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叨叨令

叨叨令,曲牌名,隶属于元曲。曲牌名为特定式样,例如: 叨叨令窦娥冤 ,叨叨令无名氏。其后跟有曲名。

曲牌名格式

宫调:正宫

格律: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仄仄、也麽哥(定格)

仄仄、也麽哥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例曲:叨叨令窦娥冤

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刽子云〕难道你爷娘家也没的?〔正旦云〕止有个爹爹,十三年前上朝取应去了,至今杳无音信。〔唱〕早已是十年多不睹爹爹面。〔刽子云〕你适才要我往后街里去,是什么主意?〔正旦唱〕怕则怕前街里被我婆婆见。〔刽子云〕你的性命也顾不得,怕他见怎的?〔正旦云〕俺婆婆若见我披枷带锁赴法场餐刀去呵,〔唱〕枉将他气杀也么哥,枉将他气杀也么哥。告哥哥,临危好与人行方便。

例曲叨叨令《西厢记》

作者:王实甫

形式:杂剧

年代:元

见安排着车儿马儿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气

有甚么心情花儿靥儿打扮得娇娇滴滴的媚

准备着被儿枕儿只索昏昏沉沉的睡

从今后衫儿袖儿都湿重重叠叠的泪

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

久已后书儿信儿索与我凄凄惶惶的寄

例曲:叨叨令无名氏

作者:无名氏

形式:小令

年代:元

正宫 叨叨令

无名氏

黄尘万古长安路①,折碑三尺邙山墓②,西风一叶乌江渡③,夕阳十里邯郸树④。

老了人也么哥,老了人也么哥,英雄尽是伤心处。

注释

①长安路:去往长安的路,指进京求官。此句说,古来多少人争奔走的长安路如今只留下黄尘一片。

②邙山:即北邙山,在今河南洛阳东北,是古代王公贵族的墓地。

③此句暗写项羽自刎乌江。一叶:指小船。

④此句暗用卢生在邯郸店中遇道士吕翁,梦里享尽荣华富贵,醒来黄粱未熟的故事比喻富贵无常。

赏析

这是一首感叹人生的怀古曲。开头四句为连璧对,先后列出“长安路”、“邙山墓”、“乌江渡”、“邯郸树”四种意象,分别冠以“黄尘”、“折碑”、“西风”、“夕阳”等修饰短语,使这四种意象蒙上了一层萧条、冷落的色彩。往日那些奔波功名的士子、不可一世的权贵以及叱咤风云的英雄,如今都化为烟尘,空留下令人感伤的遗迹!有限的生命与无限的时空之间的矛盾,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由此引出作者深沉的慨叹:“英雄尽是伤心处!”辞气豪逸,感慨万千,发人深省。

例曲:叨叨令无名氏

正宫 叨叨令 无名氏

溪边小径舟横渡,门前流水清如玉。青山隔断红尘路,白云满地无寻处。说与你寻不得也么哥①,寻不得也么哥,却原来侬家鹦鹉洲边住。

赏析

本曲从风格上看当是文人所作。其末句即用白贲[鹦鹉曲]“侬家鹦鹉洲边住”(“却原来”为衬字)成句,看来也是写“不识字渔父”(白贲曲语)的。据元冯子振《鹦鹉曲序》载,白曲在其时享有盛名,“有北京伶妇御园秀之属,……恨此曲无续之者”,于是冯子振逞才和白曲百余首,可见白贲曲的影响之大。而白贲曲一出,因其首句有“鹦鹉洲”,其曲原名“黑漆弩”也就改称“鹦鹉曲”,鹦鹉洲也就从原特定的地名一变为渔父居处的代称。因此,本曲“侬家鹦鹉洲边住”的那个“侬”即“我”)也很可能是个“渔父’。本曲所写意境受白曲直接影响亦较明显。

但本曲的结构与白曲却大不相同。它先用许多扑朔迷离的笔墨描绘了一个似乎无人迹、无尘嚣的世外桃源之境。“溪边小径舟横渡,门前流水清如玉”一条不知名的小溪,清澄透明的流水静静地淌着;登舟横渡上岸,再沿着一条弯弯小径走去,一座小小屋舍便悠然可见了。这里已隐约透出一股神迷之感。室何人居?诗人未道,他仅描绘了小屋安谧而恬静、雅淡而优美的外部环境;其地何所?诗人未明,是“野渡无人舟自横”(韦应物《滁州西涧》)的乡村野地?还是“小桥流水有人家”(王安石诗)的郊外花村?读者难知其详。以下两句,诗人将读者引入更加神迷的境界:“青山隔断红尘路,白云满地无寻处。”青山白云,幽邃缥缈,使人想起贾岛《访隐者不遇》中童子的答语,“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令人悬望之余,不无怅惘之感。诗人似乎知道读者会有这样的心理感受,故再用两句颇涵自得、自傲,而又不无戏谑嘲弄的“说与你寻不得也么哥”重复叠唱,再将读者推向迷茫恍惚之极境,让你只好自叹凡俗,对此神秘的仙界可望而不可即,可想然不可知。若全曲到此作结,倒颇堪称之为“朦胧诗”的,“象外”之味,尽可让人作万千之想。然古代诗歌于“超以象外”后必要“得其环中”,结句“却原来侬家鹦鹉洲边住”正是揭其“环中”的全曲之眼。一直隐在曲中而未露其面的小屋之主倏然而出,仙界者,“渔父”居所也。有此一句,“境界全出”:那青山白云、门前流水、轻舟小径构成的极澄至净的世界,何尝是“红尘”外的仙境,又何尝是现实中实有的景观,它乃是“渔父”心灵中的圣所,理想中的“隐士”精神世界的“物化”罢了。

“渔父”形象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几乎没有一个是现实中真正的渔父。自从楚辞《渔父》中诞生了一位“世人皆醒我独醉”、不与世俗争流的“渔父”后,其历代“子子孙孙”实际上便成了不求功名、不慕荣华富贵而独善其身的人格精神象征。“渔父”之咏成了古代“隐士”之歌中别具一格的支系,王维的一首“隐士诗”不妨可看作其核心主题:“永怀青岑客,回首白云间。神超物无违,岂系名与宦。”“渔父”之吟为历代文人所喜爱,绝非无因,元代尤其如此得志而显达者咏之,以见其不失高雅;失意者又借以曲折表达其对现实的不满或失望,同时又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融化到“渔父精神”中去,以忘却现实生活的烦恼,在“超尘脱俗”的心灵净化中求得心理的平衡。白贲《鹦鹉曲》所以能享誉一时,除了其韵用“鱼模”部去声险韵外,“渔父”这一传统母题具有文人心目中特有的“精神美”魅力,难道不是最根本的原因?而本曲不惮有名作在先,效而再创,不也有这样的魅力在召唤?

然而,如果本曲无自己的艺术魅力,恐怕早就湮没无闻了。在历代“渔父”之吟中,以青山、白云喻其高洁脱俗,以轻舟、流水状其自由洒脱,乃是众所撷取兼含比兴的意象。白曲如此,本曲亦如此。但白曲以“侬家鹦洲边住,是个不识字渔父”领起全篇,让人一下子进入传统“渔父”的既定精神境界,然后再组合意象,使其表现的精神世界得以形象化,而结句“算从前错怨天公,甚也有安排我处”与之遥相呼应,使全曲颇得爽朗豪放之风。本曲则首先隐约回环,先造其境,使人捉摸不定,产生强烈的探询感,结句则借当时人所熟知的“鹦鹉洲”指称“渔父”,点出意核,复令人再回味、咀嚼全曲,既得含蓄蕴藉之趣,又不失明朗畅达之风,虽与白曲所取意象大致相同,结构方式则别具一格。细而察之,本曲“溪边小径舟横渡”与白曲“浪花中一叶扁舟”;“青山隔断红尘路”与白曲“觉来时满目青山,”虽句中形象相同,但也各随其曲之意脉与情调,彼此不能互换,而并非增减其字而已。故其虽受白曲影响和启迪,然却是自己的创作。加上作者选押去声韵之[叨叨令]曲体,除“处”、“住”为白曲原用韵脚外,“渡”、“玉”、“路”,均是字熟而韵险,既继承了白曲“险韵”特色,又有自己的匠心,这大概是本曲并非首唱,又属“无名氏”之作却能流传至今的原因吧!

曲例:叨叨令邓玉宾

原文

一个空皮囊包裹着千重气①;一个干骷髅顶戴着十分罪②。为儿女使尽些拖刀计③,为家私费尽些担山力④。你省的也么哥,你省的也么哥⑤,这一个长生道理何人会?

注释

①空皮囊:比喻人的肉全、躯壳。言人的躯壳是一个皮做的无底袋子。

②干骷髅:形容人的干瘪的骨架。

③拖刀计:比喻挖空心思,使尽机谋。

④担山力:比喻费尽力气,搬掉大山。

⑤也么哥:也有写作“也波哥”“也未哥”的,是表示感叹的语气词。在这两个重叠句句尾加上“也么哥”三字,是[叨叨令]的定格。


相关文章推荐:
格律 | 仄仄 | 仄仄 | 孤身只影 | 吞声忍气 | 嗟怨 | 取应 | 杳无音信 | 披枷带锁 | 气杀 | 王实甫 | 久已后 | 小令 | 黄尘 | 邙山 | 项羽自刎乌江 | 吕翁 | 富贵无常 | 意象 | 黄尘 | 叱咤风云 | 却原来 | 鹦鹉洲 | 鹦鹉曲 | 鹦鹉洲 | 却原来 | 渔父 | 冯子振 | 鹦鹉洲 | 鹦鹉曲 | 鹦鹉洲 | 渔父 | 韦应物 | 贾岛 | 云深不知处 | 仙界 | 朦胧诗 | 超以象外 | 环中 | 却原来 | 鹦鹉洲 | 仙界 | 渔父 | 隐士 | 渔父 | 渔父 | 渔父 | 隐士 | 王维 | 渔父 | 渔父 | 湮没无闻 | 渔父 | 渔父 | 鹦鹉洲 | 渔父 | 曲原 | 拖刀计 | 拖刀计 | 波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