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周不错

瞎子周不错,卖卜为生,其女玉花虽已长大,但为了生活,每日须带周不错到凉亭卖卜算命。日久,玉花与在凉亭卖糕饼的少年金钱,情投意合,互相爱慕,他俩常瞒过周不错,到凉亭后谈心扑蝶。有一次金一故意请周算命,戏问婚星,乘周念流年时,与玉花又偷至亭后细谈。周不知是计,尚自满口呢喃,说金钱的婚星未现,但他俩此时,已在亭后互订婚约了

陈北科与周不错

陈北科告老回家,终日吟诗作赋,力所能及为人解厄。一天,原三边总制已故翁万达的夫人,哭哭啼啼来求见,说是翁万达在官时与两广巡按侯天来有仇隙,现在侯天来要杀戮翁家,请求陈北科消灾解围。陈北科同情翁家,但苦无良策,整天在家中闷坐,恰好瞎子周不错在府外敲铃招卜,陈北科本是不信命卜,听到周不错招摇过市,就命人呼唤他进来,以求开心。周不错不知此家是陈北科府第,信口开说陈北科有铁锁之厄。陈北科大怒反问周不错:“那你自己有什么厄运?”周不错知道自己失口,忙说:“小人也有厄,幸有贵人相救。”陈北科觉得好笑。命家人将周不错锁于贵屿大桥下,看看当潮汛涨起时,有谁人去救他。眼看水位渐涨,周不错大声呼救,正好陈北科的家兄陈南科路过,不知是谁恶作剧,忙将周不错救起。

陈北科原想戏弄周不错,却触悟起解救翁家的对策。第二天,他乔装到潮州府,在大街上故意冲撞侯天来,侯天来不认识陈北科,命差役用铁索将陈北科捆缚,按当时朝廷惯例,当朝要人被缉,龙头炮便连天响至京城。龙头炮一响,侯天来大惊,一打听,才知原是锁了国舅爷,连忙哀求陈北科谅情。陈北科不允,坚持要同上金銮,侯天来知道事情弄大了对自己不利,苦苦请求陈北科相救。陈北科大声说:“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若依我三件事,此案不究”。侯天来满口答应。陈北科提出两个条件:一是立碑向潮州父老反省,二是不私报翁家前仇。鉴于陈北科的威望和声名,侯天来只得照办这两件事。一场风波平息了。

剧情简介

[考释]潮剧传统剧目,由谢大目传授。50、60、80年代,怡梨潮剧团、玉梨潮剧团、潮剧院五团、元华潮剧团、汕头戏曲学校等演出。


相关文章推荐:
陈北科 | 翁万达 | 陈南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