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重修望海楼记

范敬宜(19312010),江苏省苏州市人。为范仲淹的28世孙,自幼对诗书画都很敏悟。学生时受过当时文史哲方面杰出学者的熏陶,师从吴门画派的杰出名家樊伯炎,深得吴门真传。1949年毕业于无锡国学专修学校,1951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中文系。197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精于诗书画,当代著名新闻工作者。2010年11月13日13时42分,因病在北京医院去世,享年79岁。

全篇五百多字,以文言文撰写。文章里面简述了望海楼屡建屡毁的经历、有关泰州的文人雅事以及名楼重修的必然性,抒发了笔者登楼的所见、所感、所思。行文简练,大气磅礴。先后在《人民日报》等报刊刊发。二零一零年被收录入江苏省义务教育课程标准试验教科书配套用书《语文读本》(八年级上册),供全省各地初中二年级学生作为语文课外阅读的指定书目。

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予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官,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把酒赋诗,以相酬酢。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已呼之欲出。历二十余载,乃有《岳阳楼记》问世,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泰州城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故前人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

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甍浮光,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 “文运命脉”之象征哉!

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谐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

泰州是汉朝和唐朝的古城,前面临江后方近海,土壤肥沃物庶丰富。泰州的东南有座楼,名叫望海楼,建于宋朝,是泰州城的一处著名景观。各代的名人圣贤,常常在这里吟咏作乐。先世祖上范仲淹(字文正)曾经在泰州的西溪镇做盐仓监官(负责监督淮盐贮运转销),适逢那时腾宗谅(字子京)在海陵做事,他们曾相约一起登楼,饮酒作诗,范仲淹有“君子不独乐”等词句,他“先忧后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又经过二十多年,才有《岳阳楼记》问世,发出的(“先忧后乐”的)呼声传遍四海 流传百代。因此《泰州志》称这楼是“我县文学气象的命脉”,这绝不是虚妄的话。 元明年间,战争兵乱不断,这楼多次摧毁再建,承受不起这样的哀叹了。难道楼的兴盛荒废,有时也和国家命运的繁盛衰败有关?

今日恰逢盛世,于是有了重修望海楼的事。公历二00七年的秋天,望海楼巍峨峙立在泰州的凤城河畔,上接重云,(在望海楼上)向下望去深得不见地底。阁道横空彩饰鲜艳,重重的楼阶都是用玉砌成,它的气势可以和黄鹤楼、滕王阁比美了,可谓是江淮第一楼。望海楼的再次兴盛,何止是泰州一县的“文学气象命脉”的象征啊!

我登上望海楼,靠着栏杆远望,默默地思考着:古时的海和天,已不是今日眼中所看到的了:然而看海的情感,古时和今日是一样的。看见这海的奔腾的气势,就感慨世界潮流的变化,然后思考如何应对这样的改变;看到这海浩瀚广袤的样子,就感叹它孕育万物的品德,然后思考如何去敬畏它;看见它容纳百川的广阔胸襟,就感慨它因为包容而壮大的气量,然后思考如何效仿它;看到它神秘难测的深度,就感叹宇宙中这无尽的宝藏,而后就思考如何珍惜它;看到它波澜不惊的平静,就感慨它碧波千里的美丽,然后思考怎样与它相和谐;看到它咆哮震怒的威严,就感到有堤岸裂绝的危险,然后会思考怎样才能安全。哎,望海楼的意义宏大,愿世上登楼凭栏远眺的人,在遐想的空闲,会想到重建这楼的意义,这就是写这文章的目的了


相关文章推荐:
重修望海楼记 | 散文 | 范敬宜 | 江苏 | 苏州 | 范仲淹 | 文史哲 | 吴门 | 樊伯炎 | 无锡 | 1951年 | 上海圣约翰大学 | 1978年 | 2010年 | 北京 | 文言文 | 范文正 | 滕子京 | 先忧后乐 | 下临无地 | 目力所及 | 敬之 | 有容乃大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