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公父

公父,姬姓,名(dǎn),又称周太王, [1] 豳(今陕西旬邑)人。上古周部落的领袖,西伯君主,周文王祖父,周王朝的奠基人。

据推算,古公父是轩辕黄帝第16世孙、周祖后稷的第12世孙,在周人发展史上是一个上承后稷、公刘之伟业,下启文王、武王之盛世的关键人物,是一位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改革家、军事家,历史上的著名贤王。

古公父因戎狄威逼,率领族人由豳迁到岐山下的周原(今陕西岐山北),“复修后稷、公刘之业”,推行“务耕织、行地宜”的农业发展政策,实现了“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的局面,周族逐渐强盛,加之周太公“积德行义”,使得“国人皆戴之”,奠定了周人礼教文化和灭商的基础。周武王发建立周朝时,追谥他为“周太王”,他住过的地方叫“太王城”,他的墓叫“太王墓”。

公父,一名古公或古公父,古代周部落首领,传为后稷第十二代孙,周文王祖父。公父是使周部落兴盛的一位重要人物,后武王有天下,追尊古公为周太王,太吴姓族谱中,尊古公为先祖。《诗经宫》说:“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迁周部落于岐山之阳的周原和开始翦商的事业,是公父两项最大的功绩。

古公父执政时,正是商武乙时代,他继承了周祖遗风,继续致力于豳地的开发。他勤于农业,所种田地收成丰美。每年春天,他和妻子太姜亲自下地,不怕劳苦,辛勤耕作。夏日暴雨倾作,他与青壮年一起,加固堤堰,疏浚河道。秋日黄叶飘零,他带领大家收割、打碾、贮藏粮食。冬季大雪纷飞,他忙着走家串户,访疾问苦。 [2]

当值殷商之世,西北戎狄屡犯地(今陕西彬县和旬邑县一带)。“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以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 [3] 。为此,“商小乙二十六年,古公父率姬姓周氏二千乘,循漆水逾梁山来到岐山(箭括岭)下的周原。豳和其它地方的自由民,视古公为仁人,扶老携幼皆来归附。” [4]

公父改变了游牧的风俗,建筑城邑房屋,设立官吏,改革戎狄风俗,开垦荒地,发展农业生产,把民众分成邑落定居下来,建立诸侯国,得到了商王朝认可。“(商王)武乙六年,迁岐周。命周公父,赐以岐邑”《竹书纪年》。因地处周原,故姬姓从此称周人,“定国号为周,粗皆国家雏形。”

公父使周部落逐渐强盛起来,奠定了周人灭商的基础。古公卒,少子季历继位,是为公季,后周人追称王季。王季的儿子昌,即周文王。古公父是公刘的第九世孙,殷商后期,率部迁到渭河流域的周原(今陕西岐山县),这里土地肥沃,水草丰茂,适宜农作物生长,于是这支部落逐渐强大起来,灭商建立了周朝。

先周部落从公父迁岐到文王建丰,是其发展的第二阶段。在这一阶段,先周姬姓氏族与姜姓氏族联姻,并向东发展,为武王灭商准备了条件。其生产力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其社会形态则已由居幽时的酋邦模式而进人了早期国家时期。有关这次迁移,其它史书也都有载。《竹书纪年》:(殷)武乙元年:“那迁于岐周。”陈逢衡谓:“当云那侯父自那迁于岐周。”武乙三年:“命周公父赐以岐邑。”自公父迁岐之后,先周历史便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是与姜姓氏族联为婚姻。 [5] 公父带领着姬姓部族来到岐山周原之后,便与原先已住在南面渭水流域武功、扶风、宝鸡一带的姜姓部族联为婚姻。此后,姬姜两部落便世为婚姻,如武王妻曰邑姜,西周康王、穆王、鼓王、孝王(或为夷王)、厉王、幽王的妻子均为姜女 [6]

公父首先采取了一系列创建国家文明的措施。《周本纪》说公父率部落居于岐下之后,“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3] 就使国家的存在形式带有亲族关系和地域关系的双重内涵。而公职官员的任命,也开始脱离血缘关系,渐次形成一复杂的官僚统治集团。行政机构的充实和健全,正不断加强着周国家权力的运作。同样,在意识形态领域,亦紧紧适应着这种社会构成和政治秩序的演进,出现了宗庙之祀和家社之祭并重的整合,初步形成了一套发于家族或宗族、涵盖社会、上达国家的祭祀系统。

周太王迁岐建国后,“天下”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主要标志为:周人打破戎狄的包围,获得了一个有利的生存环境。但是,这时戎狄的危胁依然存在,周人的力量不足以与强殷杭衡,于是太王根据天下形势的分析以及自身安全的需要,制定了对外政策的基本方针,即加强与附近各部落的友好交往,东联强殷,西抗诸戎,为发展生产,增强国力,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条件。为了实现这个联殷图存的目的,大王采取了臣属于商王朝的政策。

公父一方面强化着统治阶级的政治地位,同时也有效地调整着周围各社会阶层的关系。”公父的功业在于使先周部落内部实力得到了充实与发展,而至其儿子王季,孙子文王时,先周部落便开始向外扩展。最后到武王时,终于推翻了其东方强国商朝。

司马迁:“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3]

父亲:公叔祖类

妻子:太姜

长子:太伯(亦称泰伯、吴太伯)

次子:虞仲(亦称仲雍、吴仲雍)

三子:季历(亦称公季、王季、周王季)

孙子:周文王、虢仲、虢叔、季简(仲雍之子,吴国君)。 [7]

《崔东壁先生遗书》已指出《史记周本纪》之误,认为“古公父”之“古”是“昔”之义。孙作云先生考证:“`公父”不能称为“古公父”,或“古公”。《诗经》四字一句,故在公父,前加一“古”字,以足其文。司马迁不察,在《史记周本纪》中一再日“古公父”或“古公”,这是不对的。 [8] 顾颉刚先生《上古史讲义周人的崛起》中注释曰:“古”,与《尚书》的“旧者稽古”相同,是说远古的意思,不是人名,人名只有三个字,即“公父”是周人开国始祖,所以诗才称“绵绵瓜贬,民之初生”,决不会从中间的太王讲起,公父与周太王为二人 [9] 。谭戒甫先生亦认为古公父、太王父是二人,一前一后含。王玉哲先生说:“关于古公父的史料太贫乏,截止到现在这个问题还难以定论,上面这些说法可以并存,以待博闻。杨宽先生论日:“公父如同公刘、公非、公叔祖类一样,以“公”为尊称。《史记》称为“古公父”是不对的,《诗经》四字一句,前加“古’字,是“昔”的意思。崔述《丰镐考信录》卷一0称他为太王,是出于文王称主以后的追述。” [10] 此论与孙作云先生之说相斌应以“公父’幸说为确。至于“公父”、“周太王”或“太王父”为一前一后的二人之说,显然不妥,应是父的不同称谓,无可怀疑。

周太王陵是周王朝奠基人,周人先祖古公父的陵寝。位于陕西省岐山县祝家镇岐阳村。周太王陵始建年代不详,误传为周幽王墓,万历岐山知县于邦栋始辨正之。现周太王陵墓丘高3.5米,围大约50米。前有清乾隆四十八年邑令平世增立的墓碑一座,高3米,上刻清陕西巡抚毕沅题字“周太王陵”,碑楼、碑座已残,2000年岐阳村重修墓碑。

《史记周本纪》 [3]


相关文章推荐:
周太王 | 陕西 | 旬邑 | 周文王 | 轩辕黄帝 | 世孙 | 后稷 | 后稷 | 公刘 | 文王 | 武王 | 周原 | 陕西 | 岐山 | | 商朝 | 奠基人 | 公叔祖类 | 季历 | 岐邑 | 公叔祖类 | 太姜 | 太伯 | 泰伯 | 吴太伯 | 虞仲 | 仲雍 | 季历 | 公季 | 王季 | 虢仲 | 虢叔 | 季简 | 岐山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