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朱子深衣

朱子深衣,汉服中深衣的一种,为礼服,多用于祭祀等场合。指根据宋代著名学者朱熹所著《朱子家礼》记载考证的深衣,是朱熹对《礼记》深衣篇所记载的的深衣的自我认识和研究的产物。

朱子深衣,汉服中深衣的一种,为礼服,多用于祭祀等场合。指根据宋代著名学者朱熹所著《朱子家礼》记载考证的深衣,是朱熹对《礼记》深衣篇所记载的的深衣的自我认识和研究的产物。

朱子深衣的结构特点为:直领(没有续衽,类似对襟)而穿为交领,下身有裳十二幅,裳幅皆梯形。

朱子深衣的影响很大,日韩服饰中有部分礼服都是在朱子深衣制度的基础上制作的。

需要尤其指出的是,有不少制作汉服的商家将所有白底黑缘的深衣都谓之“朱子深衣”是错误的。历史上有多位经学家都对深衣做出了自己的考证,不能将其他人的作品笼统的冠名为朱子深衣。

宋 朱熹撰

.. ...

深衣制度 [1] (此章本在冠礼之后,今以前章已有其文,又平日之常服,故次前章)

裁用白细布度用指尺。 (中指中节为寸)

衣全四幅,其长过肋下,属于裳。 (用布二幅,中屈,下垂。前后共为四幅,如今之直领衫,但不裁破。腋下其长过肋而属於裳处,约围七尺二寸,每幅属裳三幅)

裳交解十二幅,上属于衣,其长及踝。 (用布六幅。每幅裁为二幅,一头广;一头狭,当广头之半。以狭头向上,而联其缝以属於衣。其属衣处,约围七尺二寸,每三幅属衣一幅,其下边及踝处约围丈四尺四寸)

圆袂 (用布二幅,各中屈之,如衣之长,属于衣之左右,而缝合其下以为袂。其本之广如衣之长,而渐圆杀之以至袂口,则其径一尺二寸)

方领 (两襟相掩,衽在腋下,则两领之会自方)

曲裾 (用布一幅。如裳之长交解裁之,如裳之制,但以广头向上,布边向外,左掩其右,交映垂之,如燕尾状。又稍裁其内旁大半之下,令渐如鱼腹而末为鸟喙,内向缀於裳之右旁)

黑缘 (缘用黑缯。领表各二寸。袂口裳边表各一寸半,袂口布外别,此缘之广)

大带 (带用白缯。广四寸,夹缝之。其长围腰,而结於前,再缭之为两耳,乃垂其馀为绅,下与裳齐。以黑缯饰其绅。复以五彩条,广三分,约其相结之处,长与绅齐)

缁冠 (糊纸为之。武高寸许,广三寸,袤四寸,上为五梁,广如武之袤而长八寸,跨顶前后,下著於武,屈其两端各半寸,自外向内而黑漆之。武之两旁,半寸之上,窍以受笄,笄用齿骨,凡白物)

幅巾 (用黑缯六尺许,中屈之,右边就屈处为横(巾+取),左边反屈之自(巾+取)左四五寸间斜缝,向左圆曲而下,遂循左边至於两末。复反所缝馀缯,使之向以(巾+取)当额前,裹之至两髻旁,各缀一带,广二寸,长二尺,自巾外过顶后,相结而垂之)

黄宗羲之深衣考-幅巾用黑缯六尺中屈之分为左右剌,左五寸右五寸作巾,额当中作(巾+取),(巾+取)者,从提其两畔之缯,向凑而缝之,其中空。乃以左叶交於右,右叶交於左,线缀之。其顶突起,乃屈其顶之缯藏於,使巾顶正圆而后缝之。两旁三寸各缀一带,广一寸长二尺,使巾额当前,裹而系其带於后,垂之。

中国自古以来被称为“礼仪之邦”,作为华夏服饰的一个重要款式,朱子深衣的每一细节都融入了礼仪教化的理念。上衣二幅,屈其中为四幅,代表一年有四季;下裳六幅。用布六幅,其长居身三分之二,交解之,一头阔六寸,一头阔尺二寸,六幅破为十二,由十二片布组成,代表一年有十二个月,体现了强烈的法天思想;衣袖呈圆弧状以应规,交领处成矩状以应方,这代表做人要规矩,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亦“天圆地方”);后背处一条中缝从颈根到脚踝垂直而下,代表做人要正直;下襟与地面齐平,代表着权衡。像朱子深衣这样将文明融入到与人们最贴身的衣饰之中,正是我们华夏民族的民族服装的独特之处。

深衣一词,来源于礼记,深衣篇,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典籍,礼记中的深衣被历代经学家视为重要研究对象,连宋代理学家朱熹也不例外,朱子深衣,便是他对深衣的理解与实践。

朱子深衣被记载进了朱子家礼,流传万世,并流传到了中华文明影响圈的每一个角落,现韩国存世有大量朱子深衣文物和身着朱子深衣的古代人物画像。

至今,在韩国的许多重要祭祀场合,参与人员都会穿着脱胎于朱子深衣的礼服,以示隆重。

然而在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国人却对自己的文明瑰宝缺乏必要的珍惜,各地热爱自己民族文化的年轻人也开始重视自己的民族服装,在成人礼等重要场合,我们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类似朱子深衣这样的民族服饰出现。

配用腰带

本词条上一版本有人质疑说本词条题头所贴腰带不合形制,实属大错特错。从出土文物和典籍记载,深衣所配腰带为大带。历史上大带有三种,如图所示。第一种大带出现时间最早,形制最简单,为一条简单的夹有黑色牙线的白色腰带,使用时直接打蝴蝶结即可。现存唯一深衣出土文物,明张懋墓出土深衣所使用的就是第一种大带,可以证明直到明代,深衣依然搭配最朴素的大带。

第二种大带出现时间较晚,大带下垂部分与腰带本身成90度角,为事先做好,并用小系带固定,一般出现在明代祭服、朝服形象上,无文物显示有深衣使用过该大带。

第三种大带出现于明代,时间最晚,除固定方式外与第二种大带相同,他使用一对扣子固定大带,一般出现于明代常服画像中,无任何文物显示与朱子深衣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出现在任何礼仪场合所用服饰中。

根据明代张懋墓的出土文物可以看出,直至明代,深衣所配用的腰带依然是第一种大带,因为深衣是历代文人所推崇的,最接近中国文明源头的服饰,故必须配用最正宗的礼服腰带大带。如图便是出土的大带,很明显,所打的结为我们如今所说的蝴蝶结。

有关朱子深衣的概念争议主要来源于一些错误认知,一是左边的这幅明代容像,不少早期考证者误以为这是深衣,更有人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直接称其为朱子深衣,这是错误的认知。

实际上,左边这幅画中人物所着的是明代另一种流行服饰“行衣”。

王夫之的《识小录》中有记载:“乡约必六十以上,非曾充吏胥有公私过犯者为之…衣布行衣…系大带,白袜青鞋”

行衣的特点,是衣服下摆两侧有开叉,并有外摆用以遮挡开叉。而深衣是没有开叉的,仔细观察左边这幅画,很明显人物衣襟处有开叉的表现。 [2]

二是因为古代朝鲜人曾经流行过穿着朱子深衣,有人称之为朝鲜深衣。但实际上,这是对东亚三国近古服饰史常识缺乏的表现。东亚三国,尤其是中朝两国,在服饰上多有完全相同之处,例如古代朝鲜国王所穿的,便是中国的亲王礼服。并未见任何服饰史研究者将其称为“朝鲜国王服”。


相关文章推荐:
深衣 | 朱熹 | 朱子家礼 | 礼记 | 朱子家礼 | 深衣 | 朱熹 | 朱熹 | 黄宗羲 | 深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