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底比斯(希腊底比斯)

底比斯 (Thebes)又译作忒拜,是位于中希腊维奥蒂亚州的城市。因为这座城市是关于卡德摩斯、俄狄浦斯、狄奥尼索斯、七将攻忒拜、特伊西亚斯等故事的发生地,所以它在希腊神话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底比斯境内以及周边的考古发掘发现了一处迈锡尼定居点与写有“线性文字B”字符的泥板,显示了该城在青铜时期具有的重要地位。位于爱琴海西北希腊中东部的波提亚。起初被称作马克西尼城,坐落在横亘於周围平原的小山脊上,于公元前四世纪达到极盛。与雅典,斯巴达并称为希腊三大主要城邦。关于古埃及的首都底比斯的名称来源,有学者认为是以希腊的底比斯命名,也有人认为是用希腊语化的古埃及语“最精选的地方”。在公元前四世纪初,底比斯人於留克特拉战役打败了当时的希腊世界的霸主 - 斯巴达,从此成为希腊最强大的城邦。但仅仅10年后该城邦就被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所灭,亚历山大时期又发动起义,失败后全城人民不是被杀就是卖为奴隶。该城现为底比斯和莱瓦贾(Levadhia)希腊正教主教驻地。有许多涌泉,古代最著名的是季尔凯(Dirce)泉。周围平原土地肥沃,灌溉用水丰富。

底比斯的早期历史由于缺少记载和文物,大部分已经暗淡而不可考。

底比斯城的卫城建立于一个叫做卡德米亚(Cadmea,同时卡德米亚也是波奥提亚地区的古称)的鹅卵形高地之上,其遗址可以追溯到早期希腊青铜时代第二期时(Early Helladic II,一般会被记做EH II,指2500-2200B.C,这一时期是米诺斯文明的发展时期)。无论是希腊神话还是希罗多德,古希腊人似乎都认为底比斯或者说波奥提亚地区与腓尼基渊源甚深,似乎有大量的腓尼基移民。到中期希腊青铜器时期(Middle Helladic,简记为 MH , 2000-1500B.C,米诺斯文明的黄金时期)依然没有太多的线索,不过可以肯定此处是当时一个十分重要的居民点,出土了不少陪葬十分丰富的墓葬。

到了前14世纪中期,底比斯已然成为迈锡尼文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荷马史诗中也曾提到,波奥提亚人为远征提供了50艘战船,每艘容纳120人,单就战舰容量来说,波奥提亚人的战舰是远征军中最大的。)当时的底比斯城占地0.3平方公里,已经建造了较为坚固的宫殿(已经挖掘出部分议政厅、储藏室和小手工工场)和防御性的城墙。考古学家还发现了不少当时带墓室的墓葬,特别是一个带有壁画的大型贵族墓穴。在这个世纪的晚期,底比斯的宫殿遭到严重毁坏,并重新选址进行重建。而到了前1250年前后,一场范围更大的灾祸降临于底比斯,宫殿再次遭到毁坏。同时,底比斯也伴随着希腊文明,一同进入了漫长的黑暗时代。

底比斯的守护神是阿波罗,最著名的神庙是伊斯美尼亚Ismenia的阿波罗神庙,其神喻也十分出名。希腊神话中伊底帕斯国王的住地和大部分古希腊悲剧故事的发生地,著名的有埃斯库罗斯的《七将攻底比斯》和索福克勒斯的《伊底帕斯王》和《安提戈涅》,也是其他有关伊底帕斯、他妻子-母亲和他孩子命运的故事的发生地。

据说最早曾被奥伊斯(Ogyges)领导下的埃克特尼安人(Ectenian)占据,因此一些古代诗人将底比斯称为奥伊伊翁(Ogygion)。在希腊传说中,古要塞卡德梅(Cadmea)是由欧罗巴的兄弟卡德摩斯(Cadmus)在斯巴托伊人(Spartoi,从卡德摩斯种下的龙齿中生出的武士)的帮助下建成的。底比斯宏伟的城墙有7个城门,据说是安菲翁(Amphion)所建,他弹奏七弦琴的魔力使石头自己动起来。考古发现表明,青铜器早、晚期有人在此定居。在卡德梅要塞内西元前15世纪米诺斯风格的宫殿废墟上,装饰有穿著米诺斯服饰的底比斯妇女的壁画;一些克里特花瓶还表明,在西元前1450~前1400年间底比斯和克诺索斯(Knossos)有联系。1970年发现了证明迈锡尼与米诺斯有联系的黏土板,1964年发现的美索不达米亚圆柱形印章进一步证明文字是由卡德摩斯传入希腊。

底比斯与阿尔戈利斯(Argolis)争霸迈锡尼,特洛伊战争(1200?BC)前不久底比斯的宫殿和城墙被毁,据传说是被埃斯库罗斯所描写的七将军的儿子们所毁。此后几个世纪底比斯的历史不详,但但由於移民,产生了一个包括多里安的埃伊兹(Aegeids)氏族在内的维奥蒂亚混合种族。西元前725年前后通过的法律对大庄园主的寡头政治作了规定。西元前6世纪组成了维奥蒂亚城市同盟,该同盟自前5世纪开始即受底比斯控制。由於与雅典在普拉蒂亚(Plataea)地区相互间利益上的敌对,底比斯人在前5世纪与波斯合作,而后又与斯巴达合作。底比斯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时(404BC)建议斯巴达人消灭雅典人,但遭拒绝,这两个大国发生了冲突,底比斯和雅典、科林斯结盟对抗斯巴达,遂爆发了科林斯战争,在波斯帝国支持下取胜的斯巴达解散了维奥蒂亚同盟(386BC),并占领卡德梅(382BC)。

此后底比斯内部寡头和民主两派斗争激烈,公元前379年后,底比斯起义,以民主方式重组同盟,并在泰伊拉(Tegyra,375BC)和留克特拉(371BC)击败斯巴达。此后10年中,底比斯是希腊第一军事强国,其军队统帅伊巴密浓达和佩洛皮达斯入侵伯罗奔尼撒(370~362BC),后伊巴密浓达在曼丁尼亚战役(Battle of Mantineia,362BC)中阵亡。此后迅速衰落,西元前346年的内乱迫使底比斯臣服於马其顿的腓力二世。而由於底比斯变化无常,失去了腓力的信任,西元前338年在喀罗尼亚(Chaeronea)被打败。维奥蒂亚同盟再度被解散。自前335年起,维奥蒂亚各国长期沦陷在外来的统治下。

公元前336年夏,亚历山大之父、古代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在女儿的婚礼上突然遇刺身亡,刚满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了王位。被腓力二世所征服的希腊各城邦国和色雷斯、伊利里亚等地的一些部落纷纷乘机叛乱或宣布独立。年轻统帅亚历山大首先率军进至巴尔干半岛北部,征服了背叛自己的伊利里亚诸部落,把色雷斯人击退至多瑙河滨。此时,过去曾与马其顿作对的底比斯人谣传亚历山大阵亡,乘机掀起了反马其顿的轩然大波。亚历山大知道,底比斯是希腊诸城邦中有名的大城邦,如不把这次暴乱平息下去,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决定杀一儆百,当机立断,火速挥师南下,以闪电般的速度出敌意外的出现于底比斯城下。底比斯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不惊慌失措。底比斯城被攻陷,变成了一堆瓦砾,6000人被杀,3万居民都被变卖为奴,只有过去和腓力二世或亚历山大友好或赞助过马其顿的少数人除外。 亚历山大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底比斯的毁灭,确实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希腊诸城邦望风归顺,纷纷表示臣服。随后雅典也表示臣服,并恳求宽恕。没过多久,各邦国又统一在亚历山大的领导之下,承认亚历山大为最高统帅。于是,亚历山大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大展宏图,组织对东方的远征了。此后,底比斯虽然被重建,但已经失去重要性。公元前2世纪中期,并入罗马帝国。

伊巴密浓达(希腊文:παμειννδα,公元前418年─公元前362年),希腊城邦底比斯的将军与政治家。其领导底比斯脱离斯巴达的控制,并且使底比斯跃升为一等强国。其于留克特拉战役里大败斯巴达,并解放受到斯巴达奴役的麦西尼亚人、希洛人与其他在伯罗

奔尼撒半岛居住并受到斯巴达奴役达200多年的人民。伊巴密浓达将希腊的政治版图重整,使旧的同盟解体,创立新的同盟,并监察各城邦的建设。其军事影响力亦很大,为底比斯取得了数场主要战役的胜利。 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称其为希腊第一人,然而其评价并不佳。其为希腊所创造的新政治秩序并不比其长寿很多,底比斯的霸权与其创立的同盟并不持久,在其死后27年,底比斯便被亚历山大大帝消灭。所以伊巴密浓达虽然在其时代被认为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与解放者,但人们大多只记得其十年战事(公元前371年至公元前362年)大大地削弱了希腊的元气,使希腊在其后无法抵抗马其顿的进攻,并且被其征服。

底比斯是希腊最无限制的鼓励同性恋的城邦之一。色诺芬在著作中提到,在底比斯,成年男子和少年可以一种近似公开化的婚姻关系同居。底比斯的领导者们为了纠正底比斯年轻人粗鲁不文的习性,还特意将他们组织起来学习音乐,并组建了一所摔跤学校,在这里旺盛的精力得以发泄,冲动的火气得以平息,爱情在玩笑般的打闹中悄悄生长。对古希腊最有名的大力士、民族英雄赫拉克勒斯(Heracles)的崇拜在皮奥夏地区广泛盛行。所以理所当然地,在底比斯,赫拉克勒斯和他的侄子,战友也是爱人的伊阿摩斯(Iolaus)成为了同性爱情的守护神。

公元前378年,古希腊历史上曾有一支战斗力强悍的精锐部队:底比斯圣军。这支部队由300名同性恋者,150对同性恋伴侣组成。他们相互之间关系密切,所以战斗力强悍。柏拉图就认为在战场上的“情人”会为了彼此而血战,增加战斗力。

底比斯圣队是由古希腊城邦底比斯的将军戈尔吉达斯组建的,士兵们是从底比斯的各个军团里面精心挑选出来的。挑选的标准有三个:同性恋、恋人关系、战斗力强悍。

只有符合这三项条件的士兵,才能成为该部队的一员。由于这支部队的特殊色彩,它被命名为“圣军”。

他们单独组成一个军团,戈尔吉达斯让他们互相宣誓忠于爱情与友谊,作为辅助其他军团的精锐部队使用。他认为同一氏族或同一部落的人,在危急时刻很少互相帮助,一个军团应该将相爱的战士编在一起,这样才能组成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部队。

其实这样一支同性恋部队在当时能组建,还要从古希腊的文化说起。翻阅古希腊的典籍,会发现古希腊有非常浓郁的同性恋文化,其中尤以底比斯为最,历史记载底比斯是希腊最无限制的鼓励同性恋的城邦之一。

在底比斯,同性恋者可以以一种近似公开化的婚姻关系同居。亚里士多德在著作中描述说,底比斯有一个神圣的“伊阿摩斯之墓”,同性恋人们在墓前宣誓互相忠诚。正是这一背景促成了“圣军”的顺利诞生。

公元前371年,底比斯圣军凭借强悍的战斗力,在与斯巴达军的会战中打败了斯巴达人,一举成名。

这一战不仅保卫了国家安全,而且结束了斯巴达在希腊世界的霸业。然而,圣军虽然精锐善战,最终还是没逃脱覆灭的命运,公元前338年,在喀罗尼亚战役中,底比斯圣军被亚力山大的骑兵全部歼灭,再也没有复生。

虽然底比斯圣军在历史上只存在了几十年,但不得不说这支由恋人组成的军队,是古希腊时代一道独特的历史风景。 [1]


相关文章推荐:
忒拜 | 中希腊 | 维奥蒂亚州 | 卡德摩斯 | 俄狄浦斯 | 狄奥尼索斯 | 七将攻忒拜 | 特伊西亚斯 | 迈锡尼 | 线性文字B | 爱琴海 | 希腊 | 雅典 | 斯巴达 | 古埃及 | 希腊 | 留克特拉战役 | 斯巴达 | 马其顿 | 腓力二世 | 亚历山大 | 中希腊 | 维奥蒂亚州 | 伊底帕斯 | 埃斯库罗斯 | 索福克勒斯 | 特洛伊战争 | 伯罗奔尼撒战争 | 科林斯 | 科林斯战争 | 波斯帝国 | 伊巴密浓达 | 佩洛皮达斯 | 曼丁尼亚战役 | 腓力二世 | 亚历山大 | 马其顿 | 腓力二世 | 色雷斯 | 巴尔干半岛 | 伊利里亚 | 色雷斯人 | 伊巴密浓达 | 希腊城邦 | 希洛人 | 亚历山大大帝 | 色诺芬 | 民族英雄 | 皮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