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周末情人(1995年电影)

阿西和李欣是高中同学也是相好,他们每周末趁李欣父母不在家时约会。不料事情被某同学告发,阿西愤而报复,失手将其打死被捕入狱。一次误会让李欣认识了拉拉,拉拉每周末都邀李欣看电影,渐渐地他们成为情人。1993年阿西出狱,他的突然出现给李欣的感情世界刮来了一股飓风。阿西打伤了拉拉,受伤的拉拉被晨晨救起,并被介绍到她丈夫张驰所组建的摇滚乐队中任主唱。张驰和他的乐队成员的生活笼罩在焦躁迷惘的情绪中,他们都面临着精神、事业和情感的困境。李欣说:“我们把自己当成社会上最痛苦的人。后来我才明白,不是社会不了解我们,而是我们不了解社会。”拉拉准备演出,阿西想去挑衅,在李欣的哀求下未果。李欣在两个男人之间奔波,精神上处于撕裂状态。拉拉愤而与阿西对质,一怒之下刺死阿西……

片名:周末情人

时间:上映1995年

地区:中国大陆

颜色:彩色

类型:剧情片

制作公司:福建电影制片厂[中国]

导演:娄烨

制片人:耐安张海明冯郇

编剧:徐勤

摄影:张锡贵

美术:李继贤

剪接:刘嘉麟徐栋娄烨

录音:吕家进

作曲:章绍同李杰

主演:

演职员参考资料来源于 [1]

马晓晴出生于上海市,自小喜爱文艺。1979年被谢晋挑中在故事片《啊!摇篮》中饰演湘竹,把这个革命队伍里成长的小红军的纯真极为动人的表现了出来。后来又参加了《苦果》、《子夜》(1981)、《没有字的信》、《九月》、《一往情深》等影片的演出。

马晓晴1968年出生在上海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79年,11岁的她被谢晋挑中出演《啊!摇篮》(饰演小湘竹),从此踏上演艺之路。拍完《啊!摇 篮》后,马晓晴的脑子里开始萌生出长大后当明星的梦想。高中毕业前的马晓晴拍了7部儿童片,成了当时全国名副其实的小童星。不顾家人的反对,1986年,马晓晴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但是在1988年,马晓晴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退学,正好那一年,峨影厂的米家山导演来找马晓晴演电影《顽主》,学校也坚决反对,马晓晴就退学了。

1988年7月,马晓晴到北京拍王朔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顽主》,她把这部影片称为自己的第一部成年影片,她说当时根本不知道王朔。因为在《顽主》中的出色表演,马晓晴获得1989年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唯一提名。那届金鸡奖的评委会主席正是带她走上电影之路的谢晋,“谢晋导演当年提出,不要颁奖给我,让年轻女演员这么早就得到大奖,她们拿了奖就会往外国跑。”当时有将近半数金鸡百花最佳女演员得主拿到奖后都出国,其中就包括陈冲、张瑜、斯琴高娃、龚雪等。与大奖失之交臂,马晓晴竟然一点也不恨谢晋,谢晋是她的开门祖师爷。

1992年,马晓晴参加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拍摄。

1997年,她凭借在《我也有爸爸》中的出色表现获得第17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成了那个年代炙手可热的女明星。

1999年,她在北京演赖声川的话剧《他和他的两个老婆》,当时穿着三点式就上台了,当时挺轰动。马晓晴和父母住在一起,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

在马晓晴刚到北京时,曾和北影厂的年轻导演路学长谈过恋爱,那个时候马晓晴在路学长的家中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能有个“窝”而不至于像其他北漂演员那样到处租房,当时令很多北漂明星心生羡慕。马晓晴回忆,1988年到北京拍《顽主》时就和路学长恋爱了,他那个时候得了太重的病,她很长一段时间在照顾他,后来拍《北京人在纽约》的时候就走了,他一直给我打电话,还不断地写信,最终我们还是认认真真分手了。之后,马晓晴曾经历过一段不同寻常的爱情,用她的话说就是,“他现在身在高位,说出来对谁都没好处。”

“现在觉得爱情像一场游戏”

年轻的时候,马晓晴一直喜欢比自己大的男人,而且至少要大十岁以上。后来爱情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觉得爱情像游戏,要符合游戏规则,谁也不能彻底霸占谁。以后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不太适合结婚,不适合做家庭主妇,因为做家庭主妇会付出很多,想搞事业,不想要小孩,更不想领养。她看过一本书,作者说自己这一辈子注定断子绝孙。她说她也是这样。

《妇人日记》写尽生命中那些男人

马晓晴孤独的时候,就会给朋友打电话或约朋友出来逛街,但是当走在大街上,再没有人能认出她了,在北京的时候出门戴墨镜,生怕有人认出来,到上海后也老戴墨镜,后来她妈说别戴了,戴了也没人认出你来。后来再也不戴了。马晓晴看过很多书,家里的藏书也不少,正在写一本小说,名叫《妇人日记》,这本小说源于孔子的这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本书会是马晓晴情感经历的真实写照,但是等老了后才会写完,因为她生命中经历过的那些男人都还活着。

马晓晴走红后,个人生活完全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下,她逐渐减慢了拍戏的速度,2000年后,她从北京回到了上海,逐渐淡出观众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沉寂。2002年,马晓晴自立门户当起了导演,但是由她自编自导的电影《花店》最终没能拍成,这是马晓晴的一个遗憾。《花店》讲述了一个开花店的女孩与服装设计师、警察、歌手、农民工四种不同男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回到上海后有几年,马晓晴几乎断绝了与演艺圈的所有联系。电影伤透了她的心,曾经一度不能谈电 影,跟谁也不能谈,一谈到电影她就恶心,想吐。

2006年,马晓晴执导了电影处女作《少女》,同年这部电影在央视电影频道播出,影片中的故事改编自她的亲身经历。马晓晴说这部影片讲的是一个断送了的爱情,在这部电影中,她丰富细腻的情感得到了表达,把情窦初开的青涩、惶恐、逃避和矛盾复杂的心情表达出来了。马晓晴说,影片中女孩子和男孩打架的场面,是她小时候的亲身经历。

2008年1月,马晓晴开始着手写电影剧本《素馨》。马晓晴回到上海后,看到了很多人和事,她经常看新闻,《素馨》也属有感而发。

贾宏声(1967.03.192010.07.05),男,中国著名演员,吉林四平人。成长于戏剧世家,1985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这是他人生道路的重要起点。1987年主演电影《夏日的期待》,初识张杨。1989年中戏毕业,进入中央实验话剧院。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1990年,陆续完成电影《银蛇谋杀案》、《北京你早》,成为了那个年代最受瞩目、最具偶像气质的青年男演员 ,1992年完成电影《陕北大嫂》《黑雪》 ;与张杨合作话剧《蜘蛛女之吻》,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在排练场第一次接触到大麻。1994年,主演电影《黑火》、《周末情人》、《极度寒冷》。1995年,主演电影《日蚀》,他住进精神病院,治疗幻视幻听的病症并开始戒毒。1998年主演电影《苏州河》,贾宏声的表演在蛰伏许久之后再次得到肯定。1999年筹备电影《昨天》。2000年根据贾宏声吸毒亲身经历并和他父母、张杨等人亲自出演拍摄电影《昨天》影片受到广泛关注。2007年5月19日,贾宏声回归话剧舞台。根据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作品《失明症漫记》改编,由王晓鹰导演、贾宏声主演的话剧《失明的城市》,于2007年5月19日在北大百年讲堂首演。

2010年7月5日下午,贾宏声在北京安苑北里小区坠楼身亡,年仅43岁。

娄烨,北京人,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1965年3月出生,1989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1990年,怀着刚刚步出校门的冲动,娄烨集合了一班朋友,开始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周末情人》的拍摄。这一时期,他的许多同学拍摄了一系列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影片。娄烨也成了这一集团行动中的一员。娄烨觉得中国电影史上在90年代初注定要出现一批独立电影制作人。尽管独立制作要花费导演许多额外的心思,但在这种方式下导演反而更能表达自己想拍的东西。这种条件是新生代导演所面临的问题,但这些导演仍旧拍出大量影片,这是对第五代摸式的抗拒,又是第六代走向成熟的标志。他的影片追求生存还原,自觉摈弃民族和个人神话,挣脱历史文化的挟裹,将人从重重符号中释放出来,裸露生命的真实状态。但影片从主题、人物、内容包括摇滚表现均和这一时期第六代影片如出一辙。从技巧上来说节奏处理、影调控制以及电影感等不乏光采。2006年9月1日,导演娄烨因为《颐和园》这部电影,和该片的制片人耐安一起,被广电总局处罚5年内不得拍片。

娄烨觉得中国电影史上注定要出现一批独立电影制作人。尽管独立制作要花费导演许多额外的心思,但在这种方式下导演反而更能表达自己想拍的东西。这种条件是新生代导演所面临的问题,但这些导演仍旧拍出大量影片,这是对第五代摸式的抗拒,又是第六代走向成熟的标志。娄烨所选取的题材为现实题材。他的影片追求生存还原,自觉摈弃民族和个人神话,挣脱历史文化的挟裹,将人从重重符号中释放出来,裸露生命的真实状态。影片从主题、人物、内容包括摇滚表现均和这一时期第六代影片如出一辙。

德国45届曼海姆-海德堡国际电影节"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最佳导演奖"

当娄烨借助《周末情人》的影像叙事,试图疏离开那个被新意识形态所笼罩的老上海形象时,在他和那些老上海故事之间就明显地存在着一种美学的对峙和精神上的紧张。问题在于,越是感到这种精神对立物的强大,就会越不自觉地在自己的影像美学实践中往相反的方向倾斜。然而,作为刺激他们进行反抗的内驱力那些源自现实生活中的愤怒情绪并不像前辈那样因为文化转型的痛苦而产生出了巨大的思想批判力量,它们不过是都市日常生活笼罩之下个人精神虚空中的一些青春期情绪分泌物,因此不具有太大的现实杀伤力。这样他们剩下了假想式的文化反抗,或者干脆为了反抗而反抗,让反抗变成“这一代”的文化仪式,并且因为能够拥有这种不合时宜的态度而表现出极度的精神自恋和自我放逐的文化偏执。

但是很多情况下他们或许并不明了个人产生怨怒情绪的现实来源,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反抗的具体所指为何。因此《周末情人》在叙事终端就遭遇到了一个难以避免的后果,他们最终可能会将内心淤积的不满和愤怒情绪转而宣泄到同辈人、群体内部、自身,甚至比自己还弱小的弱势者身上。影片中阿西和李欣偷偷约会,被同学告发后愤而报复,终因过失杀人而锒铛入狱。此后李欣的新情人拉拉因为争风,一时意气失手刺死了出狱不久的阿西,为此也身陷囹圄。在这种普遍纠结于1990年代“愤青”群体内部的互文性叙事中,叙述者借以实践反抗的主体和反抗的对象合而为一,最终新生代导演的都市影像书写陷入了一种自我指涉的怪圈。

《周末情人》中的文化自戕的结局,从某种意义上验证了1990年代都市青年仪式化反抗的叙事局限。大概导演也想挣脱这个奇特的文化宿命,于是在故事的结尾为失败了的文化青年安排了一个光明的前景:若干年拉拉出狱,迎接他的人群中有一个怀抱中的婴儿,那个婴儿的名字叫拉拉。仪式化反抗的失败者希冀有一个真实可信的文化宁馨儿的诞生,这显然是一个预支的光明。当他们告别了现实坚守,也开始学着“向前看”,所有的焦虑、躁动、抑郁、落寞似乎已被彻底释放的时候,我们似乎嗅到了1990年代初曾经风光一时的都市先锋影像在现实的逼视下迅速衰老的气息。

1985年夏天的一个周末,负案在逃的阿西和女友李欣幽会时,被刑警缉捕,临走时留下一包东西,他请李欣到一家游艺厅,把东西交给一个穿花格衬衫的男青年。为完成阿西托付的事,李欣来到游艺厅,她不认识那个接货的人,误将东西交给了穿花格衬衫的拉拉。拉拉说他不认识阿西,那包东西也不是他的。可拉拉一下就喜欢上了李欣,两人在一周后开始约会。以后便经常约会。几年后的一个夏天,阿西刑满出狱,他到李欣的住处,才知李欣搬家了。他四处打听李欣的下落,渴望见到女友。 阿西终于找到了李欣,同时也知道了拉拉成了她的男朋友。他气愤极了,在大雨如注的一天,找到拉拉,把他打伤了,并威胁他,要他离开李欣。拉拉根本不把阿西的恐吓放在心上,仍然一往情深的爱着李欣。

阿西紧紧地盯着李欣,强迫她与自己幽会,李欣不肯。拉拉所在的通俗音乐小队首演前,阿西托人转告李欣,要她来赴约,否则便找人砸了演出场地。出于无奈,李欣去见阿西。 拉拉也觉察到有事,演出后就去找阿西。阿西用匕首刺伤了拉拉,匆匆离去。拉拉忍着伤痛,拼力追上阿西,猛地一刀刺进阿西腹部,阿西倒在楼道里。拉拉跌跌撞撞地走出楼门,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大雨哗哗地下个不停。

李欣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生活,她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去过新的生活。 [2]


相关文章推荐:
福建电影制片厂 | 娄烨 | 张海明 | 徐勤 | 张锡贵 | 李继贤 | 徐栋 | 李杰 |
| 王志文 |
| 王小帅 | 马晓晴 | 啊!摇篮 | 子夜 | 没有字的信 | 九月 | 一往情深 | 上海戏剧学院 | 米家山 | 马晓晴 | 顽主 | 谢晋 | 陈冲 | 张瑜 | 斯琴高娃 | 龚雪 | 北京人在纽约 | 我也有爸爸 | 赖声川 | 他和他的两个老婆 | 路学长 |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 四平 | 中央戏剧学院 | 中央实验话剧院 | 黑火 | 极度寒冷 | 苏州河 | 昨天 | 张杨 | 诺贝尔文学奖 | 王晓鹰 | 北大百年讲堂 | 娄烨 | 北京电影学院 | 中国电影史 | 西和 | 宁馨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