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周馥(西晋将领)

周馥,字祖宣,周浚从父弟也。父蕤,安平太守。馥少与友人成公简齐名,俱起家为诸王文学,累迁司徒左西属。司徒王浑表“馥理识清正,兼有才干,主定九品,检括精详。臣委任责成,褒贬允当,请补尚书郎”。许之。稍迁司徒左长史、吏部郎,选举精密,论望益美。转御史中丞、侍中,拜徐州刺史,加冠军将军、假节。征为廷尉。

惠帝幸邺,成都王颖以馥守河南尹。陈??、上官已等奉清河王覃为太子,加馥卫将军、录尚书,馥辞不受。覃令馥与上官已合军,馥认已小人纵暴,终为国贼,乃共司隶满奋等谋共除之,谋泄,为已所袭,奋被害,馥走得免。及已为张方所败,召馥还摄河南尹。暨东海王越迎大驾,以馥为中领军,未就,迁司隶校尉,加散骑常侍、假节,都督诸军事于渑池。帝还宫,出为平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代刘准为镇东将军,与周?等讨陈敏,灭之,以功封永宁伯。

馥自经世故,每欲维正朝迁,忠情恳至。以东海王越不尽臣节,每言论厉然,越深惮之。馥睹群贼孔炽,洛阳孤危,乃建策迎天子迁都寿春。永嘉四年,与长史吴思、司马殷识上书曰:“不图厄运遂至于此!戎狄交侵,畿甸危逼。臣辄与祖纳、裴宪、华谭、孙惠等三十人伏思大计,佥以殷人有屡迁之事,周王有岐山之徙,方今王都罄乏,不可久居,河朔萧条,崤函险涩,宛都屡败,江汉多虞,于今平夷,东南为愈。淮扬之地,北阻涂山,南抗灵岳,名川四带,有重险之固。是以楚人东迁,遂宅寿春,徐邳、东海,亦足戍御。且运漕四通,无患空乏。虽圣上神聪,元辅贤明,居俭守约,用保宗庙,未若相土迁宅,以享永祚。臣谨选精卒三万,奉迎皇驾。辄檄前北中郎将裴宪行使持节、监豫州诸军事、东中郎将,风驰即路。荆、湘、江、扬各先运四年米租十五万斛,布绢各十四万匹,以供大驾。令王浚、苟共平河朔,臣等戮力以启南路。迁都弭寇,其计并得。皇舆来巡,臣宜转据江州,以恢王略。知无不为,古人所务,敢竭忠诚,庶报万分。朝遂夕陨,犹生之愿。”

越与苟不协,馥不先白于越,而直上书,越大怒。先是,越召馥及淮南太守裴硕,馥不肯行,而令硕率兵先进。硕贰于馥,乃举兵称馥擅命,已奉越密旨图馥,遂袭之,为馥所败。硕退保东城,求救于元帝。帝遣扬威将军甘卓、建威将军郭逸攻馥于寿春。安丰太守孙惠帅众应之,使谢为檄。,馥之故将也。馥见檄,流涕曰:“必谢之辞。”闻之,遂毁草。旬日而馥众溃,奔于项,为新蔡王确所拘,忧愤发病卒。

初,华谭之失庐江也,往寿春依馥,及馥军败,归于元帝。帝问曰:“周祖宣何至于反?”谭封曰:“周馥虽死,天下尚有直言之士。馥见寇贼滋蔓,王威不振,故欲移都以纾国难。方伯不同,遂致其伐。曾不逾时,而京都沦没。若使从馥之谋,或可后亡也。原情求实,何得为反!”帝曰:“馥位为征镇,握兵方隅,召而不入,危而不持,亦天下之罪人也。”谭曰:“然。馥振缨中朝,素有俊彦之称;出据方岳,实有偏任之重,而高略不举,往往失和,危而不持,当与天下共受其责。然谓之反,不亦诬乎!”帝意始解。

馥有二子:密、矫。密字泰玄,性虚简,时人称为清士,位至尚书郎,矫字正玄,亦有才干。

周馥(?)字祖宣,浚从父弟也。父蕤,安平太守。馥少与友人成公简齐名,俱起家为诸王文学,累迁司徒左西属。司徒王浑表“馥理识清正,兼有才干,主定九品,检括精详。臣委任责成,褒贬允当,请补尚书郎”。许之。馥自经世故,每欲维正朝迁,忠情恳至。以东海王越不尽臣节,每言论厉然,越深惮之。馥睹群贼孔炽,洛阳孤危,乃建策迎天子迁都寿春。先是,越召馥及淮南太守裴硕,馥不肯行,而令硕率兵先进。硕贰于馥,乃举兵称馥擅命,已奉越密旨图馥,遂袭之,为馥所败。硕退保东城,求救于元帝。帝遣扬威将军甘卓、建威将军郭逸攻馥于寿春。安丰太守孙惠帅众应之,使谢为檄。,馥之故将也。馥见檄,流涕曰:“必谢之辞。”闻之,遂毁草。旬日而馥众溃,奔于项,为新蔡王确所拘,忧愤发病卒。(《晋书周浚传附周馥传》)


相关文章推荐:
周浚 | 齐名 | 王文学 | 尚书 | 御史中丞 | 侍中 | 冠军将军 | 廷尉 | 王颖 | 河南尹 | 清河 | 卫将军 | 满奋 | 张方 | 河南尹 | 东海 | 王越 | 司隶校尉 | 散骑常侍 | 都督 | 渑池 | 平东将军 | 都督 | 扬州 | 刘准 | 镇东将军 | 陈敏 | 厉然 | 孔炽 | 洛阳 | 寿春 | 永嘉 | 吴思 | 裴宪 | 华谭 | 孙惠 | 殷人 | 岐山 | 江汉 | 淮扬 | 楚人 | 寿春 | 中郎将 | 豫州 | 东中郎将 | 王浚 | | 江州 | 王略 | 于越 | 淮南 | 东城 | 甘卓 | 建威将军 | 安丰 | 王确 | 寿春 | 王威 | 方伯 | 方隅 | 振缨中朝 | 方岳 | 尚书郎 | 尚书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