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国风周南

《诗经》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对后代诗歌发展有深远的影响,成为古典文学现实主义传统的源头。《国风周南》 [1] 是《诗经国风》中的部分作品,包括《关雎》等十一首诗,有东周作品,也有西周作品。武王灭商后,地域扩大,为加强统治力量,西周初期周成王时代,周公姬旦和召公姬爽分陕(今河南陕县)而治。“召公既相宅,周公往营成周。”(《书洛诰》)陕县以东为周公管理,周公居东都洛邑(即成周),统治东方诸侯。《周南》当是周公统治下的南方地区的民歌,范围包括洛阳(其北限在黄河)以南,直到江汉一带地区,具体地方包括今河南西南部及湖北西北部。由于采集地域广阔,又不便国自为编,故统称“南”以示南国之诗 [2]

《诗经国风周南》中总计11篇:关雎、葛覃、卷耳、木、螽斯、桃夭、兔、、汉广、汝坟、麟之趾。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3]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为为,服之无。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我姑酌彼金,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矣,我马矣,我仆矣,云何吁矣。

南有木,葛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木,葛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木,葛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肃肃兔,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兔,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采采,薄言采之。采采,薄言有之。
  采采,薄言掇之。采采,薄言捋之。
  采采,薄言之。采采,薄言之。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4]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如调饥。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鲂鱼尾,王室如毁。虽则如毁,父母孔迩。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5]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文学史 | 诗歌总集 | 古典文学 | 现实主义 | 诗经 | 国风 | 先秦 | 关雎 | 葛覃 | 卷耳 | | 螽斯 | 桃夭 | | | 汉广 | 汝坟 | 麟之趾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