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竹板快书 发布于:

竹板快书是一种起源于山东省的传统说唱艺术。先有唱词后配竹板。《武松传》唱词,据传起源于清道光六年(1826年),因进京赶考落第弟子以武松为题材编成唱词,大肆嘲讽社会和政府而流传开来。竹板,是一个叫于传斌的人,早年以两片牛胯骨敲击伴唱乞讨为生,后遇大鼓艺人拜其为师;因其性急倔强,逐厌其弊先后改学“武老二”曲阜马玉恒、济南“书坛三大将”之一杨凤山为师。后经过不断研究实践才创出今天的竹板快书。四页竹板配合说唱,具有气势强烈,语言粗犷,村野气息浓等特点。

竹板快书的起源,有多种说法,其中比较可靠的一种说法是:清道光六年(1826年),进京赶考的落第举子三十六人(一说十余人),由运河乘船自京师返乡,乘船遇雨,滞留在临清客店。出于落第的失意,旅途的不畅,世道的不公,激起了这帮士子对现实的强烈不满,为出胸中恶气,众举子以当地流行的武松故事为题材,此一言彼一语的编成了唱词,借“无稽小说”之谈,大肆嘲讽社会和政府,成《武松传》最初之脚本。

在临清编的《武松传》,由作者之一的李长清记录并带回了茌平县南岗子王庄老家,李长清是傅汉章的表叔,李便把书传给了会唱山东大鼓的傅汉章。傅汉章潜心钻研,充实发展,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在曲阜林门庙会正式演出,“唱武老二”(即山东快书)遂正式问世。

山东快书产生不久,便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喜爱和欢迎,很快传遍全省全国。早在清朝末年,戚永立等名家就曾到上海、南京、苏杭等地演唱。解放前山东快书艺术大师高元钧在上海、南京一带演出因包“袱皮”薄、炸“包袱”多,所以又被称为“滑稽快书” ,1949年高元钧先生才把“唱武老二的”正式定名为“山东快书”。

山东快书在号称“武老二”阶段,主要在农村流传,属于农民艺术,格调粗犷、质朴,甚至有些粗俗,活动范围大致局限于鲁中一带,时间约在百年以上,后进入城市,向市民艺术发展,原有的粗犷质朴、泥土气息的格调,受到相应消削弱,沿着这样的发展道路,逐渐形成了“高”、“杨”两个快书艺术流派。

山东快书在城市发展的同时,在山东广大的农村大地上,活跃着一支山东快书延长队伍,他们仍保留着粗犷甚至粗野格调的演出,依然深得农民听众的喜爱。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创造竹板山东快书的“于派”创始人于传斌。

于传斌,1897年出生,山东济南平阴县洪范池镇纸坊村人,艺名于小辫,明万历大学士阁老于慎行(于慎行[1545~1607]明代文学家、诗人,字可远,又字无垢。平阴县东阿镇人。明隆庆二年(1568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万历元年(1573年)(穆宗实录)成,进修撰,充日讲官。后升礼部右侍郎、左侍郎,转改吏部,掌詹事府,又升礼部尚书。万历三十三年诏为詹事未上任,后朝中推出7位阁臣,首为于慎行,诏加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归家,后卧病不起,起草遗疏,请皇帝“亲大臣,禄遗逸,补言官”。数日病死,年62岁,赠太子太保,谥文定。于慎行学有原委,贯穿百家。神宗时词馆中以慎行及临朐冯琦文学为一时之冠。著有《谷山笔麈》(18卷)、《谷城山馆文集》(42卷)、《谷城山馆诗集》(20卷)、《读史漫录》(10卷),编纂《兖州府志》。)第十一代侄孙。自幼家贫,母早亡,年少随父在河北、山西先做小生意无成,后以讨饭为生,受其父影响,以两片牛胯骨敲击伴唱乞讨。后父亡,于传斌孤独一人仍以要饭为生。他生性聪慧,记忆力特强,有说唱天赋,敲牛胯骨讨饭时锻炼和表现出了极强的说唱能力。

他在老家乞讨时,见到平阴东阿镇新庄的大鼓艺人老陈门的孙长瑜(外号“孙古现”),表演说书,因见其说书能挣饭吃,便拜其为师,学习淮海大鼓(俗称干砸鼓),他凭着天子聪慧,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蛤蟆传》、《河间府》等书。但因其性急倔强,不习惯大鼓拖腔拉韵哼哼唧唧的唱法,转拜傅长泰学习山东落子,学成后,独立演出,转遍了聊城、菏泽、济宁、曲阜、泰安等鲁中、鲁西南一带,并崭露头角。

演出期间,于遇到曲阜马玉恒演出“武老二”,喜其艺术格调豪爽快捷,而自己性格又正如此,深感兴趣,便主动与马玉恒交往,恳求传授山东快书技艺。马向于传斌简约介绍了快书演唱要旨,谦虚的说名师出高徒,推荐他去济南,拜号称“书坛三大将”之一的杨凤山为师。因杨已得卢同武真传,技艺出众,为人宽厚,极愿与同行交流,找他拜师求艺不会遭到拒绝。于传斌遂赶往济南杨凤山常年演出的新市场(南岗子),一见杨凤山的演唱,便十分倾心。于传斌悄悄听书十余日,白天听书,晚上回到旅店认真模拟苦练,待有进展后,便买上茶叶点心,登门请罪要求拜师。杨以其为人坦率诚恳,与于结为挚友。于传斌颖悟过人,得杨悉心传授,尽得要领。

数月后再返曲阜,与马玉恒“合穴”演出,大受欢迎。经过不断研究实践,富于创造的于传斌,逐渐洞悉快书的诸般演唱诀窍,及广大农民听众的欣赏心态,从不甘墨守成规的他,决定要标新立异,让自己的演唱不落流俗自成一格。他首先感到伴奏钢板音量太小,难以形成强烈地急风暴雨的气氛,不能吸引听众并难与自己演唱格调和谐,所以他保留了唱落子时已经熟练使用的大竹板,从大小粗细不同的木梆和木鱼能够发出高底不同的声响受到启发,经过反复实验终于找到缩小竹板的合适尺寸,使它能够发出清脆的类似板鼓的声音,与大竹板沉重响亮的声响配合,出现了比较理想的反差效果。乐器改造好后,他又参考高调梆子开台锣鼓点,经过不断实践演化出说书用的开场大过门,并压缩钢板点法用两页小竹板打出间奏小过门。如:

0│的的达│

0的的达│

达的的 达的的│达的的 达│

的的的的 达的的│达0│

达的达的达│

达达的达│的的达│

的的的 的的的 的的的 的

达 达 达 达

大小四页竹板配合,效果非常火爆,令人耳目一新,听众无不叫好。“于派”竹板快书因而由此奠定了基础。

竹板伴奏创造成功后,于传斌进一步发展“武老二”的粗犷风格,在杨凤山、马玉恒等演唱风格的基础上,求得与自己艺术追求相应一致的发展。他主张师法自然,不事雕琢,根据演唱内容自由发挥。他唱过大鼓、落子,有着长期艺术实践经验,和深厚的农村生活底蕴,演唱起来看似随意性很强,其实一切均在规矩之中。他身材高大,曾练过拳脚,动作架势豪放洒脱,听众说他大眼一瞪跟两个酒瓯一样。他唱板结合严密,字如串珠,演唱从不惜力,动作夸张,一回书下来褂子湿半截,模仿趟镣、崩镣形象逼真,表演抬轿时大板往肩上一搭,合扇合扇的几步动作更是令人叫绝。他习惯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唱:“这个点儿,这个点儿,来了好汉武二郎。”有人夸他整个演出,就像一幅大写意的英雄图,浓墨重彩,酣畅淋漓,气势恢宏,看后令人尽吐郁闷之气,心胸为之一快,印象深刻,久久难忘。于传斌的快书表演中,充满了强烈的爱与恨,他说到武二郎等英雄好汉时,从气质、声调、语言、面部表情和动作等方面都表现出了他对英雄人物的敬仰与钦佩;说到李家五虎、方豹等人物时,又表现出咬牙切齿的痛恨与鄙视。他表演时精神饱满、吐字清晰、嗓音洪亮,把作品中的人物活灵活现的展现在观众面前,非常强烈的唤起人们的共鸣。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于派”山东快书已经达到成熟阶段。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于传斌在陶城镇说书结识了姑娘徐凤英,与之结婚,生有三女一男,于传斌也便用其竹板说唱艺术养家糊口。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他携妻女转遍了大半个山东,后把妻女安置在家。虽然于传斌生有一男三女,但由于家贫,家境惨然。儿子小时生病成为哑巴,后修水库得病感染医治无效而死;大女儿嫁到邻镇,由于丈夫虐待,跳井身亡;二女儿随丈夫远赴天津;小女儿嫁到同乡。于传斌的夫人徐凤英在于传斌去世后随二女儿去了天津。 1947年于传斌由老家带领大徒弟高庆海去济南,经长清逗留数月,后进入济南演出直至去世。

于传斌一生清贫,晚年染上酗酒习惯,同时身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住在徒弟张庆海家里,靠其服侍起居,照顾晚年。1952年,于传斌因饮酒过量,夜间自吊铺摔下,殁于济南人民商场书棚内。张庆海便把于传斌遗体送回洪范老家,进行发送。

于传斌虽离世,但他创立的“于派”竹板山东快书却流传甚广。

于传斌演唱与别人不同,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第一、于演唱不打钢板(铜板)伴奏,而是打四块大小竹板,打的伴奏点是戏曲中的锣鼓经,有着非常强的音乐感,竹板声音清脆悦耳,花点繁多,节奏感强,给人非常好的审美享受。而他在演唱开场前先打一阵竹板,观众不断叫好,打完竹板接着收钱,收完钱才开口再唱,就像唱一回书目后,收一次钱,然后再唱一样。打板收钱,是其他快书艺人所没有的特色。

第二、甩辫子盘头,这是于传斌的高超技巧。于传斌曾留过大辫子,由于杨凤山是大辫子,被称为“杨大辫子”,所以于传斌不能和自己的挚友“抢名号”,后来他剪成了小辫,便有了艺名“于小辫”的称呼。但他在留有大辫子时,演唱过程中说到兴奋处,把头一甩,大辫子顺势一圈一圈盘在头顶上,然后他用手抓住辫稍,把辫稍在头顶掖住,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漂亮,能引起观众热烈掌声。

第三、于传斌身材高大,曾练过拳脚,身上功夫厉害,演唱过程中,动作架势豪放洒脱,跳转、飞脚,十分到位,异常优美。

第四、于传斌在演唱时还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特点,那就是说书时不喝水,身后有一张小条桌,桌上放着一壶酒和一小撮花生米,他演唱前把一粒粒的花生米捻去皮,分成两瓣,再把每瓣一分为二,掰成更小的粒,观众不仔细瞧,根本看不出是花生米。演唱中随着说唱动作一回身的同时,一小粒花生米已入口中,手法之快让人叫绝。既不耽误打板和动作,也不耽误说唱。当起了大的包袱或中场休息,他不像别的快书艺人演员一样喝水润嗓,而是拿起身后条桌上的酒壶,以酒润嗓。

第五、于传斌有一门绝技,在说到武老二时,他把竹板往腋下一夹,腾出两只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两个有神的大眼睛盯着这两个能弯成三道弯的手指,配合着台词,把武二郎的英雄气概表现的淋漓尽致。三道弯是两个手指和常人一样自然半弯曲,但指尖一节却能向上呈反方向弯曲,他的这门手指三道弯,其他人包括他的徒弟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练成的。

第六、于传斌在说口上善于运用俏口、喷口和趟口。他重咬字、讲喷口,方言词汇使用较多,唱起来拉腔拖韵,犹如唱戏,非常好听,且时露粗野,“浑口”改掉较晚,带有浓重的农村山东快书特色。

第七、于传斌还有一个与别人不同之处,就是赶场说书都是骑驴,这在当时,可是说书艺人中非常高档的交通工具。当时骑驴,能与现在开宝马的身份相比。

于传斌为人坦诚,艺德高尚。

傅永昌得于真传,他由于演唱大鼓、落子积习难改,其演唱节奏较慢,靠风趣幽默、书扣紧、回头长(演唱时间长)吸引观众。在于传斌的创造性启发下,傅永昌在竹板打法上有所创造发展,他把京剧锣鼓经中的[急急风]、[漫长锤]、豫剧[凤凰三点头]等,选出精彩部分稍加简化,用四页板表现出来,令听众耳目一新。于传斌知道后,置酒为傅祝贺:“自己年老手拙,以难打得如此精妙,来来喝一杯,祝贺贤弟为咱竹板又添绝技!”如此胸怀,如此豪迈,在讲究尊师如父的江湖艺人中实不多见。

原唱山东大鼓的刘同武,跟于传斌习学快书后,现在山东乡下演唱,后去大连小书场靠地,简化了竹板打法,并且将于所传的《武松传》逐一丰富改编,是描写更加细腻生动。于传斌听说后,不但不气恼,反而去信称赞,赞扬刘能审时度势,使《水浒传》更加完善。后来于传斌得遇机会去刘同武处听书,当面祝贺他创作成功。

于传斌还帮傅永昌整理《狮子楼》,删减压缩潘金莲与西门庆调情、偷情的情节,加入滑稽可笑的成分。

于传斌的高尚情操和职业艺德,让同时代的人赞不绝口。

1、四页竹板的使用,气势强烈

山东快书自傅汉章创始起,一直用从山东大鼓中借来的犁铧片(俗称钢板),和来自山东落子的打竹板配合伴奏。

于传斌感到钢板音量太小,不利于招揽听众,且与自己追求演唱气势惊人的夙愿不合,所以就像他从演唱淮海大鼓转而山东落子,再改“武老二”一样,决心改革快书伴奏乐器,使演唱风格与本人个性和谐一致。他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找到小竹板合适尺寸,可发出清脆的类似戏曲板鼓的声响。大小板配合,远比大竹板加犁铧片清脆响亮,可以完全取而代之。

大小竹板配合的明显反差,营造出极为强烈的气氛,突出了“于派”快书的粗犷风格,听来气势非凡。

2、韵颂说唱,极富音乐性

于传斌利用家乡方言的先天优势,结合自己嗓音洪亮、吐字清晰、中气充沛的特点,并采用山东大鼓蹿纲腔演化成了大顶板唱法,演出效果极佳。同时于传斌又从鼓曲念诵腔调中,选取发展成了一种拉腔并使尾字拖音上扬的俏皮花腔唱法,听起来令人感到流畅自然,就像进入诗画般的音乐殿堂,给人极大享受。

3、语言粗犷质朴,带有村野气息

由于于传斌主要活动在家乡平阴、泰安一带,听众对象主要是农村大众,口语、俗语使用较多,而且“荤口”改口较晚,有着浓郁的乡村气息,语言甚至有些粗野,听众听书,不但在看表演,而且倒像是在听对方拉家常,唱词就像村妇吟唱,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却又有着大气磅礴如大江奔腾一泻千里之势,正是“大珠小珠落玉盘”。

4、不断发展,突出创造性

“于派”从产生伊始,就有着强烈的创新意识。于传斌创造性的发明了四页竹板为伴奏乐器,以及竹板打法,同时创造出多种演唱腔调,并在实践中不断改进。于派竹板传人刘同武,丰富了书目剧本《武松传》,傅永昌则加强了竹板的表演技巧。

以后的许多竹板快书传人中,在竹板打法上虽基本一致,但也各有许多不同的花点出现,充分体现了“于派”快书的创造性和丰富的表现力。

于传斌授徒很多。在家乡有大弟子东阿镇的高庆海(高福来),二弟子洪范的黄振周,三弟子东阿镇的孟□□,后收有孙二(小名)、于路明(未被于承认)等人,在济南演出时收有马俊生、关门弟子张庆海。相声名家王凤山、在于晚年也曾拜在门下。于因朋情把四页板传给了刘同武和傅永昌,帮助两人从演唱山东大鼓改唱山东快书。因于传斌的艺德高尚,艺风正派,影响很深,不知名的门外徒也颇多。

刘同武(18991961)山东快书艺人,又名同铭,原籍山东省齐河县赵官镇,后定居高唐县城。早期演唱山东大鼓,喜说唱中篇《响马传》、《刘公案》、《天门阵》诸书。因痛感大鼓曲调对于趟口说书限制太大,曾一度改唱西河大鼓,在东北大连等地演唱。后因与竹板山东快书创始人于传斌交情深厚,得到其四页竹板打法以及经常上演的武松故事唱词的传授,遂于三十年代中期改口演唱山东快书。

刘同武社会阅历丰富,对书情书理揣摩深透,说起书来对于书中人物心理刻画,常能细致入微。他不受原有“书架子”局限,临场发挥富有创造精神,改唱山东快书后,凭借其多年演唱的丰富经验,以于传斌所传武松唱词为基础,参考《武松传》及汉族民间有关武松传说,大胆发展创造,便改编便演唱边修改,经过十多年艰苦实践,终将原中篇组合型的《武松传》,在《快活林》后,续编《诳军计》、《飞云浦》、《鸳鸯楼》、《二返十字坡》、《蜈蚣岭》、《白虎庄》等大量章回,采取上挂下连的书扣,改编成为一部独具特色可以连续演唱的长篇大书《全本武松传》,由趟口说唱逐渐发展成为响口。五十年代初,山东省文化局曾派人去高唐县文化馆组织抄录全书(未分章回)。1956年中国曲艺研究会整理出版的《山东快书武松传》,将其作为老艺人口述底本之一。

他幼习山东大鼓,语音纯正,吐字发声很有功力,且练有拳术武功,化入快书表演,使得动作大方帅气。1958年8月参加全国首届曲艺会演,自编自演山东快书《飞云浦》,上台开打来往招式清晰。年已六旬,打飞脚、抢背等动作,使起来仍然潇洒自如。1961年春应聘至山东曲艺团任教,传艺侯有贵等。主动提出要求将平生心血结晶《武松传》,再次分章回口述记录传留后世。(抄本现藏山东省艺术研究所)。可惜完成抄录工作不久,他便因心脏病发作,于1961年5月去世。

傅永昌(19072000)山东快书艺人,原籍山东聊城傅加老庄,后迁平阴县东阿镇张家庄。出身曲艺世家,九岁随父傅长泰习唱山东落子。后拜山东大鼓名家阎教言为师,习唱山东大鼓,学得长篇《北宋》、《隋唐》、《打破河间府》、《陈三两爬堂》诸书。二十四岁得“活武松”邱永春授业演唱山东快书。因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又充分发挥原唱大鼓讲究字字入耳的特点,表演质朴粗犷,幽默风趣,肯卖力给书听,号称“傅大回头”。因与竹板快书创始人于传斌(绰号于小辫)交好,得其真传。又改用大小四页竹板伴奏。但傅并不因得于传斌“流水板”、“锣鼓三件”等伴奏点为满足,为丰富竹板打法,他精心研究京剧锣鼓经的名称、用场、强弱变化,经过反复模仿敲打演练,竟能用四页板击打出急急风、慢长锤、凤凰三点头、斗鹌鹑等精彩点法,增强了竹板伴奏的表现力,1958年8月,他参加全国首届曲艺会演演出,施展竹板绝技,上场一个大过门下来赢得三次满堂掌声。

傅永昌在济南演唱期间,与名家杨立德结拜,与同门师侄高元钧相交至厚,三人切磋交流,同倡摈弃“荤口”。在天津演出期间,结识曲艺名家骆玉笙、马三立、李润杰等,虚心学习,博采众长,表演技巧更为精进,1957年6月,他参加山东省第一届曲艺会演,演出《石家庄》或演唱一等奖。后在泰安长期担任市曲艺队长,繁忙演出之余,注意为快书培养新人,弟子有刘玉峰、王立仁等,他的代收师弟赵光晨,在济南及鲁中一代颇有影响。

自十年动乱,他被迫停止演出,生活困难,心情郁闷,缠绵病榻多年,于2000年4月16日,病逝于泰安家中,享年93岁。

高庆海,(19071997) 字福来,艺名“一鞭扫”,平阴县东阿镇人。曾在杂技团演出,高对于传斌非常仰慕,经常到于的书场听书偷艺,后自称于传斌徒弟,敲着四页板在乡间演出。一次演出时正好被于传斌碰到,高庆海跪地恳求拜师,遂成为于传斌首徒。高庆海常年跟随于演出,获得于真传,建国后不久,回东阿老家,后在鲁西、鲁西南一代演出。收有弟子窦延喜、姚德明、秦宝林、关门弟子陆圣果等。高与张庆海一直联系,高庆海之子高占水,代表其父经常去济南看望张庆海,即使在文革期间都不曾间断。可见师兄弟之间关系之密切。

张庆海,原济南市曲剧团二胡演奏家,在于传斌1947年进济南市时,喜爱其山东快书,便拜在于传斌门下,成为于的关门弟子,尽得其真传。张庆海继承了师傅于小辫的精湛技艺与表演风格,然后根据自身条件有所创新与提高,他的特点是书词精炼,出口流畅,慷慨激昂,动作豪放潇洒,很受听众欢迎。他演出时身着中山装,手打四块大小竹板,从《武松赶会》到《飞云浦》一个星期内不说重复段子,让观众们常听常新。在于晚年,悉心照顾于传斌起居,直到于去世。收有弟子王振鲁。

严子敬,原诸城文化馆馆长。高福来演出,路经诸城,严子敬喜爱其竹板快书,要拜在门下,高因严子敬年龄比自己还大,便代师收徒,成为于派弟子。收徒有宋新民。

王振鲁,济南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济南市说唱艺术团团长,于派快书第三代传人。幼儿时经常在济南西市场听书,迷上竹板山东快书,16岁时拜在张庆海门下。在师父的从严指教下,王振鲁的四页板在手中日渐成熟,打出来的声音清脆响亮,花点繁多,错落有致,变换无穷,很快就能登台演出。王振鲁在继承“于派”快书艺术上,相继将罗广兴(后拜杨派快书传人金双诚先生为师,为杨派快书第三代传人、掌门人)、张君、牛得忠、何庆、张修坤等收为弟子,进行传艺。

宋新民,诸城人,严子敬弟子,14岁学习竹板快书,花样繁多,说新唱新,自编自演,多次获大奖,并能现挂(指演员根据演出的实际情况,在适宜的情境里,联系当时当地发生的事件,现场进行即兴发挥)用快书形式回答观众的提问,被评为为地方名人,并座客央视《实话实说》栏目,进行了一人多角戏的表演,相声表演艺术家唐爱国先生跟其学过竹板技巧。

赵光晨,艺名赵永盛,1933年3月生,山东省长清县人。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县文化馆县文联创办副主任、戏曲名誉主席。1965年,由傅永昌代师收徒,拜山东大鼓艺人阎教言为师,傅永昌并传其竹板山东快书。是山东省曲协、济南市曲协、济南市老艺术家协会会员。?

1、传承关系

根据艺人师承关系考察,傅汉章传艺于师弟赵震、徒弟魏玉河。

魏玉河授徒卢同文、卢同武兄弟及杜永春(道士)。卢同武代师收徒杨凤山,卢同文代师收徒杨凤岐。于传斌得杨凤山真传,因友情传艺于刘同武、傅永昌,授徒有高福来、李德胜、于鲁明、王凤山、马俊生、张庆海等。杨凤山之子杨立德,由叔父杨凤岐启蒙山东快书,后又得于传斌弟子高福来传授及于传斌亲自指点传授。傅永昌传艺于赵光晨、刘玉峰、王立仁等,刘同武授徒侯有贵等。杨立德授徒有高绍清、赵连甲、金双城、侯金杰等。

赵震授徒吴洪钧,吴洪钧传艺于马玉恒,马玉恒传艺于徐清河(徐五子)。

赵震晚年,因喜爱戚永立之演唱,在卢同武、杜永春传艺基础上,也悉心对戚永立传手指教,使戚永立得兼三家之长。戚永立传艺周同宾、范元德、郭元和、李元才、高元钧、李学义等。高元钧授徒极多,其中刘洪宾、刘学智、陈增智、孙镇业、牛增福、李燕平、刘立武等成就较高。

根据以上传承,于传斌的山东快书演唱技艺主要得自杨凤山传授,并受马玉恒、戚永立等影响。与杨派、高派都有着重要联系。而杨派代表人杨立德,也曾跟随于传斌弟子高福来到农村撂地演出,并得到于传斌亲自指点传授。可以说,“于派”、“杨派”出自一家,两派相互影响深远。

2、表演特点

以高元钧为代表的“高派”,活跃于北京及全国各地驻军中,影响最为卓著,高派山东快书以台风潇洒大方、表演刚健、豪爽、滑稽,夸张俏皮、韵诵富于变化、动作化用戏曲程式,具有舞台曲艺演出特点。

以“杨立德”为代表的杨派主要流布山东省境内,台风亲切、轻巧细腻、表演自然、韵诵紧凑、平中见奇,说口既“俏”且“泼”,吐字削金断玉,善以丝丝入扣抓人,同时动作简练为主要特征。

而独唱四页板伴奏演唱山东快书的于传斌的“于派”,主要活跃在广大农村,于派是在唱法上保留了山东快书原始形态较多的一个艺术流派,于派竹板快书以讲唱故事为主,重咬字、讲喷口,方言词汇使用较多,唱起来拉腔托韵,“浑口”改掉较晚,时露粗野,动作简单拙朴、真实有力、不刻意洗练加工,但也经常借用戏曲与武术动作来增强表演动作的气势,再加上大小四页竹板伴奏,气势磅礴,演出气氛热烈,风格刚劲、强悍、粗犷、带有浓重的农村山东快书特色。


相关文章推荐:
武松 | 杨凤山 | 武松 | 武松传 | 李长清 | 傅汉章 | 傅汉章 | 戚永立 | 艺术大师 | 高元钧 | 竹板山东快书 | 于派 | 于传斌 | 杨凤 | 杨凤 | 于派 | 杨凤 | 洪亮 | 于派 | 张庆海 | 张庆海 | 于派 | 竹板山东快书 | 杨凤 | 武松 | 潘金莲 | 西门庆 | 傅汉章 | 于派 | 洪亮 | 于派 | 于派 | 武松 | 于派 | 张庆海 | 相声 | 王凤山 | 刘同武 | 竹板山东快书 | 武松 | 武松 | 武松 | 武松 | 傅永昌 | 武松 | 洪亮 | 杨立德 | 高元钧 | 骆玉笙 | 马三立 | 李润杰 | 高庆海 | 张庆海 | 张庆海 | 张庆海 | 武松 | 于派 | 宋新民 | 王振鲁 | 于派 | 竹板山东快书 | 张庆海 | 于派 | 罗广兴 | 张君 | 宋新民 | 相声 | 唐爱国 | 竹板山东快书 | 傅汉章 | 赵震 | 杨凤 | 杨凤 | 王凤山 | 张庆海 | 杨凤 | 杨立德 | 杨立德 | 赵连甲 | 赵震 | 赵震 | 戚永立 | 戚永立 | 高元钧 | 高元钧 | 刘洪宾 | 刘学智 | 陈增智 | 孙镇业 | 刘立武 | 杨凤 | 戚永立 | 杨立德 | 于派 | 高元钧 | 杨立德 | 于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