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朱琳(著名表演艺术家、话剧演员)

朱琳(1923年5月-2015年7月7日),江苏海州(连云港)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话剧女演员、表演艺术家,被誉为“中国话剧皇后”。朱琳的一生都在戏剧舞台上辛勤耕耘,她成功地塑造过五十多个舞台人物形象。被誉为北京人艺舞台上的“一代大青衣”。曾被选为北京市人民代表,曾任中国戏剧协会理事,北京市剧协常务理事,北京人艺艺委会委员。 [1]

2015年7月7日凌晨,朱琳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享年92岁。 [1]

1923年5月,生于江苏海州(连云港)。

她自幼酷爱唱歌和表演,随母亲和姐姐在淮阴生活时,在京剧班社比较系统地学习过京剧的演唱和表演,为她后来在舞台上创造的历史人物打下了基础。

1937年,抗战爆发,还在读中学的朱琳在淮阴加入了由地下党领导和组建的长虹剧社,参加了进步的抗战戏剧活动。次年,朱琳随姐姐到武汉顺利考入了武汉艺术专科学校国画音乐系。随后朱琳参加了武昌东北救亡总会,积极地参加了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

1938年8月1日,年仅15岁的朱琳在武昌昙华林参加了由周恩来、郭沫若、阳翰笙、田汉、洪深等领导下成立的抗敌演剧队第二队。从此,朱琳在党的领导下,在抗日的烽火硝烟中开始了自己的演剧生涯。

1939年,她参加话剧《家破人亡》的演出,该剧揭露了日寇侵华的暴行。在演出中,朱琳坚定了从事抗日救亡宣传的决心。在演剧二队,朱琳在话剧《木兰从军》一剧中,饰演了女主角花木兰。驻赣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看过朱琳演出的《木兰从军》后评价说:“演出是高水平的,是第一流的。”

1941年春,朱琳受邀参加了新中国剧社《大雷雨》和《钦差大臣》的演出,并在剧中分别饰演卡捷琳娜和市长夫人安娜,受到好评。随后,参加了田汉创作的《秋声赋》一剧的演出。在剧中担任女主角廖红,并演唱了该剧的主题歌《落叶之歌》,“草木无情,为什么落了丹枫?像飘零的儿女,悄悄地随着秋风。相思河畔,为什么又有漓江?夹着两行清泪,脉脉地流向湘东。”这首歌经她演唱后在大西南的年轻人中广为流传。直到朱琳晚年90多岁时,她还能完整地演唱《落叶之歌》。此后她参加演出了《孔雀胆》以及田汉新作《丽人行》等剧目。并经戏剧家洪深介绍,到上海大同影业公司拍摄了根据欧阳予倩舞台剧改编的故事片《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以及《热血》、《哑妻》等十余部影片。

这期间,无论是参加舞台演出还是拍摄电影,她都满腔热情。在抗日烽火中,经受了艰苦环境的考验和锻炼,在思想和演技上都日臻成熟,成为一名真正的文艺战士。

1949年朱琳扭着秧歌,高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来欢庆上海解放。次年,朱琳来到北京进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担任演员,参加演出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钦差大臣》等剧目。

1952年9月,朱琳调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自此开始了她在北京人艺超过一甲子的艺术人生。 [2]

1954年,《雷雨》公演,售票处出现了观众深夜带着棉被排队买票的情况。《雷雨》连演了70场。 [2]

朱琳以台词的娴熟到位、舞台表演的精湛准确,在北京人艺站稳了脚跟。《雷雨》这部剧作让朱琳意识到,应该尝试扮演各种不同的角色,要不断开拓自己的戏路。随后,朱琳连续主演了《带枪的人》、《虎符》这些中外名剧,形成了颇具风范的表演风格,于是被称为北京人艺的“第一青衣”。 [2]

1959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公演四幕历史话剧《蔡文姬》,在剧中饰演蔡文姬的是当时36岁的朱琳。在这部话剧中,朱琳自弹自唱了剧中的曲目《胡笳十八拍》,结合剧中大段的文言诗词的念白,吐字清晰,归韵圆润,共鸣舒畅,送音悠远,塑造了一位高贵优雅又激昂无惧的蔡文姬形象。朱琳一时又被人们称为北京人艺的“台词专家”。 [2]

这部话剧在全国巡演300多场,成为北京人艺话剧民族化的经典剧目,也成为了朱琳舞台表演的代表作品。 [2]

196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对党及所从事的话剧事业无限忠诚,曾担任过演员分工会主席,学习辅导员等职务。

话剧《蔡文姬》奠定了朱琳“中国话剧皇后”的根基。 [2]

上世纪50年代,北京人艺的导演提出了话剧民族化的大胆设想,开始了话剧借鉴中国戏曲的尝试。此时,北京人艺导演焦菊隐和编剧郭沫若重排了历史剧《虎符》。在这部话剧中,导演引用了传统戏剧中的锣鼓经和水袖的表演要素。朱琳在剧中饰演了主角如姬夫人。如姬夫人是战国时代魏王的王妃,朱琳要结合戏曲表演把这个角色塑造成外柔内刚的人物形象。 [2]

朱琳在人艺出演的第一部戏,就是曹禺的名作《雷雨》。伴随着鲁侍萍这一角色的成功塑造,朱琳从此成为了北京人艺挑大梁的演员。

1978年5月的一个傍晚,首都剧场热闹非凡,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正在演出保留剧目《蔡文姬》。这台轰动一时的四幕历史话剧,在尘封多年之后,依旧熠熠生辉。 [2]

从1982年起,朱琳先后在《贵妇还乡》、《洋麻将》、《推销员之死》3部不同流派的世界名剧中塑造了3个性格迥异的外国老妇形象。 [2]

80年代,北京人艺上演了《推销员之死》,并特意请剧作者阿瑟米勒来京担任指导。朱琳饰演推销员的妻子琳达,这是一个表面柔弱、逆来顺受,内心却毅力坚强、豁达乐观的女性。朱琳的表演得到了挑剔的剧作者米勒的赞扬。 [2]

1985年,离休。

2007年4月,朱琳和于是之、欧阳山尊等“老搭档”一起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话剧艺术家”荣誉称号。

2010年,曹禺诞辰100周年,87岁的朱琳再次登上了舞台。朱琳说,这也许是她最后一场演出,但当她站在舞台上那一刻,她感到无比的幸福。 [2]

2015年7月7日凌晨3时20分,朱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在北京去世,享年92岁。根据朱琳同志本人及家人意愿,不开追悼会,不举行告别仪式。 [1]

朱琳的一生都在戏剧舞台上辛勤耕耘,她成功地塑造过五十多个舞台人物形象。如《耶戈尔布雷乔夫和其他的人们》中的格拉菲拉、《虎符》中的如姬夫人、《带枪的人》中的纳佳、时事剧《高等垃圾》中的顾影怜、《女店员》中的齐母、《蔡文姬》中的蔡文姬、《三姐妹》中的娜塔里雅、《花开遍地香》中的钱大嫂、《武则天》中的武则天、《年青的一代》中的夏淑娟、《仇恨的火焰》中的巴大娘。文革结束后,她在《咸亨酒店》中扮演夏母,在《贵妇还乡》中扮演克莱尔,在《推销员之死》中伴演琳达,在《洋麻将》中伴演芳西雅,在《芭巴拉少校》中扮演薄丽托玛夫人等,被誉为北京人艺舞台上的“一代大青衣”。 [2]

50年代末60年代初,在焦菊隐导演的话剧民族化三部曲《虎符》、《蔡文姬》和《武则天》中,朱琳的表演成功地运用了民族戏剧的美学精神,成为焦菊隐话剧民族化探索的实践者之一。在这个阶段,朱琳努力学习民族戏曲艺术,借鉴其中的精神和形式;注意用鲜明的形体动作体现人物的内在美。她的表演能在汲取生活的基础上,既有深刻的体验又有鲜明的表现。在《虎符》的排演中,朱琳把如姬磊落的胸襟和高尚的情操转化为诗意的舞台表演。她把写意和写实的表演形式结合起来,并借鉴戏曲的一些表演方法,使焦菊隐倡导的表演民族化理论有了一个实践的雏形。而《蔡文姬》中的话剧民族化探索则进入了一个炉火纯青的阶段。郭沫若在看过她所饰演的蔡文姬后说,“朱琳同志演的蔡文姬能传神”,更赋诗一首来称赞朱琳,“辨琴传早慧,不朽是胡笳。沙漠风沙烈,吹放一奇花”。在《武则天》中,焦菊隐强调了“无声的台词”,朱琳既表现了这位女政治家的君主作风,也演出了她作为母亲和女人的平常心态。

文革后,朱琳在几部外国作品中大放异彩,《推销员之死》中的琳达是其舞台代表作之一,她在剧中善于控制与点燃情绪,同时又保持自然的状态。尤其是全剧结尾的《安魂曲》,朱琳运用呼吸控制情绪,使人物的惊恐、悲惨的情绪转向内在,完成了导演所说的,“你不哭,要让观众为你流泪”,深深打动了观众的心,导演阿瑟米勒给予了高度评价。而在另一部美国作品《洋麻将》中,朱琳层次分明、步步深入地演出了孤独老人芳西雅的性格、感情以及丰富的人物后景。她与于是之的对手戏默契十足,把两人复杂、微妙的心态演绎得淋漓尽致。成为北京人艺舞台上永远的经典。

她兼具了导演、剧本创作者、文学创作者等多重身份。曾参与导演过《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在街道上》等剧目,此外还与老伴刁光覃合著出版了有关表演艺术的专业书籍。

第七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角奖。2007年朱琳获文化部颁发的“国家有突出贡献话剧艺术家”荣誉称号。此外,她还是“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

她曾被选为北京市人民代表,曾任中国戏剧协会理事,北京市剧协常务理事,北京人艺艺委会委员。

在国内外文化交流方面,朱琳担当文化使者。80年代,她随中国戏剧家代表团访日,在那里与日本表演艺术家杉村春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之后她不仅再度两次访日还应美国新闻总署邀请访美。1985年,随《推销员之死》剧组赴港演出。1986年又随《推销员之死》赴新加坡演出。同年与老伴刁光覃为呼伦贝尔盟话剧团执导《渥巴锡汗》。1988年与刁光覃一起再赴内蒙古包头为漫瀚艺术剧院导演漫瀚剧《拔都汗》和《忠烈碑》。她为贵州省花灯剧团导演花灯剧《七妹与蛇郎》,从此使得这一地方剧种被重视而得以保留。在晚年朱琳为地方剧种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3]

在2012年,近90高龄的朱琳登上舞台,在北京人艺建院六十周年献礼大戏《甲子园》中扮演王奶奶,这是她最后一次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坐着轮椅的朱琳坚持完成了演出。

一生从艺,朱琳赢得喝彩无数。同行评价她的表演有着浓郁的艺术魅力,特别是历史剧中的蔡文姬、武则天等角色,扮相雍容华贵、仪态大方、感情饱满、语言清晰、楚楚动人。

高贵的演员气质、美的表演内涵、诗化的表演意境”等则是戏剧专家对其独特表演风格的评价。

在北京人艺乃至中国话剧舞台上,朱琳都被誉为台词专家,著名剧作家黄宗江曾戏称她的表演是“郭沫若派大青衣”,台词一经她口便能引领观众进入诗画的意境。人物不仅性格鲜明、活灵活现而且风格迥异,光彩夺目。正是她所留下的舞台风采和艺术财富,激励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话剧人。

‘辨琴传早慧,不朽是胡笳,沙漠风沙烈,催放一奇花。(郭沫若写诗评价)

冯远征说:“文姬驾鹤西去,天堂继续洋麻将!朱琳老师一路走好!” [4]


相关文章推荐:
海州 | 中国共产党 | 耕耘 | 形象 | 青衣 | 7月7日 | 凌晨 | 海州 | 共产主义 | 连云港 | 周恩来 | 郭沫若 | 阳翰笙 | 田汉 | 洪深 | 烽火硝烟 | 家破人亡 | 木兰从军 | 木兰从军 | 钦差大臣 | 雷雨 | 蔡文姬 | 鲁侍萍 | 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 | 郭沫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