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忠义军抗俄

忠义军抗俄 是指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沙俄武装占领东三省后,中国军民自发组成忠义军抗击俄国殖民侵略。

沙俄侵占我东北三省,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企图建立和强化殖民统治,实现最终吞并东三省的野心。东北人民、清军官兵和义和团不堪忍受其血腥镇压,自发组织武装反抗,形成众多的抗俄义军,其中较强大的有三支:一是王和达、董毅敏为首的义和团余部和农民军。王和达(?—1902),奉天(辽宁)海龙人,贫苦农民。董毅敏,原籍山东,时在奉天通化县一座寺观做住持,人称董老道。他们由于不堪忍受地主、官府欺压而起义,后投入抗俄斗争,率领义和团活动在海龙、通化交界一带的山区。二是刘永和为首的忠义军。刘永和(约1841—?),奉天海龙人,原籍山东,猎户。曾在吉林珲春一带投身绿林,枪法超群,人称刘弹子,后归附清军,随珲春副都统英联抵抗沙俄入侵。英联兵败后,刘永和退到吉林西南磨盘山一带,沿途清军兵弁和地方散勇纷纷归附,队伍很快发展到4000多人。他们武器精良,号称忠义军,为当时东北地区一支重要的抗俄力量。三是杨玉麟为首的镇东军。杨玉麟是盖平(辽宁盖县)人,曾做捕役,绰号“十四阎王”,在吉林将军长顺镇东营效力。俄军入侵东北后,他领导一支数千人的队伍,以吉林官兵名义活动在朝阳和海龙一带。当时,参加这几支抗俄武装的民众阶层十分广泛,起义队伍成分复杂,各军之间又独自作战,没有统一的领导核心,力量单薄,无法集中兵力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 [1]

各路义军迫切感到联合抗俄、共同作战的必要,于是刘永和率部从吉林西南回师海龙,二十七年正月(2月)与王和达、董老道的农民军、杨玉麟的镇东军及李贵春、栾鸿钧率领的抗俄武装实现了联合。此后这几支抗俄军队统称为忠义军,以“御俄寇、复国土”为宗旨,集结将士约2万人,不受官饷,亦不归节制,独自竖起抗俄斗争的大旗。忠义军号称40营,仍沿用原刘永和军队的清军编制。刘永和自称总统,统率全军;与刘永和兄弟相称的刘秉和为帮统;王和达、董老道、李贵春、杨玉麟等为统领,各率数营官兵。下设营官、帮带、哨官等职。忠义军的组成标志着东北人民抗俄武装力量日趋强大。

屈膝于俄军的原盛京将军增祺企图利用刘永和抗俄不反清的思想招抚忠义军,但俄军不允,企图迫使忠义军彻底缴械。俄军关东司令官阿列克谢耶夫一面在铁岭至大孤山一线加强警戒,防止忠义军与退守东库鲁(哲库伦旗) 一带继续坚持抗俄斗争的原盛京副都统晋昌联合,进攻盛京(沈阳);一面调集奉天和吉林的俄军,在其头目柴尔必思克和高里巴尔斯指挥下,分兵三路进犯通化、海龙,围剿忠义军。柴尔必思克率俄军从奉天出发,二月二十二日(3月31日)到达兴京,次日刚进入通化境内,就遭到王和达、董老道率领的忠义军的袭击。同时,忠义军一支精锐骑兵在帮带姜海山指挥下,奔赴敌后,直捣新宾堡。新宾堡地邻省城,是兴京厅所在地,距老城及清朝陵寝重地很近。忠义军突袭新宾堡使俄军与清政府十分恐慌,俄军尼古拉部立即赶来救援。二十六日,姜海山率军以逸待劳,阻击俄军,打死打伤20多人。二十八日,刘永和、刘秉和、杨玉麟避实就虚,率忠义军主力从通化西北赶到新宾堡,与姜海山部会合,兵力达万余人。三十日,忠义军进攻老城,后与俄军在永陵展开激战。刘永和准备攻下兴京后进军盛京(沈阳),收复省城。这时,柴尔必思克率俄军主力在通化扑空,急忙调头回援。另外两路俄军也被王和达、董老道及当地群众武装牵制,死伤50多人。三月初三,柴尔必思克赶到兴京,忠义军又迅速撤出。至此,俄军的围剿计划变为泡影,被迫退回奉天和吉林。此后,刘永和、董老道率主力回到通化一带修整;王和达、李贵春率部进入山城镇,准备再次阻击俄军。同时,忠义军十营总巡郑兰亭(绰号老君炉)率一支精锐骑兵挺进凤凰城,扩大占领区,牵制旅、大俄军增援沈阳。至此,西至沈阳、铁岭一线,南至凤凰,北达海龙、通化,全有忠义军活动。

俄军围剿失败后,阿列克谢耶夫指令柴尔必思克、高里巴尔斯和“护路军”上校米申科率兵三路进犯通化、海龙、凤凰等地,再次对忠义军进行围歼。此次俄军采纳了吉林将军长顺和盛京将军增祺的建议,大力扶植地方民团,利用忠义军叛徒组成别动队,从抗俄武装内部进行分化、瓦解和暗杀,对忠义军剿抚兼施。在中外反动势力的强大攻势下,成分复杂的忠义军出现分裂。杨玉麟率部出走,重新打出镇东军旗号,到东库鲁投奔晋昌;刘秉和、姜海山在与俄军激战中被俘牺牲;李贵春被叛徒刺杀;刘永和、王和达、董老道等部被迫分散作战,忠义军实力受到极大损失。这时,帝国主义各国正胁迫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要求惩办义和团祸首。

珲春战斗

1900年阴历7月5日晨,俄兵偷越中俄边界长岭子,到了碾子山(今板石乡太阳村附近),清兵毫无迎战准备。直到俄兵越墙而入,包围兵营,才从梦中惊醒,仓促还击,但被俄兵全部烧死在营房里。俄兵如此顺利闯过第一道防线后,就向珲春城进犯。当时,在阿拉坎(今板石乡太阳村)的郎丘德起早在草甸子上放马,看到穿白衣的军队,知道是俄兵,便策马奔告西炮台官军。这时,官军还在梦乡里。统领闻警,慌忙上炮台,用望远镜一了望,俄兵真的来了。石靠班(炮长)急忙将炮装上药,点上火绳,一炮打出去,惊天动地,在敌群中炸开,炸死了俄军中校。正当侵略军惊魂未定时,第二炮又打出去,俄军死的死,逃的逃。终于退到碾子山,扯起了白旗。一会儿天已大亮,晨雾消散,俄军见东炮台不开炮,便收起白旗,向东迂回前进,朝东炮台开几炮,炸坏东炮台一个炮口。东炮台清军一见俄兵炮击,便弃营逃进城里,抢光店铺,遁向内地。两千多个俄兵就放心大胆地向城里进发。正午12时,城里官民出逃;下午2时,城陷敌手。西炮台官军眼看着俄兵进犯珲春城,但因炮口打坏,无法炮击俄兵。次晨,石靠班将重要部件卸下,丢进二道河水里,率部取道朝鲜退至南岗(延吉)。俄军进城后,奸淫掳掠,杀人放火。一个边陲重镇,转瞬间成了一座人间地狱,惨不忍睹。7月旬,从东宁县三岔口来了一个叫刘单子的人。此人本名刘永和,原籍山东,曾经流落在山城子西五里堡子当猎户,后来不堪忍受地方官吏的迫害,逃到珲春附近投身绿林。他因枪法出众,被推为首领,博得刘单子的绰号。他率领一百多人,一路解救逃难百姓来到珲春头道沟。当时头道沟聚集不少难民,他把头道沟难民和路上遇救的难民三百多人,一直护送到南岗。 [2]

南岗战斗

八月中秋节前。刘单子率领一百多名部下来到南岗小营子,驻在陈家大院(今工农大队电灌站附近),操练士兵,准备抗击俄军。当时他们使用的武器是抬枪。抬枪一次装一斤多铅弹,射程远,威力大。为了共同御敌,刘单子连络当地“团练会”,设阵于平顶山(今溪洞车站东山),堵击从磨盘山方面进犯的俄兵。刘单子的队伍英勇善战,打仗时,队伍分成前后两排,轮流装弹放炮。俄兵最怕刘单子的队伍,抬枪一响,便躲进河南土围子里(围墙很高),龟缩不动。

当时,副都统英联从珲春带来的大部队,散驻在依兰沟等地却按兵不动。只有刘单子的队伍与“团练会”,在平顶山一带孤军作战二十多天,给来敌以沉重打击。“团练会”是当地老百姓组织起来的队伍,每户出一名壮丁,由官府发给他们洋炮等简陋武器。其头目称老总,老总下面还有若干个头目。“团练会”老总金光闪,是个目不识丁的庄家汉。他带领四十多个部下,同刘单子队伍在城子山修筑工事,阻击了俄兵。“团练会”的名炮手金凤山、李花炮等人在战斗中英勇抗敌,立了战功。但终因武器装备优劣悬殊(俄兵用的是连珠炮),加上汉奸、投降分子从中破坏抗战,刘单子与“团练会”的队伍撤出了战斗。退却时,李花炮腹部受伤,只好剥下鸡皮敷在伤口继续撤退。当年在延吉也驻有四五百名官军,步兵驻在河南(今林建住宅区),炮兵驻在北山(今延吉火葬场附近)与城子山盘道岭上。当俄兵打过来的时候,这些官军一枪不发,不打自散。俄军一进驻河南土围子,吉林将军长顺下令调走了架在北山和城子山上的火炮,破坏了爱国军民的武装抗俄斗争。从此,刘单子的队伍与“团练会”孤立无援寡不敌众。于是,刘单子打起忠义军的旗号,转移他处。“团练会”保护老百姓径奔榆树川方向。当他们经过铜佛寺、老头沟、关沟顶子,来到瓮声砬子时,27个沙俄马探子向逃难百姓和由一百多个马队护卫的英联放了一排子弹,清兵慌忙还击,只放两三发炮弹就败下阵来。这些马探子个个骑着枣红大马,身穿白衣、头戴白帽,挥刀砍杀无辜百姓。令人寒心的是副都统麾下的数百清兵,眼看着寥寥27个马探子在堂而皇之的“父母官”面前,恣意砍杀平民百姓而莫之能御,“父母官”单骑独马,狼狈逃往吉林。沙俄军一到敦化,县官恭而敬之地迎进城里,到了吉林,吉林将军迎进城里,酒肉款待。从此,清统治者不但不抗击敌人,而且公开地认敌为友,镇压人民的抗俄斗争。 [2]

海龙、通化一带的抗战

刘单子打起忠义军旗号退到东边道后,义和团与清军全部加入了忠义军。1900年10月,当俄军占领东三省各省城与各铁路沿线重要城镇的时候,各地地方官员纷纷投降,忠义军便肩负起抗俄、反清斗争的重任。11月,忠义军进攻朝阳镇,海龙总管依凌阿率兵镇压,而被击溃。忠义军进攻通化境内,清军“当者披靡”,地方官“无敢起而撄其锋者”(《海龙县志》卷十七.兵事,二十三页)。12月,通化知县陈璋慑于忠义军的威力,派人谈判。谈判中,忠义军要求开进通化县城,休整队伍,筹军粮、换冬衣。陈璋不但不允,反而杀害三名忠义军代表。刘单子怒不可遏,一举攻克通化。1901年2月,刘单子率忠义军一部攻海龙,海龙总管依凌阿“以众寡不敌,亦阳示怀柔,冀其不扰治安,来则出城迎之,食则尽力供之。”(《海龙县志》卷十七.兵事,二十三页)彼时,镇东军杨玉麟、义和团余部刘大个子,法师王和达、义和团团勇李桂林,道师董教民等率部加入忠义军,军威大振。未几,俄军从开原一带入侵海龙,向忠义军发动猛攻,刘单子率部返回通化;李桂林攻克山城镇,俘虏清军哨官,焚毁俄军军用车;王和达率部攻克朝阳镇;杨玉麟率部转战蒙荒;刘秉和率部三克新宾堡,威震清帝先祖陵寝。在忠义军英勇抗俄的影响下,爱国群众不断奋起抗俄。

1901年4月下旬,吉林将军长顺请俄将高里巴尔斯“带队前往剿办”(辽宁省图书馆档案)。高里巴尔斯镇压忠义军,忠义军往往白昼埋伏,当“云阴月黑之夜”去“劫营”。俄军“地势既不熟”,忠义军又“不与力战”,唯用善枪者近敌营暗中狙击,别以他卒鸣枪诱之,“俄军出则击之”,“伏匿不动”则“俟其不意击之”,结果“俄军受创甚巨”。刘单子在通化深受群众拥护,通化县某营哨官(营长)林成岱,率众加入忠义军。忠义军连克桓仁、太平哨、宽甸各城镇,6月20日攻克凤城、21日分兵攻克安东(今丹东)。彼时,统治者镇压无效,便采取“剿抚”兼施挑拨离间之策。清军一面“招抚”忠义军中的动摇分子,一面号召地主士绅组织“团练会”来镇压忠义军(辽宁省图书馆档案)。

1903年秋,没有坚强领导核心的忠义军,在中、外敌人的武力夹攻下,刘单子逃匿长白山林,以拟伺机再起,刘大个子率众退至桦甸一带坚持斗争。王和达在1902年被捕,于通化一带牺牲。董教民被捕,于1906年牺牲。林成岱一度接受俄官“招抚”,后来率众叛逃,转战大孤山一带被清军击败后,只身逃至山东烟台,后来被敌人捕杀。杨玉麟于1907年“招抚”于黑龙江省。忠义军最盛时,约达20万人,号称四十营。参加的群众多半是失业的农民、猎户和筑路工人、矿工、伐木工人与小商贩等。其中很多人曾当过清军弁兵团勇,或投身绿林,当过马贼,也有义和团残部、少数地主与地痞恶棍参加。 [2]

不久,在东北积极支持义和团和抗俄斗争的晋昌被充军新疆。杨玉麟、刘永和等人对抗俄斗争前途产生动摇,于二十七年冬先后接受清廷招抚,结果被俄军劫持到伯力,做了俘虏。王和达、董老道一部经过艰难跋涉,转移至鸭绿江边帽儿山,与六合拳民众会师,继续坚持抗俄斗争。忠义军是东北人民自发组成的抗俄武装力量,坚持斗争3年多,进行大小战斗数百次,沉重打击了俄国殖民者的侵略势力,显示了中国人民保卫国土的坚强决心。直至光绪二十九年(1903),忠义军才被中外反动势力联合绞杀。


相关文章推荐:
东三省 | 东三省 | 沙俄 | 东北 | 殖民统治 | 东三省 | 奉天 | 通化县 | 海龙 | 山东 | 吉林 | 珲春 | 绿林 | 吉林将军 | 长顺 | 盛京将军 | 关东 | 盛京 | 沈阳 | 辛丑条约 | 长岭子 | 碾子山 | 珲春 | 朝鲜 | 南岗 | 延吉 | 河南 | 吉林将军 | 长顺 | 忠义军 | 义和团 | 清军 | 东三省 | 新疆 | 鸭绿江 | 帽儿山 | 光绪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