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堀田正俊

堀田正俊(1634~1664),江户时代的大名,下总古河初代藩主,拥戴德川纲吉袭幕府将军位有功,出任大老。其性格刚直,政绩卓越。因得罪权贵,被刺杀。

堀田正俊是家光时的老中堀田正盛之子,以春日局养子的身份做了家纲的小姓,以此为起点迈开自己的出仕之路。庆安4年(1651年)德川家光去世,其父殉死,正俊继承了下野新田1万石,以及守谷城1万3000石高,成为大名,宽文十年(1670)就任若年寄,延宝七年(1679)官至老中。 [1]

延宝八年(1680)五月,将军德川家纲病笃,连日僵卧,离死亡已经仅仅是时间问题了。家纲没有子嗣,必须火速为他寻找后继者。对此,幕阁在端阳日召开老中会议专门商议此事,意见分歧很大。家纲时代的第一侧近、老中酒井忠清因为屋敷在江户城大手门下马札附近,号称下马将军。他提出,家康公的直系血脉既然已经断绝,应当追绍效仿镰仓幕府之先例,从京都迎接一名亲王继任将军。他推荐后西天皇第三皇子有栖川幸仁亲王。幕阁众臣大多自认没有足以反对下马将军发言的实力,于是纷纷表示赞同。幕府从初代家康以来近80年,废绝大名200余家,如今自己家族终于也面临了被废绝的命运。德川家陷入从未有过的危机。


  这种紧要关头,老中堀田正俊挺身而出独挽危澜,对这一提案表示强力反对。他提出,当今与家纲血脉最相近的,当数他末弟川纲吉和纲吉兄长川纲重(甲府侯)。纲重既已于1678年病亡,则将军之位非纲吉莫数。于是会议陷入僵局,毫无结果,不欢而散。

双方似乎还在对峙,而情势却在潜移默化中发生转机。五月初八,大奥传出家纲死讯(作为“无嗣将军”,不排除有推迟发丧的可能)。紧接着纲吉就继承家纲的家业,就任第五代征夷大将军。仅过了三天,他的继承权究竟是如何夺取的?历史上众说纷纭。有名的有直接遗言说(会议退场后当夜,家纲诏纲吉登城,把他叫到枕边,亲口任命他继承)、遗言状酒井论破说(会议结束当晚,家纲认可了堀田的意见,并交付给他写有任纲吉为后继者的书状。堀田凭书状驳斥了酒井)和酒井忠清横车说(家纲在弥留之际认纲吉为养子,酒井最后变卦支持纲吉)。这些政治黑幕,恐怕将永远成为无解的谜团,只留给小说家以发挥想象的题材,或食客酒后的谈资。

正俊则凭借拥立第一大功,于次年(1679年)升任大老。弟弟堀田正英从旗本升为一万五千石的大名,为家纲殉死的哥哥正信的儿子正休成为一万石的吉井藩主。

拥立事件后,堀田正俊便与纲吉开始政治蜜月时期。纲吉命堀田正俊为首任胜手挂老中。纲吉前幕府的政体是老中集团指导体制,权力不分明,没有直接责任者。纲吉从老中里选择出胜手挂,是为老中之首座,即“首相”。这样就集中了权力,便于政策的贯彻执行。堀田正俊负责财政,因为江户期主要为米经济,所以也主管农业行政。

永享元(1684)年八月廿八是式日,这一天诸大名登城。在将军御座即将驾到之际,若年寄稻叶正休来到堀田正俊的部屋间寒暄,并邀他出到走廊中来。这时正休突然喝道:“为了天下,觉悟吧!”手挥胁差直劈堀田。据说胁差自堀田腋下直贯透至左肩,场面十分惨烈。这时御用部屋集满一班幕阁重臣,老中大久保忠朝闻音迅速赶往现场。却见堀田已经遇害,正休面带凶笑,乃上前格斗正休。正休被同僚们团团围住,并无抵抗,遂被当场击杀。

在江户三百年间,刃伤杀害事件屡见不绝,但凶手被当场击杀却仅此一次。这令本案稻叶的杀人动机无法查证。水户光国专就此事询问众老中,也不能获得满意的答案。而且此次行凶者为若年寄,被害者为备受恩宠的首相,两人是表叔侄关系,同是幕阁顶级的重要人物,一朝俱尽,令人感到其中必有隐情。据后来新井白石的记载,正俊与正休之间的矛盾起于一起围绕淀川改修工事的纠纷。正休制定的改修计画费用预算4万两。针对这一结论,正俊独自派专家河村瑞贤实地调查,判明只需要一半的费用就能完工。当时幕府正在改革财政,节约开支,正休害怕正俊禀告将军,就连夜前往正俊家请求保密。但正俊以“御身与私,皆专门以外之素人也,纵令核计有间,勘定出违,亦当无咎矣。”这样的言辞搪塞之。 正休颜面尽失,怨望生焉,理所当然对正俊产生了杀意。这种解释却也十分勉强。不过有证据说明,正休与正俊,确于事件前夜对酌。

作为当时大学问家作的说明,应该说可信度还是相当的高。但是仅凭这件事,还不至酿成幕臣相残的悲剧。有谁能够操纵若年寄作自己的杀手?大概只有纲吉将军本人吧!正俊继任大老之后,虽然一心辅佐纲吉,努力维护将军的权力,但他身居仅次于将军的地位,又兼为将军的拥立者与监护人,具有的巨大影响力,已成为将军权威的障碍,令纲吉对他日渐顾忌。正休此举正有清君侧的意义。并且,作为凶手的稻叶没有被捕获盘问,而是被当场击杀,这种反常的收尾恐怕是某种上峰意志的体现。事后从正休怀中发现的遗书说“讨杀筑前守(堀田正俊),以应累世蒙荫之御高恩。”这简直是明明白白说出幕后真凶正是将军本人。另外,《御当代记》中说,事件翌年,纲吉参诣上野宽永寺时,问明正俊葬寺所在方向,用两层屏风加以遮挡。足见其对正俊的厌恶。作为拥立自己的功臣,没有办法罢免,那就只好痛下杀手,推重儒教义理的纲吉也是颇下了番决心吧!

当然上述也属猜测。但是无论真相如何,纲吉是彻底利用了这一事件。他开始尽可能削减老中的权力,把正俊的儿子左迁到偏僻之地。江户城分为将军的私邸“大奥”、将军公邸“中奥”与登城诸大名所守侯的“表”三部分。事件发生地“御用部屋”在中奥,这成为纲吉将老中阁议专用部屋移至别处的绝好口实。将军御座所从“中奥”向 “表”移动,在其间为侧用人构建新的政务室,代替老中发挥上传下达作用。老中集团降为咨询机构,御侧众的权力日渐伸张。这以后的幕政称为侧用人政治,实则完全是纲吉的独裁亲政,仅在实际行政方面以御侧用人为中心。后世史论及此皆认为是为纲吉代一大变机。世言正俊有友名松浦镇信,尝忠告曰:“卿为政无宽容,其身危矣。” 正俊潸然叹曰:“自分竟日以君国为思,何暇虑吾身!”镇信亦叹:“鞠躬尽瘁,真社稷之臣也!”八代将军吉宗时的儒学者室鸠巢评论道:“纲吉之政治,方正俊之在世中颇得宜也,然及其死,乃共为乱。”究竟是否如其所评论,且看纲吉后来的表现。 [2]

父:堀田正盛 是三代将军德川家光时期的老中

母:若狭小浜藩主酒井忠胜的女儿

兄:正信,南部胜直

正室:稻正则的女儿

子:正仲,正虎,正高,正

官位:从四位下备中守,后称筑前守


相关文章推荐:
江户时代 | 大名 | 德川纲吉 | 庆安 | 1651年 | 守谷城 | 德川家纲 | 酒井忠清 | 征夷大将军 | 水户光国 | 新井白石 | 酒井忠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