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诸病源候论(诸病源候论)

《诸病源候论》,证候学专著。又名《诸病源候总论》、《巢氏病源》,50卷。隋巢元方等撰于大业六年(610年)。为我国第一部论述各种疾病病因、病机和证候之专著。全书分67门、1720候。卷1~27论内科诸病;卷28~30论五官科诸病;卷31~36论外伤科诸病;卷37~44论妇产科诸病;卷45~50论小儿科疾病。此书继《内经》、《难经》、仲景著作之后,使中医理论更为丰富。于病因方面尤多创见,使中医病因学说趋于系统、全面。如对传染性疾病之认识,就明确指出“感其乖戾之气而发病”。又如山区多“瘿”病乃其民“饮沙水”之故;岭南“瘴气”系“杂毒因暖而生”等等。亦明显超出前人见解。于病理及病证方面之论述亦较精审,超越古人。如消渴病每多发痈疖或水肿,这正是对糖尿病并发皮肤病及泌尿系统感染之最早描述。其论脚气病状曰:“自膝至脚有不仁、或苦痹、或淫淫如虫所缘、或脚趾及膝胫洒洒尔、或脚屈弱不能行、或微肿、或酷冷而疼痛,或缓纵不随,或挛急……若治之缓,便上入腹。入腹或肿或不肿、胸胁满、气上便杀人。”将脚气一病描绘得细致入微。其对水肿一病,分述至详。于妇科则经产带下、妊娠、无子等类;外科则详述痈疽疔肿诸疮之理,证候及预防等;于创伤外科,则记载有难度较大之肠吻合及血管结扎术等。在证候分类学上亦有较大发展,其别类分门系统而有条理,且征引典籍甚富,如《汉书艺文志》与《隋书经籍志》所载近300种、5300多卷医书赖此书而保存。为研究隋以前医学成就重要文献。

《诸病源候论》以《内经》的基本理论,对内、外、妇、儿各科67类病的病因与病机、病变与证候作了具体阐述。是我国现存第一部论述病因证候学的专书。

本书的作者和卷数,历代记述不一,在《隋书》经籍志所载,为《诸病源候论》五卷、目一卷,吴景贤撰。至《旧唐书》经籍志,则为《诸病源候论》五十卷,吴景撰;至《新唐书》艺文志,又为《诸病源候论》五十卷,吴景贤撰,并有《诸病源候论》五十卷,巢元方撰。在《通志》艺文略,亦两书并存,一为《吴景贤诸病源候论》五十卷,一为《巢氏诸病源候论》五十卷,隋巢元方撰。到了《宋史》艺文志,就只有巢元方《巢氏诸病源候论》五十卷,没有吴景贤或吴景的《诸病源候论》。巢元方为隋代医官,史志均有记载,吴景贤作为医家,亦见于《隋书》麦铁杖传,可证均有其人。但吴景则无从考证。

《诸病源候论》的刊版印行,据现有文字记载,是始于宋代。《玉海》说:“宋天圣四年(公元1026年)十月十二日乙酉,命集贤校理晁宗悫、王举正校定《黄帝内经素问》、《难经》、《巢氏病源候论》,五年四月乙未,令国子监摹印颁行。”这个记载,与宋绶序文所说完全相同。宋以前是否有刊本,已经无从考查。

宋代天圣五年刊本,称为北宋本,现已失传。南宋刊本,日本尚有保存者,但亦残缺不全。据《经籍访古志》载,《诸病源候论》五十卷,目录一卷。隋大业六年太医博士臣巢元方奉敕撰。“盖南宋人从天圣校刊本而重刻者。”现国内藏书目录,已无此本。

元代刊本《重刊巢氏诸病源候总论》。据《经籍访古志》所说,是“据宋本重刊,而间校改文字”者,“唯标目增重刊巢氏及总字”。北京、上海等图书馆都有收藏。但《四库目略》记载此书,有“附刻《辨难》一卷”,现已不见,以后藏书、校书家均未提及。

明汪济川、江刊本《重刊巢氏诸病源候论》,署“隋太医博士巢元方撰”。《经籍访古志》考证,其体式一同元刊本,“不记刊行年月,似万历以上物。”

又明汪济川、方矿校刊本。《四库全书》所录即为此本。书名无“重刊”及“总”字。《诸病源候论解题》认为,“版式全与前本(按指汪济川、江刊本)同,文亦不差一字。案方矿未详何人,且汪济川与江共刻此书,无复刻之理,意是书估欲其易售,妄改校者姓名耳。”《经籍访古志》亦说:“又有汪济川、方矿校本,及吴勉学校本,俱是重刊前刻者(按即汪济川、江校本)。”

清嘉庆间有胡益谦经义斋刊活字本,讹误脱漏较多。

光绪间又有湖北官书处及崇文书局刊本。封面和扉页均题《巢氏病源》,但每卷首尾又题《重刊巢氏诸病源候总论》,不言从何本重刊。柯慎云:“是据袁寿阶旧钞传录,差胜胡本。”

光绪间周学海刊本《诸病源候论》(序称《新刻病源候论》,每卷首又题《巢氏诸病源候总论》),署“隋太医博士巢元方撰”。周序说“以家藏旧本付梓,并取《外台秘要》及日本刻本校之。”而家藏旧本,不明是何版本。《日本访书志》考证,“光绪辛卯,池州周氏又刊此书,自称以旧本付梓,实即胡益谦本也。”

另有日本正保二年刊本,名《巢氏诸病源候总论》。《经籍访古志》认为是重刊元本,“虽互有异同,然文字体式,不失元版之旧,颇为可喜。”

如上所述,《诸病源候论》的北宋刊本,已不可见。南宋刊本,经元、明、清几度翻印,尚有踪迹可寻。但在内容方面,相互校勘,还有些出入,如书分五十卷,六十七门,各本均同。至其候数,就有差异。《日本访书志》说,“今各本惟有一千七百二十六论。”而现在周学海刻本,实数却为一千七百三十九论。这种差异,已难知其究竟。不仅如此,《诸病源候论解题》谓:“《外台秘要》引有‘伤寒十日至十二日候’、‘伤寒毒攻眼候’(今本题目相同而文字却异)、‘重下候’,《圣惠方》引有‘食痫候’,《医心方》引有‘小儿鬼舐头候’,考之今本,并无所见。而其瘿瘤门有‘多忘候’、‘嗜眠候’、‘鼾眠候’、‘体臭候’、‘狐臭候’、‘漏掖候’,并与题目不相涉,知是他篇错简,而终无别门可收,则其所脱佚,亦不止其五候也。《三因方》云:《巢氏病源》具列一千八百余件,且张从正《儒门事亲》引本书卷三十七‘带下候’云,‘巢氏内篇四十四卷’云云,此知原书有内外之目,而其卷第亦绝不同也。”此外,如卷十三的“上气候”,内容与标题不符;卷十四的“小便不禁”,脉诊错入“遗尿候”中;卷十五的五脏六腑病诸候,脱漏文字更多。如此等等,可见《病源》一书,已有很多错乱。

前人校刊《诸病源候论》的,最早是宋代赵拱、晁宗悫、王举正等,但没有留下校勘记,无从知其校定情况。元刊本有《辨难》一卷,似属校勘记之类,但已亡佚无考。明有汪济川、江本及吴勉学本,均云“校刊本”,如何校刊,亦无说明。清有周学海本,序文虽言“取《外台秘要》及日本刻本校之”,但亦未写校勘记。能够较详细叙述校勘内容者,只有清代归安陆心源的《群书校补》,其中有《巢氏诸病源候论校误》一卷,共校记一百条,是以元刊本校胡益谦、周学海本的。

关于本书作者巢元方的生平,除宋代刊印本书时,宋绶的序中提到其为隋大业中(605~616)的太医以外,其他情况不详。

臣闻人之生也,陶六气之和,而过则为;医之作也,求百病之本,而善则能全。若乃分三部九候之殊,别五声五色之变,揆盈虚于表里,审躁静于性韵,达其消息,谨其攻疗,兹所以辅含灵之命,裨有邦之治也。

国家丕冒万宇,交修庶职。执技服于官守,宽疾存乎政典。皇上秉灵图而迪成宪,奉母仪而隆至化。明烛幽隐,惠绥动植。悯斯民之苦,伫嘉医之拯济。且念幅员之辽邈,闾巷之穷厄,肄业之士,罕尽精良;传方之家,颇承疑舛。四种之书或阙,七年之习未周,以彼粗工,肆其亿度,夭害生理,可不哀哉!是形怛,或怀重慎,以为昔之上手,效应参神,前五日而逆知,经三折而取信,得非究源之微妙,用意之详密乎?

盖诊候之教,肇自轩祖;中古以降,论著弥繁。思索其精,博利于众,乃下明诏,畴咨旧闻,上稽圣经,旁摭奇道,发延阁之秘蕴,敕中尚而雠对。《诸病源候论》者,隋大业中太医巢元方等奉诏所作也。会粹群说,沈研精理,形脉之证,罔不该集。明居处、爱欲、风湿之所感,示针、引、汤熨之所宜。诚术艺之楷模,而诊察之津涉。监署课试,固常用此。乃命与《难经》《素问》图镂方版,传布海内。洪惟祖宗之训,务推存育之惠。补《农经》之阙漏,班禁方于遐迩。逮今搜采,益穷元本,方论之要殚矣,师药之功备矣。将使后学优而柔之,视色毫而靡衍,应心手而胥验。大哉!味百草而救枉者,古皇之盛德;忧一夫之失所者,二帝之用心。弥兹札瘥,跻之仁寿,上圣爱人之旨,不其笃欤?

翰林医官副使赵拱等参校既终,缮录以献,爰俾近著,为之题辞。顾惟空疏,莫探秘赜。徒以述善诱之深意,用劝方来;扬勤恤之至仁,式昭大庇云尔。谨序。

翰林学士兼侍读学士玉清昭应宫判官中散大夫尚书左司郎中知制诰史馆修撰判馆事上护军常山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二百户赐紫金鱼袋臣宋绶奉敕撰

新刻病源候论序

黄帝与其臣岐伯辈,发明腑脏、经络、脉息、病能之旨,著之竹帛,以示万世,其心仁矣,其言详且博矣。后世不能读其书,传其术,各以私见,自逞异议,至有倍经旨而不顾者。著述日纷,略无实际,昔人所为激而欲焚者也。

然而汉晋之间,明医辈出,类能推见大义,施治有效,故其论颇多可采。历年久远,散佚不可复见矣。独隋巢氏所辑《病源候论》见传于世耳,今日而欲考隋唐以前明医之论,独有此书而已耳。

其书多载世医方论,反于《灵》、《素》采录甚简,其意盖欲为《灵》、《素》后之一书,故不复一一重出也。中间浅略于源候无所发明者有之,要其大谬亦罕矣。且博采兼览,于人间病名略尽,可不谓勤矣哉!顾以有论无方,世之好读《汤头歌》,趣捷径者,多恶其迂远,不取其书。书肆以其难售而无利也,亦遂无椠板,而海内几不复知有是书矣。

亟以家藏旧本付梓,并取《外台秘要》及日本刻本校之。日本本讹脱极多,而两本互勘,略已完善。若导引法,文奇义奥,多不可读,愧未习其法,亦别无善本可据。世有东园、里其人与?吾方执卷而从之矣。

光绪辛卯仲秋,周学海之记。

卷一 风病诸候上 凡二十九论

卷二 风病诸候下 凡三十一论

卷三 虚劳病诸候上 凡三十九论

卷四 虚劳病诸候下 凡三十六论

卷五 腰背病诸候 凡九论

消渴病诸候 凡八论

卷六 解散病诸候 凡二十六论

卷七 伤寒病诸候上 凡三十三论

卷八 伤寒病诸候下 凡四十五论

卷九 时气病诸候 凡四十三论

热病诸候 凡二十八论

卷十 温病诸候 凡三十四论

疫疠病诸候 凡三论

卷十一 疟病诸候 凡十四论

卷十二 黄病诸候 凡二十八论

冷热病诸候 凡八论

卷十三 气病诸候 凡二十五论

脚气病诸候 凡八论

卷十四 咳嗽病诸候 凡十五论

淋病诸候 凡八论

小便病诸候 凡八论

大便病诸候 凡五论

卷十五 五脏六腑病诸候 凡十二论

卷十六 心病诸候 凡五论

腹病诸候 凡四论

心腹痛病诸候 凡八论

卷十七 痢病诸候 凡四十论

卷十八 湿病诸候 凡三论

九虫病诸候 凡五论

卷十九 积聚病诸候 凡六论

症瘕病诸候 凡十八论

卷二十 疝病诸候 凡十一论

痰饮病诸候 凡十六论

癖病诸候 凡十一论

否噎病诸候 凡八论

卷二十一 脾胃病诸候 凡五论

呕哕病诸候 凡六论

宿食不消病诸候 凡四论

水肿病诸候 凡二十二论

卷二十二 霍乱病诸候 凡二十四论

卷二十三 中恶病诸候 凡十四论

尸病诸候 凡十二论

卷二十四 注病诸候 凡三十四论

卷二十五 蛊毒病诸候上 凡九论

卷二十六 蛊毒病诸候下 凡二十七论

卷二十七 血病诸候 凡九论

毛发病诸候 凡十三论

面体病诸候 凡五论

卷二十八 目病诸候 凡三十八论

卷二十九 鼻病诸候 凡十一论

耳病诸候 凡九论

牙齿病诸候 凡二十一论

卷三十 唇口病诸候 凡十七论

咽喉心胸病诸候 凡十二论

四肢病诸候 凡十四论

《诸病源候论》是中医古典著作之一。它总结了隋代以前的医学成就,集中论述各种疾病的病源与病候,内容丰富,是一部病因病理学的专门著作。它继《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书之后,进一步研讨并发展了祖国医学的理论体系。全书共五十卷,分六十七门,一千七百三十九论。内容包括内、外、妇、儿、五官等科的各种疾病。在论述诸病源候的内容中,有许多突出的成就。

在病因方面,能突破前人的见解,提出新的论点,把当时的病因学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如流行性传染病,在隋代以前,绝大部分都概括于伤寒、温病和时行病中,认为是由于气候的变异,人触冒之而发病。但至《病源》,提出单纯触冒寒毒之气发病,则不传染;如“感其乖戾之气而发病”,则多相传染。所谓“乖戾之气”,很近似于对病原体的认识。此外,更提倡预先服药预防,控制传染,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关于地方病,如对岭南“瘴气”,指出是由于“杂毒因暖而生”。三吴以东的“射工”、“水毒”,是由于水源传染。山区多见的瘿病,是由于“饮沙水”而成等,指出了这些疾病的发生与流行,同地区的气候变化、地理条件等有密切的关系,认识到疾病的地方性。另外,对临床症状及诊断方法,也都有所论述。

对于寄生虫病,则有“湿候”、“疮候”、”九虫候”等,详细描述许多寄生虫的形态及其传染途径。特别对绦虫,指出是由于吃了半生不熟的牛肉和生鱼所致。并说“白虫相生,子孙转大,长至四五尺,亦能杀人”。观察非常细致,记载也是最早的。

隋以前医家,都认为皮肤病是由风邪或邪热伤于皮肤肌肉所致。而《病源》则进一步阐明有虫毒为患。如对癞、疥、癣等病,都指出有虫寄生。这是发展了前人的六淫病因学说,已认识到有病原体的存在。又如对过敏性疾病,如荨麻疹,认为原有“邪气客于皮肤,复逢风寒相折,则引起风瘙隐疹”,似认识到发病有致敏原。如漆疮,认为“人有禀性畏漆,但见漆便中其毒”,明确了此病有个体特异性。

又如对于破伤风病,明确指出:在外科,与金创感染有关;在妇人,与产褥感染有关;在小儿,与脐疮感染有关。并且与中风、贼风和风癫等作出鉴别。

特别是对不育症,强调不能单方面责之妇人,与男子亦有关系。全面地分析了不育的原因,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

在病理方面,对很多疾病,也有详细的观察和系统的叙述。例如对麻风病病情的发展,症状的变化,都一一详加叙述。再如消渴、渴利、内消诸候,也基本反映现代糖尿病的大体病情。特别是消渴病多发痈疽或成水肿等是糖尿病并发皮肤感染和泌尿系感染的最早记载。又如黄病中分别论述急黄、内黄、行黄、犯黄、癖黄等,补充了《金匮》黄疸篇的内容,使黄疸病的证候更加丰富。还有脚气病,从脚缓弱、疼痛不仁,到心腹胀急、上气以至肿满等,叙述了整个病程。对于痢疾,不但记述了不同的类型,而且对兼证、变证的记述,都较详细。又如水肿病,既叙述风水、皮水、大腹水肿和水注,又论及水症、水瘕、水蛊、水癖等,这样,对水病的论述较为完备。

至于外科方面,对痈疽疔肿诸疮的病理、证候以及发展、预后等都有详细记载,并在创伤外科如肠吻合手术及其护理、结扎血管等方面,已达到相当的水平。关于妇科方面,对月经病、带下病、妊娠病、产后病以及妇人无子等,都讨论得非常细致。又如对小儿科方面,从养小儿、惊痫、疳证以至内、外科病之见于小儿者,均有重点地加以论述,并反映儿科的特点。

本书对病理的论述,是以脏腑学说为核心的。如中风以五脏分证,虚劳分为五劳六极七伤,又归本于五脏。外科的痈疽、疮肿,亦以脏腑经络表里,分析病情的轻重缓急。妇科的月经、带下、妊娠、产后病,亦以冲脉、任脉、心与小肠经论述病情。即便小儿科,亦强调病分先天后天,脏气脆弱,易虚易实等。说明脏腑经络气血虚弱,病邪就能乘虚侵袭,否则邪气不能为害,这是阐发了《内经》“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的精神。同时充分体现“辨证施治”的学术思想,提倡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例如对伤寒病辨证,以证候为主,把六经病证的变化,集中起来加以比较分析。这是继王叔和之后,对张仲景《伤寒论》的又一种整理方法。又如对咳嗽、痢疾、心腹痛等,从新与久、寒与热、虚与实等方面,分析病情。同是口舌干焦,但有心脾病、肺病、胃病和胆病之分;同是大便难,但有成人与小儿,妇人产前与产后之异;同为妇科病,但有已婚未婚,已产未产之别。像这样的辨证精神,贯穿于全书。

本书还发展了证候分类学。它把隋代以前和当时的各种病名证候,加以整理,分门别类,使之条理化、系统化。它的分类方法,是首先分科,就全书内容,明显可以看出,是从内科到外科、妇科、儿科的。在各科之中,又以几个方面分类。如病因分类、病理分类、脏腑分类、症状分类等。这些分类方法,是各有特点,又互相补充的。

《诸病源候论》具有很大的历史价值。从《汉书》艺文志到《隋书》经籍志,所记载的古代中医书籍,有近三百种,五千三百多卷,能流传至今者,已经很少,其中一些资料,即因此书而得以保存下来。所以要研究隋代以前的中医学术成就,本书是一部重要文献。对唐代以后的医学影响亦是很大的。如唐代的《千金方》、《外台秘要》,引用本书内容很多;宋代的《太平圣惠方》,基本采用本书的分类法,而且每门都冠以《病源》之文;明代的《普济方》,亦是沿用本书体例,引用本书之论;清代的《医宗金鉴》,尚受其影响。至于唐以后各名家,论证病理时,取材于此而加以发挥者,更是难以数计。宋代、明代官署,还以此书作为考核中医的内容之一。从此可见,本书对后世医学的发展,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从前人的一些评价中,便可见一斑。如宋代宋绶的序文中说,《诸病源候论》“会粹群说,沈研精理,形脉治证,罔不该集。明居处爱欲风湿之所感,示针跷引汤熨之所宜,诚术艺之楷模,而诊察之津涉。”清代《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亦云:“其书但论病源,不载方药,盖犹《素问》、《难经》之例……《内经》以下,自张机、王叔和、葛洪数家外,此为最古。究其要旨,亦可云证治之津梁矣。”清周学海亦说:“汉晋之间,明医辈出,类能推见大义,施治有效,故其论颇多可采,历年久远,散佚不可复见矣。独隋巢氏所辑《病源候论》见传于世,今日而欲考隋唐以前明医之论,独有此书而已耳……且博采兼搜,于人间病名略尽,可不谓勤矣哉!”

由于本书是以病因病理学为主的,所以很少论及方剂药物,但引用《养生方》、《养生方导引法》等,作为防治疾病的方法,这又是它的特色。关于这一部分资料,已多散佚,由于《病源》的引用,不少内容得以保存下来,而且是有很好的研究和发扬价值的。原书由于时代的局限,不免夹杂着一些迷信荒诞之说;全书内容亦有较多重复之处。

[1-5]


相关文章推荐:
  • 刘雄(东汉东郡范令)
  • 甲级战犯
  • 周明涛(乐清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 棣棠花(植物)
  • 帐簿
  • 中国农业科学院
  • 丽江史话
  • 匡国节度使(唐朝藩镇名)
  • 田寨河
  • 邱县志
  • 高速无线网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