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诸侯会盟

诸侯会盟,古代诸侯间会面和结盟的仪式。春秋时代,一些较小的诸侯国为了抵御大国侵略,联合作战,一些较大的国家利 用自己的实力和影响,胁迫其他小国加入自己的阵线,都曾会盟。

诸侯会盟指中国历史诸侯分封制度下,强大的诸侯召集其他诸侯开会并称霸的事情。

诸侯会盟的发展,体现了礼制社会的兴盛与衰败,以及强大诸侯壮大的过程。诸侯会盟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先秦历史中,不可或缺的成分。其中,以周朝的会盟历史最为详细,且数量最多。据《左传》记载,周朝会盟数量至少有二百次。其中以葵丘会盟、践土会盟、黄池会盟、徐州会盟最为著名,被合称为春秋四大会盟。从最初尊王攘夷等以礼仪治理天下的会盟,到后来为了争夺霸主以武力治理天下的会盟,无疑是周王朝从兴盛的礼仪之邦,发展到权势旁落的一个傀儡政权的写照。历史小说作家二月河在《乾隆皇帝》中总结道:亡国速途有二,一者劳役过重,人民不堪其负,起义造反;二者,诸侯权势滔天,中央无力管制,造成诸侯自立为王,天下大乱。诸侯会盟属于第二种情况,加速了分封制度王朝的灭亡。

秦赵会盟台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秦昭襄王时(公元前282一公元前280年),秦国三次发兵攻赵,赵国失利而不屈服。秦为征服赵,又开始政治与外交上的斗争。公元前279年,秦昭襄王派人告诉赵惠文王,为使两国和好,双方可在渑池会盟。

陪同赵王前往的是赵国上大夫蔺相如。秦王与赵王会饮时,胁迫赵王鼓瑟,并令史官记入秦史,使赵王感到无比难堪。这时,蔺相如正气凛然地强请秦王击缶,亦令赵国史官记人赵史。秦国官员不服,胁令赵国割15城给秦王祝寿,蔺相如也迫请秦国割都城咸阳给赵王祝寿。如此针锋相对,舌枪唇剑,直到宴会终了,秦王也未能捞到丝毫便宜,只得与赵王言归于好。

为表示偃旗息鼓,停止战争,双方士兵捧土埋藏兵器以示友好,遂成会盟高台。

公元前482年,鲁国国主鲁哀公,晋国国主晋定公在黄池(今河南封丘县西南)约会夫差,举行会盟大典。夫差异常兴奋,因为鲁国与晋国都是老牌的诸侯国,在诸侯国中颇有影响,如今对方邀请自己会盟,对于吴国在诸侯心目中的地位是大有裨益的。

吴王夫差于是调集全国可用之精兵,甲胄鲜明的朝黄池浩浩荡荡的出发去了。

勾践得知消息后,秘密在吴越边境集结了三万精兵,准备乘吴军精锐尽出,姑苏只剩老弱残兵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进吴国国都。

夫差与鲁哀公、晋定公,并排站在封禅台上,检阅三军,吴军精锐尽出,声势壮大,夫差所到之处,三军将士必齐声鼓噪。鲁、晋二公深畏服之。夫差志得意满。又与二公围猎,颇多斩获。二公赞曰:“真上马可治军,下马可治国之君也。”夫差听到他一生中对于自己最高的评价,顿时有飞升的感觉一般,腾云驾雾。

两个月后,夫差帅大军回到吴国,姑苏城已空无一人。

在县城南11.3公里处、坝台村东头,周穆王曾游于此地。据《封丘县志》载:“天子东游于黄泽。歌曰:黄之池,其马喷沙,黄之泽,其马喷玉。”故春秋时叫黄池。周敬王三十八年(公元前482),吴王夫差率军于黄池大会诸侯,与晋争做盟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黄池之会”。今仅存古黄池碑一通,建砖砌碑楼加以保护。

周惠王想废掉太子郑,立自己爱妃生的儿子丰子带为太子。

齐桓公为了保全太子的地位,以诸侯要拜见太子为借口,在公元前655年5月,联合八国诸侯在首止开大会,太子郑在首止和诸侯见了面,一起住了几个月。周惠王觉得太子郑不听使唤,但又无力和齐桓公抗争,就偷偷派人去劝告郑国不要参加结盟。郑国听了周王的话,离开了首止,剩下的七个诸侯共同缔结了共辅太子的盟约。后来,齐国又去攻打郑国,郑国也参加了盟约。不久,周惠王死了,太子郑即位为周襄王。周襄王对齐桓公十分感激,派人给他送了祭肉、珍贵的弓箭和车子。齐桓公利用这个机会,于公元前651年在葵丘(今河南兰考、民权境内)会合诸侯,招待周王的使者。

史书记载说,春秋五霸,以齐桓公最盛;齐桓公九合诸侯,以葵丘之会最盛。在葵丘之会上,齐桓公代表诸侯各国宣读了共同遵守的盟约。其主要内容是:不准把水祸引向别国;不准因别国灾荒而不卖给粮食;不准更换太子;不准以妾代妻;不准让妇女参与国家大事。这些内容,有些是各国在经济上互相协作的要求,有的是维护宗法统治秩序的需要。条约规定,“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后,言归于好。”通过葵丘的盛会,齐桓公终于达到了联合诸侯,称霸中原的目的。

孔子评价说:“管仲辅佐齐桓公,称霸诸侯,统一天下,老百姓到现在还受到他们的恩赐啊!没有管仲,我们都要拨散头发,衣襟开向左边,变成蛮族统治下的人民了。”桓管几十年的活动,顺应了当时王室衰微,大国崛起的形势,采取了一系列符合当时形势的对内对外政策,对齐国的社会发展,对捍卫中原先进文化免受戎狄等落后民族的破坏,建立了一定的功绩。

城濮之战后,晋军在楚军营地住了三天,吃缴获的军粮,到四月八日才班 师回国。四月二十九日,晋军到达衡雍,在践土为周襄王造了一座行官。

城濮之战

在城濮之战前的三个月,郑文公曾到楚国去把郑国军队交给楚国指挥,现在郑文公因为楚军打了败仗而感到害怕,便派子人九去向晋国求和。晋国的栾枝去郑国与郑文公议盟。五月十一日, 晋文公和郑文公在衡雍订立了盟约。五月十二日,晋文公把楚国 的俘虏献给周襄王,有四马披甲的兵车一百辆,步兵一千人。郑文公替周襄王主持典礼仪式,用从前周平王接待晋文侯的礼节来接待晋文公。五月十四日,周襄王用甜酒款待晋文公,并劝晋文公进酒。周襄王命令尹氏、王子虎和内史叔兴父用策书任命晋文公为诸侯首领,赏赐给他一辆大辂车和整套服饰仪仗,一辆大戎车和整套服饰仪仗,红色的弓一把,红色的箭一百支,黑色的弓十把,黑色的箭一千支,黑黍米酿造的香酒一卣,勇士三百人,并说:“周王对叔父说:‘恭敬地服从周王的命令,安抚四方诸侯,监督惩治坏人。’”晋文公辞让了三次,才接受了王命,说:“重耳再拜叩首,接受并发扬周天子伟大、光明、美善的命令。”晋文公接受策书迟出,前后三次朝见了周襄王。

琅琊作为继会稽(今绍兴)之后越国的国都,是在越王勾践二十五年(公元前472年)的时候。当时,越国趁吴王率军攻打晋国之机,出兵截断了吴国的后路,从而灭掉了吴国,疆域北扩到了琅琊地区。为了进一步称霸中原,越王便在徐州与诸侯会盟,与秦、晋、齐、楚诸国共同尊辅周室,被周元王封为“越伯”。两年后的一个冬天,越王勾践卧病不起,死于琅琊。琅琊作为越国国都,一共延续了二百多年,最后被楚国吞并。

吴王阖闾在孙武伍子胥的帮助下,看到了争霸的希望,但在会稽山下,功败垂成,被越国射死,其子夫差时刻不忘复仇,终于在夫椒大败勾践,使得飞扬一时的越王成为自己的马夫。

正当夫差黄池纵横天下之时,国都姑苏却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倾全国之兵逐鹿中原的夫差永远也不会想到那个曾经吃过自己粪便,当过自己马夫的勾践能够在瞬息间集齐五万甲兵,挥师伐吴。慌了神的夫差慌忙赶回姑苏,与越军对峙与笠泽,带着骄纵之意的吴军丝毫不将越军放在眼里,但越军在勾践范蠡的训练下,早已脱胎换骨,训练有素,乘着夜色,越军潜水渡河,拂晓时分如天兵般出现在吴军的面前,吴军大乱,死伤无数,元气大伤,三年后,越军围困姑苏,夫差自裁。

至此,年逾五十的勾践,终于当上了春秋历史上最后一代霸主,会盟与徐州,但此时,历经200余年的春秋时代也走到了尾声。

公元前619年秋,晋国因为去年扈地结盟时鲁国晚去,而出兵攻打鲁国,鲁国被迫在这年的冬天,与晋国大臣赵盾在衡雍会见,补偿去年的盟会。

公元前586年冬,晋与鲁、宋、卫、郑、曹、邾、杞在虫牢(今封丘县北)会盟。这是因为郑国攻伐许国,晋国攻郑救许,楚国又去救郑国,许国于是向楚国控告郑国,楚国辨不清孰是孰非,郑国又弃楚亲晋表示顺服。

晋国在诸侯的心目中威信越来越低,大家都对他怀有戒心。晋国为了重温过去的盟约,于公元前529年八月间在平丘(今封丘平丘集)会盟诸侯,并听信大夫叔向的意见,以装满甲士的战车四千乘示威,迫使诸侯就范。齐、郑、邾、营、杞等国都参加了会盟,鲁国没有参加,受到了惩罚。诸侯们慑于晋的威力,表示臣服,唯有郑国大夫子产就进贡物品的轻重次序提出了争论。

公元前620年,狄人侵犯鲁国西部边境,鲁文公派人向晋国报告,并希望得到支持。这时晋国文公、襄公已死,新君灵公即位。秋八月,晋国派大臣赵盾与齐、宋、卫、陈、鲁等诸侯国在扈地(今原阳武镇西北)会盟,鲁文公因故迟到引起了大家的不满。

公元前582年春,晋国作为霸主,在处理汶阳土地归属问题上原说归鲁,后又说归齐,态度前后不一,各诸侯国对晋国有了意见,晋国怕事态扩大,在薄地(今长垣县)会盟,想作一番解释,但适得其反,诸侯议论更多,晋国本打算与吴国会见,吴国也没有到。

春秋诸侯会盟于“郧”的考证。南通海安最早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追溯到2480多年前的春秋晚期,那是一段关于诸侯在郧(今海安立发)会晤的史实。关于诸侯在海安立发(郧)相会有三种说法。

其一为鲁卫相会。1997年6月版《海安县志》第7页大事记记载:“鲁哀公十二年(前483年),鲁哀公会卫侯于郧(今立发桥,其时为发繇口),后建发繇亭于其上。”这段文字资料记述的依据来源于民国《如皋县志》所载同治元年所立的立发桥碑文。碑文为:“立发桥,在如皋县北四十五里,春秋时为发繇口。鲁哀公十二年,公会卫侯于郧,建发繇亭于其上,即此地也……”按常理说,碑文资料应当是比较准确的。可是鲁国在今山东曲阜一带,卫国在今河南淇县、南滑县一带,鲁卫两国为何要跑到南方的吴国属地来会晤呢?行文未交待清楚,一般人也不得而知。

其二为吴卫相会。1995年6月版《如皋县志》第54页建置区划部分有一段记述:如皋“春秋时,为吴国郧地。《左传》:‘哀公十二年,卫侯会吴于郧’。杜预注:‘郧,发阳也。’《罗泌路史》:海陵东南有发阳口,今皋北四十五里力乏桥(今立发桥),即其地。”《如皋县志》注明了资料来源于《左传》、《罗泌路史》,且如皋、海安春秋晚期属吴地,编者认为吴卫在此会晤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有没有鲁国参加?还有疑问。

其三为鲁卫宋相会。2000年版《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第555页关于郧有三种解释:①郧亦作云,古国名,在今湖北;②古邑名,春秋卫地;③古地名,“春秋吴地。在今江苏如皋市东。《春秋哀公十二年》:‘公会卫侯、宋皇瑗于郧。’”郧在“如皋市东”应为“今如皋市北”,今海安县城东边。此处记述会晤者为鲁哀公、卫侯、宋皇瑗相会于郧。《辞海》为权威性工具书,其记述应当比较可信,但宋在今河南商丘及山东、江苏、安徽间地,鲁卫也在北方地区,吴国在南方江苏、浙江地区,鲁卫宋三国国君为何要到吴国属地郧来相会呢?有没有吴国参加呢?不得其解。

以上三种说法均有一定的依据和可信性,然而三者说法又不完全一致,究竟谁更准确呢?亦有可能三者都未叙述完整,有断章取义之嫌。2004年笔者出差南京,购买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6月出版的《左传译注》,仔细阅读了《左传译注》鲁哀公十二年前后的相关记述,结合春秋时期诸侯争霸称雄的历史事实,对吴、鲁、卫、宋相会于郧的事实有了清晰的概念。

《左传》是我国儒家“十三经”之一,是春秋时期的一部纪传史学著作,记事分为经、传两部分,经略传详。据《左传译注》哀公十二年“经”部记载:“秋,公会卫侯、宋皇瑗于郧(此句与《辞海》郧注解相同)。”李梦生先生注解说郧:“在今江苏如皋县东。或云在山东莒县。”与《辞海》注解一样,郧“在今江苏如皋县东”有误,应为今如皋市北,或海安县东。《左传译注》第1340页“传”部记载:“公会吴卫于橐。吴子使大(通太)宰伯请寻盟……”“吴征会于卫……秋,卫侯会吴于郧(此句与《如皋县志》相同)。公及卫侯、宋皇瑗盟,而卒辞吴盟。吴人藩(包围)卫侯之舍……大宰伯说,乃舍卫侯。”从《左传》鲁哀公十二年“传”的记述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公元前483年郧地会晤的情况:即吴国想与鲁国重温旧盟未成。不久吴国又召会卫国。起初,卫国人杀死吴国行人,因吴国势力强大,卫侯(即卫出公)听从子羽意见,于公元前483年秋到吴国郧地,与吴国人相会。鲁哀公与卫出公、宋皇瑗结成同盟,最终拒绝与吴国结盟。吴国人因而包围了卫出公的住所,鲁国子服景柏劝子贡去见吴国太宰伯,后子贡带着五匹锦段为礼前往,经子贡游说,吴国太宰伯放了卫出公。

根据《左传》鲁哀公十二年“经”与“传”的记述,不难看出春秋时期,郧地会晤应该是吴、鲁、卫、宋四国相会。春秋时期,我国奴隶制逐步瓦解,周王室衰微,齐、晋、楚、秦、吴、越等国争霸,仅据《左传》记事统计,就有诸侯盟会109次,诸侯会见97次,郧地会晤是其中的一次。春秋后期南方的吴国在吴王阖闾时代经伍子胥、孙武等人政治、军事改革后,国力日渐强盛,多次北上攻楚。吴王阖闾之子吴王夫差于公元前494年,打败越国,又攻楚伐陈,攻鲁围宋。为北上称霸中原,吴王夫差组织民力,开凿邗沟,沟通江淮。郧地会晤是吴王夫差恃强凌弱、争霸中原的一个片断。公元前482年,吴王约定晋国在河南黄池会盟,与晋国争霸,但吴王夫差的争霸行动同时削弱了国力,给越国复兴灭吴以可乘之机。而鲁、卫、宋等国在春秋后期国势衰落,逐渐沦落为小国,为生存之计,不得不在晋、齐、楚、吴、越等大国之间周旋,经常馈赠财物,讨好大国,利用其相互争斗,求得自己生存。吴与鲁、卫、宋在郧地相会,后三者结盟就是弱国联盟与强国之间的一次较量。

综上所述,1997年版《海安县志》,1995年版《如皋县志》,2000年版《辞海》关于郧地相会的记载均不完整,其叙述均属引用《春秋》、《左传》“经”中的一两句话,或引之于“经”,或引之于“传”,使读者不易理解,容易产生歧义。古代史学家研究《春秋》、《左传》等史书,就认为“《左氏》(指《左传》)经之与传,犹衣之表里相持而成。经而无传,使圣人闭目思之,十年不能知也。”因此,必须正确理解《左传》经与传的表述内容,只有两者结合起来才能正确理解其含义。因此,关于郧地会晤准确的表述应为:鲁哀公十二年(公元前483年),吴国召集鲁卫宋在郧地(即今海安县立发桥)相会,意图与鲁卫宋结盟。而鲁哀公与卫出公(卫侯)、宋皇瑗拒绝与吴国结盟。于是吴国人包围卫出公住处,软禁卫出公,后经子贡游说,吴太宰伯放了卫出公。

商朝末年,纣王无道,终日沉湎于酒色之中;他拒纳忠言,滥施酷刑,还自恃大国而发动了旷日持久的征伐东夷的战争,使本已十分尖锐的各种矛盾和统治阶级内部的斗争进一步加剧。激化了的内外矛盾,为西周的崛起提供了良机。

周本为殷商的附属小国,经过文王姬昌和武王姬发两代的苦心经营,国力日渐强盛起来,众多诸侯前来归附。文王为报杀父之仇,曾暗下决心,意欲攻灭殷商,但鉴于殷商已有500余年的统治根基,仍有强大的实力,未敢发动对商的战略决战,只是不断蓄积力量,采取一些实际步骤,如西击犬戎、密须,消除后顾之忧;东攻邗、黎、崇国,扫除了伐纣灭商道路上的障碍。

公元前1046年,文王去世,子武王继位。次年夏,武王率大军自镐京出发东进,不日来到黄河南岸的盟津(今洛阳市孟津东北),邻近部落方国前来参加会盟,助威者达“八百诸侯”。武王动员说,自己的祖先对上天功德无量,因此上天命先王(文王)灭掉残暴的殷商,拯救万民,不幸先王早逝,将重任托付于我。为实现先王遗志,大家都要全力协助,共同完成先祖的功业!遂下令将士登上船只,向黄河对岸进发。顷刻间,千舟竞发,浪花飞溅,各路大军迅速到达黄河北岸。但是,还未登陆,武王就急令返回南岸。何以如此?原来这是武王预先安排的一次重大的渡河实战演习,借此试探商王朝的应变能力以及诸侯国的军事实力。他看到商军已有戒备,认为灭商的时机还不成熟,因而引兵西还。此次盟津军事行动,史称,“盟津观兵”。

通过盟津观兵,不期而会“八百诸侯”,奠定了武王牢固的盟主地位,说明周有能力组织强大的军事力量发动灭商的战争。

盟津观兵两年以后,商王朝统治集团内部分崩离析,曾想挽回商朝覆灭命运的忠臣贤王悉遭厄运,王子比干被杀,箕子被囚,微子逃亡,少师、太师奔周,纣王身边只剩下一些奸佞小人。王室内人心惶惶,无人再敢出来规劝纣王。周武王认为伐纣灭商的时机已经到来。

武王十一年(公元前1043年),武王亲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东向伐纣。出发前遍告诸侯重新会师于盟津,共同与商军决战。从镐京出发的大军,经渭河人黄河,浩浩荡荡,顺利抵达盟津渡口。在这里,武王第二次大会诸侯。这次会合后的联军,既有同姓诸侯,也有西方和南方的羌、微、造、彭、濮、庸、蜀等部落方国的部队。武王召开誓师大会,向联军发布了誓师令(《垆?泰誓》),历数纣王“自绝于天”的种种罪行,宣布执行上天的旨意惩罚纣王,伐商联军士气旺盛,同仇敌忾,自盟津渡河后,乘虚而入,直奔殷都朝歌。

盟津会师,敲响了商纣的丧钟。之后,经过了决定性的战役牧野之战,联军彻底打败厂商朝军队,攻入了殷商国都朝歌,纣王走投无路,焚火而死,商朝灭亡,周朝建立。

“八百诸侯会盟津”这一历史事件发生在今孟津东北,清代立有会盟碑,今天的会盟镇也由此而得名。清《孟津县志》曾评论说:“当天下之要冲,西连关陕,东通曹卫,南北抵京都而达襄楚,可谓形胜之地也。”盟津古渡作为天险成为古洛阳的天然屏障,在中国古代军事地理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古秦赵会盟台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城西南1公里处,在渑水、羊河汇流的台地上,距义煤集团本部不到10公里,位于解放军驻渑池某部军营门口。“盟台夕照”是渑池八景之首。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会盟台饱经沧桑,历代不断予以修葺、重建。明万历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知县王之秦赵会盟台都建亭于台上,后毁于兵燹;清嘉庆十三年(公元1808年),知县甘扬声重建碑亭,后又遭损毁。

民国三十年(公元1941年),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和章士钊等倡仪重修,由陆军军医监郭昌锦主持,动用建立陆军休养院的经费,历时4年落成。台呈梯形立体,四面各砌石阶,顶部竖一碑塔,呈四棱锥形,高2米,每面宽38厘米,东面镌刻蒲城寇遐隶书“古秦赵会盟台”六个大字,其余三面镌刻的是章士钊所书本人填写的《唐多令?景蔺》词一首以及卫立煌、郭昌锦撰写的《重修秦赵会盟台记》和《重建秦赵会盟台记》。“文化大革命”中,会盟台遭受破坏,护台基石和四面台阶被全部拆除,唯存台顶碑塔。

现存的会盟台是1985年渑池县人民政府在原存遗迹的基础上重新修建的。地平至亭顶高22米,其中台高14米。东西两面各砌台阶52级。台上亭高8米,系双层八角挑檐尖顶式仿古建筑。亭正中竖一四方碑碣,西面为“重修古秦赵台碑记”,东、南、北三面分别为中国著名书法家舒同、楚图南、肖劳的题词。会盟台的修建,使古台重放异彩,再现丰姿。

该项目规划面积360亩,位于旧城镇葵堆村,西临黄河,春秋时期齐桓公曾在此与诸侯多次会盟。清咸丰五年,黄河决口改道之后,葵堆紧邻河道,古建筑被冲毁,遗址也被深埋在地下,古会也转移到了旧城,现仅存汉白玉柱杵一尊,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重修塔院寺庙碑一截。文物部门于1980年对葵堆古遗址进行了调查分析,根据铲探得知,葵堆古遗址包含龙山文化时代商周和汉四个时期的遗存。1995年县文物管理所树立了“葵丘堆塔院寺古遗址”石碑。

戚城古代诸侯会盟次数最多处

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局面。 特别是周朝实行分封制,在全国封了许多侯国、食邑,它们

戚城之间相互兼并,争霸图雄,打打谈谈,谈谈打打, 长此反复,把历史推向战国时期。在这种特定历史条件下,戚城为时人所睹目。

戚城,位于濮阳市区。城垣呈长方形,周长1.5公里,城墙最高处8.3米,东、西、南三面有城门遗迹。城东36米、80米处有两个土丘,传为会盟台和孔悝墓。这座古城在春秋战国之际,时而归晋,时而附卫,争夺不休,它又是东晋诸国的西部门户,直接威胁着东方小国的安全,因此有许多国家在这里会盟谈判。据《春秋》和《左传》记载,各国诸侯或使者从公元前 626年至公元前531年,95年间曾在这里会盟8次,参加者有卫、晋、宋、鲁、陈、郑、齐、曹、邾、藤、薛、吴、曾、莒等15国,可说是古代“东方联合国”。


相关文章推荐:
会面 | 结盟 | 诸侯国 | 左传 | 葵丘会盟 | 史记 | 惠文王 | 蔺相如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