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周宗建

周宗建(1582年~1627年),字季侯,号来玉。吴江(今属江苏苏州)人。明末天启年间东林党人之一,弘光帝在南京即位后追谥其为忠毅。撰《老子解》,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禁毁。

周宗建为尚书周用之曾孙。少时听杨继盛故事,曾叹道:“忠愍(杨继盛)不死!”

万历三十四(1606年)与钱谦益同中举人,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中进士,授武康(今属浙江德清)知县,又知仁和(今属浙江杭州),有政绩,升福建道御史,巡按湖广。天启元年,为上疏指陈时弊,为受打击的礼科给事中顾存仁等鸣冤,并针对辽东兵事,请求破格任用熊廷弼,前后得罪一大批人。

天启二年(1622年),弹劾魏忠贤与客氏乱政,激怒明熹宗,因诸大臣力救免死。次年再上疏指斥魏忠贤擅权,奏章洋洋千言,惊天动地,其中的八个字至今振聋发聩,他痛斥魏忠贤“千人所指,一丁不识”,被东厂视为“第一仇人”。

天启中,御史倪文焕诋周宗建等讲学为伪学,疏曰:“聚不三不四之人,说不痛不痒之话,作不浅不深之揖,啖不冷不热之饼。”天启五年(1625年)三月,魏忠贤矫旨将周宗建削籍。天启六年(1626年),诬告他受熊廷弼的贿赂,被逮入狱,抄没家产,最后,四十五岁的周宗建同年六月十七日死于刑审,被魏忠贤的爪牙活活打死。

宗建有子六人,其中廷祚(长生)、廷祉、廷禧为原配申氏所出,住松陵;廷琪、廷?为妾宋氏所出,住北京;廷?为侧室俞氏所出。“家人子俱鸟兽散窜”,三个小儿子分别由各自的母亲携带逃亡。廷祚、廷?流离在外,宗建又无兄弟姊妹,幸赖其堂兄周永年扶持。崇祯登基(1628年),肃清魏忠贤阉党。周廷祚进京告御状为父亲复仇,拒万金之贿、“一第”之诱,使郭巩“拟辟”。

周宗建,字季侯,吴江人,尚书用曾孙也。万历四十一年进士。除武康知县,调繁仁和,有异政,入为御史。

天启元年,为顾存仁、王世贞、陶望龄、顾宪成请谥,追论万历朝小人,历数钱梦皋、康丕扬、亓诗教、赵兴邦乱政罪,并诋李三才、王图。时辽事方棘,上疏责备辅臣。无何,沈阳破,宗建责当事大臣益急,因请破格用人,召还熊廷弼。已,论兵部尚书崔景荣不当信奸人刘保,辅臣刘一不当抑言路,因刺右通政林材、光禄卿李本固。材、本固移疾去。魏大中劾王德完庇杨镐、李如桢,宗建为德完力攻大中,其持论数与东林左。会是岁冬,奉圣夫人客氏既出宫复入,宗建首抗疏极谏,中言:“天子成言,有同儿戏。法宫禁地,仅类民家。圣朝举动有乖,内外防闲尽废。此辈一叨隆恩,便思逾分,狎溺无纪,渐成骄恣,衅孽日萌,后患难杜。王圣、朱娥、陆令萱之覆辙,可为殷鉴。”忤旨,诘责。清议由此重之。

明年,广宁失。廷臣多庇王化贞,欲甚熊廷弼罪。宗建不平,为剖两人罪案,颇右廷弼,诸庇化贞者乃深疾宗建。京师久旱,五月雨雹。宗建谓阴盛阳衰之征,历陈四事:一专讥大学士沈;一请宽建言废黜诸臣;一言廷弼已有定案,不当因此罗织朝士,阴刺兵部尚书张鹤鸣、给事中郭巩;一则专攻魏进忠,略言:“近日政事,外廷啧啧,咸谓奥之中,莫可测识,谕旨之下,有物凭焉。如魏进忠者,目不识一丁,而陛下假之笑,日与相亲。一切用人行政,堕于其说,东西易向而不知,邪正颠倒而不觉。况内廷之借端,与外廷之投合,互相扶同。离间之渐将起于蝇营,谗构之衅必生于长舌。其为隐祸,可胜言哉!”进忠者,魏忠贤故名也。时方结客氏为对食,廷臣多阴附之,其势渐炽,见宗建疏,衔次骨,未发也。邹元标建首善书院,宗建实司其事。元标罢,宗建乞与俱罢,不从。巡视光禄,与给事中罗尚忠力剔奸弊,节省为多。寻请核上供器物,中官怒,取旨诘责。宗建等再疏力持,中人滋不悦。

给事中郭巩者,先以劾廷弼被谪。廷弼败,复官,遂深结进忠。知进忠最恶宗建,乃疏诋廷弼,因诋朝廷之荐廷弼者,而宗建与焉。其锋锐甚,南京御史涂世业和之,诋宗建误廷弼,且误封疆。宗建愤,疏驳世业,语侵巩,抉其结纳忠贤事。巩亦愤,上疏数千言,诋宗建益力,并及刘一、邹元标、周嘉谟、杨涟、周朝瑞、毛士龙、方震孺、江秉谦、熊德阳辈数十人,悉指为廷弼逆党。宗建益愤,抗疏力驳其谬,且曰:“李维翰、杨镐、袁应泰、王化贞,皆坏封疆之人也;亓诗教力主催战,赵兴邦贿卖边臣,皆误封疆之人也;其他荐维翰、荐镐、荐应泰、化贞者,亦误封疆之人也。巩胡不一击之,而独苛求廷弼,且诋荐廷弼者为逆党哉?”当是时,忠贤势益盛。宗建虑内外合谋,其祸将大,三年二月遂抗疏直攻忠贤,略言:

臣于去岁指名劾奏,进忠无一日忘臣。于是乘私人郭巩入都,嗾以倾臣,并倾诸异己者。巩乃创为“新幽大幽”之说,把持察典,编廷臣数十人姓名为一册,思一网中之。又为匿名书,罗织五十余人,投之道左,给事中则刘弘化为首,次及周朝瑞、熊德阳辈若而人,御史则方震孺为首,次及江秉谦辈若而人,而臣亦其中一人也。既欲罗诸臣,以快报复之私,更欲独中臣,以释进忠之恨。是察典不出于朝廷,乃巩及进忠之察典也。幸直道在人,巩说不行,始别借廷弼,欲一阱陷之。

巩又因臣论及王安,笑臣有何瓜葛。陛下亦知安之所以死乎?身首异处,肉饱乌鸢,骨投黄犬,古今未有之惨也。巩即心昵进忠,何至背公灭理,且牵连刘一、周嘉谟、杨涟、毛士龙辈,谓尽安党。请陛下穷究安死果出何人倾害,则此事即进忠一大罪案。巩之媚进忠,即此可为证据矣。

先朝汪直、刘瑾,虽皆枭獍,幸言路清明,臣僚隔绝,故非久即败。今权报复,反借言官以伸;言官声势,反借权以重。数月以来,熊德阳、江秉谦、侯震、王纪、满朝荐斥矣,邹元标、冯从吾罢矣,文震孟、郑逐矣,近且扼孙慎行、盛以弘,而绝其揆路。摘瓜抱蔓,正人重足。举朝各爱一死,无敢明犯其锋者。臣若尚顾微躯,不为入告,将内有进忠为之指挥,旁有客氏为之羽翼,外有刘朝辈为典兵示威,而又有巩辈蚁附蝇集,内外交通,驱除善类,天下事尚忍言哉!疏入,进忠益怒。率刘朝等环泣帝前,乞自髡以激帝怒。乃令宗建陈交通实状,将加重谴,宗建回奏益侃直。进忠议廷杖之,阁臣力争,乃止,夺俸。

会给事中刘弘化、御史方大任等交章助宗建攻进忠、巩,巩复力诋诸人。诏下诸疏平议,廷臣为两解之。乃严旨切责,夺巩、宗建俸三月。是时,刘朝典内操,遂谋行边。廷臣微闻之,莫敢言。宗建曰:“巩自谓未尝通内,今诚能出片纸遏朝,吾请为洗交结之名。”巩噤不敢发。宗建乃抗疏极谏,历陈三不可、九害。会朝与进忠有隙,事亦中寝。其冬出按湖广,以忧归。

五年三月,大学士冯铨衔御史张慎言尝论己,属其门生曹钦程诬劾,而以宗建为首,并及李应升、黄尊素。忠贤遂矫诏削籍,下抚按追赃。明年以所司具狱缓,遣缇骑逮治。俄入之李实疏中,下诏狱毒讯。许显纯厉声骂曰:“复能詈魏上公一丁不识乎!”竟坐纳廷弼贿万三千,毙之狱。

宗建既死,征赃益急。其所亲副使蒋英代之输,亦坐削籍。忠贤败,诏赠宗建太仆寺卿,官其一子。福王时,追谥忠毅。


相关文章推荐:
天启 | 东林党 | 乾隆 | 周用 | 杨继盛 | 万历 | 钱谦益 | 万历 | 进士 | 仁和 | 天启 | 熊廷弼 | 天启 | 魏忠贤 | 客氏 | 明熹宗 | 魏忠贤 | 东厂 | 天启 | 倪文焕 | 天启 | 魏忠贤 | 天启 | 熊廷弼 | 魏忠贤 | 周永年 | 阉党 | 万历 | 进士 | 仁和 | 天启 | 顾存仁 | 王世贞 | 陶望龄 | 顾宪成 | 万历 | 亓诗教 | 李三才 | 熊廷弼 | 兵部尚书 | 崔景荣 | 刘保 | 刘一 | 李本固 | 王德完 | 杨镐 | 李如桢 | 奉圣夫人 | 客氏 | 陆令萱 | 王化贞 | | 兵部尚书 | 张鹤鸣 | 给事中 | 魏忠贤 | 客氏 | 邹元标 | 给事中 | 给事中 | 刘一 | 邹元标 | 周嘉谟 | 杨涟 | 周朝瑞 | 毛士龙 | 方震孺 | 江秉谦 | 李维翰 | 杨镐 | 袁应泰 | 王化贞 | 亓诗教 | 给事中 | 周朝瑞 | 方震孺 | 王安 | 刘一 | 周嘉谟 | 杨涟 | 汪直 | 刘瑾 | 江秉谦 | 侯震 | 王纪 | 满朝荐 | 邹元标 | 冯从吾 | 文震孟 | | 孙慎行 | 盛以弘 | 客氏 | 给事中 | 方大任 | 陈三 | 湖广 | 张慎言 | 曹钦程 | 李应升 | 黄尊素 | 许显纯 | 蒋英 | 太仆寺卿 | 福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