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伽色尼王朝

伽色尼王朝(Ghaznavid Dynasty,a1-Ghaznawiyun,962~1186)是由中亚突厥人建立,统治中亚南部、伊朗高原东部、阿富汗、印度河流域等地伊斯兰王朝,又称“哥疾宁王朝”,“伽兹尼王朝”,极盛时期为中亚帝国,占据着伊朗大部,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部分地区,阿富汗,巴基斯坦与印度北部。中亚萨曼王朝的突厥族奴隶(专指宫廷近侍奴隶和禁卫军奴隶)出身的将领阿勒普特勤占领加兹尼,其子萨布克蒂金建立加兹尼王朝。其因首都在伽色尼(又译鹤悉那、哥疾宁、加兹尼,今阿富汗东南部的加兹尼)而得名。但名义上仍承认萨曼王朝的宗主权,直至999年。

伽色尼王朝仿效萨曼王朝的各项制度,建立了较为完善的中央集权官僚体制,由中央垂直管理各个地方。不过地方封疆大吏手握军政大权,对中央权威构成威胁,同时一些边远、偏僻地区由各个藩属、附属国、游牧部落头人等代理统治。

阿勒普特勤(AlbTikin,?~977)作为萨曼王朝宫廷近侍而甚受君主宠信,被擢升为禁军首长,961年被任命为呼罗珊总督。962年,他因不被君主信任而失宠,遂带领突厥军攻占伽色尼城,自立为“埃米尔”,建立伽色尼王朝。其继任者是苏布克特勤(Subuktikin,977~997在位),他在位期间不断巩固其父打下来的基业,大力发展农业与工商业生产,使得伽色尼王朝国力日趋鼎盛。他的儿子马哈茂德(9711030,997~1030在位)以武功文治著称,在位时为伽色尼王朝极盛时期,他总共征服了约68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囊括了北印度、阿富汗、花剌子模和波斯大部分地区。后来的马哈茂德君主开始使用“苏丹”这一称号,这是伊斯兰国家第一次使用“苏丹”作为君主的称号。成为独立的君主,伽色尼发展成为一个帝国。他承认巴格达阿拔斯王朝的宗主权,哈里发卡迪尔(991~1031在位)册封他为“苏丹”,并赐予他“国家的右臂”的尊号。马苏德(Mas‘ud,1030~1040在位)统治时期,王室争权内讧,各省总督纷纷叛离,国势出现下滑趋势。在胡斯鲁马利克德统治下,帝国终为古尔王朝所灭,一共传6个埃米尔、14个苏丹,合计20个君主,统治224年。

马哈茂德苏丹被认为是伽色尼王朝最优秀的君主,他在治国方面热衷于采用波斯行政制度,加强中央集权体制。他靠收夺私产来扩大国家土地,注意厘定税收制度,重垦荒田,兴修水利,奖励工商业。在文化方面他大力延揽人才。许多诗人、学者聚集在他的宫廷,受到庇护和优遇。

马哈茂德统治早期,乌古斯叶护国的一个名为塞尔柱克的土库曼酋长因为与叶护发生矛盾,而率领部众来到帝国北方避难,这部分土库曼人遂被称为“塞尔柱人”,伽色尼朝廷任命塞尔柱克家族世袭贝伊头衔,塞尔柱土库曼人在帝国北部领有一块水草丰美的牧场,成为守卫帝国北方边疆的雇佣军,为此后突厥语族大规模西迁开启了大门。公元1001~1024年 ,伽色尼王朝马哈茂德君主远征印度17次,远达恒河的卡瑙吉,摧毁了印度西北部的封建王朝,并吞以拉合尔为中心的旁遮普,旁遮普从此成为穆斯林地区。他北上联合喀喇汗王朝共同消灭花拉子模。去世前他向西占领莱伊(今德黑兰南部)及哈马丹,从而建立一个阿拔斯王朝以来版图最大的帝国。

999年,马哈茂德联合喀喇汗王朝军队夹击萨曼王朝,攻陷梅尔夫及布哈拉,灭萨曼王朝。接着,伽色尼与喀喇汗约定以乌浒河(阿姆河)为界,中分了萨曼王朝的领土。1006年,喀喇汗王朝军队越过阿姆河进入巴尔赫平原,正在远征印度的马哈茂德回师北上,在巴尔赫平原用披甲战象部队以及“和田调的突厥歌”计谋打败喀喇汗王朝军队,征服花剌子模,后又从布韦希王朝手中夺取赖伊和伊斯法罕,国势达到极盛时期。其辖地东起北印度,西至波斯西北部,北达乌浒河与咸海,南迄锡吉斯坦,形成强大的中央集权军事封建帝国。

马苏德(Mas‘ud,1030~1040在位)统治时期,王室争权内讧,各省总督纷纷叛离,国势转衰。此时,早先迁入帝国北方的塞尔柱土库曼人经过两三代的繁衍生息,已经分布于呼罗珊的各大城市之中,人丁兴旺,此时的塞尔柱贝伊图格鲁克是塞尔柱克的孙子,也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领袖,他洞察到伽色尼内部的分离,竖起大旗反抗苏丹,1040年,伽色尼军与土库曼人在丹丹坎(Dandanagan,今中亚马里附近)决战,伽色尼军溃败,图格鲁克率领塞尔柱军趁势进入西亚,建立塞尔柱王朝,并于1055年控制巴格达哈里发,自立为“苏丹”。伽色尼王朝日益衰落,逐步丧失了在波斯和中亚的大片属地,呼罗珊、花拉子模相继落入塞尔柱帝国之手,印度地区开始出现若干独立的穆斯林小王朝。1058年,伽色尼王朝的伊布拉欣继位,他是一位优秀的书法家,也是一位合格的外交家。在他在位的时候,伽色尼王朝稍稍恢复元气。伊布拉欣向塞尔柱强调两者之间的突厥血统的联系,通过结盟塞尔柱攻击印度土邦的外交手段,伊布拉欣让伽色尼王朝重新繁荣。在伊布拉欣统治伽色尼王朝40年后,其子马苏德三世继位。马苏德三世通过和塞尔柱联姻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国家,但是他死后,伽色尼王朝陷入了王位争夺战之中。1117年马苏德三世的诸王子之一的巴赫拉姆沙阿通过向塞尔柱帝国屈膝的方式换来了塞尔柱苏丹桑加的援军并最终成为了苏丹。随后巴赫拉姆沙阿决定脱离塞尔柱的控住,然而反被塞尔柱人击败,伽色尼王国进一步衰弱。 [1] 12世纪中叶兴起的廓尔王朝把伽色尼王朝排挤到旁遮普。1149年,伽色尼城被赫拉特地区兴起的古尔王朝军队占领并焚毁,后又落入古兹突厥人之手,伽色尼王朝被迫迁都拉合尔(今属巴基斯坦)。12世纪70~80年代,又连遭古尔王朝军事进攻,白沙瓦及旁遮普地区先后失陷。1186年,末代统治者胡斯鲁马利克被古尔王朝军队击败俘获,拉合尔被占领,古尔王朝摧毁了伽色尼王朝在拉合尔的残余统治,伽色尼王朝遂亡。

早期伽色尼王朝军队的士兵由多种民族组成。据史载,早期伽色尼王朝军队由突厥人、印度诸族、戴拉曼人、阿拉伯人、库尔德人和呼罗珊波斯人组成。

突厥人是早期伽色尼王朝军队的核心部份。他们来自不同的突厥部落。首先是乌古思和卡拉吉部落。11世纪乌古思和钦察部落的迁徙给伽色尼王朝北部边界造成压力。伽色尼王朝统治者马赫穆德于1025年允许一部分乌古思人(也称土库曼人)进入呼罗珊,并招募为雇佣军。卡拉吉突厥人作为一个民族实体存在了几个世纪,他们进入早期伽色尼王朝军队至少有两次。第一次,伽色尼王朝统治者赛布克特勤征服他们,并把他们征募到他的军队中。第二次,当马赫穆德1006年进攻印度到了木尔坦时,河中地区的喀喇汗王朝派兵夺取了尼沙普尔和巴尔赫。马赫穆德闻讯后从印度赶回,在途中征募卡拉吉突厥人入伍。同时,地方总督也征募突厥人当兵。花拉子模地区的阿尔通塔什雇佣库贾特(Kujat)突厥人和恰格拉特(Chaghrat)突厥人守卫其边界。库贾特部落的雇佣军后来成为阿尔通塔什的儿子哈伦摆脱伽色尼王朝的力量。此外,伽色尼王朝诗人法鲁黑(Farrukhi)和玛努齐赫里(Manuchihri)提到,早期伽色尼王朝近卫军中有来自葛罗禄、样磨、炽俟等部落以及和田的突厥人。

突厥人还掌握着伽色尼王朝军队的最高指挥权,绝大多数高级指挥官是从他们中选拔的。马赫穆德曾任命两位突厥将领厄尔亚鲁克(Eryaruk)和阿西格特勤加兹(Asightigin Ghazi)分别担任印度军的指挥官和总指挥官。1031年,被马苏德任命去统帅印度军队的指挥官是突厥人阿赫默德伊纳尔特勤(Ahmad Inaltigin,曾是马哈茂德的出纳员)。宫廷卫队的指挥官基本上也是突厥人。当然,伽色尼王朝的统治者们也偶尔任命非突厥人担任指挥官。例如,马哈茂德曾任命一个名为阿布尔哈桑伊拉克(Abul-Hasan Iraqi)的波斯人监督在呼罗珊的阿拉伯士兵和库尔德士兵。马苏德于1003年任命兴都人提拉克(Tilak,曾是政府中的翻译官)接替叛乱的阿赫默德伊纳尔特勤统帅印度军队。这说明伽色尼王朝的军事职务并非总是严格限制在突厥人的范围之内,这样对想晋升的非突厥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鼓舞,有助于激发其他民族士兵们的战斗热情。

除突厥人之外,印度人也是伽色尼王朝军队的一个组成部分。印度人有自己的指挥官,而且他们在加兹尼有自己的区域。他们在许多方面比突厥人更可信。例如,当1030年许多士兵(其中包括宫廷近卫队和突厥指挥官阿里喀里勃)叛离时,苏温德赫雷(Suvendhray)率领下的印度兵仍然忠心耿耿。当突厥将领阿西格特勤加兹潜逃未逞被抓获时,马赫穆德规定须有500名印度骑兵和步兵押送。显然,之所以选择印度人而不选择突厥人是因为突厥士兵会同情他们落难的将领、他们的同胞。

伽色尼王朝军队中的戴拉曼人是来自里海地区的山地居民,他们身体强壮。在10世纪的迁徙大浪潮之后,戴拉曼人分散到伊斯兰世界的许多地区。10世纪末期,阿布阿里西木居尔利用戴拉曼人反对马哈茂德,但失败了。伽色尼王朝军队中的第一批戴拉曼人可能是这时编入的。戴拉曼人最初因充当步兵和他们特有的武器(一种短的、两头尖的标枪)而出名。在苏丹举行盛大的受觐礼时,他们手执金子或珠宝装饰的盾牌。戴拉曼人无疑是伽色尼王朝军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艾米尔受到苏丹们的宠爱。

此外,伽色尼军队中也有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他们常由一个指挥官统帅。库尔德人最初生活于库尔德斯坦和卢里斯坦(Luristan)山区。后来,波斯诸王把他们并安置在呼罗珊以防御东北部边界。在伊斯兰教历第一世纪左右,部落的殖民地化在中亚留下许多阿拉伯人部落。一些阿拉伯人适应了撒马尔罕绿洲的固定经济,但是其他的阿拉伯人仍然过着半游牧的生活,他们在呼罗珊频繁的战争中找到了工作。在1040年从梅尔夫到丹丹坎的行进中,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大部分是伽色尼王朝军队的先锋部队。伽色尼王朝军队中还有呼罗珊波斯人。

伽色尼王朝军队的民族多样化受到高度赞扬。凯卡兀思(Kai Ka'us)称赞马哈茂德使用突厥人和印度人为宫廷卫队,使其相互威慑而臣服于他。反之,如果一个君主的卫队全都来自一个民族,他们会挟持统治者。尼扎姆莫尔克在题为《军队应该由各种民族的士兵组成》一章中说,马哈茂德的军队一直是由多民族组成的,这些民族互相监视,在作战时,每个民族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而奋勇冲杀。因此,他得出结论:单一民族的军队应该避免,因为它只会导致阴谋和暴乱。

早期伽色尼王朝军队士兵的来源有以下几个途径:战俘、购买奴隶、志愿兵、收养和雇佣军等。

早期伽色尼王朝从建立到鼎盛时期一直在东征西讨,战俘自然成重要兵源之一。1006年,马赫穆德将入侵的哈拉汗王朝军队驱逐出尼沙普尔和巴尔赫,其中尼沙普尔方面的哈拉汗朝军队统帅修巴什特勤及其士兵900人全部被俘。仅在10021026年间,马赫穆德远征印度达15次之多。关于印度战俘数量的明确记载,只有1019年远征卡拉吉结束时,马赫穆德从印度带回5.7万名战俘。据历史记载,马赫穆德运回的俘虏为数过多,城里没有足够的房屋可以安置,不得不为他们建造专门的住所。这些俘虏可能大部分留在伽色尼王朝军队中.

除战俘外,购买奴隶也是一个主要兵源。奴隶兵,又名“古拉姆”,源于波斯文ghulam,意为“经过训练的奴隶”。古拉姆又分为宫廷古拉姆和一般古拉姆。宫廷古拉姆就是苏丹们的私人卫兵。据史书记载,在吞并花拉子模时,伽色尼王朝从河中地区的市场上买了许多奴隶。此外,一些地方指挥官也避开王室的控制购买奴隶兵。例如,在印度的阿赫默德伊斯纳尔派代理人在突厥斯坦买古拉姆,在他反叛被发现之前,70多名古拉姆经过阿姆河上游和旁吉赫尔(Panjhir)被秘密运到印度。

奴隶士兵在伽色尼王朝中起重要作用。他们接近统治者,对王朝内部的情况十分熟悉,有的古拉姆特别是宫廷古拉姆成为统治者的心腹。他们能左右朝政,操纵统治者的废立。据记载,马哈茂德的亲信之一阿亚兹(Ayaz)是伊梅克(Yimek)奴隶。马哈茂德死后,他在马哈茂德之子穆罕默德的废立上起了重要作用。宫廷古拉姆通常作为一个整体作战,但有时,他们中的一部分被派去同正规军一起远征。在战场上,他们通常占据关键位置,被作为精锐力量使用。除了作战外参加各种典礼是他们的一项重要职责。在典礼上,他们穿上用最精美的锦缎做成的华丽长袍,佩上大量珠宝装饰的武器。

志愿兵也是伽色尼王朝的兵源之一。他们多数是抢劫财物的冒险者。出于对战利品的渴望和宗教狂热,他们从东伊斯兰的各个地区赶来,聚集在苏丹们的旗帜下。阿尔普特勤只带了一支很小的兵力来到加兹尼,但是,他在喀布尔山谷和印度的战役吸引了大批来自呼罗珊、突厥和塔吉克的勇士,最后他拥有了1.5万骑兵和5000名步兵。1001年,马哈茂德率领一支部队去白沙瓦和韦欣德,这支部队中有1万名志愿兵。1018年,伽色尼王朝远征卡拉吉时,就有2万名来自呼罗珊的志愿兵参加。伽色尼王朝的志愿兵没有正式薪俸,他们只能依靠战利品维持生活。这说明伽色尼王朝军队中志愿兵的地位不高,统治者们不重视志愿兵。

伽色尼王朝军队中还有一部分士兵是收养来的。一般情况下,当古拉姆们的指挥官死亡后,古拉姆通常被解散,苏丹成了最后的领养人。据记载,谋夫的军事总督阿努希特勤(Anushtigin)于1037年去世时留下了一个大家族。该家族有它的总管和秘书、财产和地产以及一支私人卫队。阿努希特勤在临死前表达了一个愿望,即不要被解散他的古拉姆。马苏德同意了,并命令谋夫的内务总督从政府基金中拨款支付他们的薪饷和津贴。后来,这些古拉姆被带到王室,苏丹留下30名最好的,其余的分给他的四个儿子。[2](P106)1031年,突厥将领厄尔亚鲁克和阿西格特勤加兹分别被解除指挥官和总指挥官的职务时,他们的私人古拉姆被没收和解散。马苏德带走了最好的,其余的给了他的随从。看来早期伽色尼王朝的古拉姆们具有很强的依附性,主存我在,主亡我散。

伽色尼王朝军队中还有雇佣军。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是雇佣军的主要部分。库尔德人比较分散,他们通常在许多伊斯兰王朝的军队中充当雇佣军。阿拉伯人被伽色尼王朝招募为雇佣军。他们作战勇猛,是军队中最杰出的骑兵,即所谓的“敢斗魔鬼的骑士”。在马赫穆德统治时期,阿拉伯人的指挥官阿布达拉穆罕默德本易卜拉欣同苏丹的兄弟阿布尔穆扎法尔纳斯尔一起,在与喀拉汗王朝的伟大战役中(1008年)占据了中心位置。当1017年花拉子模遭到入侵时,又是易卜拉欣率领的阿拉伯人充当先头部队。在1035年,马苏德远征叛乱的阿布卡里贾尔(Abu Kalijar)期间,古尔甘的全部兵力4000名阿拉伯骑兵转向苏丹一边。随后,在马苏德的顶峰时期,他们被招募到他的军队中充当雇佣军。在贝哈基整理他的回忆录时(10581059年),还有阿拉伯人生活在加兹尼。

伽色尼王朝军队中的兵种包括骑兵、步兵、象兵、工兵和勤务兵。

对伽色尼王朝而言,骑兵是比较重要的兵种。同萨曼王朝、喀喇汗王朝等波斯人与突厥人一样,伽色尼王朝的骑兵精华在于重装甲的重骑兵,辅之以轻装的马上弓箭手,重骑兵多是中央常备的古拉姆,以及地方伊克塔军事地主提供的封建骑兵,轻装骑射手则多从游牧部落中招募。10251026年,马赫穆德带了3万名正规骑兵出征索姆纳特。另据贝哈基记载,马苏德为了把其门徒阿布尔穆阿斯卡尔(Abu'l-Mu'askar)推上密克朗的王位,他派去4000名骑兵。在马苏德统治初期,优素福本赛布克特勤被派到卑路支斯坦的库斯达尔时,也带了4000名骑兵。1034年出征克尔曼派了4000名骑兵。1035年远征古尔甘和塔巴里斯坦,马苏德带了3000骑兵,但是,当他到达阿木尔看到地形的艰难时,又增派了5000骑兵。马赫穆德在临死前认为,一支8000名骑兵的军队足以征讨雷伊。

步兵是伽色尼王朝军队中最为常见的兵种。正规步兵的武器通常有用于远距离作战的弓和近距离作战的狼牙棒、短剑和标枪。他们穿着锁子甲上衣,拿着皮革或金属的盾牌,以便在战场上能形成一条“像一座堡垒一样”的坚固防线。步兵擅长于会战和围攻战。苏丹们有一支常驻步兵,为了远距离的出征,这支步兵骑上快捷的骆驼,到目的地时他们下来作战。步兵的一个优点是招募比较方便。1031年,从巴尔赫派去对付克尔曼的军队要经过锡斯坦,在那里得到萨法尔王朝统治者提供的2000名萨加兹(Sagazi)步兵。同年,召集在加兹尼的步兵由手持盾牌的马尔瓦兹(Marvazi)重装步兵和来自锡斯坦、加兹尼、赫拉特、巴尔赫和撒拉哈夕的其他3000名步兵组成。1039年,再次从锡斯坦、加兹尼、古尔甘和巴尔赫征集了2000名步兵增援呼罗珊的军队。象兵是伽色尼王朝军队的特殊兵种。伽色尼王朝用象作战是从印度学来的。因为象的适应能力很强,不仅能适应像印度、里海等地炎热而潮湿的环境,而且能适应如阿富汗斯坦、呼罗珊的草原和高地等干旱地区,所以早期伽色尼王朝的统治者们都习惯用象参战。例如,994年,赛布克特勤使用在印度俘获的200头象,在赫拉特平原的一次大战中,击溃了法伊克和西木居尔的联军;1008年,马哈茂德带了500头大象去对付入侵呼罗珊的哈拉汗王朝的伊列格纳斯尔,对方见到象兵后不知所措,结果被彻底击败。据记载,1025年,马哈茂德部署了400头大象对付河中地区的统治者阿里特勤,兴奋起来的象给敌人的神经以极大的震骇。除了作战外,象还被用来搬运兵器、器械等重装备。

伽色尼王朝军队中还有工兵和勤务兵。在印度和阿富汗的多山地区,许多城堡或据点是由石头建造的,很牢固。为攻下这些城堡或据点,工兵被用来挖掘地下坑道和操作投石器、射石机等等。当马赫穆德于1020年进攻喀布尔以东的努尔(Nur)和克拉特(Qirat)山谷时,他随身带了铁匠、木匠和碎石匠。这些工匠在艰难的地势下铺路、砍树和清除路上的障碍。此外,军队中还有金库和保管库的管理人员、厨师、医生、占星术家等等,他们有时也随苏丹作战,成为勤务兵。

伽色尼王朝的突厥人统治者占据了伊斯兰世界一片历史悠久的定居区,受到阿拉伯和波斯伊斯兰文明的影响,形成从游牧到定居的生活方式,效法波斯的政治组织和行政结构。采用萨曼王朝的行政制度,奉行中央集权君主专制,君主集政治、军事、司法和宗教大权于一身,军队直接由国王统率,拥兵黩武。中央设大臣会议,各部大臣分管政务,起用有经验的波斯人担任行政要职。各省总督由出身于突厥奴隶的军事将领担任。王朝推行伊斯兰教逊尼派教义,统治者以伊斯兰教保护人自居。马哈茂德自称是伊斯兰教的“圣战者和保护者”,在铸造的钱币上称“赛义德”(即圣裔)。凡所征服之地,派出毛拉和教法官宣传逊尼派教义,以《古兰经》和圣训立法,聚礼日向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祈祷。在印度旁遮普地区推行伊斯兰化和阿拉伯化的政策,迫使印度教徒改信伊斯兰教,打击其他宗教势力。在白沙瓦、拉合尔兴建清真寺、宗教学校,使伊斯兰文化在北印度得到广泛传播。王朝大力倡导和赞助发展伊斯兰学术文化。马哈茂德统治时,邀集著名学者到伽色尼宫廷,从事学术研究,在历史学、天文学、数学、建筑、文学和诗歌等领域作出了贡献。著名诗人费尔多西、博学家比鲁尼、诗人和宗教哲学家温苏里等皆在伽色尼王朝统治者庇护下取得重大学术成就。首都伽色尼经济繁荣,建筑华丽,学术昌明,建有大量清真寺、宗教大学、科学院、图书馆、天文台、宫殿、澡堂和花园,成为当时中亚伊斯兰学术文化中心。

这是马哈茂德发给白益王朝的一封“求贤令”:

“我听说在你的宫殿里有几个有学问的人,他们在各自的学科领域都是无可匹敌的。你必须把他们送到我的宫殿里来,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得到无上荣光,我们才能依靠他们的知识和能力而名声远播。”

阿布阿斯豪格阿立普塔琴(962~963)

阿斯豪格本阿立普塔琴(963~966)

比尔考塔琴(966~972)

庇利(972~976)

瑙锡鲁丁索卜克塔琴(976~997)

伊斯玛伊尔本索卜克塔琴(997)

耶敏努杜乌拉阿布高赛姆马赫穆德本索卜克塔琴(997~1030)

贾劳鲁杜乌拉阿布阿赫默德穆罕默德本马赫穆德(1030)

夏豪布杜乌拉阿布萨阿德马斯乌德本马赫穆德(1030~1040)

夏豪布杜乌拉阿布法塔赫马乌杜德本马斯乌德(1040~1049)

巴豪乌杜乌拉阿布哈桑阿里本马斯乌德(1049)

马斯乌德本马乌杜德(1049)

艾佐杜乌拉阿布曼苏尔阿布杜拉希德本马赫穆德本索卜克塔琴(1049~1052)

贾玛鲁杜乌拉阿布法兹尔法鲁赫朝德本马斯乌德本马赫穆德(1052~1159)

扎希路杜乌拉阿布穆扎法尔易卜拉欣(1059~1198)

阿劳乌杜乌拉阿布赛义德马斯乌德本易卜拉欣(1098~1115)

苏尔坦努杜乌拉阿布法塔赫阿尔萨朗肖(1115~1118)

耶敏努杜乌拉阿布穆扎法尔巴赫朗姆肖本马斯乌德(1118~1153)

塔居乌杜乌拉阿布薛乔厄霍斯鲁肖本巴赫朗姆肖(1153~1160)

萨劳居杜乌拉阿布穆鲁克霍斯鲁马立克本霍斯鲁肖(1160~1186) [2]


相关文章推荐:
突厥人 | 伊朗高原 | 伽兹尼 | 土库曼斯坦 | 乌兹别克斯坦 | 阿富汗 | 巴基斯坦 | 突厥族 | 禁卫军 | 伽色尼 | 加兹尼 | 萨曼王朝 | 宗主权 | 中央集权 | 垂直管理 | 封疆大吏 | 附属国 | 萨曼王朝 | 伽色尼 | 马哈茂德 | 花剌子模 | 苏丹 | 伽色尼 | 巴格达 | 阿拔斯王朝 | 宗主权 | 马苏德 | 古尔王朝 | 苏丹 | 行政制度 | 乌古斯叶护国 | 土库曼 | 叶护 | 土库曼人 | 塞尔柱人 | 伽色尼 | 世袭 | 突厥语族 | 恒河 | 拉合尔 | 旁遮普 | 花拉子模 | 德黑兰 | 哈马丹 | 阿拔斯王朝 | 喀喇汗王朝 | 萨曼王朝 | 梅尔夫 | 布哈拉 | 伽色尼 | 乌浒河 | 阿姆河 | 巴尔赫 | 花剌子模 | 布韦希王朝 | 北印度 | 咸海 | 中央集权 | 马苏德 | 呼罗珊 | 伽色尼 | 苏丹 | 土库曼人 | 塞尔柱王朝 | 巴格达 | 塞尔柱帝国 | 廓尔王朝 | 旁遮普 | 赫拉特 | 古尔王朝 | 突厥人 | 拉合尔 | 白沙瓦 | 伽色尼 | 突厥人 | 库尔德人 | 波斯人 | 钦察 | 土库曼人 | 雇佣军 | 河中地区 | 沙普尔 | 巴尔赫 | 突厥人 | 样磨 | 马苏德 | 印度军队 | 突厥人 | 波斯人 | 库尔德 | 突厥人 | 苏丹 | 伽色尼 | 库尔德人 | 库尔德斯坦 | 卢里 | 伊斯兰教历 | 撒马尔罕 | 梅尔夫 | 库尔德人 | 波斯人 | 突厥人 | 战俘 | 志愿兵 | 雇佣军 | 哈拉汗 | 沙普尔 | 巴尔赫 | 战俘 | 苏丹 | 河中地区 | 阿姆河 | 苏丹 | 阿尔普特勤 | 加兹尼 | 喀布尔 | 塔吉克 | 白沙瓦 | 志愿兵 | 苏丹 | 马苏德 | 库尔德人 | 苏丹 | 喀拉汗王朝 | 易卜拉欣 | 马苏德 | 加兹尼 | 象兵 | 工兵 | 萨曼王朝 | 喀喇汗王朝 | 波斯人 | 突厥人 | 伊克塔 | 骑射手 | 塔巴里斯坦 | 近距离作战 | 狼牙棒 | 锁子甲 | 盾牌 | 苏丹 | 巴尔赫 | 锡斯坦 | 萨法尔王朝 | 加兹尼 | 赫拉特 | 象兵 | 里海 | 赫拉特 | 哈拉汗 | 河中地区 | 马赫穆德 | 喀布尔 | 克拉特 | 苏丹 | 突厥人 | 萨曼王朝 | 行政制度 | 中央集权 | 君主专制 | 波斯人 | 逊尼派 | 毛拉 | 古兰经 | 圣训 | 阿拔斯王朝 | 旁遮普 | 白沙瓦 | 拉合尔 | 伊斯兰文化 | 比鲁尼 | 伽色尼 | 白益王朝 | 求贤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