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竹中重治(日本战国时代天才军师)

竹中重治(たけなか しげはる,Takenaka Shigeharu;1544-1579年),通称竹中半兵卫,又名重虎。是日本战国时代武将,与黑田官兵卫孝高并称为“丰臣两兵卫”的天才军师。

其父为美浓国菩提山城主竹中重元,母为杉山久左卫门之女。史载竹中半兵卫自幼饱读兵书,且容貌俊美。十九岁继承家督后,为劝谏昏庸的美浓国主斋藤龙兴,他以区区十七人智取斋藤本城稻叶山,后又将城池原封不动归还斋藤龙兴,一举震动日本。斋藤亡于织田后,竹中受丰臣秀吉的三顾之邀,成为织田信长家臣,并在金崎合战和姊川合战中亲率铁炮队两度击破浅井、朝仓联军。后与黑田官兵卫共佐羽柴秀吉,在攻略西国最强大名毛利辉元的一系列战役中连克数城,却因突染肺结核于播磨国三木城平井山军阵前病倒,留下“死于战场乃武士之本色”的辞世句后抱憾而逝。

作为与黑田孝高齐名的天才双璧,竹中重治无疑是过早陨落于战国乱世的一颗将星。但正是在竹中黑田两大军师的通力辅佐下,丰臣秀吉统一日本的天下人霸业才最终得以实现。

永禄四年,织田信长进攻稻叶山城,初次上阵的竹中半兵卫新加纳之战中巧妙地运用兵书上记载的十面埋伏阵令信长几乎仅以身免,从此“今孔明”、“今楠木”之名响遍尾张织田家。 为了夺下美浓,织田信长派木下藤吉郎成功地在墨俣筑城,为此安藤守就感到情况不妙但当时斋藤家的家督斋藤龙兴依然夜夜笙歌,浑然不觉威胁逼近。因此身为斋藤家重臣的安藤守就直言进谏,不料龙兴不但听不进诤言更将守就禁锢在北方城,半兵卫为了营救岳父上稻叶山城请求龙兴,但他只得到龙兴的羞辱。一段时间后安藤守就顺利回到了岩村城,半兵卫立刻便来相见,并且提出一个惊人的计划---夺取稻叶山城。

永禄七年二月,见到龙兴的冥顽不灵,半兵卫决意以行动劝谏龙兴,他让在稻叶山城中作人质的弟弟久作装病,之后派人以探亲的名义分批假借送医送药送礼品将武器和人马悄悄送入稻叶山城,到了半夜忽然城中警铃大作,半兵卫以十六人营造出大军来犯的假像令城中大乱,斩杀了城将斋藤飞守,斋藤龙兴亦在乱中化妆成妇女逃亡揖斐郡,岳父安藤守就也立即支援他,将军队派入城中牢牢稳守。

了解到固若金汤的稻叶山城已经易主,对美浓垂涎已久的信长立刻派人前来,要半兵卫能加入织田家,许诺给他美浓半国,被半兵卫拒绝。后来竹中半兵卫将稻叶山城交还给斋藤龙兴,声明自己是为了进谏龙兴振作而进行这次的行动,随后便远逸隐居近江伊吹山,一度受到近江小谷城主浅井长政的聘用,获得东浅井郡草野三千贯的封地。

这场大风波引起了信长的部将木下藤吉郎对这个拿下了稻叶山城却又放弃稻叶山城的人有兴趣,面对秀吉的三顾之礼,半兵卫深感其诚于是在斋藤家灭亡后出仕织田信长。在丹羽长秀谋略下,安藤守就等美浓三人众先后投入织田家,织田信长得到控制西美浓的三人众再加上织田家攻下的东美浓,使稻叶山城完全陷入织田势包围,斋藤龙兴终究不敌,稻叶山城陷落,织田家完全平定美浓一国。

元龟元年,织田信长出兵越前讨伐朝仓氏,当时织田军压倒性地推延战直逼一乘谷城,也因此后方兵站部队连结不上而令织田军出现兵粮不足的问题,竹中半兵卫因而被信长派往后方进行调度工作适时地指挥兵站部队将兵粮送至前。

不料背后坐拥北近江的浅井长政却念着多年与朝仓家的同盟宣告与织田家解除盟约并且出兵与朝仓氏夹击织田信长,令信长仓皇地逃回了京都,是役中也传下令后人津津乐道的金崎撤退,担任殿军之职的羽柴秀吉、德川家康也因此大出风头,经考据后也证实明智光秀当时其实同样担当殿军,指挥着兵粮部队的竹中半兵卫虽然支援羽柴秀吉并为其献计,但半兵卫实际上仍是属于信长的直属部队独立而行。 据“丰鉴”记载竹中半兵卫曾于战中使用补给部队运送的洋枪利用三段击打退浅井长政,但是此事在武功夜话、信长公记中皆无记录,而丰鉴一书又是半兵卫之子竹中重门所撰,因此真实性颇难考证。

1570年四月,为了向天下显示自己才是日本真正的统治者,织田信长亲统大军北上,会合三河的德川家康,未经盟友浅井家同意便擅自讨伐越前的朝仓义景(浅井家与朝仓家本是家族世交)。织田军一路势如破竹,眼看就要打到一乘谷城下,灭亡朝仓家,吞并越前国。而四月二十七日晚间,突然有一名密使来到信长本阵,献上一件信长之妹市姬送来的礼物。礼物是一小袋豆子,口袋两端都用丝线紧紧捆扎,很难解开。信长得到这件礼物,沉思良久,猴子(羽柴秀吉)突然反应过来:“我们现在已如此袋中之豆,被两面包夹,浅井已经背叛了!”

当下情况危机万分,信长立即下令后撤,在安排殿后将领之时,世人皆知此为自杀任务,无人敢于响应,突然秀吉挺身而出,自荐充当死亡殿军!信长当即决定留秀吉在后坚守金崎。在秀吉磕头送别信长时,秀吉忠心为主,不计个人得失的至上人格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当时被称为第六天魔王的信长也流下了难得的眼泪。信长只在少年时,其老师平手政秀为规劝其不规行为而切腹自尽时流过一次泪。

众家臣包括柴田胜家、佐久间胜政、丹羽长秀都一一来与秀吉告别,见其兵力太弱,纷纷留下武艺出众的武士,德川家康更留下了几十支最宝贵的火绳统。 大军过后藤吉郎(丰臣秀吉)命全军在前额或头盔贴下三角形的白纸,意味活着的亡灵,然后高高挂起一面大旗,上书“南无阿弥陀佛”,抱死效忠,进驻金之崎! 金之崎位于海角,是用栅栏围起的鹿砦,朝仓浅井联军追击信长大队唯一的陆上路线的咽喉,另外的路线就是乘船从琵琶湖上走水路追击。朝仓浅井联军选择了攻击要塞。

战斗初时,秀吉命步枪队躲在鹿砦里射击逼退充当尖兵的小部敌军,但不出击,不久太阳落山了,周围黑下来,金之崎进入黑夜防卫战。秀吉后接探子报:朝仓浅井联军本部已抵木芽岭,兵力三万,不过旗本已宿营,朝仓浅井联军两千兵力的前锋部队已经紧逼鹿砦,秀吉当即命令在全城点燃篝火,在城中插满旗帜,并领兵悄悄退出城外。埋伏在城外的树林里。越前的“先发武将”毛屋七左卫门计划晚上赶到第二日攻城,深夜,毛屋部进入树林,这时秀吉引伏兵突然出现在其的两侧。先是火枪队的一阵排射,然后是长柄队的突击,蜂须贺手下习于夜战的草莽武士发挥了极大杀伤力,火枪一响,烟雾缭绕喊杀声四起,毛屋部顿时人心惶惶,被打得溃不成军,落荒而逃。待到开阔地段再安营扎寨,探子回报,鹿砦内灯火通明,秀吉部通宵戒备。毛屋决定按兵不动,待到天明,秀吉部队疲惫,睡意初起之时再次发动攻击。然而小胜一阵之后,秀吉立即聚拢兵力,径直穿过金之崎城前,已逃出七、八里路程。天亮时毛屋终于发现金之崎已成空城。秀吉最终得以全身而退。

纵观此次被后人津津乐道的经典战役,可以发现秀吉用兵手法之高超:对于小股刺探攻击予以固守态度;待到敌部两千人(时则秀吉部队总共就五百人)的先锋部队突击之时,却采取主动出击,以逸待劳;伏击成功之后,全面放弃阵地迅速遁走。此乃《孙子兵法》中所云:兵者,诡道也。能而视之不能,用而视之不用,近而视之远,远而视之近;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然则木下藤吉郎(丰臣秀吉乳名)一届草民,大字不识,更不用说兵书之类云云,观其前身也未有独当一面的战役作为实战经验,就此一役却把兵圣的奥义运用的如此淋漓尽致,实在费解,而转观秀吉帐下之军师竹中重治者,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

事后,震怒的信长同年六月与德川家康联手燃起复仇之火攻略近江,竹中半兵卫成功拿下近江、美浓之间国境上浅井长政筑于松尾山足以用来监视织田军调度的长亭轩山城,兵不血刃地说降了城主口三郎兵卫,让织田军得以轻易进军北近江,因而获得信长赐与的金判五十枚、甲胄、马鞍及太刀。之后在姊川会战的战斗里半兵卫领兵攻下长比砦,半兵卫之弟久作也担任信长的近习在浅\井军先锋矶野员昌攻至信长本阵时奋战立功。

在秀吉拿下浅井家的横山城后,竹中半兵卫受信长之命以与力的身份进入横山城协助羽柴秀吉守城进行长期战,同时也作为信长的直臣负起军监之职监督独军在外的羽柴秀吉,于阵中留有智将之名。于元龟二年与羽柴秀吉之弟秀长策反浅\井家臣宫部继润,翌年秀吉往岐阜城时遭到浅井久政一千大军攻击时以两百人坚守数日,随后和率援军回城的羽柴秀吉里外夹攻将浅\井久政击退,也利用曾经出仕浅井家的人脉关系协助秀吉屡次策反浅\井家武将。当时秀吉之弟秀长、旧友蜂须贺正胜两人见到半兵卫时均执师礼,尤其是秀长,秀长原本只是农民之子,在开始担任秀吉的副手后,秀吉拜托军师竹中半兵卫负责秀长的教育工作以让他尽快熟悉武士生涯,半兵卫在保卫墨俣城寨的实战中间,着手教秀长领兵打仗的本领:诸如进退取舍,观察敌情,发号施令,照顾士卒,施展谋略等等一一加以指点。

后来在半兵卫病入膏肓时硬支撑起身子,对秀长说:“要注意保全自己,兵法的最终目的在这里。”后来当秀长领兵和九州犟豪岛津家力战时稳扎稳打、一丝不苟,令善于趁隙攻击,诱敌包抄的九州隼人遇到了一面铜墙铁壁。

天正元年,在武田信玄死后织田家解除了东面的警戒,足可放手一搏。织田信长便向浅井家本据小谷城发动总攻,是役之中在半兵卫的献策下令秀吉得以和丹羽长秀一同担任营救信长之妹、浅\井长政之妻阿市的任务。小谷落城后,羽柴秀吉因长年积功得拜领浅井旧地北近江三郡十二万石,而半兵卫也在此时正式转为秀吉的寄骑,领有一千五十三石的知行俸禄,并在羽柴秀吉决定另筑长滨城时与蜂须贺正胜共同规划城下町的兴建,在长滨城完工后留下“君が代も わが世も共に 长滨の 真砂のか须(ず)の つき屋(や)らぬまで”的和歌。

天正五年,羽柴秀吉被任命为进攻中国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率先攻打播磨,竹中半兵卫被任命为先行部队和黑田官兵卫一同带领三千兵马入驻姬路城。黑田官兵卫出外游说播磨各豪族营造出一面倒向织田家的气氛,而半兵卫则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试探攻击连连落空。并一同对投降备前宇喜多直家的佐用郡上月城主赤松政范发动攻势,首先率兵进驻高仓山攻打上月城重要支城的福原城,由于福原城主乃是上月城主赤松政范的妹妹为正室的福原则尚,使黑田官兵卫的游说无效。不过在竹中、黑田联手下福原则尚在高仓山驻扎防备的福原助就很快便被杀退,在撤退时被黑田家臣竹森新次郎次贞讨杀。

在羽柴秀吉亲自率领主力军进入播磨后,在竹中半兵卫的运筹帷幄下,一边对福原城采取正面进攻,然后派遣蜂须贺正胜率三百骑截断福原则尚之弟范仲在釜须坂的军队断去福原城的外援,并对上月城的另一重要支城利神城守将别所定道展开宣抚令其降服,利神城的倒戈与蜂须贺正胜的进逼令釜须坂的福原范仲被迫退向大抚山麓,在秀吉军围笼之下遭到竹中半兵卫率领的洋枪队射杀。在福原范仲败死,困于福原城中的福原则尚亦绝望放火烧城,与一族五十馀人在高雄山福寺自尽。

天正六年,竹中半兵卫说降了本属于宇喜多家的备前八幡山城,获得织田信长赞赏亲赐银子一百两。本来已臣服的三木城别所长治因为家中信奉一向宗之家臣施加压力而树起反旗,当时竹中半兵卫与黑田官兵卫做为主要参谋皆随军参阵,竹中半兵卫也于役中献干杀之策包围三木城断水断粮,全不进攻让三木城自动失陷。一日,适逢半兵卫看到秀吉赐下给的黑田官兵卫“兄弟の誓纸”。半兵卫见状言道:“贵殿与秀吉殿乃主从,非兄弟。誓纸之事请速忘记。”便将誓纸撕碎后投入火盆,训诫一向自持谋略高妙的黑田官兵卫高慢的态度。同时在织田家中迅速窜升担当着摄津一带攻略任务的荒木村重亦在有冈城宣告谋反,使包围了三木城的羽柴军出现后路被截的危机。

为此黑田官兵卫仗着往昔与荒木村重同为天主教教友的交情意图亲入有冈城说服荒木村重,但是在说服失败后反被荒木村重囚禁,不久后黑田官兵卫的失踪被流传为他投降了荒木村重。当此事传进了织田信长的耳中,织田信长命令秀吉诛杀黑田官兵卫送入织田家的人质,其嫡子松寿丸(黑田长政)。在和黑田官兵卫共事一段时间对他人格有所信任的竹中半兵卫力保下,半兵卫藉回乡养病为名将松寿丸从长滨城暗渡陈仓连同带回岩手菩提山城加以保护。

天正七年,在泷川一益、池田恒兴攻下有冈城后,黑田官兵卫得到营救,半兵卫才揭露松寿丸未死之事,与黑田官兵卫重回播磨战场。就在秀吉率大军对播磨持续包围别所长治的三木城时,半兵卫也因肺结核病倒在军阵之中,秀吉苦劝半兵卫回京都或有马温泉疗养,但感到生机将绝的半兵卫表示:“死于战场是武士的本色。”婉拒了秀吉的劝告,并且劝告对好用计略的黑田官兵卫保持警戒心的秀吉:“毒药也能是治病的良药,”劝其重用黑田官兵卫。六月十三日,替秀吉前半生的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绝代智将在平井村的本阵中英年早逝,得年仅三十六岁,法名禅幢寺殿深龙水彻大居士 。

竹中氏是清和源氏土岐氏流。竹中重氏,即竹中半兵卫重治的祖父,是当时相当出名的一个人物。 重氏之子重元是斋藤道三的属下,曾攻得不破郡岩手城并迁入居住。还在同国的菩提山上修了一座城,得到六十贯的领地。种种迹象表明,重元有可能继任竹中家家督。1556年,斋藤道三被养子义龙所弑。道三卒后,重元于1558年领兵攻破不破郡的漆原城。自此以后,重元自称远江守。并从居城菩提山搬出以保护巩固,于二年后去世。

西美浓竹中氏的名字最为著名的,当属重元的嫡子重治。重治是以半兵卫的名字为人们所知。重元死后,半兵卫继任竹中家家督,师从有名的剑豪冢原卜传,并娶了美浓三人众之一,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女儿。家臣山田助左卫门被派遣去关原,征讨关原领主的九门太郎以扩大版图,其势力一直延伸至不破郡一带。到了江户时代,同郡的石高大约是三万石。

重治的生涯中却并未使用过此官名。然而因为碰上这个官衔私称滥用的时代,袭用父亲远江守的官衔是会被众人所认可的。

重治的名字在战国得以闻名,与夺取主家斋藤氏的居城稻叶山城有主要关联吧。稻叶山城是尾张织田信长久攻未落的城。重治武装政变成功的消息被信长知道,信长便以半个美浓为诱惑,请求竹中出手相助。可是,重治并非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攻打了稻叶山,因而拒绝的信长的请求。后来竹中将稻叶山城交还给斋藤龙兴,声明自己是为了进谏龙兴振作而进行这次的行动,随后便退隐于菩提山城。这场大风波引起了信长的部将--木下藤吉郎(丰臣秀吉)对这个拿下了稻叶山城却又放弃稻叶山城的人极大兴趣。面对秀吉的三顾之礼,重治深感其诚于是再度出山作秀吉的军师,从此成为秀吉的首席智囊,以过人的谋略协助秀吉渡过每次难关。

在重治和秀吉的谋略下,美浓三人众先后投入织田家,织田信长得到控制西美浓的三人众再加上攻下的东美浓,稻叶山城的两翼完全被包夹,很快斋藤家就被信长所灭了。

1570年,因为浅井长政的叛离织田氏回国,竹中重治随军讨伐越前国朝仓氏。在关原西南的松尾山修筑了一座城以引诱浅井氏出城进攻,并在长亭轩山城调略中立功,获信长赐黄金五十枚、甲胄、鞍和太刀。同年,在姊川合战中,其弟重隆还担任信长的高级近侍。1573年,信长发动了对小谷城的总攻,秀吉献策救下了信长之妹阿市。小谷城落后,秀吉得到了浅井氏的旧领土--共十二万石,其中一千零五十三石供给了新城长滨町。从此以后,秀吉开始发迹。而身为秀吉的军师,重治这个西美浓国智将的名字,开始在全国流传。

重治不但智谋过人,而且性情温和、毫无野心。与秀吉的另一参谋黑田官兵卫的傲慢态度与野心勃勃不同,但二人确是有着深厚的关系。在秀吉仍在织田家担任将领时身边的主要谋士除了重治外还有其弟秀长、旧友蜂须贺正胜,但两人见到重治时均执师礼。尤其是秀长,并几次三番告戒他要把功劳让与别的家臣,从而为秀吉获得更多人心。

在重治病入膏肓时仍硬撑起身子,对秀长说:“要注意保全自己,兵法的最终目的在这里。”后来当秀长领兵和九州强豪岛津家力战时稳扎稳打、一丝不苟,令善于趁隙攻击,诱敌包抄的九州隼人遇到了一面铜墙铁壁;并在秀吉的家臣团中亦表现内敛、不与人争功,而留下大好人、和事老的印象。

1577年,秀吉被任命为进攻中国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正式向播磨国出兵。重治所领的军队势不可挡,攻陷了上月城的支城福原城。在攻打播磨的过程中,与黑田官兵卫相识。之后,半兵卫和官兵卫就成了秀吉的左右臂,变得十分活跃。黑田官兵卫出外游说播磨各豪族营造出一面倒向织田家的气氛,而半兵卫则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试探攻击连连落空。故有“羽柴二兵卫”之称。

1578年,别所长治扬旗造反,秀吉军包围了其三木城,开始了一场持久战。同时,摄津的荒木村重,固守有岗城,背叛了信长。这时,黑田官兵卫前去说服荒木村重,但是反而被抓住囚禁了起来。家臣的相继背叛使得信长心血来潮,变得疑神疑鬼,命令秀吉杀死官兵卫得到的荒木氏人质松寿丸。此事发生的背景是1579年秀吉率大军展开对推磨国的攻势。

重治信任黑田官兵卫。为保住其性命,重治把松寿丸从长滨城送到岩手城藏了起来。这时,他已身患肺病,到洛北进行疗养。可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藏匿松寿丸的事被信长知晓了。在对黑田性命安危的极度惊惧与对信长的气愤之中,重治的病情迅速恶化。他已经感到了死期的来临,并希望在阵中死去。秀吉劝重治回京都或有马进行温泉疗养,重治以“死于战场乃武士本色”的借口婉拒了秀吉的劝告。6月13日,在三木城外的秀吉本阵--平井村的山中辞世,享年三十六岁。死前曾感叹他最终一定会为右府和秀吉耗尽心力而死。可遗憾的是,秀吉和右府都是人上之人,这也没有办法。他还叹道,为何他生来不傻一些呢?若是那样,使用不着做军师,只做一个大名就是了。唉……说罢,他涕泪纵横。信长公究竟是怎么对待半兵卫的,秀吉不得而知,可是秀吉一直把半兵卫看成难得的军师,且自以为始终待其不薄。万万没想到,如此军师居然在临死之时,感叹自己太过聪明。

据传他在病榻上呻吟道“若是他生来就不擅谋略,右府和秀吉一定会给他五六千士兵,这样他就可以建功立业了。可是,正是由于有些聪明,生来就善于谋略,便被冠以军师之名,连一兵一卒都不能统率,真是伴君如伴虎啊。故,比他愚蠢的人都接二连--地成了大名,而他却永远跟在主人身后,如同一只看家狗………生不过如此,如今,此处便是死身之地了吧。”

1582年本能寺之变后,竹中重隆在镇压领内一揆时丧命。竹中家失去两位有力人物。为再兴竹中一族,重治之子竹中重门在1584年小牧山长久手之战中率百人参战,后成为秀吉的家臣并受礼遇。1588年,16岁的重门得从五位下丹后守之位,并于次年受领美浓国不破郡五千石的旧领,居岩手城。在此之后领地不断被增加。丰臣秀吉死后,在1600年的关原之战中,重门以西军将领的身份镇守犬山城。实则早已成为东军内应,凭借对地形的熟悉而为德川家康立下战功,保住竹中一族。后两次大阪之阵,皆出兵从征。1626年,伴随幕府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上洛,从此在德川幕府统治的江户时代中奠定了竹中家的大名地位,直到明治维新。

比起父亲的军事天才,重门所具有的是文学上的才能。其著作《丰鉴》、《土歧斋藤军记》、《美浓诸国旧记》成为现今对战国史研究的参考资料。

竹中半兵卫重治,美浓国不破郡菩提山城城主竹中重元之子,和当时的武家子弟不同,半兵卫并不热中习练枪法刀术等武技,反而喜爱阅读兵法。 由于父亲早死,所以半兵卫年纪轻轻便当上菩提山城的城主,并且娶了美浓三人众之一,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女儿。

这里对比一下秀吉的另一个军师黑田官兵卫孝高入道如水。很多人认为黑田野心勃勃,这是个事实,乱世嘛。半兵卫则是恪守人臣之道,淡泊名利。如果说人品上半兵卫胜出的话,很多人会说官兵卫在谋略上胜出。其实个人认为二人根本不是一类型的军师,相互对比不太合适。首先半兵卫属于比较传统,擅长布阵,破阵,练兵,攻城。而官兵卫则是更喜欢大手笔出奇招,火牛计,水淹高松。两人可以说有充分的互补性。下面进入正题具体说说半兵卫的功绩。

讲解

1561年,义龙猝死以后,信长出兵美浓。信长大败而归,这就是历史上不太出名的森边之战。率领3000人的信长,轻敌大意孤军深入。不想百足之虫,虽死不僵,美浓三好汉的顽强抵抗加上竹中说服长井隼人、日根野备中守等斋藤家重臣出兵设下十面埋伏之计让信长差点提前离开历史舞台。战后竹中得到了美浓麒麟的美誉。

16人夺取稻叶山,策反美浓三人众--资料很多不再废话了。

第二阶段出仕秀吉到中国侵攻战之前。

入住墨俣后,半兵卫为秀吉指出的第一策略就是以墨俣为据点蚕食美浓领地。将附近农民驱赶到自己的势力范围,秋收时节纵火焚毁敌人的田地等等骚扰性策略。这种策略再后来秀吉扼守横山城的时候也使用过。也是从这时开始竹中开始了对木下小一郎(羽柴秀长)和蜂须贺小六(蜂须贺正胜)两人,在军政方面培养,两人见到半兵卫时均执师礼。由于两人都不是武家出身,无论是小一郎还是小六对行军打仗,排兵布阵根本一窍不通,而后来两人在军政方面的表现也正验证了那句名师出高徒,虎父无犬子。接着就是稻叶山攻取,很多游戏都表现为竹中指出偷袭策略,然后透析过程中秀吉遇到了三中老之一的崛尾吉晴。具体到底是吉晴献计还是半兵卫出谋在下不得而知。

接着1570年,姊川合战中,浅井朝仓军决定28日晨发动攻势,于是从夜半离开大依山向姊川北岸移动。发现这情况的织田德川军也开始部署。同时,木下藤吉郎队带领三千兵从横山向姊川南岸移动,柴田队、佐久间队随后布阵。当夜晚结束的时候,从早晨薄雾中隐隐可以看见对岸矶野队的旗号。木下藤吉郎也表示出“矶野丹波守乃犬上郡有名之猛将也。然而前几天闯入到他的领土,烧光了他的家。而背叛者堀次郎和口三郎兵卫眼下正在我队。矶野队必定会朝我队发动疯狂攻击”的担忧,并因此向竹中半兵卫请教对策。6月28日晨,野村的浅井长政军八千,与姊川对岸的织田军二万三千对视着。而此时在姊川西侧朝仓军和德川军已经开始战斗近3小时,数量占优的朝仓军步步禁逼德川军。上午9点(辰五半),浅井、织田两军铁炮声猛地响起,震慑天地。浅井先锋矶野丹波守将兵一千五百眨眼之间渡河,犹如无人之境一般冲进了织田的先锋坂井政尚的阵备中。员昌奋力死战,不断前进,一共打破了坂井以下织田军十三段阵备的十一段。随矶野丹波守,浅井玄蕃,阿闭贞秀,新庄直赖队后,长政的本阵也突入敌阵。数名将领被讨死的织田军处在了崩溃边缘。由于竹中半兵卫的指示将横侧一阵改为圆弧之阵并且由半兵卫自任先锋,的木下藤吉郎队在此时产生了很好的效果因此在战役结束后藤吉郎受到信长大大地奖赞。藤吉郎之阵始终坚守在信长本阵一町半(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上,没有被浅井突破。半兵卫的布阵才能展现无疑。

1572年姊川合战后,秀吉被委以重任扼守横山城与扼守琵琶湖的丹羽长秀遥相呼应围困浅井。浅井长政数次出兵与羽柴秀吉交手,欲打破困境。在首次作战败北后,秀吉接受了竹中半兵卫建议,只守不攻,并且再次使用半兵卫的骚扰政策,蚕食浅井领土,策反浅井重臣。当然长政不是龙兴怎么可能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领地被蚕食。趁着秀吉不在,命令浅井七郎井规、赤尾新兵卫率领1000大军来袭,信长和秀吉当时正在平定伊势的反叛和攻击石山本愿寺,根本没有能力增援,半兵卫和小一郎谋划坚壁清野,耗尽浅井锐气后也等到了秀吉的援军,一举出击以少胜多,并亲自策反了浅井方的宫部善祥坊。自此秀吉在半兵卫的帮助下进一步稳固了横山城。这也是后来浅井灭亡后,秀吉获准经营长滨的主要原因。

1577年8月,越后的上杉谦信为了呼应本愿寺出兵能登。信长命柴田胜家为总大将,以秀吉、丹羽长秀、佐久间盛政、泷川一益、前田利家等,总兵力达二万五千人侵攻加贺。总大将柴田胜家一向看不起新参的秀吉,命他为部队后诘,秀吉对此自然十分不满。后松永弹正在摄津谋反,秀吉主张一半军力回归本领平叛。而主张即时决战的胜家等主战派认为,“这是筑前(指秀吉)的臆断。”秀吉连日的不满爆发,与竹中半兵卫、蜂须贺小六、前野将右卫门及秀长等人商议后擅自引军退回长浜城。这一违反军法的行为引至信长大怒,秀吉被命蛰居。秀吉家臣一行竹中半兵卫、蜂须贺小六、前野将右卫门、秀长、浅野长政等一同前往安土城辩解,准备以取得播磨一国来谢罪,而半兵卫是他们中唯一在名气和资历上可以和信长对话的人,最终秀吉才得以再展拳脚。

第三阶段中国攻略

秀吉被任命为进攻中国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后,半兵卫作先行部队和黑田官兵卫一同驻守姬路城,表现的相当出色。由于秀吉作为游击队四处增援,时而增援北陆军团对抗上杉,时而剿灭领地内的各种叛乱而根本无暇顾及中国地方的事务,面对毛利和宇喜多家咄咄逼人的气势,这是两位军师个显其能,黑田官兵卫出外游说播磨各豪族营造出一面倒向织田家的气氛,而半兵卫则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试探攻击连连落空。

而同时著名的上月城合战也成了竹中半兵卫在战场上的绝唱,1577年11月成功地将播磨收入囊中的秀吉从上月城出发,经生野进入但马境内,开始对朝来郡的岩州城、竹田城以及养父郡的八木城的攻略、完成后将弟弟秀长留在了竹田城,并回到了路城。播磨地区已经属于毛利氏的势力范围了,秀吉也很容易地感到事态的严重--要与毛利家开战。因此出云?美作?备前等地的要冲--西播上月城的态度也就成为了能够决定大局的关键所在。上月城主赤松藏人大辅政范很欣赏信长但又不愿背信弃义彻底和毛利家绝交,于是不可避免的上月城合战爆发。秀吉一方,以竹中半兵卫重治、黑田官兵卫孝高的三千余骑的军势为先锋攻击佐用郡。两人不负众望,大伙全胜。结果,栉田砦陷落,赤松残部逃入米田城防守,栉田左马介景则在石井堤讨死,米田城主和田兵助义昭在落城的同时自尽。攻克佐用郡后轮到了福源城,竹中?黑田的先头部队在佐用的福原城右侧的高仓山布阵。正面攻城的同时,竹中重治献策,派蜂须贺正胜的三百骑向釜须坂方面增强战力。福原则尚也不得不命令弟弟范仲率军向釜须坂救援。但是、守卫釜须坂的别所定道向秀吉降伏,范仲只有退却,向大抚山麓移动,被秀吉军包围,壮烈讨死。此时城主则尚,出城向秀吉的本阵高仓山发动突击,与秀吉的铁炮队遭遇交战,范仲的败死令他断绝了胜利的希望,不久城中火起,陷落已经是时间问题。福原则尚与一族从士五十余人在福原家的菩提寺--高雄山福寺切腹。十二月一日,福原城落城。 同时上原城方面迟迟无法等来援军的赤松方,于十二月二日夜,以残余的总兵力以"玉碎"的方式向秀吉的山胁本阵发动夜袭,山胁的山河都染满了城兵的血,最终全灭。三日早上,败战的消息传来,城主政范冷静地接受了事实,与剩下的一族宗徒在大广间聚集,进行了最后的宴席,之后将妻子刺死,与一族家臣一起切腹自刃。

不久,摄津的荒木村重,固守有岗城,背叛了信长。这时,黑田官兵卫前去说服荒木村重,但是反而被抓住囚禁了起来。家臣的相继背叛使得信长心血来潮,变得疑神疑鬼认为黑田也叛变了,命令秀吉杀死官兵卫得到的荒木氏人质松寿丸(官兵卫から出されていた人质松寿丸を杀せ、と秀吉に命じた)。半兵卫信任官兵卫,把松寿丸从长滨城送到岩手城藏了起来。这个时候,半兵卫患了肺病,到洛北进行疗养。可是,半兵卫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松寿丸被藏起来的事被信长知道。半兵卫又惊又气,病情迅速恶化(病は快方に向かわず),他已经知道了死期的来临,并希望在阵中死去。结果,天正七年六月十三日,在秀吉的本阵------平井村的山中去世,享年三十六岁。

最后再讲一个两位军师间的小故事--三木围城之时,一日,适逢半兵卫看到秀吉赐下给的黑田官兵卫“兄弟の誓纸”。半兵卫见状言道:“贵殿与秀吉殿乃主从,非兄弟。誓纸之事请速忘记。”便将誓纸撕碎后投入火盆,训诫一向自持谋略高妙的黑田官兵卫高慢的态度。如水受重治训诫,终生引为自戒。可见半兵卫君臣伦理观念已经深入其心。最终他也为秀吉耗尽了生命的最后一点力量,在军中病逝。

2014年富士电视台出品电视剧《信长协奏曲》

2014年NHK电视台出品大河剧《军师官兵卫》

2011年テレビ东京『国疾风二人の军师~秀吉に天下を获らせた男たち』

1996年NHK电视台出品大河剧《秀吉》

KOEI出品游戏《信长之野望》系列

KOEI出品游戏《太阁立志传》系列

CAPCOM出品游戏《战国BASARA》系列(初登场:2代,CV:石田彰。武器:关节剑)

KOEI出品游戏《战国无双》系列(初登场:3代,CV:庄司宇芽香。武器:罗针盘)

KOEI出品游戏《无双大蛇》系列(初登场:2代,CV:庄司宇芽香。武器:罗针盘)

织田信奈的野望(漫画)

织田信奈的野望(动漫)

织田信奈的野望(小说)


相关文章推荐:
日本战国时代 | 黑田官兵卫 | 美浓国 | 竹中重元 | 斋藤龙兴 | 丰臣秀吉 | 织田信长 | 姊川合战 | 毛利辉元 | 播磨国 | 黑田孝高 | 日本 | 织田信长 | 稻叶山城 | 加纳 | 信长 | 木下藤吉郎 | 安藤守就 | 斋藤龙兴 | 安藤守就 | 岩村城 | 斋藤龙兴 | 揖斐郡 | 信长 | 田家 | 谷城 | 浅井长政 | 东浅井郡 | 草野 | 信长 | 木下藤吉郎 | 织田信长 | 美浓三人众 | 斋藤龙兴 | 朝仓氏 | 谷城 | 浅井长政 | 织田信长 | 京都 | 明智光秀 | 信长 | 竹中重门 | 织田信长 | 朝仓义景 | 一乘谷城 | 越前国 | 信长 | 第六天魔王 | 平手政秀 | 柴田胜家 | 佐久间 | 丹羽长秀 | 武艺 | 丰臣秀吉 | 南无阿弥陀佛 | 浅井 | 信长 | 琵琶湖 | 左卫 | 草莽 | 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 木下藤吉郎 | 兵圣 | 信长 | 德川家康 | 浅井长政 | 矶野员昌 | 横山 | 智将 | 宫部继润 | 岐阜 | 浅井 | 蜂须贺正胜 | 墨俣城 | 岛津家 | 武田信玄 | 织田信长 | 浅井 | 谷城 | 贺正 | 中国地方 | 毛利氏 | 播磨 | 宇喜多直家 | 上月城 | 播磨 | 蜂须贺正胜 | 上月城 | 洋枪队 | 高雄山 | 八幡山城 | 织田信长 | 三木 | 别所长治 | 于役 | 荒木村重 | 冈城 | 柴军 | 织田信长 | 黑田长政 | 泷川一益 | 池田恒兴 | 冈城 | 播磨 | 别所长治 | 京都 | 有马温泉 | 智将 | 竹中氏 | 清和源氏 | 斋藤道三 | 不破郡 | 家督 | 菩提山 | 冢原卜传 | 美浓三人众 | 安藤守就 | 左卫 | 不破郡 | 官衔 | 稻叶山城 | 叶山 | 织田信长 | 信长 | 木下藤吉郎 | 浅井长政 | 织田氏 | 朝仓氏 | 浅井氏 | 甲胄 | 太刀 | 姊川合战 | 信长 | 小谷城 | 谷城 | 智将 | 蜂须贺正胜 | 岛津家 | 播磨国 | 上月城 | 姬路城 | 别所长治 | 荒木村重 | 信长 | 松寿 | 信长 | 京都 | 信长 | 本能寺之变 | 竹中重门 | 美浓国 | 不破郡 | 关原之战 | 犬山城 | 德川家康 | 上洛 | 德川幕府 | 江户时代 | 明治维新 | 战国史 | 不破郡 | 美浓三人众 | 高松 | 信长 | 美浓三人众 | 木下小一郎 | 蜂须贺小六 | 蜂须贺正胜 | 名师出高徒 | 姊川合战 | 木下藤吉郎 | 犬上郡 | 浅井长政 | 川西 | 新庄 | 崩溃边缘 | 木下藤吉郎 | 信长 | 琵琶湖 | 浅井 | 浅井长政 | 信长 | 以少胜多 | 浅井 | 佐久间盛政 | 前田利家 | 长浜 | 信长 | 浅野长政 | 安土城 | 播磨 | 上月城 | 播磨 | 竹田城 | 路城 | 毛利氏 | 上月城 | 信长 | 田兵 | 蜂须贺正胜 | 高雄山 | 松寿 | 信长 | 军师官兵卫 | KOEI | 信长之野望 | 太阁立志传 | CAPCOM | 战国BASARA | 石田彰 | 战国无双 | 庄司宇芽香 | KOEI | 无双大蛇 | 织田信奈的野望 | 织田信奈的野望 | 织田信奈的野望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