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竹青(《聊斋志异》篇目)

《竹青》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故事主要是说由乌鸦所幻化的竹青与鱼客之间的爱情故事和日常生活。竹青与鱼客生有两男一女,长子汉产,次子汉生,长女玉佩。

鱼客,湖南人,忘其郡邑[1]。家贫,下第归[2],资斧断绝。羞于行乞, 饿甚,暂憩吴王庙中[3],拜祷神座。出卧廊下,忽一人引去,见王,跪白曰:“黑衣队尚缺一卒,可使补缺。”王曰:“可。即授黑衣。既着身,化为鸟, 振翼而出。见乌友群集,相将俱去,分集帆樯[4]。舟上客旅,争以肉向上抛掷。群于空中接食之。因亦尤效[5],须臾果腹。翔栖树杪,意亦甚得。逾二三日,吴王怜其无偶,配以雌,呼之“竹青”。雅相爱乐。鱼每取食,辄驯无机[6]。竹青恒劝谏之,卒不能听。一日,有满兵过[7],弹之中胸。幸竹青衔去之,得不被擒。群乌怒,鼓翼扇波,波涌起,舟尽覆。竹青仍投饵哺鱼。鱼伤甚,终日而毙。忽如梦醒,则身卧庙中。先是,居人见鱼死,不知谁何,抚之未冷,故不时令人逻察之。至是,讯知其由,敛资送归[8]。

后三年,复过故所,参谒吴王。设食,唤乌下集群啖,祝曰:“竹青如在,当止。”食已,并飞去。后领荐归[9],复谒吴王庙,荐以少牢[10]。已, 乃大设以飨乌友[11],又祝之。是夜宿于湖村,秉烛方坐,忽几前如飞鸟飘落;视之,则二十许丽人,冁然曰[12]:“别来无恙乎?”鱼惊问之,曰:“君不识竹青耶?”鱼喜,诘所来。曰:“妾今为汉江神女[13],返故乡时常少。前乌使两道君情[14],故来一相聚也。”鱼益欣感,宛如夫妻之久别, 不胜欢恋。生将偕与俱南[15],女欲邀与俱西[16],两谋不决。寝初醒,则女已起。开目,见高堂中巨烛荧煌,竟非舟中。惊起,问:“此何所?”女笑曰:“此汉阳也[17]。妾家即君家,何必南!”天渐晓,婢媪纷集,酒炙已进。就广床上设矮几,夫妇对酌。鱼问:“仆何在?”答:“在舟上。” 生虑舟人不能久待。女言:“不妨,妾当助君报之[18]。”于是日夜谈, 乐而忘归。舟人梦醒,忽见汉阳,骇绝。仆访主人,杳无音信。舟人欲他适, 而缆结不解,遂共守之。积两月馀,生忽忆归,谓女曰:“仆在此,亲戚断绝。且卿与仆,名为琴瑟,而不一认家门,奈何?”女曰:“无论妾不能往; 纵往,君家自有妇,将何以处妾乎?不如置妾于此,为君别院可耳[19]。” 生恨道远,不能时至。女出黑衣,曰:“君向所著旧衣尚在。如念妾时,衣此可至;至时,为君解之。”乃大设肴珍,为生祖饯[20]。即醉而寝,醒则身在舟中。视之,洞庭旧泊处也。舟人及仆俱在,相视大骇,诘其所往。生 故怅然自惊。枕边一袱,检视,则女赠新衣袜履,黑衣亦折置其中。又有绣维絷腰际[21],探之,则金资充焉[22]。于是南发,达岸,厚酬舟人而去。

归家数月,苦忆汉水,因潜出黑衣着之,两胁生翼,翕然凌空[23],经两时许[24],已达汉水。回翔下视[25],见孤屿中,有楼舍一簇,遂飞堕。 有婢子已望见之,呼曰:“官人至矣!”无何,竹青出,命众手为缓结,觉 羽毛划然尽脱。握手入舍,曰:“郎来恰好,妾旦夕临蓐矣。”生戏问曰:“胎生乎?卵生乎?”女曰:“妾今为神,则皮骨已更[26],应与曩异。”越 数日,果产,胎衣厚裹[27],如巨卵然,破之,男也。生喜,名之“汉产”。 三日后,汉水神女皆登堂,以服食珍物相贺。并皆佳妙,无三十以上人。俱入室就榻[28],以拇指按儿鼻,名曰“增寿”。既去,生问:“适来者皆谁何?”女曰:“此皆妾辈[29]。其末后着藕白者,所谓‘汉皋解佩’[30], 即其人也。”居数月,女以舟送之,不用帆楫[31],飘然自行。抵陆,已有人絷马道左,遂归。由此往来不绝。

积数年,汉产益秀美,生珍爱之。妻和氏,苦不育,每思一见汉产。生以情告女。女乃治任,送儿从父归,约以三月。既归,和爱之过于己出,过 十馀月,不忍令返。一日,暴病而殇,和氏悼痛欲死。生乃诣汉告女。入门, 则汉产赤足卧床上,喜以问女。女曰:“君久负约。妾思儿,故招之也。” 生因述和氏爱儿之故。女曰:“待妾再育,令汉产归。”又年馀,女双生男女各一:男名“汉生”,女名“玉佩”。生遂携汉产归。然岁恒三四往, 不以为便,因移家汉阳。汉产十二岁,入郡庠。女以人间无美质[32],招去, 为之娶妇,始遣归。妇名“卮娘”,亦神女产也,后和氏卒,汉生及妹皆来擗踊[33]。葬毕,汉生遂留;生携玉佩去,自此不返。 [1]

据《聊斋志异》铸雪斋抄本

[1]郡邑:所属府、县;犹言“籍贯”。

[2]下第:科举落榜。

[3]吴王庙:本称吴将军庙,祀三国时吴国大将甘宁,在湖北富池口镇。 宋时以有神风助漕运有功,赐王爵,因称吴王庙。见《湖广通志》。往来船只多来祭庙,乌鸦成群迎送船只,当地人称为“吴王神鸦”。

[4]帆樯:船桅,桅杆。

[5]尤效:犹言仿效。

[6]驯无机:驯良而不机警。《水经注温水》:“鸟兽驯良,不知畏弓。”

[7]满兵:清兵。

[8]敛资:凑集钱财。

[9]领荐:领乡荐,即乡试中举。

[10]荐以少牢:以少牢之礼祭祀。荐,祭。少牢,古代祭祀,单用猪、羊称少牢。后专以羊为少牢。

[11]大设:盛设;大设肴馔。飨(xiǎng 响):广泛宴请。

[12]冁然:据山东省博物馆抄本,原作“然”。

[13]汉江:即汉水,南流至湖北省汉口入江。

[14]两道君情:两次说及您的情谊。

[15]偕与俱南:偕同南去,指去鱼客的家乡湖南。

[16]邀与俱西:请他一同西去,指西去竹青为神的地方汉江。

[17]汉阳:县名,在湖北省汉水下游南岸。

[18]报:报施,酬劳。

[19]别院:犹言“别庄”或“别业”。

[20]祖饯:饯别。古时出行,祭路神叫“祖”,用酒食送行叫“饯”。

[21]绣橐:绣制的布囊。橐,无底的囊,可以维系腰间。

[22]充(rēn 刃):充满。

[23]翕(xī西)然:飞翔迅疾。

[24]两时:两个时辰。

[25]回翔:盘旋飞翔。

[26]皮骨已更:据二十四卷抄本,原作“皮骨已硬”。

[27]胎衣:胎胞。

[28]就榻:走近榻前。就,近。

[29]妾辈:和我同样的人,指也是汉水女神。

[30]“汉皋解佩”:《韩诗外传》:郑交甫路过汉皋台下,遇见两个女子,每人都佩带一颗巨珠,郑交甫注目相挑,二女解下佩珠赠给郑交甫。汉皋,山名,在湖北省襄阳县西。佩,佩带的玉饰。

[31]帆楫:船帆和船桨。

[32]美质:指素质美好的女子。

[33]擗踊(pǐ yǒng 匹勇):指为双亲举哀送葬。《孝经丧亲》:“擗踊哭泣,哀以送之。”抚心为“擗”,跳跃为“踊”,形容哀痛之极。 [2]

鱼客,是湖南人,但不知他是哪府、哪县。他家中贫穷,科举落榜回来的路上,盘缠用光了。鱼客不好意思去讨饭,饿极了,就暂时到吴王庙中歇息,跪拜神像祈求保佑。

鱼客拜祷完出来躺在廊下,忽然有一个人带他去见吴王。那人跪下报告说:“黑衣队还缺一名士兵,可以让这个人补缺。”吴王说:“可以。”就给了鱼客一身黑衣服。鱼客穿上后,变成了乌鸦,振动着翅膀飞出去。见乌鸦们都聚集在一起,鱼客就跟着它们一块飞走了。它们三三两两分落在各条船的帆和桅杆上,船上的旅客,争着把肉抛向空中,乌鸦们都飞起来在空中接着吃。鱼客也学着这样做,一会儿就吃饱了。他飞到树梢上,觉得很得意。过了两三天,吴王可怜他没有配偶,许配他一只雌乌鸦.叫作“竹青”,它们相处得很恩爱。鱼客每次去接食物吃,总是不够机警。竹青常劝他不要去,他不听。一天,有队清兵经过,用弹子射中了鱼客的胸膛。幸亏竹青衔着它飞走了,才没被捉去。乌鸦们被激怒了,鼓动起双翅扇起波涛,浪滔汹涌,船全被掀翻了。竹青带了食物来喂鱼客,但鱼客伤得很重,到了晚上就死了。鱼客忽然像从梦中醒来,见自己仍然躺在庙中。起初,居住在这里的人看见鱼客死了,不知他是谁,摸摸他的身体还没有冷,就让人不时来照看他。这时,人们向鱼客询问了缘故,凑了些钱送他回家。

三年后,鱼客又经过这个地方,到庙中参拜了吴王,摆设了食物,唤乌鸦们下来一齐吃;并说:“竹青如果在的话,请留下来别走。”吃完以后,乌鸦们都飞走了。后来,鱼客中举回来,又来参拜吴王庙,献上猪、羊供拜。供完以后,就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宴请乌鸦们,又祝愿竹青留下。这天晚上,鱼客在湖村住宿,点上蜡烛正坐着,忽然桌子前面像有只飞鸟飘落。鱼客一看,原来是个二十来岁的美人。这女子微笑着说:“别来无恙吧?”鱼客惊奇地问她是谁,女子说:“你不认识竹青了吗?”鱼客很高兴,问她从哪里来。竹青说:“我如今是汉江神女,很少回故乡。在这之前,乌鸦使者两次跟我说起你邀请的情谊,所以特地来与你相会。”鱼客更加兴奋感动,二人就像久别的夫妻,非常爱恋。鱼客要竹青一同到南方去,竹青想叫鱼客一块到西边去,最后也没定下去哪里。第二天,鱼客刚刚睡醒,见竹青已起来了。他睁开眼,只见高堂中巨大的蜡烛发出一片光亮,竟然不是在船上!他吃惊地起身问:“这是什么地方?”竹青笑着说:“这是汉阳啊。我家就是你家,何必一定要到南方去呢!”天色渐渐亮了,丫鬟婆子们纷纷过来侍候,酒菜也已端进来。就在大床上放一矮桌,夫妇两人对饮。鱼客问:“我的仆人在哪里?”竹青回答说:“在船上。”鱼客担心船主不能久等,竹青说:“不要紧,我会替你酬报他的!”于是二人日夜吃喝谈笑,鱼客高兴地忘了回家。

船主从梦中醒来,忽见是在汉阳,十分惊奇。仆人寻访鱼客,没有一点音信。船主想去别的地方,缆绳又解不开,两人只好一同守在船上。过了两个多月,鱼客忽然想起回家,对竹青说:“我在这里,不能与亲戚来往。况且你与我名义上是夫妻,可是连我家都没去过,怎么行呢?”竹青说:“不要说我不能去;就是去,你家里有妻子,又怎么安置我呢?不如让我住在这里,作为你的另外一个家!”鱼客恨路途太远,不能常来常往。竹青便拿出一件黑衣服来,说:“你原来穿过的旧衣服还在。如果想我时,穿上这件衣服就来了。到了这里,我再为你把衣服脱下。”于是,竹青摆下了美味佳肴,给鱼客饯别。鱼客喝得大醉,不禁睡着了。醒来后身子已经在船上,一看,船停在洞庭湖原先停泊的地方,船主和仆人都在。他们相互一看,十分震惊,都问鱼客到哪里去了。鱼客也觉得很惊奇,怅然若失。他见枕边有一个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是竹青赠的新衣服和鞋袜,那件黑衣也折叠在里面。又有一个绣制的口袋系在腰上,伸手一摸,里面装满了银子。于是他们开船南行,到了岸,鱼客付给船主一大笔钱,自己就回家了。

回家几个月后,鱼客苦苦思念汉水,就偷偷拿出黑衣穿上,两胁立刻长出翅膀,迅速飞向空中。过了两个时辰,已经到了汉水。鱼客盘旋飞翔着往下看,见孤屿中有一片楼舍,就飞下来落在地上。有个婢女已经看到他,呼喊说:“官人来了!”不一会儿,竹青出来,命仆人们给鱼客脱了黑衣,鱼客觉得身上的羽毛立即随之脱落下来。竹青握着他的手进了房中,说:“你来得正好,我马上就要分娩了。”鱼客开玩笑地问她说:“是胎生还是卵生?”竹青说:“我如今成了神了,皮肤和骨头已经硬了,与过去不同了。”过了几天,竹青果然生产了。孩子被厚厚的胎衣包裹着,像一个大卵。破开一看,是个男孩。鱼客非常高兴,取名叫“汉产”。三天后,汉水的神女们都来祝贺,送来了衣服食物和珍宝作为贺礼。神女们个个都非常美丽,岁数在三十以下,都走近床前,用拇指按按小孩的鼻子,说是“增寿”。神女们走后,鱼客问:“刚才来的都是谁啊?”竹青说:“她们也是汉水的神女。走在后面那个穿藕白色衣服的,就是传说中郑交甫路过汉皋台下遇见的那个解佩相赠的仙女。”过了几个月,竹青用船送鱼客回家。船上没有帆和桨,飘然自行。到了陆地上,已经有人牵着马在路旁等候,鱼客就回家了。从此,两人不断来往。

过了几年后,汉产长得更加秀美,鱼客十分疼爱他。鱼客的妻子和氏不能生育,常常想见一见汉产。鱼客就把事告诉了竹青。竹青准备了行装,送儿子跟随父亲回去,约定三个月就回来。和氏喜爱汉产,胜过自己亲生的孩子。过了十个多月,还舍不得让他回去。一天,汉产忽然暴病而死。和氏哭得死去活来。鱼客就去汉水告诉竹青。一进门,见汉产光着脚躺在床上,高兴地问竹青。竹青说:“你长时间背约,我想儿子,所以就把他招来了。”鱼客就说这是因为和氏太喜爱孩子的缘故。竹青说:“等我再生个孩子,就让汉产回去。”又过了一年多,竹青生了对双胞胎,一男一女,男孩取名“汉生”,女孩取名“玉佩”。鱼客就带着汉产回了家。然而鱼客一年总要到汉水三四次。后来觉得路远不方便。鱼客就把家迁移到汉阳。汉产十二岁时,进了郡学学习。竹青认为人间没有美貌的女子,就把汉产叫走了,给他娶了妻子后,才让他回来。汉产的妻子名叫“卮娘”,也是神女生的。后来和氏死了,汉生和妹妹都来举哀送葬,安葬完了,汉生就留在这里。鱼客带着玉佩走了,从此再没回来。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3]


相关文章推荐:
清代 | 小说家 | 蒲松龄 | 文言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