小弟裁涧。” 叶葱奇 注:“‘中堂笑’指在母前欢笑。”

唐 于中书省设政事堂,以宰相领其事,后因称宰相为中堂。明、清大学士亦沿用此称。

清王士《池北偶谈谈故一中堂》:“明洪武十五年设内阁大学士,上命皆於翰林院上任。十八年,又命殿阁大学士,左右春坊大学士俱为翰林院官,故院中设阁老座於上,而掌院学士反居其旁。诸学士称阁老曰中堂,以此。”

《儒林外史》第八回:“中堂在朝二十馀年,薨逝之后,赐了祭葬,为文恪。”

《官场现形记》第三七回:“不过看徐中堂面上,所以才委他这个差使。”

挂在厅堂正中的大幅字画

《老残游记》第三回:“只有中间挂着一幅中堂,只画了一个人。”

张天翼《清明时节》:“易良发忍不住要笑,就假装着咳嗽,转过面去看挂在上面的中堂--三星图。”

很多影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大户人家的厅堂里,常常出现一种由四仙桌或八仙桌、扶手椅或太师椅成对,加上长条案和花架等组合而来的家具。

在传统家居的布局中,厅堂布局是最为讲究,最为严格的,中堂家具作为中国传统家居中的必备,它以厅的中轴线为基准,板壁前放长条案,条案前是一张四仙或八仙方桌,左右两边配扶手椅或太师椅,家具整体采用成组成套的对称方式摆放,体现出庄重、高贵的气派。中堂家具根据堂屋的用途,功能自然有所侧重。依照传统习惯,扶手椅或太师椅的座序以右主、左宾或左为上、右为下为序,无论长辈还是僚幕皆宜“序”来入座,这叫坐有坐“相”,这个相,既是形式,又是内涵。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家族中位尊的主人,不行仪式之时,平时也只在右边落座,一是表示谦恭,二是虚位以待,因此,中堂的座椅不经常同时使用。当堂屋兼做佛堂时,则翘头案正中有设佛龛,或设置福禄寿三星,或供奉已故亲人牌位,案上配置香炉、蜡扦、花筒等五供,用于祈福和感念。

中堂家具在诸多红木古典家具消费中,极少成批生产,门店销售达成率偏低,多通过询价和订制完成。这是因为堂屋会客、行礼仪和佛堂的功能,决定着中堂家具日常的使用效率实际并不高,陈设其中的中堂家具跟“王谢堂前燕”一般,无法成为普通人家的必用品而“飞入寻常百姓家”,可是另一方面,作为从古至今大户人家的必需品,登堂入室的中堂家具,并不因使用者稀少,而降低它自身作为家具重器的要求。因为中堂家具属家居系列的高配置,构件多,体裁大,导致中堂家具选材用料的要求特别全面。耗材用料多,用料大,各构件纹理色泽的搭配极其讲究,组合后即要符合整体体量的外观要求,还能满足各构件单独使用的功能诉求,简而言之就是:既协调又统一。

集案、桌、椅、架于一体的中堂家具,涵盖了大部分家具类型的原点,完整地保留了家具的各项功能,中堂家具作为中式家具的代表品种,从形式到仪式,浅层面反映着普通劳动人民对富庶生活的追求,深层面则反映着传统文化语境下,我们这个民族对自然的敬畏,对祖先的崇拜,对礼教的遵循。中堂家具丰富的文化内涵,不正是我们探究红木文化,珍赏古典家具的初衷所惟吗?

中堂家具不是简单的家具制器,人们以中堂家具为“礼器”的方式,将外在的规范和内心的真诚,含蓄而深刻地进行着诠释,执守着每个人都藉以诉诸的良心。


相关文章推荐:
中堂 | 中书省 | 郑玄 | 薛综 | 曹丕 | 何景明 | 李贺 | 王士 | 洪武 | 内阁大学士 | 翰林院 | 殿阁大学士 | 掌院学士 | 儒林外史 | 官场现形记 | 老残游记 | 张天翼 | 易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