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诛仙剑阵

原型是《封神演义》中的诛仙阵,现代网络小说《诛仙》借鉴其设定。《诛仙》一书中威力最强悍的阵法。为青云门创派祖师「青云子」借青云山漫山灵气布下的阵法;後「青叶祖师」布下天机印加以改良,如解开各峰的天机印释放千年戾气则剑阵的威力剧增。如若汇集五本天书之力,则可随时随地发动,以玄妙咒力催动,汇聚青云山「七脉山峰」千万年奇煞灵力,再用古往今来第一奇剑『诛仙剑』的无上剑灵为媒介所发动,直有开天破地之奇功。

但见得在寒冰潭内,水柱如催,轰然而起,成笔直一条向天飞起,直冲到数十丈之高处,水柱凝而不散,如狂花绽放,青云山镇山神兽灵尊水麒麟的巨大身躯现身而出。

通天峰上的青云弟子先是惊愕,随即狂喜而大声呼喊,精神大振。水麒麟在万众注目之下,仰首对著青天长啸一声,摇首摆尾,离开水柱向前飞去,落下云头。

冲天而起的水柱这才轰然落下,顿时轰隆隆如山洪一般,将寒冰潭周遭溅了透湿冰凉,来不及躲闪的正道弟子到处躲藏,一时颇有几分狼狈。

但是大多数的人,此刻哪里还顾得上那么许多,目光尽皆看向青天之上。水麒麟怒目圆睁,咆哮不止,在半空中虚空而立,而一道墨绿身影,缓缓落下,就在水麒麟的身上,面对著前方,那一个此刻看去几乎是不败的兽神。

道玄真人!

兽神冷漠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目光与道玄真人隔空对峙。倒是他脚下的巨大恶灵妖物对著水麒麟,同样的厉声咆哮,而水麒麟对著这等妖物,显然没有丝毫好感,模样更是凶恶,满口獠牙露出,吼声连连。

吼声之中,水麒麟猛一抬头,淡淡青光闪过,从口中吐出一把似石非石模样的长剑,凌空飞起,道玄真人伸出右手,一把接住。

那个瞬间,突然,整座青云山都静止了下来,而片刻之后,震天一般的呼喊如潮水一般迸发出来。

诛仙古剑!

传说中不可一世、无坚不摧的诛仙古剑,正道之中降妖伏魔之无上仙器,终于在十年之后,再度重现人间。

一束光,从那把传说中的古剑上,如轻柔的水悄悄流淌,传到了道玄真人的身上。在人群中无数的欢声呼喊中,道玄真人的身子刚刚握住剑柄的那一刻,身子不知怎的,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再一次的用力、沉稳、重重地,将诛仙古剑抓在了手中。

“天赐神剑,诛杀邪魔!”

道玄真人面目如常,神色平和,只是他手持诛仙,举剑平指前方兽神,就这般淡淡地说著,在无数人的眼中,已如不可亵渎的仙人一般。

诛仙剑下,无数人一起为之欢呼。而在仙剑之前,兽神看著那柄古剑良久,又仔细地看了看道玄真人,忽地冷漠的脸上起了变化,他竟是不可思议地摇头大笑起来,笑声响亮,回荡在这个天地之间,其中偶尔还夹杂著几声低低的咳嗽之音。

“好剑,好剑!”兽神竟是击掌赞叹,然而口气之中,有著几分讥讽之意,道:“似这般凶戾无上之剑,连我亦畏惧几分,不料竟然在你等手上出现,当真是……哈哈哈哈哈……”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像是看到什么平生最可笑的事情一般,不可抑止地大笑出来,让全部的人都莫名其妙。

望著那个猖狂的身影,道玄真人面容不变,也不说话分辩,只是深深吸气,双目微闭随即睁开,目光,瞬间,一道耀眼光芒从诛仙古剑之上,绽放出来。

水麒麟仰天长啸!

兽神的笑声戛然而止,面露凝重之色,面对著前方。

而脚下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谁都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斗法,已经是最后的决战了。

这一场浩劫的最后结果,终将到来!

那座千年洞府之中,一道紫气闪过,转眼间紫气升腾,笼罩洞穴,云霞涌动,其间一声雷鸣般声响,紫气如柱,气势万千,直冲上云霄而去了。

只剩下两个在这等天地奇观面前,此刻显得十分渺小的男子,衣襟飞舞,再度冷漠相对。

风正萧萧。

通天峰头,凝重肃穆,非但是正道这里鸦雀无声,就连前方那些黑压压的一片兽妖,似也感觉到了什么,纷纷安静下来,默然抬头,仰天观望。

站立在白骨妖物巨大的头颅之上,兽神身上鲜艳的丝绸衣衫轻轻随风飘荡,一张看似少年的脸庞,但眼神中却是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霜的目光,也一样看著天空之上那逐渐现形的宏大剑阵。

雄雄紫气,首先从青云山通天峰后山之处升腾而起,其速如电,其势无匹,冲天而起,如顶天立地之巨大紫柱,霍然现身于这苍茫世间。只见得紫气蒸腾,汹涌流动,破空而起,最终落到了那柄似石非石的诛仙古剑之上。

下一刻,诛仙古剑亮了起来,即使隔了老远,无数的人类生灵,依然可以感觉到在高高半空之上,那柄古剑之中,仿佛有什么事物,就这么触动了一下,从悠久的沉眠中缓缓醒来。

诛仙古剑之上,毫光绽放,映亮了道玄真人的脸庞。

他一身墨绿道袍无风自鼓,猎猎作响,右手持剑,面目肃然,左手紧握剑诀,天地之间传来了他低低声音,似梵唱、似异咒,回荡悠远。忽地,他左手剑诀挥动,直刺天际,几乎就在同时,青云山脉其他六座高耸山峰处,六色光芒同时升腾而起,如长虹贯穿天际,破空而来,在苍穹上划过了长长轨迹,最终竟也都落在了那柄诛仙古剑之上。

瞬间,诛仙古剑被耀眼之极的光辉吞没了,如旭日落入人间,无法目视,灿烂的光芒从古剑之上迸发出来,登时将原本旋在天际一端的黑气驱散的无影无踪。

在强烈的光芒之中,七色光芒融为一体,在耀眼的那团白光中升腾起来,在天空之中,化作了一柄巨大的七色巨剑,流光异彩,虹光闪动。随后,那柄巨大的彩色主剑在七脉山峰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之下,开始逐渐变大,并逐渐在变大的过程中分离出各色小的单色气剑,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开始分布于天空之上。

地面之上,望道的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音,无数年轻弟子,不管是不是青云门下,都面露敬仰崇拜神情,仰望天际那个几如神话一般的雄伟剑阵。而许多经历过十年之前那场青云动乱的人们,此刻的心情似也颇为复杂,有人欢喜,有人默然。

漫天剑影,越来越是稠密,无限毫光,遮盖了整个天幕。

兽神双目瞳孔之中,倒映了整个天空的无限剑影,看了半晌,点了点头,面色肃然,叹息道:‘果然是鬼斧神工,想不到中土竟然有此不世出的人物,能集聚山势灵气,创出这等绝世剑阵。当真是了不起!’

他击掌赞叹,连说了三声:‘了不起!’

‘了不起!’

‘了不起!’

他口中如此赞叹,但脸上并无一丝惧怕畏惧神情,或者说,谁也不知道,如他这般似人非人、似鬼类妖的东西,可还有畏惧害怕的情绪么?

风云之中,巨大的白骨妖物发出低沉咆哮声音,缓缓升腾而且凌空而立,正对著前方张牙舞爪的水麒麟,还有站立在水麒麟背上的道玄真人。

狂风吹过,天际寂然!

脚下那些人群兽妖的喧哗声,仿佛突然都变得遥远了,只有两个人这么面对面的对峙著,天地空旷,却又似狭窄,容不下两个人一般。

二人目视。

道玄真人冷冷道:‘诛仙剑下,妖魔邪灵从未逃得活口,你若聪明,便就此降了,自闭在青云山一生,我可饶你一命。’

兽神一怔,随即失笑,竟是不去理会,只是微微摇头,脸上表情似还有几分讥嘲。道玄真人见状,便不再多言,深深呼吸,右手紧握诛仙古剑,左手忽地一招,漫天纷繁气剑之中,突然一柄橙色气剑从诛仙剑阵之中离群而出,发出破空锐啸,向著兽神射来。

兽神面色漠然,但一双眼睛则紧紧盯著这柄飞射而来的气剑,眼看这橙色小剑如电芒一般,转眼飞到跟前不到一丈地方。兽神忽然抬起左手,五指平服向著气剑飞来的方向这般展开。

半空之中,黑气凭空而生,在兽神身前丈尺地界,瞬间凝结成一面黑色盾,上方下尖,硬生生挡在了橙色小剑的面前。

片刻之后,橙色气剑撞在了黑色盾牌之上!

天地间,在那么一个瞬间,依旧寂静。

‘轰隆!’

随后,如初升旭日跃出水面,天地初开轰然雷鸣,巨大的轰鸣声瞬间迸发而出,而在黑气橙光之中,更有几道电芒闪了几闪,才慢慢消退下去。

这两件本来都是无形之气的事物,却如这世上最坚硬的宝物彼此硬撼一般,整个苍穹天地,都笼罩在巨大的轰鸣声中。

无形音波,随著劲风掠过,青云山头,人人是耳中嗡嗡异响,面容失色。虽然众人早知道这两人都是道法极高的人物,但刚一交手,看似普通的一个彼此试探,竟然威势如此之大,实在是出人意料之外,同时这一场斗法的最终结局,也更加的让人无法捉摸了。

甚至有人心中已经隐隐想到,这一场浩劫过后,在这般剧烈的斗法之下,青云山上,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模样了。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和兽神彼此对望,俱是面无表情,看不出有丝毫惊奇愕然的情绪。漫天辉煌的彩色气剑之下,兽神周围笼罩的一团黑气,看去显得特别的刺眼。

半晌,道玄真人似轻轻冷哼了一声,左手剑诀一引,道袍飞舞处,映衬著手边那柄光辉耀目的古剑诛仙一阵闪动,但见得苍穹之中,陡然间狂风四起,漫天剑影,竟有半边天际之数都在瞬间轰然晃动。一时间,天际流光异彩,炫目已极,几乎不能目视。

兽神面容为之一变,凝神相对。果然不过片刻工夫,从道玄真人身后开始,数十支彩色气剑已然掉转过头,在空中颤颤巍巍,对准了兽神。冰寒之气,转眼间汹涌澎湃,不消多久,空中半数气剑,一眼望去也不知到底多少,都似被无形之力所操纵,缓缓转过头来了。

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意。但也不等人为之惊叹,道玄真人手中古剑诛仙已是异芒暴涨,同时地,如怒潮迸发,惊涛拍岸,诛仙剑阵之中百余枝单色气剑成一长宽各七丈之大的巨大剑雨,轰然扑下。

漫天尽是破空锐啸之声,‘嗖嗖’之音响彻天地。兽神望著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剑雨,一声大喝,脚下巨大的恶灵妖物同声仰天长嚎,声音凄厉之极。但见他双手大开大合,身姿摆动,动作古拙,即使隔了老远,不知怎么,通天峰上的所有人耳中竟同时都响起了怪异之极的苍凉歌声。

那歌声与中土迥然不同,苍凉雄劲,如荒野巨兽风雨之夜仰天长啸,更有萧萧不尽之意。

随著低沉古音响起,伴之点滴铿锵擂鼓怪声,兽神周遭黑气骤然腾起,漆黑如墨,在狂风中迅速流动,几如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龙一般,雄视天下。

说时迟那时快,那铺天盖地的剑雨已然冲到兽神跟前,劲风吹面生疼。便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兽神之身影忽然隐去,竟是消失在团团黑气之中,反是他身下恶灵巨兽黑气大盛,轰然跃起,全身骨骼卡卡作响,黑气笼罩之下,更是可怖之极。

那恶灵巨兽仰天嘶吼,吐气开声,刹那间风云变色,脚下大地是沙飞石走,几乎不能立人。风云之中,黑气腾腾,与那恶灵妖物融为一体,瞬间却又膨胀了三倍不止,从恶灵兽身白骨之上化出了数十道突出的黑气,如触手一般凌空飞舞。

这时天空诛仙剑雨已然飞至,千年剑阵岂是等闲,外围黑气涌了上去,未到跟前,瞬间便被剑气破的一干二净,连痕迹也不留,硬生生又冲了下去,直向那狰狞之极的恶兽扑去。

那恶灵吼声不绝,怪啸连连,眼看这批锐不可当的剑雨就要打在这巨大恶灵的身上,忽地,那数十道如活物触手一般的黑气陡然飞起,迎了上去,黑气遮云蔽日,挡住了气剑去路。

诛仙剑气转眼间冲了下去,与这些道怪异黑气触手战在一起,只是这些黑气所成之触手,绝不似适才外围黑气一般不堪一击,又不似最初兽神所驭如盾牌一般的刚硬,百余枝诛仙气剑冲了下来,这些触手竟如活物一般,将之团团缠住,去势渐缓不说,便是剑上光辉,竟也是慢慢消磨了去,逐渐黯淡无光了。

不过诛仙之剑毕竟不是凡物,虽然乃是无形之气所化,为了化解这些气剑,周围的黑气触手依然可以明显看出被仙气锐芒所伤,蒸腾不少,只是从那恶灵身上,黑气却似源源不绝地涌了出来,转眼间就将前头补足。不消一会,这百余枝惊天动地一般的诛仙气剑,竟然都被化解于无形了。

青云山通天峰上,一片鸦雀无声,如死寂一般。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面色更是凝重,却并无畏惧之色,仙风道骨般的身影耸立在云端,手持著灿烂闪耀的诛仙古剑,如上古仙神模样。

但见他冷冷一笑,右手持剑刺天,缓缓挥动,伴随著古剑诛仙剑上光芒闪烁耀眼,天空中隐隐开始传来雷鸣之声,整个天幕之上,隆隆轰鸣,气势万千的诛仙剑阵一起转动,尤其是那柄七彩主剑更是光芒大盛,不可目视。

白光之中,从古剑诛仙之上,突然腾起一道紫气冲上天际,直入诛仙剑阵之中,瞬间方圆十丈之内紫色气剑拢聚而来;紧接著,其他六色光辉逐一腾起,耀目闪烁,飞入天际,瞬间在诛仙剑阵之中形成七星方位,各是巨大单色剑阵,威风凛凛。

风云呼啸,狂风猎猎。

那无声处忽的一声惊雷,轰然而鸣,如万千人心头震动,天际剑芒流转,彩光耀耀,无数彩色气剑划过天际,锐啸而下。

如天之怒潮,奔腾而来,紫气当先,一眼望去不见边际,比之刚才威势不知更大了多少。而在紫色身后,每隔十丈距离,便有一色剑气汇聚飞来,奔腾呼啸,汹涌澎湃,已非人力所能想像的了。

望著这几乎是毁天灭地一般的景象,无人不变色,手心出汗。

夹杂在巨大雷鸣和漫天尖啸声中的古拙歌声,渐渐隐没,便是那些许擂鼓怪声,也早已不见。但那巨大恶灵,面对这可怖剑雨怒涛,却是悍然不退,但见黑气升腾之中,它更是厉声长啸,如挑衅苍天,桀骜之极。

转眼间剑芒扑身,数十道黑气触手顿时涌上,饶是此番剑气与适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南蛮古老巫术,竟是有神鬼不测之奇功,黑气触手越战越勇,虽是转眼间被无数气剑刺的是千洞万孔,但仿佛无休无止的黑气转眼间便补了上去,最大的范围竟反而扩张开去,远达数十丈之多。

只是当先这一波紫色气剑冲进黑气之中,硬生生已将黑气压了下去,但不过片刻,黑气已然反噬,升腾起来,逐一将气剑吞没下去。饶是如此,还不等黑气回复原状,第二波气剑方阵已然冲到跟前。

万千气象,锐芒无限,苍穹中但见那剑芒如雨如蝗,密密麻麻,而随著道玄真人真法催动,诛仙古剑越发闪烁异芒,半空中七彩主剑更不断分离出越来越多的单色气剑,且分离速度越来越快,一波又一波组成惊心动魄的巨大剑阵,轰然劈下那团团黑气之中。

在诛仙剑阵这如怒涛一般的悍然攻击之下,黑气无复最初嚣张模样,逐渐从开始数十丈的范围,渐渐被压迫小去,而对著这一波强过一波,几乎无止境一般的令人绝望的汹涌剑芒,黑气也逐渐不支。巨大的恶灵妖物仍然咆哮不已,但周身黑气已然渐渐薄弱,每一波的剑雨都更比前一波接近了它的本身,黑气渐渐单薄,所成的怪异触手也逐渐无力,抵挡著那漫天剑雨也越来越是吃力。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长时间的静默之后,脚下人群爆发出了如潮水一般的欢呼之声。

最后的六只黑气触手,在勉强抵住了一波青色剑气之后,终于消散开去,化于无形,半空之中,只剩下了那只巨大恶灵。

天地肃穆,剑气纵横!

幽幽古歌,茫茫荒野!

如惊雷,如闪电,无限剑芒从天而降,从四面八方扑去,将半空之中的巨大恶灵刺穿。

巨大的白色骨骼瞬间迸裂,无数的黑色血液挥洒开去,恶灵妖物猛然抬头,向苍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之长啸。

风消云散。

剑雨渐止。

万千双目光注视之中,恶灵巨大的身躯,每一寸肌肤骨骼,都似在轻轻颤抖,定眼望去,闪耀著的无数小剑,插进了每一处地方,从头到尾,从上到下,竟没有一处完整之地。

通天峰上人们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怎么,背上隐隐有刺芒一般的感觉。

只是,那只恶灵竟似仍未死去,插满了诛仙各色气剑的巨大头颅,缓缓转动过来,看了看自己千疮百孔的身体,又慢慢的低下头去。它的声音不知怎么,不再凄厉凶恶,此刻显得十分低沉,似有几分不舍,更有几分痛楚。

巨口,它眼中掠过了两道红芒,如火焰一般,奋力燃烧,却终于是随即破灭消散。

下一刻,半空之中,从恶灵巨大的身体之上突然迸发出来一声巨响,响彻天地,无数气剑倒飞而起,就连天穹之上的诛仙剑阵,也是一阵紊乱。

随后,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巨大恶灵,像是突然变得脆弱无比,狂风吹过,坚不可摧的骨骼身躯,如沙石一般,细细垮了下来,白骨成沙,血肉为石,随风散去。

人们默然凝望天际,当此胜利在望之时,却未见有人欢呼了,仿佛是有一层怪异感觉,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天空之中,那曾经巨大的身躯眼看就要完全随风散去,忽的一声惊呼从脚下传来,随即众人纷纷惊叫而出。只见在那怪兽躯干之内,虽然血肉骨骼尽数化去,但其中仍有一团黑气凝而不散,在空中缓缓转动,片刻之后,那恶灵躯体终于完全毁去,而那团黑气也缓缓散开,露出其中景象。

赫然,竟是一个少年人形,正是突然失去踪影的兽神。不过此刻的兽神看去已经不复刚才的潇洒自若,而是显得十分狼狈,特别是身上原本华丽的一套丝绸衣裳,此刻不知怎么也变得千疮百孔,被天空中劲风一吹,纷纷化作了飞灰。

片刻之间,他便是赤身裸体,但在他脸上,并未有任何惊惧失望的神色,相反,他一双眼眸凝望著前方那片气象万千的茫茫剑阵,忽地竟是微笑了一下,舒展身体,整个人立在半空,抚掌道:‘了不起,了不起!’

道玄真人脸色为之一变,显然也没有料想到兽神竟是如此难敌,面对刚才如此这般阵势,竟仍能抵挡下来,而一眼看去,此人不过是脸色更加苍白些,疲倦之色更浓郁些,周身看去,便连一处的伤口也没有。

脚下,此刻突然一阵喧哗,却是青云山许多女弟子此刻方醒悟过来,粉面通红,不敢再看天空。反是天际之上,兽神虽然赤身裸体,却是毫不在乎,仿佛天地初开便是如此一般,行若无事,只是紧紧望著道玄真人手中的那柄古剑诛仙。

道玄真人冷笑一声,道:‘你若此刻降服,答应自废道行,在这青云后山幻月洞府之中重新修行向善,我便可饶你一命。否则,诛仙剑下,可不留你这等凶人性命!’

说罢,他手持诛仙古剑,轻轻一挥,登时漫天剑芒如受感应,一起晃动起来,威势凛凛。但就在此刻,道玄真人忽地面上掠过一丝痛苦之色,虽然一闪即过,但已然落在了兽神眼中。

兽神凌空虚立,眼中异芒炯炯,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微笑,淡淡道:‘这样一柄凶戾无上的神剑,又加上这下面青山灵气,你居然能够支撑到现在也未见颓势,果然非常人可比。’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沉声道:‘你此话是何意思?’

兽神笑而不答,只摇头道:‘古剑凶灵,必定乃是天地戾气所生,与我本出同源,我如何不知?你强行驭剑与我而战,胜负未知,却多半为剑气所乘,这般损人害己之事,你并非凡夫俗子,何必要我多说?嘿嘿,’兽神说到此处,冷笑两声,又道:‘我劝你早早弃剑才是,否则将来剑灵反噬,你下场只怕要比我更惨千倍万倍。’

道玄真人凝望兽神半晌,忽地摇头大笑,眼中尽是不屑之意,道:‘妖魔外道,哪里懂得我道家仁心之意!更何况我道家真法,无上神剑,又岂是你所妄言能明乎?’

他一声清啸,振臂处,漫天剑气颤动,凛然道:‘妖孽,受死吧!’

兽神冷笑,眼中如火焰一般光芒闪动,奋然道:‘好,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南疆巫术的厉害!’

言语方落,黑气已生,从他赤裸的肌肤之中,突然间闪过黑色气息,片刻间原本白皙的肌肤已经完全如漆黑墨迹一般,而肌肤之下,竟开始抖动起来,无数小小凸起如有生命一般,开始抖动不停。

遥远未知之地,四面八方空旷荒野,忽地传来了低沉之极的‘咚咚’怪声,如人之心跳,怪异绝伦。而遥望天际,在诛仙剑阵光芒万丈之外,天空突然黯淡了下来,黑云从四面八方急速涌来,迅速集聚在兽神身旁。

道玄真人面色凝重,全身戒备,盯著前方怪异的变化。

只见在黑气萦绕之中,仿佛从冥冥九幽传来的低沉怪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密,让人不自禁的觉得自己的心跳竟然也随之加快,越来越快,到最后竟似要迸裂开去,少数道行较低的正道弟子竟然已是抵挡不住,只得跌坐在地,运功苦苦抵挡。

而半空之中,随著黑气越来越浓,忽地,一声低沉咆哮,如恶兽低吼,又似异虫破茧而出,众人看的分明,那兽神漆黑一片的身体上,从左臂处皮肤迸裂,在皮肤底层不断跳动的无数小凸起中,缓缓伸出了另外一只事物,有手有指,竟是另外一只手臂模样,而且这新生手臂,骨骼强壮,远远大过本身手臂,令人根本无法想像这究竟是如何从原来手臂之中伸展出来的。

然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随著一声声低沉爆裂声音,兽神的身体仿佛每一处地方都爆裂开来,又从其中新生出各种各样新的巨大的躯干肢体。而过不多久,在这些新生的肢体之上,竟又是爆裂开去,重新生出新的更加巨大的肢体来。

通天峰上的人们骇然变色,面面相觑,如此怪异绝伦的妖术,非但见所未见,简直闻所未闻。中土千万年之下,无数典籍之中,亦从来没有人有记载过这等惊心动魄的异术。

便是此刻的道玄真人,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愕然地望著前方那个原本普通少年形状的兽神,此刻却仿佛不断膨胀起来,到了他终于停下不再分裂的时候,耸立在道玄真人面前,面对著诛仙剑阵的,已经是一个高达十丈,千手百头的怪物了。

通天峰后山,幻月洞府地界。

此刻从洞府之中升腾而起的紫色气柱依然如故,没有任何衰竭的迹象,远远看去,那气柱如实体一般,瑞气蒸腾,庄严肃穆。

而此刻天际之上,大半个天空中已经布满了诛仙剑阵的气剑,纵然是这里隔了老远的地方,鬼厉和林惊羽二人也可以感觉的到天际之上那奔腾汹涌的古剑诛仙之力。

按捺住手中微微颤动的斩龙剑,林惊羽从天空中收回目光,心中震撼于古剑诛仙的威力,同时心绪也有了微微的变化。就在刚才,他和鬼厉二人几乎已经到了动手决生死的边缘,忽地这诛仙剑阵发动起来,气象万千,当即震住了二人。两人竟是不约而同都停了下来。

半空中,道玄真人眉头紧锁,面对著前方那个彷佛是从九幽地府出来的恶鬼一般形状的兽神,非但是他,便是脚下所有的正道中人,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

那在半空之中的怪物,周身漆黑如墨,庞大的身躯上肌肉虬起,更不知有多少只粗壮手臂从身体上延伸出来,粗粗看去,只怕更不下数百只,加上因为巫法而变形的头颅脸庞,更是狰狞可怖,当真是开天辟地以来从未得见的妖兽了。

静默过后,人群中一阵此起彼伏的骚动和喧哗,惊心动魄之余,更多的人都有那么一种果不其然的感觉,似这等南疆蛮族,果然便是穷凶极恶之类,眼前这等人不像人、鬼不似鬼、非妖非魔的怪物,哪里是世间自然造化之物?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深深吸气,缓缓将诛仙古剑横于胸前。耀眼夺目的白色光芒不断地从诛仙古剑上闪烁出来,非但包裹了古剑本身,连道玄真人持剑的整个右臂也被笼罩其中。外面看去,此刻天际漫天剑影,诛仙剑阵威风凛凛,道玄真人更如神仙一般,但不知怎么,在他仙风道骨的外表之下,脸色也开始微微苍白起来。

“妖孽,”道玄真人的话声如黄钟大鼓,语调沉沉,隆隆传开,比之往日,更多了几分煞气,“你还不醒悟过来,束手待擒么?”

兽神化身的那个千手怪物,显然没有将道玄真人的话放在心上,而且自变形之后,他的声音也一改适才平和的语调,变得沙哑难听,彷佛是破砂纸磨砺钢刃一般,冷笑道:“束手待擒?嘿嘿,待我先将你活剥了,再将脚下这些废物一个个剖腹挖心,送他们与你一起到地府相会如何?”

道玄真人双眉间煞气闪动,更不多话,剑诀引处,顿时满天剑气舞动,诛仙剑阵已然再次发动。那怪物虽然口气狂妄,但对著这千年仅见的不世出剑阵,自也是不敢大意,凝神相对。

但听得金鼓铿锵之声乍起,由远及近,轰然而作,七道彩色异芒从古剑诛仙上飞驰而起,直射入天上剑阵之中,登时漫天异光闪烁,剑影纵横,转眼已经再度凝结成七个巨大单色剑阵,如前一般,对著那兽神化身的怪物。

兽神口中发出低沉吼叫,巨大的身躯表面黑气流转,几如墨水一般,数百只怪手或张或合,面对著即将而来的风暴。

道玄真人一声长啸,如山鹰冲天而起,直上云霄,啸声处,白光暴涨,诛仙摇曳,庞大的诛仙剑阵轰然而动,无数枝单色气剑缓缓掉转过头,对准了兽神。

片刻之后,宁静多时的天空里,再度响起了那么一声“嗖”的破空之声,紧接著顿时铺天盖地而来的,尽是破空锐啸之声,无数诛仙气剑前赴后继划过天际,带著无比煞气与杀意,冲向兽神,转眼之间,第一波紫色气剑方阵已然冲到跟前。

兽神庞大的身躯,眼看著就要成为这无数气剑的活靶子,然而,便是在脚下无数青云山上正道弟子正要欢呼之前,兽神身躯之上的数百只怪手长臂,赫然飞舞起来,每一只手臂上都集聚著浓郁黑气,看去几乎就像是个巨大的黑色云团,迎空而起。

瞬间,数百枝气剑刺下,而兽神那几百只怪手竟如鬼魅一般,在半空中迅速舞动,面对著这些看去几乎是无坚不摧的诛仙气剑,这些黑手丝毫不惧,转眼之间,第一波紫色气剑或捉或打,或缠或卸,竟是将所有的气剑都接了下来。在黑气之中,那些气剑很快就失去了本身色彩,迅速消散而去了。

无数人为之哑然,千年以来,这是第一个能够当面对著诛仙剑阵而正面对撼的人物!

只是,风云变幻之中,并没有留给人们更多的时间去想这些多余的事情,如长河怒涛,波澜汹涌,天空中那柄巨大的彩色主剑不断分离出越来越多的小气剑,而更多的气剑在古剑诛仙和道玄真人的操纵下,化作无尽剑雨纷纷落下,每一柄气剑都带著诛仙煞气,凛凛生威,一波一波,如雷轰,如电闪,扑向兽神。

兽神仰天咆哮不止,巨大的声音回荡在云霄之际,此刻的他彷佛正面对著天上神灵,与天相抗。怪异绝伦的千手百臂,挥舞在风云之中,黑气翻涌,层层叠叠,应对著漫天锐啸之声!

一波,又是一波,千百枝千万枝气剑彷佛无休无止,轰然而下,但兽神巨大的身躯看去,也彷佛是恶魔化身,根本不会有疲倦的那一刻,这两个方今世上道法登峰造极的人物,便在这青云山头疯狂对撞著。

只是,人力终究有时而尽……

一波,又是一波!

一直到了第四十九波方阵气剑轰然而下的时候,已经是整整七色剑阵轮番轰炸了七次。站在风云顶端的道玄真人面色煞白,连他持著古剑诛仙的右手,包裹在白光之中,竟隐隐也有些颤抖起来。

而前方,兽神的模样更是狼狈,经历这狂风暴雨一般的疯狂剑阵洗礼,原本威风凛凛的百余只怪手臂,已经硬生生被毁去了半数之上,而周身原本浓郁的黑气,此刻看去也稀薄了许多。只是当他接下最后一波气剑之后,面上狰狞之色反而更浓,战意不减却是更加高昂,一声嘶哑怪笑,如恶鬼低吼,爆发出来。

此刻,人群之中一片鸦雀无声,人人失色,面色苍白,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登峰造极的一场斗法,直看的人人是目眩眼花,难以自禁,只是万万料想不到,便是这不世出的诛仙剑阵,竟似还奈何不了眼前这个绝世妖兽,难道,这一场浩劫当真是躲不过去了么?

兽神仰天大笑,巨大的身躯忽然不可思议地腾空而起,向著道玄真人扑去,顿时,天上地下,一片惊呼之声。唯有道玄真人,惊而不乱,深吸一口气,口中轻喝一声,脚下坐骑水麒麟早通灵性,顿时向后退去。

不料这兽神身躯虽极大,但速度却快如闪电,转眼已扑到了眼前,登时但见黑气涌动,不知多少只巨大手臂抓了过来。

眼看在这危急关头,道玄真人诛仙古剑霍然倒悬,一张原本苍白的脸庞上瞬间涨红却回复苍白,如此急速反覆三次,古剑诛仙异芒暴涨,如长鲸吸水一般,瞬间将天际无数气剑吸了下来,横在道玄真人面前,凝做一组彩色剑壁。

兽神面色大变,但收手已是不及,但听得苍天之上“仆仆仆”、“咯卡卡”之声轰然而作,一时之间黑气散乱,不知有多少怪手灰飞烟灭了。

眼看著道玄真人由危转安,更反而重创兽神,青云山头无数弟子心情也是由大惊到大喜,欢呼雀跃。不料还不等他们欢呼声止,便望见那璀璨剑壁之中,剿灭了无数黑气怪手,却仍有那一只最最粗壮的黑色手臂,黑气尤其浓重,强行穿过进去,一掌打在了道玄真人的胸口之上。

道玄真人如受雷击,身形大震,连带著脚下水麒麟一起仰天长啸,一人一兽尽数向后飞去,直飞了十数丈地方,方才停了下来。而脚下人看的明白,这后退途中,道玄真人一身墨绿道袍瞬间粉碎,口中更喷出殷红鲜血,点点滴滴,似都落在了古剑诛仙之上,在白光之中点缀了暗红光点,然后才渐渐消失不见。

天上地下,瞬间死寂。

天际的诛仙剑阵,彷佛也受到了影响,一阵摇曳晃动,满天剑影动荡不止,但最后终于还是静止了下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法受损,原本铺天盖地的诛仙剑阵,此刻的笼罩范围已经小了一半以上。

不祥的预感,似也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抹去嘴角的血迹,道玄真人看了看手心,殷红血痕流淌在手掌之上。他注视著手上许久,又缓缓抬头向前望去,此刻剑气黑云尽皆消散,前方兽神亦正虎视耽耽注目于他,不过看去,兽神虽然伤到了自己,但他本身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原本还剩一半左右的怪手,在瞬间再度遭受重创,又被诛仙剑气消去了大半,如今看去,不过还剩数十只而已,不过这剩下的,却都是最为雄壮之臂,与普通怪手截然不同。而兽神本身,原本黑气笼罩的脸庞,此刻似也隐隐有些发白,但他脸上战意,却如同最凶猛的野兽一般,遇挫更强,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意思。

道玄真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是在苦笑,只是这微微动作,彷佛也牵动了伤势,身子竟是摇晃了几下,惹来脚下无数人惊叫出来。不过幸好他也只是摇晃几下,便站稳了身子,只是此刻他的虚弱,显而易见。

兽神在前方“卡卡”冷笑,低沉的声音道:“如何,似你们这些无知人类,纵然有这等无上神物相助,还不是一般下场,你还是趁早自戮了吧!”

道玄真人默然抬头,仰天苍穹,诛仙古剑的异光倒映著他的脸庞,忽然有种异样的神采。

“青云门列代祖师……”道玄真人忽然开口,但说出的话,语调低沉而微微沉痛,道:“弟子道玄不肖,无力降服异道妖魔,累及苍生,浩劫将临。为天下苍生计,弟子迫不得已,要违了祖师禁制,还望祖师庇佑,除妖降魔,日后纵然弟子万劫不复,也愿一身担当。”

他话声轻微,并无多少人可以听见,众人但见他念念有词,面色却彷佛有些沉痛,一时都迷惑起来,不知道玄真人在做什么。只是片刻之后,忽只见半空之中,道玄真人睁目锁眉,凛然生威,左手剑诀忽地一引,迳直向胸前诛仙古剑上划去。

白光闪耀,忽地红芒闪动,只见道玄真人左手插进白光之中,再出来时已是鲜血飞洒,但他面上虽然苍白却无一丝痛苦之色,左手疾划,虚空中快速之极地划了一个怪异图样,而他手指滴落的血滴竟也并非向下掉落,而是随著他挥舞手势,凝结半空,生生将这个图案显了出来。

一个鲜红的,血的太极图案!

殷红血液,在太极图上迅速开始流淌,越来越是明亮,几如红玉一般,而太极图本身也开始迅速转动起来。道玄真人面色越来越是苍白,同时他手边在白色光芒包裹之下的古剑诛仙更是开始微微颤动起来,彷佛这柄传说中的神剑之中,似乎有什么事物被惊动起来,渴望著什么!

那太极图越转越快,缓缓升起,到了道玄真人面前三尺地方,道玄真人此刻面色已然苍白之极,彷佛全身的真元气力都被这个太极图给吸了过去,但他仍用尽最后气力,提起古剑诛仙,忽地猛力刺去,一剑贯穿这血的太极图案,同时,他口中大喝──“天!……机!……印!……”

他每喝一字,朗朗乾坤之中,并无风云的青天之上,赫然伴之以一声惊雷,惊天动地,一股凛然大力,从天而降,无形却似有质,贯顶而入。狂风起处,他身躯之上,“砰、砰、砰”如爆炸一般,伴著他喝声连响三声,上身衣衫瞬间爆开,化为灰飞。

而在他脚下,苍茫大地之上,巨大青云山脉隆隆作响,大地开始微微颤抖,青云山高耸入云的七座山峰,无一例外,通天、龙首、朝阳、落霞、风回、大竹、小竹七脉,青山深谷,雄壁巨之中,竟是透出金色光芒,越来越强,越来越亮,逐渐汇聚成形,金光灿烂,彷佛是从山脉灵峰之深处投射而出,又似这许多山脉,本身竟有生命,在这金光耀眼之中,巨大的山峰缓缓呼吸。

而在摇曳炫目的金色异光中,终于汇聚而成了七种各异的巨大金色图案,在大地山峰之上,遥遥对著天际之上的那柄古剑诛仙。

光耀天际!

辉煌灿烂!

即使是兽神也为之骇然!

诛仙古剑颤动的越来越是厉害,而它所贯穿的那个鲜血凝成的太极图已经急速旋转的无法看清。

道玄真人面上金青闪动,忽地绽目大喝一声。

“破!”

一字“破”音出口,瞬间但见得漫天剑影摇曳剧晃,天际茫茫,尽数黯淡下来,狂风走石,山摇地动,怪石纷纷陨落,原本庄严恢弘的七脉金色图案,彷佛被什么巨力生生撕扯,开始渐渐散了开去。

而几乎是在同时,古剑诛仙上的光芒越发强烈,白光耀眼,甚至已经将道玄真人整个人身影都包裹了进去。就在这地动山摇惊心动魄的场景中,原本从七脉山峰上升起的七色异光,忽然消失了。与此同时,漫天剑影也忽然都渐渐淡了去,只剩下诛仙剑阵中那柄七彩主剑,反而越发光芒耀眼。

“轰隆!”

一声惊雷,响彻天地,大地震动的更加厉害,七脉山峰上那些金色的光圈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终于,完全消散不见。

隆隆雷声,彷佛如潮水一般在天际回荡涌动,而脚下大地,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震动,不再分裂。

随后,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比之前更强烈十倍以上的各色异光,隆隆而起,冲天而上,再度汇聚到古剑诛仙之上。

炽烈的光辉瞬间如爆炸一般照耀天地,射向四面八方,不可思议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天地,古老的诛仙剑阵上方,只剩下了硕大的彩色主剑.

但此时此刻,从古剑诛仙上反射而出的道道恢宏巨光,一点一点的,在万千人惊愕骇然的目光中,那七彩的诛仙主剑,从流光异彩,渐渐融合,渐渐成了一柄单一颜色,炽烈白光的巨剑,光芒万丈,辉耀世间。

炽烈白光,耀眼夺目,再没有人能看清楚那团光晕之中的人影。人们只是看到,天空中耀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苍穹,甚至连天边旭日终於也失去了颜色。

而整个天际之上,曾经气象万千的诛仙剑阵,此刻只剩下了唯一的一柄主剑,但那隐含的威势,更胜过了漫天剑影。越来越是炽烈的白光从道玄真人那团光辉中激射到主剑之上,整个主剑的颜色由七彩转为单一,由单白转为纯白,光辉万丈,彷佛是一柄就要破天而去的狂剑。

狂风处,兽神立云霄之上,望著前方那柄根本不应该在人间出现的神剑,狰狞的脸上多了一丝茫然。

在万千人期待的目光中,在万千人彷佛狂欢一般的欢呼声中,巨大的炽烈神剑,缓缓催动,掉转过头,对著兽神。只片刻工夫,兽神周围的黑气便被这天生敌对般的白光逼退了数丈。

白光深处,彷佛有人深深喘息,声音嘶哑,如猛兽低吼,困兽咆哮。

兽神紧紧盯著前方那柄神剑和那团白光,良久之後,忽地放声大笑,他声音本就嘶哑难听,此刻纵声而笑,更是刺耳,听者无不侧目。

只见兽神大笑,神态疯狂,似乎在他心目之中,有什麽世间最可笑之事一般,不过终究他也只是狂笑而已,没有多说一字。

天际之上,狂风越来越是凄烈,诛仙神剑的威势亦越来越大,不知从何时开始,彷佛是某个声音从天界地府传来,低低唱颂著神秘咒语,开始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团炽烈白光,忽地腾空升起,竟是落在了那柄光芒万丈的诛仙主剑剑柄之上,几乎与此同时,诛仙剑阵已然发动,如破天之势,那柄狂剑呼啸袭来,看似缓慢,但天上地下,竟彷佛更无一处地方可躲了。

遇神杀神,遇仙诛仙!

方今天下,更无一物有这番气势了。

风卷残云,尽数飞散,没有人会知道,此刻面对著这柄诛仙狂剑的兽神的心,究竟在想著什麽?

只是,他竟没有丝毫惧色,更无一丝一毫退避之意,迎著风,迎著光,兽神巨大的身躯奋然跃起,竟是向著诛仙狂剑当面飞去。

天地似也静默,洪荒都在屏息,人们目瞪口呆地望著青天之上,黑白二色横贯天空,轰然相撞!

没有人能形容当时的景象,天为之崩,地为之裂,青云山山脉一日之内三次震动,这一次最是厉害,巨大的山峰绝壁间,出现了无数条龟裂缝隙,无数巨石纷纷脱落山体,掉落下来。通天峰上的碧水寒潭之内,更是水波动荡,原本平滑的水面不断凭空冲起几丈之高的水柱。

而在青云山头,正道中人和残馀的兽妖们,个个都是噤若寒蝉,尤其是那些似兽非兽的兽妖,此刻更是吓的厉害,狂躁不安,疯狂咆哮。

然而,这一切比起天上那惊天动地的景象,彷佛都不算什麽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巨大的诛仙主剑横贯天际,隆隆刺下。所过之处,只见空气中丝丝锐响,一路上所有事物,尽数是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痕迹。在狂剑剑刃的外围,更可看见白光外沿呈现出暗暗红色,不知是空气太烈摩擦的,还是这柄狂剑本身太过激烈了。

那一剑轰然而下,兽神仰天长啸,全部手臂俱合到胸前,怪目圆睁,在诛仙主剑刺下的那一刻,赫然间黑气大盛,怪手伸缩,天际中一声惊雷轰隆,他竟是硬生生将这柄直能开天一般的神剑抓住了。

瞬间,天上地下,尽数骇然。

然而,只见白光腾起,万丈光辉,巨大的诛仙主剑发出隆隆雷声,从数十只如铁箍一般的黑手间,赫然硬生生、缓缓插了下去!

一寸,一寸,又是一寸。

黑手一只接著一只,缓缓的被炽烈的白色光芒吞没而消散了。那柄狂剑此刻看去,便如无上恶神,张牙舞爪,夺人性命,带著无尽杀意,一点一点地向著兽神胸膛插了下去。

黑气闪烁,厉啸冲天而起,黑色的血液喷洒而出,诛仙剑终於插进了兽神的胸膛,并且已然一分一分的插了进去,炽烈的白光激烈闪烁著,如天际闪电乱窜,打在兽神肌肤之上。

皮肤血肉,都悄悄褪去,巨大的身躯,彷佛也开始虚无飘渺,就要被这惊天之力破为虚空。兽神眼中光芒越来越弱,终是不敌这等绝世神剑。

只见他身形在诛仙剑下,越来越小,但不知怎麽,彷佛是力量对撞消耗一般,随著兽神身躯渐渐变小,原本庞大的诛仙主剑,也开始缩小下来,只有那团光辉,还是那麽明亮耀眼。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著,直到兽神终於重新变做了常人身形大小,黑气笼罩片刻之後,轰然散去,众人看的真切,他竟是重新变回了那个少年模样,只是此刻模样惨白,头发疯乱,显然是败局已定。

而更为重要的是,几乎是在黑气散去的同时,诛仙主剑也消散开了,但那团光辉却凝结在兽神面前,闪烁不停,终於汇聚到二人中间,幻化出那柄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诛仙古剑出来,正插在兽神胸膛之中,横贯而出。

道玄真人的身影,从光芒中缓缓出现,只是他的面颊更不复当初道骨仙风的模样,反而变得突兀凶戾,眼中更是一片血红。

兽神大口喘息著,不断咳嗽,嘴唇轻轻有些颤抖,低头看了看胸口。

诛仙剑正插在他的心口,从中间流淌出的鲜血,却不是红色的。

他惨然而笑,长叹一声,道:「了不起……了……不起!……」

忽地,声音才落,他双手一合,此刻他身躯已回复常人模样,手臂也直如常人,但这一合之下,将诛仙古剑夹在手掌当中,登时但见黑气汹,直入古剑诛仙剑刃之中。

「卡!」

一声低微到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赫然从诛仙古剑的剑刃之上传来,道玄真人面色大变,连忙看去,只见古剑之上,清晰地现出了一条裂缝,横在诛仙剑上。

道玄真人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吼一声,使劲全身力气,拔剑而出。几乎是在同时,在诛仙古剑抽离兽神胸膛的那一刻,彷佛是剧痛袭心,兽神亦是大吼一声,声音凄烈,整个人腾空而起,向後飞了出去。

道玄真人此刻但觉得脑海之中气血翻如惊涛骇浪,一股杀戮戾气翻来覆去如欲冲破胸膛一般,但他到底修行深厚,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虎归山,更何况他强开天机印,地脉灵气太盛,已然令诛仙古剑负担过甚,刚才更被那妖兽临死一击,留下裂痕。

当下他强提一口气,正要追赶,忽地觉得诛仙古剑上猛然传来一股巨力,直冲入脑海之中,瞬间冲破他苦修数百年之经脉气穴,轰然而鸣。一时之间,他身躯震颤,七窍转眼之间流出血来,身子摇晃两下,大叫一声,手中诛仙古剑一松,竟从云端栽倒下来。

张小凡肃容缓缓伸出手去,抓住了诛仙古剑的剑柄。

五指,合拢!

「轰!」

犹如一生惊雷,突然在耳边炸响,将整座苍穹撕裂开去,电芒乱窜,风云滚动,天际苍穹之上幻月光华大盛,七彩闪耀不停,汇聚成一只巨大光柱,从天而降,将张小凡的身影笼罩其中。

「赫啊......」

一声长啸,声入云端,张小凡倒飞而去,落在那祭坛之上,七根彩色奇柱同时亮起,光柱如龙,在半空中矫健翻腾,似乎在欢呼狂啸。

光华深处,张小凡的身影看去仿佛有些模糊起来,只见依稀看到他的动作,慢慢的将诛仙古剑举起,随著古剑的升高,天穹之上风云旋转的越来越急,那一柄代表著绝世诛仙之力的彩色气剑,再度出现,睥睨世间,不可一世!

在那天际巨剑的周围,在那幻月光华照耀之下,空旷的虚无天地间,赫然缓缓现出了一列巨大的金色字体,每一个都高百丈大小,从天际直下地面,壮观之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风云激荡,天地萧萧,光华深处,那一道目光,深深凝望著天地苍穹!

原本狂暴喧闹的战场上,不知为何,突然间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音,那些张牙舞爪的魔教大军,一个个都怔在原地。

沉默的静谧中,古老的通天峰,整座的山脉,竟是缓缓颤抖起来。

一声低沉的长啸,从通天峰後山迸发而出,逐渐拔高,转为激昂清越,声裂金石直冲云霄,在啸声之中,一道巨大的豪光冲天而起,如被禁锢了千年万年的巨龙,轰然跃出,驰骋九天,呼风唤雨而来,狂风呼啸,天地变色,群山尽数低头,无数人手中的法宝兵刃,全部开始微微自行颤抖起来。

「诛仙......诛仙......那是诛仙啊!」

忽地,一阵带著狂喜的呼喊,在玉清殿前响起,青云门残存的弟子中,就算是身负重伤的,也仿佛完全忘却了痛苦,纷纷挣扎著站起看去,那璀璨而壮观的光柱,通天贯地,不可一世,仿佛就是他们心中无与伦比的骄傲与寄托!

『诛仙』!

被血色红芒遮住的天穹,顿时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光辉逼了开去,璀璨的光芒翱翔於九天之下,飞驰而来,在通天峰的上空,霍然迸发,放射出万丈光芒,如炽热的太阳落入人间,将所有的黑暗尽数驱离。

那光影深处,一个身影缓缓显露出来,只是那光辉实在太过灿烂,竟不能看清他的容颜,只有在光影闪烁之间,人们分明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影的手中缓缓举起了一把古剑。

诛仙古剑!

瞬间,玉清殿上爆发出一阵震天般的呼喊欢呼声,文敏与宋大仁都是热泪盈眶,只有陆雪琪,忽地身子摇晃了一下,面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只是此刻人人眼望天际,无人发现她的异样。

天际之上的那个身影,虽然融在光辉之中若隐若现看不清楚,但那轮廓影子却早已经深深镂刻在她的心中,死也不会忘却,又怎会认不出来?

「小凡......」她在心中千百次地呼喊著,用手紧紧抓住了胸口衣襟,像是只有这样,才能压制自己那狂跳的心。

此刻,魔教那边天际之上的诡异血球显然也早就发觉了这神秘来客,隆隆转了过来,两边都是光华罩体,一白一红,隐隐有对峙之意。

片刻之後,忽地从血球之中传来一人带著暴怒之意的声音:「原来是你!」

面对鬼王的质问,那光辉之中的身影没有任何的回答,他只是举起了手中的诛仙古剑,瞬间,异啸之声顿起,茫茫苍穹之下,青云山脉七座山峰之上猛然射出七道彩色光柱,冲天而起,如蛟龙行天,划过天际,最终汇聚到那诛仙古剑之上。

异啸之声越来越响,令天地间都充斥了这个声音,片刻之後,仿佛过往时光再度呈现,天穹之下,那巨大的彩色气剑出现了,曾经在无数人心目中流传的诛仙剑阵,终於再一次的,现身於人间。

「去死吧!」

怒喝声中,天空中那诡异的血球也发生了变化,血气滚滚向两侧退开,露出了其中的真面目,众人望去,以他们见识广博,竟也都是禁不住目瞪口呆,倒吸了一口凉气。

血球正中,被团团巨大血气笼罩其中的,赫然是已经完全变做血红色的伏龙鼎,但最诡异的却是,鬼王的身躯竟然已经大半化在这伏龙鼎中,只留下胸口以上和头颅在古鼎之上,面目扭曲的狰狞无比,狠狠盯著对面那璀璨光辉中的人影。

一招手,顿时像是巨力牵引,半边天际上无数的血气竟然全数被隆隆卷起,声势之大无与伦比,如洪波巨涛一般的血气红云,在鬼王手上竟化作了横亘天际长达万丈的巨大红矛,炽热的电芒在其上乱窜,可怖之极。

「看我将你碎万段,畜生!」撕心裂肺一般的嘶吼,鬼王像是完全丧失了理智只剩下杀戮的渴望,巨大无比的红矛轰然撞向诛仙光辉。

通天峰上,尽管对著诛仙剑阵有著无比的信心,但目睹鬼王这盖世魔威,仍是人人变色,说不出话来,陆雪琪更是脸色苍白,紧紧盯著天际之上。

这一次出现的诛仙剑阵,与前两次道玄真人驱动的诛仙剑阵并不一样,天际之上除了仍有一柄不可一世、睥睨时间的彩色巨大气剑之外,原先变化万千、铺天盖地的亿万小气剑,却是并未出现。然而,不知为何虽然只有一柄气剑,但诛仙剑阵内透出的那股煌煌之力,竟是比之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光辉之上的彩色巨剑一个小小的移动,都仿佛隐约有撕裂苍穹、扯动星辰之可怖之力。

眼看那巨大无比的红矛破天而来,势不可挡,人群中已经有人惊呼出来,但那光辉之中的人影连闪避的意思都没有,相反的,他竟是迎著那巨大红矛,猛然双手持剑向前一挥,顿时,天际风雷炸响,隆隆而做,青天之下,诛仙巨剑轰然转身,对著那红色巨矛当面劈去。

两把可怖的巨大兵刃在天穹之上,轰然对撞,瞬间迸发出比太阳更炽热千百倍的灼热闪光,没有人可以睁开眼睛,只听到巨响声中,地动山摇,整座青云山脉竟也像是抵挡不住天地巨威,畏惧地想要低下头去。

光华稍散,众人迫不及待向天空望去,赫然只见那激烈的天穹战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深邃的黑色如无底深渊,冷冷地注视著凡俗世间,漩涡之下,彩色诛仙巨剑赫然七彩诸色尽褪,化作一把炽热耀眼的白色光剑,刺破苍穹,带著毁天灭地一般的气势劈了下去。

红色的巨矛,应声而断!

「啊!......」

可怕的惨叫,发自和伏龙鼎合为一体的鬼王口中,他带著不能置信的绝望,甚至双眼中已然流出了鲜血,狂吼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有修罗之力,我有修罗......」

最後的话声,被湮没在狂暴的风中了,诛仙剑劈开了巨大血矛,却并未收退,而是顺势直冲过去,刹那间,整个天穹都被诛仙古剑的光辉所笼罩,天际风云滚滚,仿佛上天下地诸天神魔,此刻都为之颤抖畏惧,那可怖的诛仙之力!

那一剑,直刺向著伏龙鼎,直刺向鬼王,直刺向血球深处那团团红云罪恶深处!

炽热的光芒燃烧了一切,将天际所有的血芒卷起撕碎,风云雷电嘶吼不休,无数的残云被席卷而上,吞没到天穹那个深不可测的黑色漩涡之中。

鬼王面露绝望之色,但绝望之中更露出了疯狂,他狂笑著,狂喊著,双手挥舞,猛然间插入了伏龙鼎鼎身之上那张恶魔面孔上的双眼之中。

「轰!」一声怒雷,刹那间压过了天穹之上所有的声音,鬼王的双眼突然喷出了两道血柱,重伤之馀的他,竟然仍是狂笑不止,而伏龙鼎上,如被激发了最後的神威,一个可怕的血色身影,高达万丈,在鬼王身後缓缓成形了。

「去死吧!」疯狂的吼声,响彻天际,那个诡异的血魔影轰然而动,带著可怖气势,牵动了漫天血气,再度向诛仙光辉扑去。

而诛仙古剑化作的那一道炽热白光之剑,也在下一刻,刺中了伏龙鼎。

「啊......」

可怕的吼叫声中,带著撕心裂肺的痛楚,迸发出刺目耀眼的光华背後,一个人影硬生生被诛仙古剑从伏龙鼎中逼了出去,像是丧失了全部的力量,远远飞了出去,消失在远方天际,再也看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那个可怕的血魔影已扑到了光辉中的人影身前,失去了诛仙古剑的护持,那个人影现在看来在血魔影万丈身躯可怕的力量之前,仿佛弱不禁风。

「吼吼」狂呼之中,那个光辉中的身影赫然一把被血魔影抓了起来,只不过片刻工夫,瞬间光辉尽散,那其中的人影也顿时被血影吞没。通天峰上的人们大惊失色,尖叫连连,陆雪琪身子大震,面上血色尽失,「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

突然,那眼看获得胜利而猖狂大笑的血魔影,巨大的身躯猛然一僵,倒飞而回的诛仙巨剑,闪烁著炽热光辉的诛仙之力,从背後插进了他的胸膛。

在诛仙古剑的周围,汹的血气顿时纷纷散去,巨大的身躯上露出了可怕的伤处,快速扩大,那血魔影发出惊天动地的狂吼,在身躯即将破碎的前一刻,猛然将手中那孱弱的人影身躯扔向了天际可怕而深邃的漩涡之中,瞬间被一团电芒吞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著,血魔影发出了最後一声嘶吼,终於支撑不住胸口那可怕的诛仙之力的侵蚀,在炽热的白光之下,吼声之中,烟消云散。

天际,红云渐退,风云渐息,失去了血芒的控制,那无数的魔教爪牙像是做了个恶梦一般,眼中红光消散,慢慢都清醒过来。正道这,人人面面相觑,恶梦之後,仿佛竟有种不能置信的错觉。


相关文章推荐:
封神演义 | 诛仙阵 | 诛仙 | 青云门 | 青云子 | 青叶 | 诛仙剑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