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朱维阳

朱维阳,字春庵,镇原县城关镇朱沟沟人。清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8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生于一个农民家中。由于家境贫寒,12岁那年才入私塾读书。他生性聪明,记忆力强。民国八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新巷子小学,随后在乡村任私塾教师。他一面教学,一面攻读经书典籍。民国十五年,考入平凉自治讲习所。十七年毕业后在石佛湾、富家坪、东岳庙等初级小学任教。

当时军阀混战,盗贼蜂起,兵荒马乱,瘟疫流行,人民或死于兵燹,或死于饥饿,或死于瘟疫,痛苦不堪。维阳之母也不幸身染瘟疫。他四处奔波,寻医问药,其母终被庸医误治而死。他对此无限感慨,痛恨当时的庸医说:“请之不即来,送之不速去。”目睹广大劳动人民由于生活贫困,治病无医,买药无钱,只能眼睁睁地等死,深深认识到求人不如求己。于是他在任教期间,奋发苦读,钻研医著,立志做一个自救兼救人的良医。他先后研读了《陈修圆先生七十二种》、《医宗经鉴》、《傅青生》、(男、女科)、《伤寒论》、《瘟病条辨》、《濒湖脉学》等四十多种医学著作。经过十几年的苦学精研,终于自学成才,成为镇原的一代名医。

朱维阳先生治学严谨,教育有方,民国十九年出任镇原县教育局长。他不肯趋炎附势,因而受到排挤,于二十五年忿然辞职。同年,在县城与张元三、张志林等合办“卫生堂”,挂牌行医,救世济贫。他医术高超,在对多发病症,如伤寒、臌胀、痨症、痘症、梅毒、癫痫、脱肛、腰疼的辩证施治上,都有独到之处。一次,村民朱廷华之妻患臌胀病,肚子比临产的孕妇还大,脐眼突出,四肢和面部瘦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病情万分危急。朱维阳先生诊视后,在病人的腿部和腹部扎了几针,又用一包自配药粉敷在脐眼上,用热水浸湿的毛巾裹住,同时灌服汤药。几天之后,病人的肿胀全消,自己可以起床活动。

先生治病根据病人的心理特征,坚持“精神治疗”与“药物治疗”相结合,理医归一,融为一体。在给病人治病时,先观察病人情绪变化,和病人亲切交谈。恐怖者解惑,绝望者求生,在病人对医生有了信任感并产生了战胜疾病的信心后,才切脉断病,开方服药。

先生行医,足迹遍及镇原、庆阳、平凉等地,仅在县城附近治愈的癫痫病人就有10余名,梅毒患者及脱肛患者30余名。感于他的医术,民国二十五年,县长邹介民亲手将一本《万病回春》赠送给他。

先生医德高尚,待人谦和,备受推崇,为医界之楷模。那时候,交通不便,道路坎坷,他从不顾路途艰辛,有来请者,无论是严寒酷暑,刮风下雨,还是逢年过节,半夜三更,随叫随到。穷人看病,分文不取。他常用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为座右铭,认为做医生要“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切不可做“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的一知半解的医生。他告诫学生说:“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他说,做医生要常怀慈悲之心,普救众生之苦。治病时,不分贵贱贫富、男女老幼、亲朋善友,都作为至亲对待;临床不可瞻前顾后,满腹私心杂念,要“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更不得不顾病人性命之忧而“恃己之长,专心经略(策划)财物”。他痛斥那种给人看病时訾毁诸医,自矜己德的医生;鄙视那些治好一个人便自夸本领高强的医生。

先生以普救众生为宗旨,医德高尚,深受群众爱戴。

1937年11月25日,本乡群众敲锣打鼓,为他送去了“杏林春暖”黑漆镏金大匾;1944年9月25日,镇原县各机关单位又以“卢扁媲美”的匾额相赠,对他的医术给予高度的评价。

朱维阳精湛的医术来自于他孜孜不倦的学习和追求。他著有《医海宝笺》、《妙方汇集》,积累和收集治疗癫痫、梅毒、脱肛、腰疼等病的验方百余个。特别是《药性配伍歌》一书(已失),以诗歌的形式,配以优美的插图,将药性“十八反”、“十九畏”比作两国交战,说明其利害。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妙趣横生。其中有这样一段:“九地王当归,大黄为元帅,黄连勇先锋,黄柏是大将……”其大意是:番国狼毒王反了,派大将牛蒡子、马渤、巴豆、人言侵犯中原的前胡省,中原的九地王当归派大黄挂帅,黄连为先锋去迎击狼毒国的四大将,出师大利,捷报频传,朝廷内部却发生了内讧。大黄后妻鸦片伙同她的养子黄芩商量谋害黄连的妻子吴芋。当时正值夜晚,他们的密言被木贼在窗外听去。情况紧急,吴芋危在旦夕。木贼奔赴前线,向大黄汇报,途中正遇大黄元帅凯旋归来,听了木贼的报告,惩治了鸦片、黄芩,才避免了一场悲剧。文中巧妙地嵌入了九地、当归、大黄、黄连、鸦片、黄芩、狼毒等药名,贴切地写出了药性的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德高望重的朱维阳先生受聘于镇原中学兼教生理卫生,并为在校师生治疗疾病。1952年调任镇原县人民卫生院中医大夫,为广大患者忘我工作,解除痛苦。时任庆阳军分区司令员雷震,长期戎马生涯,患腰疼病多年,走路也要人扶持,四方求医,治疗无效。先生诊断后,汤药和针灸并用,几个月后雷震同志多年顽疾彻底痊愈。先生不但自己医道精通,而且还精心培养学生,光大医药事业。原庆阳地区中医院副院长、副主任医师席效东、曾任县人民卫生院院长的陈文义,以及县内名医贾顺乾、张好温、路天运、刘宝善等人,都曾是其学生或聆听过先生的谆谆教诲。

1953年先生当选为县人民代表、县人民政府委员。1957年反右斗争中,身遭批斗,自缢身亡,终年59岁。1979年平反昭雪。


相关文章推荐:
镇原县 | | 光绪 | 私塾 | 民国 | 东岳庙 | 镇原县 | 伤寒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