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朱元璋画像(明清两代朱元璋画像作品) 发布于:

朱元璋画像,指历史上、尤其是明清两代画工描绘的朱元璋,传世者在十三幅以上,又可分为所谓圆脸像(正相)和长脸像(异相)两类。对两类画像的形成缘由及其与朱元璋实际相貌之间的关系,学术界存有争议。

明代史料中,对明太祖朱元璋的画像已经多有提及。

一是关于明太祖绘制画像的记载。明朝陆容《菽园杂记》卷十四称明太祖朱元璋曾经召集画工为自己作像,画得像的却并未得赏;一位画工在形似之外,再加以美化,画得雍容端庄,朱元璋这才高兴起来。 张瀚《松窗梦语》一书记载了朱元璋曾因画像之事而杀人的传言。 明清之际人谈迁《枣林杂俎》则称:朱元璋好微服私访,害怕被人认出,所以赐给王侯们的画像都是假的,真的则藏在太庙。 (有报道称《七修类稿》中有类似故事, 但不见收录 )研究者胡丹指出,谈迁所记故事并不可信,一则微行恐人识其貌,与赐诸王侯御容无关;二则朱元璋在位,主要依靠公朝理政,经常临朝亲断政事,不曾担心臣民认得他;三则不少朱元璋“微行”故事,都是后世野史敷衍出来的。

二是关于目睹朱元璋像的记载。隆庆六年(1572年)出任南京工部尚书的张瀚在《松窗梦语》中回忆自己瞻仰到的太祖御容“与民间所传奇异之像大不类”。 由此可见,到明代中晚期,太祖异相已在民间广为流传,与张瀚所见宫中画像大不相同。 张萱在《疑耀》中也记载说,黔国公府所藏朱元璋像与民间流传的相合,但与宫中所藏不同。 ,清初人宋起凤在《稗说》中说,他在南京二寺见到两种朱元璋御容,其中灵谷寺者为一草本,其像“望若龙状”;在鸡鸣寺者,则为“五官端好”“面无纤痕”的彩绘图像。

朱元璋画像中的圆脸正像,包括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明太祖坐像》(明,绢本设色,纵 96 厘米,横 59 厘米)和装成册页的《明太祖半身像》。

《明太祖坐像》为坐像立轴,绘朱元璋盛年时相貌,面部近似正面之像。面色红紫,留有短须,炯炯有神的双眼配以双手自然放于膝盖上的坐姿,现实出一种威武逼人之感。头部戴有乌纱折上巾,身着团龙纹样的明黄皇袍,腰扎蟒带,脚蹬皂靴,大有君临天下的威仪之态。

册页半身像中绘朱元璋老年之像,容貌近似立轴,只是双鬓多了少许白发,长髯飘然及胸,雍容庄重,更添端庄和善之感。可能由于年近古稀加之统治后期的社会稳定,眼神中少了壮年时的英飒之气,愈加温和,端庄,有慈眉善目之感。服饰与坐像相同,均为明黄皇袍。

研究者张一涵认为,前述半身像坐像的副本。并指出,此两幅明太祖像俨然典型是位美丈夫形象。画中,朱元璋呈现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慈眉善目、相貌堂堂的君子之相。

除了这两幅旧藏故宫的画像外,朱元璋的民间画像也有不能归入长脸异像系统者,比如《三才图会》中收录的朱元璋画像。

所 谓朱元璋长脸异相,是即朱元璋“龙形”之像(或称丑像、猪像)。异相中的朱元璋,一副弯月型的脸庞,容貌险奇怪异,有的还满脸布有黑子。当代人依着今天的审美观,将朱元璋的异相称为丑像。过去的人却不一定作如是观, 如清末民初人赵汝珍就用“雄豪奇伟,深目长颊”形容朱元璋的异像,与“温文儒雅,五官端正”的正像相对。

据研究者赵丹考证, 这一类的画像,在明代中期以前尚未广为流传,但到于嘉靖后,则大量出现太祖异相的记载及绘画。大约在乾隆年间,一部分异像入藏南薰殿。

《神相全编》卷九中对“龙形”有所描述:“夫龙形者,其人鼻高耳耸,形貌端严,身体长大,骨格清秀,眉目分明,举止出众,有威权,足机变。昔汉高帝隆准龙颜,唐太宗龙姿日角,乃帝王之相,非常人也。” 在朱元璋的异像上,同样有相术的色彩,但也不限于此。

版本众多的朱元璋画像,尤其是正像和异像的对立,引发了后世的争议,包括异像是如何形成的、异像与正像那个才更符合朱元璋的原貌,等等问题。

这些问题,历史上直到近现代曾有若干解释。就成因而言,一说异像是朱元璋自我神化的结果,也有人认为异像实是“疑像”、是为了避免被他人认出自己的相貌而行刺而故意绘制的。 从“真伪”来看,赵汝珍认为,从异像绘制的奇异大胆以及得到供奉的情况看,异像更能反映朱元璋的真实相貌; 李洵则从遗传学的角度认为,正像为真相;吴晗、陈梧桐、吕景琳等人所撰朱元璋传记则两者并收。

夏玉润认为,“圆脸俊像”是官方、正史的化身,是对朱元璋和大明王朝的美化;“长脸丑像”则是民间、野史的想象,掺入了朱元璋的低微身世和恩威莫测、多疑嗜杀的性格。他认为,两者都是“似像非像的写意图”,至于所谓遗传学分析,虽有道理,但也不尽然,因为这忽视了母亲一方的影响。

胡丹认为,对两者哪个更接近朱元璋的原貌的讨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梳理二者的成因。他认为,信奉相术的明成祖朱棣是朱元璋相貌的第一个“整容师”,他试图用相学理论重新阐释开国历史,从而启动了朱元璋容貌变异的进程,这体现在《大明孝陵神功圣德碑》 、《明太祖实录》 、《古今识鉴》 等文献中。其后,朱元璋的脸上被逐渐添加了黑子、奇骨、异形等一系列的神秘符号,他的形象与故事在传播中愈传愈奇。在明代中前期,朱元璋相貌已由“奇貌”发展为“奇骨”,却还未化作一副“猪龙”之形;但到了嘉、万年间,已完成“龙形虬髯”的转化。在何乔远《名山藏》中,朱元璋已是“奇骨贯顶”,清修《明史》也将朱元璋描绘为“姿貌雄杰,奇骨贯顶” 的形象。在朱元璋新形象的构建过程中,官方与民间各自追求自己的"真实",并积极互动,从而在特定的叙事框架中形成一个奇异多变的朱元璋形象。

2019年上映的电视剧《大明风华》中,朱元璋的形象采取了长脸异相,并且出现了朱元璋长脸异相的画像,这种做法引起了舆论争议。


相关文章推荐:
朱元璋 | 陆容 | 菽园杂记 | 朱元璋 | 松窗梦语 | 枣林杂俎 | 张瀚 | 张萱 | 宋起凤 | 台北故宫博物院 | 三才图会 | 赵汝珍 | 神相全编 | 赵汝珍 | 李洵 | 吴晗 | 陈梧桐 | 大明孝陵神功圣德碑 | 明太祖实录 | 古今识鉴 | 何乔远 | 名山藏 | 大明风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