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廿二史札记

《廿二史札记》,古代读史札记。三十六卷。为清代史学家赵翼的名著(清代三大史学名著之一)。为作者读史之笔记。采用以史证史的方法,对历代正史(实涉及二十四部正史)作整体考察,对史著和历史现象、史实、事件、人物进行客观评价。其书注重经世致用,旨在探究“治乱兴衰”。内容充实,条理清晰,题目大多标新立异,有考有论,非一般读书笔记所能比拟。

《廿二史札记》又名《二十二史札记》,清代赵翼(1727年─1814年)著,三十六卷,补遗一卷,总计条目约六百余条,内容以研究历代正史为主,其中涉及《旧唐书》及《旧五代史》,虽书言二十二史,但实涉及二十四部正史。与钱大昕《二十二史考异》、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并称清代三大史学名著。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赵翼辞官致仕,闲居无事,读书写书自娱,用笔记形式把资料记录,日积月累而成《二十二史札记》,编目按二十四史之先后分卷,每卷以类相从,并各立标题,共为609题,题目大多标新立异,一针见血,如〈东汉诸帝多不永年〉、〈武后纳谏知人〉、〈明初文人多不仕〉的专题,又谓“《三国志》多回护”、“《宋史》事最详”,于乾隆六十年出版。梁启超以为赵翼“用归纳法比较研究,以观盛衰治乱之原。”

闲居无事,翻书度日,而资性粗钝,不能研究经学.惟历代史书,事显而义浅,便於流览,爰取为日课.有所得,辄札记别纸,积久遂多.

惟是家少藏书,不能繁徵博采,以资参订.闲有稗乘脞说,与正史岐互者,又不敢遽诧为得闲之奇.盖一代修史时,此等记载,无不搜入史局,其所弃而不取者,必有难以徵信之处.今或反据以驳正史之讹,不免贻讥有识.

是以此编多就正史纪传表志中,参互勘校,其有牾处,自见辄摘出以俟博雅居子订正焉.至古今风会之递变,政事之屡更,有关於治乱兴衰之故者,亦随所见附著之.

自惟中岁归田,遭时承平,得优游林下,寝馈於文史以送老,书生之幸多矣,或以比顾亭林日知录,谓身虽不仕,而其言有可用者,则吾岂敢.

阳湖赵翼谨识

乾隆六十年三月

卷一《史记》、《汉书》

班固作史年岁

卷二《史记》、《汉书》

汉初布衣将相之局

汉诏多惧词

汉时以经义断事

上书无忌讳

汉武用将

卷三《史记》、《汉书》

武帝时刑罚之滥

吕武不当并称

汉多黄金

两汉外戚之祸

卷四《后汉书》

光武多免奴婢

东汉功臣多近儒

东汉诸帝多不永年

卷五《后汉书》

籍没财产代民租

卷六《三国志》

荀传

陈寿论诸葛亮

卷七《三国志》、《晋书》

借荆州之非一

卷八《晋书》

南朝多以寒人掌机要

卷十一《宋书》、《齐书》、《梁书》、《陈书》并《南史》

宋齐多荒主

卷十二《宋书》、《齐书》、《梁书》、《陈书》并《南史》

六朝多以反语作谶

卷十三《魏书》、《齐书》、《周书》、《隋书》并《北史》

大业十四年

卷十四《魏书》、《齐书》、《周书》、《隋书》并《北史》

后魏百官无禄

卷十五《魏书》、《齐书》、《周书》、《隋书》并《北史》

假官

卷十九《新唐书》、《旧唐书》

天子不观起居注

建成元吉之子被诛

卷二十《新唐书》、《旧唐书》

唐节度使之祸

方镇骄兵

黄巢李自成

卷二十二《五代史》

五代藩郡皆用武人

卷二十四《宋史》

宋初严惩赃吏

卷二十五《宋史》

宋冗官冗费

卷二十六《宋史》

秦桧史弥远之揽权

卷二十七《辽史》、《金史》

元筑燕京

卷二十八《金史》

金以坏和议而亡

卷二十九《元史》

元建国号始用文义

卷三十《元史》

郝经昔班帖木儿

永乐中海外诸番来朝

卷三十四《明史》

天主教

卷三十五《明史》

明代宦官

卷三十六《明史》

明末辽饷剿饷练饷

《廿二史札记》为赵翼的代表作,撰成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与钱大昕的《廿二史考异》、王鸣盛的《十七史商榷》齐名。李慈铭评价此书“周密详慎,卓然可传”。

《廿二史札记》共36卷,补遗1卷,系对《史记》、《汉书》直至《明史》等历代正史进行考证之作。因《唐书》、《五代史》均为新旧两部,故书名虽称“二十二史”,实际涉及到的为二十四部,即今天常说的“二十四史”。赵翼考证的主要方法,如同他自己所说:“多就正史纪、传、表、志中参互勘校,其有抵牾处,自见辄摘出,以俟博雅君子订正焉”(《廿二史札记小引》)。在书中,赵翼分析了各朝正史编纂得失,评判诸史之优劣;考辨订正各史史实的谬误,阐明诸事之真相,反映了他的考史造诣。他考史的重点,不只停留在对史书文字的校订,更侧重于对史书内容异同和得失的考订。他考史的资料来源,大多为正史,兼或引证杂乘稗史。其考证方法多以正史证正史,兼用本证、互证及理证等方法。赵翼特别重视历史撰述中所记史事的真伪,提出撰史要谨慎从事,“草率荒谬,为史家最劣也”。他认为不可将历代修史时弃而不取的史料,作为信徵之用。不为猎奇而放弃严谨,是他治史的严肃之处。赵翼对“二十四史”的品评,“皆综其要义,铨其异闻,使首尾井然,一览可悉”,历来被推举为读史的入门之书。

需要强调的是,长于考据并不足以概括《廿二史札记》的风格与价值,在考史的基础上注重议论,可以说是《廿二史札记》的又一个特点。这里既有关于史学的评论,也有关于史事的评论。在史学评论中,赵翼对历代史书修撰的得失,分析周到,持论平实,其中不乏至今仍值得称道的重要史学见解。对于史事的评论,更是全书最为精彩的部分。

《廿二史札记》中,有不少篇目是考察历代社会演变、古今风云变化、时势发展趋势,有不少议论关乎“天下之情变,古今之得失”。诸如《武帝三大将皆由女宠》、《魏晋禅代不同》、《南朝多以寒人掌机要》、《唐代宦官之祸》、《宋初严惩赃吏》、《金考察官吏》、《元诸帝多由大臣拥立》、《明乡官虐民之害》等即是。由于赵翼有过从政经历,特别是曾在地方为官,使他对社会风气、对民众生活有着更深入的了解,对政治得失与社会兴亡有更多的认识。因此,他的许多见地深刻而精辟,往往发前人之所未发。这些都体现在赵翼的史论之中。他在《廿二史札记》中,以“气运”、“天人关系”、“治乱兴衰”、“民心所愿”等为线索,总结历史经验,探究历史发展的常理与恒情。

值得注意的是,赵翼除了关注历代政治制度的优劣得失,还将目光投向国计民生,涉及不少前人不常注意的问题,可谓独辟蹊径。如他在书中多次谈到关乎百姓日常生活的米价问题《唐前后米价贵贱之数》、《明代的米价贵贱》,通过米价的变化,透视朝政兴衰、经济发展、社会变迁,其意义已超出一般意义上的考史范畴。《长安地气》条,以地气的变化为线索,探究历代朝政的盛衰。当然,仅用地气之变来阐释皇朝盛衰的原因是不够的,但他提出地理环境对社会盛衰的影响的观点,并形成较为完备的认识,这在中国古代史家中是非常突出的。

赵翼考史,有纵向的考察,也有横向的比较。如在《汉末诸臣劾治宦官》条中,他不仅涉及东汉的宦官问题,而且将唐、明各朝士大夫与宦官势力之间的较量进行对比分析,从宦官势力膨胀的过程中,寻找中国政治的特点。长于归纳、比较,以发展眼光审视历史、认识历史是赵翼治史超出其他一些史家的关键所在。同时,赵翼的考释极少晦涩之词,大多言简意赅,易读易懂。篇目的标题常有画龙点睛之效,经过综合归纳,有些条目很是引人入胜,令人不忍释卷。因此,有学者评论赵翼的治史是“乾嘉时代甚至中国整个史学发展史上所罕见的史学”。赵翼同时代的学者、著名经学大家和考史学家钱大昕对赵翼的《廿二史札记》也给予很高的评价。


相关文章推荐:
赵翼 | 经世致用 | 乾隆六十年 | 赵翼 | 赵翼 | 旧唐书 | 旧五代史 | 钱大昕 | 二十二史考异 | 王鸣盛 | 十七史商榷 | 致仕 | 二十四史 | 三国志 | 乾隆六十年 | 梁启超 | 赵翼 | 反据 | | 赵翼 | 史记 | 汉书 | 吕武 | 两汉 | 后汉书 | 三国志 | 陈寿 | 三国志 | 晋书 | 宋书 | 梁书 | 六朝 | 反语 | 北史 | 周书 | 假官 | 新唐书 | 旧唐书 | 天子 | 旧唐书 | 黄巢 | 五代史 | 秦桧 | 史弥远 | 辽史 | 金史 | 燕京 | 元史 | 郝经 | 昔班 | 帖木儿 | 永乐 | 天主教 | 明代宦官 | 辽饷 | 练饷 | 赵翼 | 乾隆六十年 | 钱大昕 | 王鸣盛 | 十七史商榷 | 李慈铭 | 汉书 | 五代史 | 二十四史 | 抵牾 | 互证 | 赵翼 | 二十四史 | 史学评论 | 赵翼 | 赵翼 | 天人关系 | 恒情 | 赵翼 | 赵翼 | 钱大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