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朱之洪

朱之洪(1871年1951年),字叔痴,四川巴县鹿角场(今重庆市巴南区南泉镇)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与杨庶堪等组织反清组织“公强会”。同盟会重庆支部成立后负责宣传、联络工作。宣统三年(1911年),重庆成立保路同志协会,朱任会长。曾参与密谋重庆辛亥起义。重庆起义成功后任“蜀军政府”高等顾问并兼大汉银行总办。1912年,作为蜀军政府全权代表与成都“四川军政府”谈判并签署了合并草约。1913年,参与“二次革命”兴军讨袁。1925年,任中国国民党四川临时执行委员会委员。1926年,与温少鹤等倡议筹办重庆大学。1933年,任巴县文献委员会委员长,并兼《巴县志》协修。晚年致力史学。1951年去世。

朱之洪,辛亥革命的先行者,一生光明磊落、善言笃行,事济不言功,事危不避除。朱之洪历任辛亥革命时的“蜀军政府”高级顾问,四川省议员,众议院议员,国民参议会议员及孙中山国民党本部参议等职,但他从不骄傲,总是平易近人,为人方正;他从不隐瞒自己观点,常于大庭广众之中,滔滔不绝,不满之事亦大声直说,所以大家也叫他“朱三吵吵”。 [1]

朱之洪的侠肝义胆,在他整个革命生涯中多有表现:如他任保路同志会会长时,在成都的总督衙门口,站在三层桌子搭成的讲台上演讲,慷慨激昂,听者都为之动容。在密谋重庆辛亥起义时,他两次冒险翻越城墙,缒城而下,迎夏之时军入城,促成起义成功。为阻止林绍泉叛乱,他义正严辞,袒胸堵枪口等侠烈之事,光照史册。他的侠义不光表现在对革命的忠贞,也表现在他对革命同志的热忱救援中。黄花岗之役后,朱之洪获知熊克武、但懋辛被困于广东虎门,即漏夜带病冒风雪,驰骋数千里,赶赴广州救援。他甘冒风险,营救熊、但二人脱险之事,也在当时传为佳话。

朱之洪作为一个杰出的教育工作者,他终生都在为发展教育、启迪民智身体力行。自18岁始办“正蒙公塾”起,历任巴县(今重庆)教育会长,巴县女子学校校长等职;首倡创办重庆大学、成都公学、邹容中学等大中小学校。晚年研究文史,主持重修《巴县志(重庆志)》24卷,编撰《蜀中烈士备征录》6卷。这些史料现在都是研究四川、重庆近现代史的重要参考资料。

朱之洪生前最使人感动的是他那种“一生一世,仍见交情”的古侠风范。他在任“同盟会烈士纪念会”四川支部负责人时,亲赴京、津、沪移奉张培爵、邹杰、魏荣权、张威、程中权等烈士遗骨,葬于浮图关烈士墓园。为了更好地培养烈士遗孤,还特地倡议建立了遗爱祠小学等……茶园新城管委会在朱之洪纪念碑中也写到由朱之洪主持操办或推动发起,建立起来的沧白堂、邹容纪念碑,以及邹容中学、罗斯福纪念馆、浮图关革命烈士墓园等。为重庆历史文化名城铺垫了不少基石。

张培爵之女张映书教授在“刚直不阿的朱三爷”一文中写道:在重庆、成都谁要提到“朱三爷”,人们便知是那个不畏强暴、不欺贫弱的朱之洪。他平生鄙弃名利,自甘淡泊,对社会公益、党内事务以及同志中的困难处境,总是豪侠而热情的对待,尤其是革命先烈的归骨西蜀,烈士事迹的征辑,烈士后裔的教育、生活安排等,都经他细心筹划,这就是“三爷”为什么扬名巴蜀深深铭记在我们晚辈心中的主要原因。

朱之洪也是一位敦厚长者,孝敬父母、友爱姐弟。他视诸侄胜已出。谆谆教诲儿孙要“一辈子存好心,做好事,为好人”。凡亲戚有难,朋友有求,乡邻有灾,无不鼎力相助。至今乡间仍有朱之洪自甘淡泊、廉洁奉公、助人为乐的轶事流传。

巴蜀名宿赵熙尧老先生在朱之洪50寿辰时的祝寿诗中写道:

岁寒命分孤松操,天大风涛支手撑。

一脉朱家留侠烈,平生白眼留公卿。

《巴县志》记载:重庆解放前夕,汪云松与朱之洪和温少鹤等商界代表,为保护城市、维持地方秩序迎接解放做了大量工作,那时朱之洪已78岁高龄了。解放后朱之洪受到中国共产党及人民政府优遇,刘伯承将军曾亲临寓所探视,还被特邀为重庆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1951年朱之洪因中风逝世,但党和人民并没有忘记他,朱之洪现已被重庆市人民政府确定为重庆名人,并塑像于重庆名人馆。

1913年,朱之洪在讨袁军兴时任安抚使,事败,流亡日本。首次谒见中山先生,中山先生对他很器重,常与之商谈国事。一日天雨,中山先生冒雨前来,正遇朱之洪在寓所补袜,他正想收拾针袜起迎,中山先生笑而止之曰:“吾辈革命艰苦,实为后人谋百世之福利耳。”乃自取另一只袜,与朱之洪促膝而坐,一边补袜,一边谈国事。朱之洪十分感动,中山先生辞去后,即将这些袜子收藏。

朱之洪生性豁达开朗,对升官发财毫不在意,孙中山对其非常了解,为其书写了“海阔天空”、“天下为公”两幅横额,可惜的是,这两幅横额在“文革”时期已被销毁。

1914年,孙中山还题字“天地本逆旅,道义凭仔肩”赠给朱之洪,勉励朱之洪坚定信仰,树立革命的必胜信心。据说,该幅题字目前保存在台湾。

回国后,每年“岁时伏腊”即将中山先生亲笔题写的“海阔天空”、“天下为公”及“天地本逆旅,道义凭仔肩”等墨宝悬挂中堂,那双中山先生补过的袜子也呈于香案之上,向儿孙们解说当年之事。

朱公逝后,葬于老家巴县鹿角,原址三面倚山,小溪流淌,形如坐椅,遥相远望,似见前贤正襟危坐。陈卓毅老先生不无感叹地说,“三爷”墓以前曾被盗过。后来当地开发,由开发商出资将亡灵请至不远处安息,这便是今天的朱之洪墓,地处茶园立交和加油站之间,被称作“玉马公园”的地方。 [2]

2010年6月4日,辛亥革命志士朱之洪纪念碑在重庆南岸茶园“玉马公园”落成。


相关文章推荐:
巴县 | 杨庶堪 | 重庆辛亥起义 | 二次革命 | 中国国民党 | 温少鹤 | 重庆大学 | 巴县 | 辛亥革命 | 辛亥革命 | 侠肝义胆 | 保路同志会 | 重庆辛亥起义 | 夏之时 | 林绍泉 | 黄花岗 | 熊克武 | 但懋辛 | 虎门 | 巴县 | 巴县 | 重庆大学 | 邹容 | 巴县 | 张培爵 | 邹杰 | 张威 | 邹容 | 邹容 | 张培爵 | 赵熙 | 巴县 | 汪云松 | 温少鹤 | 刘伯承 | 安抚使 | 海阔天空 | 天下为公 | 天下为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