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钟会(三国时期魏国大臣)

钟会(225~264年),字士季,颍川长社(今河南长葛市)人。三国时期魏国军事家、书法家,太傅钟繇幼子、青州刺史钟毓之弟。

出身颍川钟氏,才华横溢,精通玄学。 [1] 出仕魏国,官居要职,累拜中书侍郎,封关内侯,深得魏帝和群臣赏识。随从司马师征讨丘俭,典知机密。献策于司马昭,粉碎魏帝曹髦的夺权企图。随平诸葛诞叛乱,屡出奇谋,时人比为张良,拜黄门侍郎,封东武亭侯。迁司隶校尉,插手朝廷大小事务,设计杀害嵇康。 [2] 景元年间,力挺司马昭伐蜀计划,拜镇西将军、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主持伐蜀事宜。景元四年(263年),魏灭蜀之战中,配合邓艾分兵进取,最终灭亡蜀汉,拜司徒,封县侯。功成之后,萌生不臣之心,勾结蜀将姜维,图谋据蜀自立,打压太尉邓艾。景元五年(264年)正月,以郭太后遗命之名,矫诏讨伐司马昭,为部将胡烈所害,死于乱军,时年四十岁。

钟会精通文赋和玄学,著有《魏钟司徒集》。工于书法,唐朝张怀在《书断》评为“妙品”,仅次于“神品”。

概述内图片来源:叶雄《三国演义人物谱》

钟会出身颍川士族钟氏,为太傅钟繇的幼子、青州刺史钟毓之幼弟。母亲是钟繇之妾张昌蒲。 [4]

少年时聪慧敏捷异常。钟会五岁时,钟繇带着他去见蒋济,蒋济认为钟会“非常人也”。 [5] 等钟会长大后,有才数技艺,博学多闻,尤其精通玄学。 [1] 弱冠时,与名士、玄学代表人物王弼并知名。 [6]

正始五年(245年),起家担任秘书郎的职务。正始八年(247年),迁尚书郎。嘉平元年(249年),任中书侍郎。

高平陵之变(249年)后,权臣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父子,相继成为曹魏政权幕后执掌者。钟会早年受到司马懿父子的赏识,成为司马氏重要幕僚之一。 [7] [8] 根据《世说新语》的记载,同为名门公子的钟会与司马师兄弟很可能在年轻时就有所交往。

正元元年(254年),高贵乡公曹髦即位时,赐与钟会关内侯的爵位。 [9] 钟会私下对司马师评价曹髦:“才同陈思(曹植),武类太祖(曹操)。”

正元二年(255年),丘俭和文钦在淮南起兵谋反。当时大将军司马师新割目瘤,身体还未恢复。朝廷大多数人认为:让太尉司马孚前去平叛就可以。只有傅嘏、王肃和钟会力劝司马师亲征。 [10] 司马师东征丘俭时,钟会随军主管机密事宜,卫将军司马昭率领大军的后继部队。后来,司马师骤亡于许昌后,司马昭统领大军,令钟会运运筹帷幄。当时,朝廷发诏书给尚书傅嘏,以东南刚刚平定为理由,让司马昭留在许昌,负责内外接应,由傅嘏率领军队回朝。魏帝曹髦此举是想夺回司马昭的兵权。钟会与傅嘏密谋,让傅嘏上表,和司马昭一同出发,退到洛水之南屯兵驻守。于是,朝廷不得已,以司马昭为大将军、辅政;以钟会为黄门侍郎,封东武亭侯,事邑三百户。 [11]

甘露二年(257年),朝廷任命诸葛诞为司空,招其回京。当时钟会母亲去世,正守丧在家,他算定诸葛诞必不从命,于是驰马报告司马昭。司马昭认为事已至此,不再追改。后来诸葛诞谋反,并向东吴寻求援兵。司马昭带着魏帝统帅二十六万大军亲征,圣驾停驻在项县。司马昭率领大军到寿春,钟会再次随行。 [12]

当时东吴右大司马全琮之子全怿、孙全端、全翩、全缉等率领三万大军来救援诸葛诞。全怿兄长的儿子全辉、全仪留在建业,二人因为惹上官司,带着母亲和数十曲部渡江,投降了司马昭。钟会设计,秘密替全辉、全仪写信,派遣全仪、全辉的家人进城送信给全怿,说吴主因全怿等人不能拿下寿春而暴怒,要杀尽他的家人,故而才逃往北方。全怿等人闻讯 内心恐惧,于是开城投降。投降的人都受到礼遇,从此城中的诸葛诞开始人心背离。 [13] 后来攻破寿春,钟会出谋划策最多,因此越来越得到司马昭的宠信。时人都将他比作西汉谋士张良。大军撤还后,朝廷欲升钟会为太仆,但他坚决拒绝。以中郎官在大将军府任记室,为司马昭的心腹。因为讨平诸葛诞有功,钟会被封为陈侯,他亦反复辞让。 [14] 曹髦下诏,表彰他功成不居的处事态度。 [15]

景元二年(261年) [2] [16-17] 前后,钟会升迁为司隶校尉。虽然身在外任,但朝廷大小事务和官吏任免权,钟会无不插手。嵇康等人被杀,或许出于钟会的谋划。 [18]

主词条:魏灭蜀之战

景元年间,司马昭以为蜀汉大将姜维屡屡骚扰边疆,料想他们国土狭小,百姓疲惫,财力将尽,想要派大军伐蜀。群臣皆以不可行,唯独钟会说蜀汉可以攻取。于是,预先与司马昭共同策划谋略,勘察地形,纵论形势。

景元三年(262年),钟会受封为镇西将军、假节、都督关中军事。 [19]

景元四年(263年)秋,魏国举兵攻打蜀汉,命邓艾率三万多人向甘松、沓中等地牵制姜维,诸葛绪率三万多人向武街、桥头等地截断姜维的退路。钟会为主将统兵十馀万,分别从斜谷、骆谷进兵。钟会命牙门将许仪(许褚之子)为在前修路,自己率领大军在其后。过桥时,战马蹄陷入坑中,钟会不顾及许仪之父许褚立下的汗马功劳,将许仪斩首。诸军闻之,无不惊恐畏惧。 [20]

当时,蜀汉命令各个防守据点都不要交战,退回汉、乐二城固守。钟会让护军荀恺、前将军李辅各统领万人,分别包围汉城和乐城。钟会西出阳安口,派遣人祭拜诸葛亮之墓,下令军士不得在其墓附近牧马砍柴。 [21] 钟会又派护军胡烈等走在前面,攻破关城,得到那里的储藏的粮食。姜维从沓中撤回,行军至阴平,晃点欲断蜀军后路的诸葛绪,纠集兵力,想杀回关城,未到便听说关城陷落,于是退向白水,与张翼、廖化一起防守剑阁抵御钟会。 [22]

钟会发告《移蜀将吏士民檄》劝蜀地军民投降。

邓艾追剿姜维直至阴平,想绕过剑阁,从汉德阳进入江油、左儋道,到达绵竹,趋近成都。便邀诸葛绪一同走阴平道。诸葛绪以没有收到向西进发的命令为由拒绝了邓艾,进军白水,与钟会会师。钟会派遣田章等人从剑阁西南方 直出江油。行军不到百里,田章首先攻破蜀汉伏兵三个营垒,邓艾让田章为前锋,长驱直入。钟会与诸葛绪的部队直奔剑阁。不过,钟会想独揽军权,密报说诸葛绪畏缩不进,于是将他押进囚车运回京城。这样一来,大军都由钟会统领了。 [23]

蜀汉的军队占据天险地势,死守剑阁。钟会大军进攻剑阁,没有攻下来。 [24] 冬十月,司马昭已经因各路战线频繁报捷,受封晋公、加九锡。 [25] 魏军攻关不克,运粮路程遥远,钟会便开始商量退兵事宜。 [26]

这时,邓艾奇袭得手,率军攻破绵竹,击杀诸葛瞻父子。姜维等听说诸葛瞻已被打败,率部下向东到巴西郡。钟会率兵到达涪县,同时派遣胡烈、田续、庞会等追赶姜维。邓艾率兵逼向成都,刘禅率众投降,蜀汉正式灭亡。刘禅派人命姜维向钟会投降。姜维行至广汉县,将自己的符节送给胡烈,又从东道向钟会投降。 [27]

钟会下令禁止将士抢掠,礼贤下士,用以安抚蜀地官吏。又结交蒋斌和蒋显, [28] 和姜维情好欢甚。 [29-30] 十二月二十四日,朝廷下诏,以伐蜀之功劳,册封钟会为司徒,并封县侯,食邑万户。封他的两个儿子为亭侯,封邑千户。 [31]

主词条:钟会之乱

平蜀后,钟会有谋反之心,因为邓艾承制专事,于是上书说邓艾有反状。同时,卫、胡烈和师纂上书指正邓艾所作悖逆。正月初一,朝廷下令用囚车押送邓艾回京。司马昭怕邓艾不服命令,命令钟会进军成都,监军卫打前阵,拿着司马昭手书押邓艾进囚车。 [33-34]

钟会忌惮的只有邓艾。邓艾被押后,钟会马上赶到成都,统率大军,威震西土。自认为功名天下无比,不愿再屈居人下。加之猛将精兵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于是举兵反叛。 [35] 钟会打算派姜维率蜀兵出斜谷,占领长安,再派骑兵经陆路、步兵经水路夺取天下。 [36] 钟会收到司马昭的书信说:“我担心邓艾不服命令,今派遣中护军贾充率步兵和骑兵万余人入斜谷,驻扎在乐城。我亲自率十万大军驻扎在长安。我们不久就可以相见了。”钟会得信后大惊,对亲信说:“仅仅抓获邓艾,相国知道我一人就能做到,他领大军而来,必是发现异状,我们应当迅速出发。如果顺利,可以得到天下。如果不顺,还可以退回蜀地学刘备偏安一隅。自以淮南之战以来,我从未失策,已远近闻名。我这样功高名盛的情况,哪能有好的归宿呢?” [37]

钟会于正月十五到成都,先送走邓艾。十六日,召请护军、郡守、牙门骑督以上的将士以及蜀国的旧官,在蜀国朝堂为魏明帝郭皇后发丧。并假借郭太后遗命,起兵废掉司马昭。钟会让众将士在版上写下同意作为凭证,委派亲信率领各路军队。 [38] 而手下的将士并不跟从。 [39] 于是,钟会把他们都关在益州各官府中,派兵严加看守。钟会有一个器重的部下叫丘建,是胡烈旧属,他对钟会说:应派一名亲信为胡烈端饭倒水,诸牙门将也应按例备一员侍从。 [40] 胡烈趁机编造谎言说,钟会已挖好大坑,想把将官一个个打死,埋在坑中。”众牙门将的亲兵们也把这个谣言口口相传,一夜之间大家都有所耳闻,人心浮动。 [41] 有人对钟会建议:“应把牙门骑督以上的官吏全都杀死。”钟会犹豫不决。 [42]

十八日中午,胡烈部下与胡烈的儿子出门敲鼓,各路军士也没人统领,都涌向城门。当时钟会刚给姜维铠甲兵器,听外面有兵作乱,钟会惊问姜维如何是好。姜维说:“但当击之耳。” [43]

景元五年(264年)正月十八日,钟会与姜维死于兵变,终年四十岁。 [44]

钟会死后,魏军无人约束。数日里,蜀中军众钞略,死丧狼藉, [45] 钟会帐下将士数百人被杀。姜维妻子儿女皆被杀。 [46] 原蜀汉太子刘、左车骑将军张翼、汉城护军蒋斌、太子仆蒋显、大尚书卫继等也被乱兵所杀。 [28] [47-48] [49] 关羽家被庞德子庞会灭门。 [50] 邓艾部下追上囚车,欲迎回邓艾。卫指使田续杀掉邓艾父子,师纂等也被杀。因邓艾被定有谋反之罪,邓艾在洛阳的诸子也都被杀,其妻和诸孙流放西城。 [51] 卫约束诸将,成都之乱方平。

钟会未娶妻,养兄二子。钟邕随钟会作乱,一同被杀。钟会养子钟毅和侄子钟峻、钟也都下狱,应论死罪。 [52] 司马昭代表魏帝曹奂下诏,说念及钟繇、钟毓的功劳,仅处死钟毅和钟邕诸子,赦免了钟峻、钟,有官爵者如故。 [53] 司马昭默认向雄给钟会收尸。 [54]

陈寿:王凌风节格尚,丘俭才识拔干,诸葛诞严毅威重,钟会精练策数,咸以显名,致兹荣任,而皆心大志迂,不虑祸难,变如发机,宗族涂地,岂不谬惑邪! [3]

蒋济:非常人也。 [5]

司马师:此真王佐材也! [7]

傅嘏:子志大其量,而勋业难为也。可不慎哉!

曹髦:会典综军事,参同计策,料敌制胜,有谋谟之勋,而推宠固让,辞指款实,前后累重,志不可夺。 [15]

夏侯霸:①有钟士季,其人管朝政,吴、蜀之忧也。 [55] ②有钟士季者,其人虽少,终为吴、蜀之忧,然非非常之人亦不能用也。 [56]

王元姬:会见利忘义,好为事端,宠过必乱,不可大任。

辛宪英:会在事纵恣,非特久处下之道。

钟毓:会挟术难保,不可专任。 [53]

姜维:闻君自淮南已来,算无遗策,晋道克昌,皆君之力。今复定蜀,威德振世,民高其功,主畏其谋,欲以此安归乎!夫韩信不背汉于扰攘,以见疑于既平,大夫种不从范蠡于五湖,卒伏剑而妄死,彼岂暗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今君大功既立,大德已著,何不法陶朱公泛舟绝迹,全功保身,登峨嵋之岭,而从赤松游乎? [57]

裴楷:钟会如观武库森森,但见矛戟在前。

荀勖:钟会虽受恩,然其性未可许以见得思义,不可不速为之备。 [58]

李石:自献而至会,朔历斗杓转。会初入蜀时,意不止弱禅。有如猿猱系,百巧欲伺便。杀女不作难,机锋剧刀箭。会书固出繇,家法素所善。至学艾笔迹,暮夜走邮传。老昭岂易欺,真伪猝难辨。欺昭尔尚可,蜀士多秀彦。当其下笔时,宁不愧颜面。虽蒙黼藻文,不粪土贱。

陈普:①身在成都已孟津,霎时飞首过函秦。子房智勇裁如此,不悟诛秦灭项人。②诸葛风流尚未休,山川为斩邓锺头。至今青史忧吴蜀,莫把知人责夏侯。 [59]

罗贯中:汉时良将后,幼作秘书郎。当世夸英俊,时人号子房。寿春多赞画,蜀郡逞轩昂。不学陶朱法,游魂返故乡。 [60]

王夫之:(评郭崇韬)蹑钟会之已迹而益以贪,则必罹卫之网罗而弗能辩,诛死在眉睫而不悟,其工也,正其愚矣。 [61]

余嘉锡:观其赏誉人者,如钟会、王戎、王衍、王敦、王澄、司马越、桓温、郗超、王恭、司马道子、殷仲堪之徒,并典午之罪人。被赏誉者,若乐广、郭象、刘舆、祖约、杨朗、王应之类,亦金行之乱贼。则其高下是非,又恶可尽信哉! [62]

吕思勉:钟会是个文人,很有学问的,不是什么不知义理的武人,他要尽忠于魏朝,是极合情理的。所以钟会可说和王凌,丘俭,诸葛诞一样,都是魏朝的忠臣,并不是自己有什么野心。而他的谋略,还在这三人之上,亦且兵权在手,设使没有北兵的叛变,竟从长安而下,直指洛阳,这时候司马氏的大势如何,倒是很可担忧的了。②钟会的效忠于魏,姜维的效忠于汉,又可称封建道德之下的两个烈士了。 [63]

钟会之父为著名书法家钟繇,而钟会在书法上亦有相当造诣,唐朝时尚有作品传世。

南齐王僧虔《论书》曰:“张芝、索靖、韦诞、钟会、二卫,并得名前代。古今既异,无以辨其优劣,惟见笔力惊绝耳。” [64]

梁武帝萧衍《古今书人优劣评》称“钟会书有十二意,意多奇妙。” [65] 《杜工部草堂诗笺》注引袁昂《论书》云:“钟书有十二种意外巧妙,实亦多奇。”

梁庾肩吾《书品论》,分书法家上中下品,有十七人为上品、另有四十八人为中品,五十六人为下品。取三人为上品之上(张芝、钟繇、王羲之),五人为上品之中(崔瑗、杜度、师宜官、张昶、王献之),索靖(幼安)、梁鹄(孟皇)、韦诞(仲将)、皇象(休明)、胡昭(孔明)、钟会(士季)、卫(伯玉)、荀舆(长胤)、阮研(文几)此九人为上品之下。 “士季之范元常,犹子敬之禀逸少。而功拙兼效,真草皆成。” [66]

唐李嗣真《书后品》载:“始于秦氏,终唐世,凡八十一人,分为十等。上中品七人。蔡邕、索靖、梁鹄、钟会、卫、韦诞、皇象……钟、索迹虽少,吾家有小钟正书《洛神赋》,河南长孙氏雅所珍好,用子敬草书数纸易之。”可见,唐朝之时还有钟会书法作品《洛神赋》,今不可见也。 [67]

唐张怀在《书断》中将钟会的隶书、行书、章草和草书置于妙品中,仅次于神品。称其为:“稍备筋骨,美兼行草,尤工隶书。遂逸致飘然,有凌云之志。” [68] [69]

唐张怀《书估》:“蔡邕、张昶、荀勖、皇象、韦诞、钟会。度德比义,崔、张之亚也,可微劣右军(王羲之)行书之价。以上六人第二等。”

唐张怀《书议》评价钟会的书法为“真书第五”,“章书第六”,“草书第七”。 [70]

唐窦《述书赋》赞钟会之书法“观士季之轨辙,审钟家之超越。将遗古而偕能,与象贤而蹈拙。如后生之可畏,实气盖于前哲。”

唐韦续《墨薮》曰:“上古创意制字,务在形质。自夏禹之后,乃精妙间生,体操屡移,实难具美。今继真约古,晶藻录其长,分为三等,皆旁通上中下,总一百九人,列之于后。”钟会八分被归为上下类。

唐张彦远《法书要录》引梁庾元威《论书》目钟会为九品中的“上品之下”。

唐卢元卿《法书录》云:“贞元十一年正月,于都官郎中窦众兴化宅见王书、钟会书各一卷。”钟会书法作品此时仍存于世。

但有人认为钟会的书法离钟繇的书法还有很大距离。唐武平一《徐氏法书记》日:“先贤所评,子敬之比逸少,犹士季之比元常,言去之远矣。”

钟会又擅长效仿他人笔迹。

裴子语林:钟会年少时仿作一纸书,别人以为是阮籍所写,都说字字生义。知道是钟会作后,都不说了。 [71]

世说新语:钟会仿外甥荀勖笔迹,骗取荀勖的宝剑。 [72] [68]

志曰:淮南第三叛,钟会伪为全辉、全仪作书,致使全怿投降司马昭,诸葛诞开始人心背离。 [13]

志引世语曰:钟会在剑阁拦截邓艾书信,把言辞改的傲慢无礼,又伪造司马昭书信离间邓艾。 [73]

据洪适《隶释》卷二十七载:“汉《周公礼殿石楹记》,在成都府,初平五年,钟会书。”且“六行,行三十八字。”初平五年(公元194年)是钟会伐蜀的咸熙元年(公元264年)的70年前,因此王象之认为:“《殿柱记》,先儒谓钟会书,非也。”洪适也有相似看法,“《天下碑录》以《周公礼殿记》为钟会书,按此碑以初平五年立……谓之会所书者,非也。”

曹学《蜀中广记》卷一据李知几《十咏》诗对钟会书写《周公礼殿石楹记》提出合理解释,“会与邓艾同入蜀,在咸熙元年甲申,距汉献兴平元年甲戌,凡七十一年矣,会盖追文翁高君之美而书也”。

钟会亦是活跃于曹魏末年的玄学家、理论家和文学家。 [74] 张溥在《魏钟司徒集》题词评价道:“览其遗篇,彬彬儒雅,有建安七子的余泽。” [75]

钟会弱冠时与王弼并知名。 [6] 著有《老子道德经注》二卷、《周易尽神论》一卷、《周易无互体论》三卷。

钟会撰《四本论》对魏晋之际思想界的重要议题“才性之辩”作出分析研究。 [76-77]

王芑孙《渊雅堂全集》将钟会赋归为小赋:“……魏则一钟会以外,高允、杜挚俱兴。”他的赋以咏物者居多,有《孔雀赋》、《菊花赋》、与荀勖并作《蒲萄赋》等等,《遗荣赋》《怀士赋》亦可见残章。从今存大抵已颇残缺的文本看去,作风略近于建安辞赋。 [74]

钟会死后,从他家获得一部书,共有二十篇,名叫《道论》,实际所论却是法家刑名之学,文章像是钟会所写的。 [78]

《刍荛论》五卷,钟会撰。隋唐时将其归入杂家著作,约在宋元亡佚,现可见残章。 [79-80]

《移蜀将吏士民檄》《母夫人张氏传》《与吴主书》《与蒋斌书》《与姜维书》《太极东堂夏少康、汉高祖论》等。

五字客。司马师不满意虞松的作表,虞松苦思冥想也不知道怎么更改。钟会只在表文上改动了五个字,司马师看后极为赞赏。 [7]

《世说新语》中,有几段说钟会的故事。另两段出自晋书。

钟毓、钟会少年时就名声在外。钟繇引见他们两个去见魏文帝曹丕,钟毓紧张地全身是汗,钟会呢好像没事儿一样,从容的很。曹丕问:“钟毓啊,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啊?”钟毓说:“陛下天威,臣战战兢兢,汗如雨下。”曹丕又问钟会:“你怎么不出汗呢?”钟会学着他大哥的口气说:“陛下天威,臣战战兢兢,汗不敢出。”曹丕哈哈大笑。 [81]

*历史上曹丕驾崩时钟会仅一岁,故此轶事当为小说家所杜撰。

钟毓、钟会小时候趁钟繇午睡时,一起偷药酒喝。钟繇刚巧醒来,故意装睡观察儿子们怎样行事。钟毓行礼后才喝酒,钟会只喝酒不行礼。随后钟繇问钟毓为什么要行礼,钟毓回答说:“酒以成礼,不敢不拜(酒是用来完成礼仪的,不敢不行礼)”父亲又问钟会为什么不行礼,钟会说:“偷本非礼,所以不拜(偷,本来就不是行礼的行为,所以用不着行礼)” [82]

*钟繇去世时钟会五岁,钟毓又比钟会大十几岁,故真实性存疑。

司马昭和陈骞、陈泰一起乘车,经过钟会家时,招呼钟会一同乘车,随即驾车离开。等钟会出来,车子已经走远了。钟会赶到后,司马昭借机嘲笑说:“与人期行,何以迟迟?望卿遥遥不至(和别人约定时间一起走,你为什么迟迟不出来?大家盼着你,你却遥遥无期)。”钟会回答说:“懿实,何必同(矫然出众、懿德实才的人,为什么一走要和大家合群)!”司马昭又问钟会:“皋是怎样一个人?”钟会回答说:“比上不如尧舜,比下不如周公和孔子,但也是当时的德之士。” [83]

按:钟会的父亲是钟繇(音遥)陈骞的父亲名陈矫,司马昭的父亲是司马懿,陈泰的父亲名陈群,曾祖父名陈(音实)钟会在回答时或者直用其名,或者用同音字,以此来报复他们三人

王戎、裴楷两人童年时拜访钟会,一会儿就走了,走后,有位客人问钟会说:“刚才那两个小孩怎么样?”钟会说:“裴楷清廉通达,王戎简约扼要。二十年以后,这两位贤才会做吏部尚书。希望那时候天下没有被遗漏的人才。” [84]

钟会评论安丰侯王戎说:“阿戎聪明伶俐,懂得别人的心意。”又评论说:“裴公善谈,一整天也谈不完。”吏部郎的职位空出来了,司马昭问钟会有什么人可以担任,钟会说:“裴楷清廉通达,王戎能掌握要领而处事简约,都是适当的人选。”于是委任裴楷。 [85]

夏侯玄被逮捕了,当时钟毓任廷尉,钟会先前不与夏侯玄相知,这时想和他结交,态度亲近而不庄重。夏侯玄说:“我虽然是罪人,也还不敢遵命。 [86-89]

钟会撰写《四本论》,刚写完。很想让嵇康看看,揣在怀,决定要去见嵇康时,害怕他刁难自己,揣在怀不敢拿出来,就在嵇康家门外隔扔进去,然后一溜烟跑了。 [90]

钟会精明有才思,原先并不认识嵇康。他便邀约了当时一些贤能杰出的人士一起去找嵇康。嵇康正在树下打铁,向秀帮他拉风箱。嵇康挥锤敲打不停,旁若无人,过了很久也不和钟会他们说一句话。钟会起身离开,嵇康说:“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你们听说了什么而来?看到了什么而去?)”钟会说:“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我们听到了所听到的而来,看到了所看到的而离开。)” [91]

*魏氏春秋曰:钟会拜访嵇康时“乘肥衣轻,宾从如云。”

*依之前钟会投书和其交友之况,不太可能不识嵇康。

*志,晋书曰:因此事钟会忌恨嵇康数年后嵇康因吕安案入狱,因嵇康之前对司马氏政权表达过不满,司马昭欲借此除去嵇康,但顾及舆论而犹豫而钟会趁此机会进馋,使司马昭下决心杀掉嵇康

山涛晚年与钟会、裴秀亲近。因钟、裴二人争权夺利,山涛不偏不倚,处于中间,二人都从山涛那里得到好处而对他无恨。 [92]

*山涛交好钟会,同时又是嵇康的至交好友及托孤对象裴秀之堂弟裴楷被钟会两次推荐可见魏晋时期人际关系颇为复杂

司马师杀掉许允后,许妻和儿子一家搬到许允墓地居住。司马师派钟会去探视他们,交代说:如果许允儿子的才能比得上许允,就收捕他们。许允妻对儿子说:“你们虽然不错,可是才能不大。坦率与钟会作答就可以。也不必哀伤过度,钟会不哭了,你们就不哭。又可以稍为问及朝廷的事。”许允子听从。钟会回去后,把情况回报司马师,许允二子免祸。 [93]

*不过许允二子后来一为司隶校尉,一为幽州刺史。

司马昭最初想为司马炎向阮籍家提亲,阮籍一连六十天酩酊大醉,亲事没法说,就算了。钟会多次拿时事问阮籍,想借他的回答给他定罪。阮籍都因为酒醉而获免。 [94]

钟会是济北公荀勖的从舅,两人感情不和。荀勖有把宝剑,约一百万,经常放在他母亲钟夫人那里。钟会擅长书法,模仿荀勖笔迹向他母亲要来宝剑,不还回来。荀勖知道是钟会干的事儿,就想法报复他。后来钟家兄弟花千万建起一所住宅,刚落成,非常精美,还没有搬进去。荀勖很擅长绘画,就偷偷地到钟会的新居去,画上钟繇的像,衣帽、相貌都和生前一模一样。钟毓和钟会进门看见画像,就大为感伤哀痛,房子于是空置废弃。 [72]

父亲:钟繇,曹魏太傅

母亲:张氏,字昌蒲,钟繇之妾,太原兹氏人 [4]

兄长:钟毓,曹魏青州刺史,后将军

养子:钟邕、钟毅,二人原为钟会兄子

从外甥:荀勖

侄孙女:钟琰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钟会生平与正史略有出入。少有异才,受众人赏识,夏侯霸降蜀后预言其终究成为吴蜀之大患。丘俭叛乱时,钟会说服司马师亲征。司马师病死后,钟会又帮助司马昭保住兵权。

诸葛诞叛乱其间,钟会多次献策助司马昭平叛。又料定司马昭欲伐蜀,预先画好蜀汉地图,遂被拜为镇西将军,假节钺。又造大船假装伐吴以迷惑蜀汉。伐蜀其间,钟会为严明军法,处死许褚的儿子许仪,又攻下阳安关,因为在阳安城中受诸葛亮托梦,于是对百姓秋毫无犯。追击姜维时与邓艾交恶,欲杀诸葛绪时他说“便是邓艾有罪,亦当斩之!” [95] 钟会非常欣赏姜维,灭蜀后,与之结为兄弟,数次向其问计。钟会本有反心,姜维又加以挑唆,于是决定谋反。 [96] 钟会陷害邓艾入囚车,又与姜维策划诛杀魏将,但事情败露,被士兵乱箭射死。 [60]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管越饰演钟会;

2017年电视剧《军师联盟》:刘岳饰演钟会。


相关文章推荐:
颍川 | 三国时 | 钟繇 | 钟毓 | 玄学 | 丘俭 | 司马昭 | 曹髦 | 诸葛诞 | 张良 | 司隶校尉 | 嵇康 | 景元 | 司马昭 | 镇西将军 | 景元 | 魏灭蜀之战 | 邓艾 | 姜维 | 邓艾 | 郭太后 | 司马昭 | 钟繇 | 钟毓 | 蒋济 | 王弼 | 正始 | 秘书郎 | 尚书郎 | 中书侍郎 | 高平陵之变 | 司马懿 | 司马懿父子 | 曹髦 | 关内侯 | 文钦 | 司马师 | 傅嘏 | 王肃 | 司马昭 | 曹髦 | 黄门侍郎 | 诸葛诞 | 项县 | 寿春 | 东吴 | 全琮 | 全怿 | 全端 | 全翩 | 诸葛诞 | 诸葛诞 | 太仆 | 曹髦 | 司隶校尉 | 魏灭蜀之战 | 司马昭 | 姜维 | 镇西将军 | 假节 | 邓艾 | 甘松 | 沓中 | 诸葛绪 | 斜谷 | 骆谷 | 许褚 | 荀恺 | 李辅 | 乐城 | 诸葛亮 | 胡烈 | 关城 | 张翼 | 廖化 | 剑阁 | 移蜀将吏士民檄 | 江油 | 白水 | 江油 | 剑阁 | 绵竹 | 涪县 | 胡烈 | 田续 | 庞会 | 刘禅 | 广汉 | | 司徒 | 县侯 | 亭侯 | 钟会之乱 | 谋反 | 邓艾 | | 胡烈 | 师纂 | 贾充 | 斜谷 | 乐城 | 长安 | 刘备 | 郭皇后 | 丘建 | | 蒋斌 | 蒋显 | 卫继 | 庞德 | 庞会 | 师纂 | 钟毅 | 曹奂 | 钟繇 | 钟毓 | 向雄 | 陈寿 | 蒋济 | 司马师 | 傅嘏 | 曹髦 | 夏侯霸 | 王元姬 | 辛宪英 | 钟毓 | 姜维 | 赤松 | 裴楷 | 荀勖 | 李石 | 陈普 | 罗贯中 | 王夫之 | 郭崇韬 | 余嘉锡 | 王敦 | 郗超 | 王恭 | 典午 | 郭象 | 金行 | 吕思勉 | 王凌 | 丘俭 | 诸葛诞 | 钟繇 | 王僧虔 | 萧衍 | 庾肩吾 | 张芝 | 钟繇 | 王羲之 | 崔瑗 | 杜度 | 师宜官 | 张昶 | 王献之 | 索靖 | 梁鹄 | 韦诞 | 皇象 | 胡昭 | | 荀舆 | 阮研 | 李嗣真 | 张怀 | 书断 | 张怀 | 书估 | 张怀 | 书议 | | 述书赋 | 韦续 | 墨薮 | 张彦远 | 法书要录 | 卢元卿 | 钟繇 | 阮籍 | 荀勖 | 全怿 | 邓艾 | 司马昭 | 洪适 | 王象之 | 洪适 | 曹学 | 兴平 | 张溥 | 建安七子 | 王弼 | 王芑孙 | 高允 | 杜挚 | 孔雀赋 | 菊花赋 | 蒲萄赋 | 遗荣赋 | 道论 | 刍荛论 | 杂家 | 移蜀将吏士民檄 | 母夫人张氏传 | 与蒋斌书 | 与姜维书 | 五字客 | 世说新语 | 钟毓 | 曹丕 | 汗不敢出 | 司马昭 | 陈骞 | 陈泰 | | 钟繇 | 陈矫 | 司马懿 | 陈群 | | 王戎 | 裴楷 | 夏侯玄 | 嵇康 | 嵇康 | 向秀 | 吕安 | 山涛 | 裴秀 | 司马师 | 许允 | 阮籍 | 荀勖 | 钟繇 | 钟毓 | 钟繇 | 钟繇 | 兹氏 | 钟毓 | 荀勖 | 钟琰 | 夏侯霸 | 丘俭 | 司马师 | 诸葛诞 | 司马昭 | 许仪 | 阳安关 | 诸葛亮 | 邓艾 | 姜维 | 三国演义 | 管越 | 军师联盟 | 刘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