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芙蓉楼序

芙蓉楼序是枫叶清秋的一篇骈体辞赋作品。该篇赋文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芙蓉楼美景,向人们展示出一个风光旖旎的人文景观。

女,1976年出生,从事教育工作。祖籍河南,新疆人。枫叶清秋文笔优美、婉丽,散文韵味清芬,现代诗歌委婉含蓄,格律诗词格调高雅。辞赋家锡东刀客赞道:“枫叶清秋文笔隽永,诗文遣词造见颇见功力,不愧为女才子。”

在红袖添香和百度空间设有个人文集。其代表作有,散文:《玲珑心语》、《放飞灵魂》、《烛窗小语》;格律诗词:《七律挽陈晓旭》、《长相思》、《九张机》;现代诗歌:《紧握冷为月色前的温暖》、《飘在六月里的思绪》、《我的,流淌着的红色的河》;辞赋:《芙蓉楼序》、《秋子赋》。

★芙蓉楼坐落在金山天下第一泉的塔影湖滨,其原建于古镇江城内三山(日精山、月华山、寿丘山)中的月华山上。为东晋刺史王恭所建,唐代犹存。近年来为了开发风景名胜资源,发展旅游事业,于1992年将这座历史名楼遗址重建。总体建筑由芙蓉楼、冰心榭、掬月亭及湖中三座石塔组成,它们之间由曲折回廓相连,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案。

★芙蓉楼依山傍水,轩昂宽敞,别致雅典,瑰丽无比,是文人骚客登临品茶、吟诗的胜地,登楼眺望,远山近水,一览无遗。唐代大诗人王昌龄曾在古代“芙蓉楼”写下了著名的诗篇《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故芙蓉楼名扬天下,蜚声古今。

《芙蓉楼序》中所写的芙蓉楼,并非是镇江的芙蓉楼,而是坐落在沅、舞水汇流之处的湖南洪江市黔城镇的芙蓉楼。这个芙蓉楼为古典园林建筑,占地4250平方米,北廓临江,依林踞阜。筑叠巧思、错落有致,被誉为“楚南上游第一胜迹”,是历代文人墨客吟诗作画之处。芙蓉楼一色青瓦屋面,屋顶泥塑丰姿多彩,地方风味浓郁,它虽无皇家园林之气势,苏州园林之精致,却也飞檐卷垛,储蓄淡雅,清秀宜人。

◎《芙蓉楼序》 作者:枫叶清秋

雄溪古城,湘西小镇。沅江盘绕,巫水中分。山寺吞吐星月,村烟接送晨昏。夜郎半闭,不知天外世界;春夏无心,归入此中乾坤。峰峦叠翠,花木繁荫。柳舞江畔,日蒸霞云。鹭鸶滩上,风卷芦苇飞絮;螺丝塘边,燕归桃李层林。渔樵互答于夕阳,童子相戏于田埂。青鸟已去,蓬莱幻景难再;农夫归来,桃源幽径可寻。

岩壁石阶,曲折里弄;青瓦木舍,巧夺天工。庭院深重,趁明月可闻轻声笑语;轩窗浅薄,临小街隐现窈窕玲珑。有慧眼依水筹划,起小楼拟名芙蓉。得天成,取一江风月;比妩媚,拥两岸花红。

若夫文人到此,应忘宠辱;墨客登楼,只兴词曲。然则李白乘舟,欲寄愁绪于明月;江宁送友,暗藏冰心于玉壶。身形羁绊,长叹天涯之客;楚地桀骜,终非帝王之都。因得意,虽褴褛可为霓裳;遇穷途,则繁华亦是废墟。长门卖赋,万卷华章不齿蝼蚁;庙宇屈服,无数风流皆向尘土。问太白脱靴双足安在,笑少伯临阵半策有无。

嗟夫!斯人已去,楼阁依旧。山势威严,难阻浮云聚散;水姿婉约,正宜携侣重游。望断暮色炊烟,屈指春风;闲步小桥流水,点数清秋。诗文绸缪,逊却苗人一曲俚歌;兴意湍飞,原因农家半碗谷酒。至于孤月西山,暝色幽远;寒星渔火,对影江波。万籁俱静之中,听取宇宙奥妙;百形澹泊之时,开悟自然心得。

美矣!兴矣!休矣!恋我故园风月兮,清朗不沾烟尘;愿我家乡黎民兮,纯朴永得康乐。无奈浅陋,美轮美奂不足勾勒;有幸知音,点字点文堪求指责:

江流明月月依山,深巷星风更漏残,寒暑常随身左右,乡关已到梦边缘,

楼头秋雨思枫叶,岸上春潮涌杜鹃,锦绣珍馐非我用,孤舟只在水云间。

《芙蓉楼序》用语纤巧,对仗工整,韵律悠扬。文中有画意,文中有诗情,是一篇难得的佳作。

◎剖析新疆枫叶清秋女士《芙蓉楼序》 点评者:闻韶乐

一、《芙蓉楼序》开篇一句“雄溪古城”即是错误。黔城芙蓉楼,古在金鳌山下的沅江边,有湘西著名文学家、南明永历八年甲午科举人、贵州桐梓县教谕、贵州湄潭县知县、黔阳县孝廉方正向文焕(字亦庵,号天章)的散文,清光绪二年钦加同知衔署理黔阳县事陈忠撰《重修芙蓉楼碑记》作证,如陈忠所撰《重修芙蓉楼碑记》开篇云:“尝考邑之芙蓉楼,唐人王少伯谪龙标尉时,建於东关外。当日少伯以琴书自随,命苍头拾败叶以爨,洞蛮长跪乞诗,是其清操善政,与都人士之翕然向化,悉於此见。”《重修碑记》现存芙蓉楼碑廊内。既然芙蓉楼在东关外的金鳌山下,也就是在沅江边,那么,“雄溪古城”即不成立。应该叫“沅水古城”。现在的黔城芙蓉楼,在城西北的水河边,那么叫“水古城”也是成立的。与“雄溪古城”对接的“湘西小镇”,是成立的,勿需赘言。

二、接下来的,就是“沅江盘绕,巫水中分。”沅江,是清水江、水河在黔城汇流之后的称谓,是故黔城又有“尾沅头”的称呼。而“巫水”,有两种说法。一云源自雪峰山的城步出,经过绥宁、会同,到达洪江,与沅江汇流,即现在所俗称的巫水,又名巫溪、雄溪、洪江;一云源自苗岭出,经过阳河段(镇远施秉),至玉屏县,进入湖南新晃县、芷江县,在怀化榆树湾踅而朝南,往黔阳县城,与清水江汇流,始称沅江,即现在俗称的水,又名溪、水河、阳河、舞水、巫溪、巫水、无水等别称。后一种说法,出自清朝同治十三年《黔阳县志》中《五溪考》、《水考》。按照《水考》的说法,枫叶清秋《芙蓉楼序》中的“巫水中分”是成立的。巫水,中分了黔城镇、小江村。小江村是华天集团新购欲建的供休闲度假的精致别墅小城。

三、“山寺吞吐星月,村烟接送晨昏。”山寺,在黔城镇的城内,有龙标山顶的普明古寺,而在黔城镇附近,东有金鳌山中的鳌山古寺、西南有蟠龙山中的蟠龙古寺。村烟,在黔城镇附近,东有玉皇阁村,西有小江村,南有柳溪村、高桥村,北有株山村、莲塘村。

四、“夜郎半闭,不知天外世界;春夏无心,归入此中乾坤。”夜郎,即古代西南少数民族建立的大国,其区域最广的时候,涵盖了湘西的南部,故古代黔城亦曾经隶属于夜郎古国。“峰峦叠翠,花木繁荫。柳舞江畔,日蒸霞云。”风景描写,差强人意。

五、“鹭鸶滩上,风卷芦苇飞絮;螺丝塘边,燕归桃李层林。”关于鹭鸶滩,在黔城镇附近,无此地名,疑是黔城镇沅水下游的“鸬鹚滩”。鸬鹚滩,位于竹瓦溪与雄溪之间,系黔阳县古代十二景之一,名为“鸬鹚春浪”。民国癸酉季秋,沅陵萧兆芹客居黔城古城,写有七律《黔阳八景》,其中《鸬鹚春浪》云:“风逐浪花浪涌波,鸬鹚滩泊客船多。瀑泉泛涨奔犹箭,洪水飞流快如梭。东去巨舻摇橹下,西来小艇扬帆过。看将滚滚若潮汐,激石冲回漩似螺。” 螺丝塘,位于黔城镇沅水干流清水江上游托口的郊区,属于朗溪下游。朗溪,又名为渠江。

“渔樵互答于夕阳,童子相戏于田埂。”生活情趣,一目了然。

“青鸟已去,蓬莱幻景难再;农夫归来,桃源幽径可寻。”怀旧心情俨然。

“岩壁、石阶,曲折里弄;青瓦、木舍,巧夺天工。”山水、街道、建筑,均有涉猎。

“庭院深重,趁明月可闻轻声笑语;轩窗浅薄,临小街隐现窈窕玲珑。”展开想像翅膀。

“有慧眼依水筹划,起小楼拟名芙蓉。”追根究底,凭吊历史。

“得天成,取一江风月;比妩媚,拥两岸花红。”有虚有实,相映成趣。

“若夫文人到此,应忘宠辱;墨客登楼,只兴词曲。”览胜兴怀。

“然则李白乘舟,欲寄愁绪于明月;江宁送友,暗藏冰心于玉壶。”触景生情浮想联翩。

“身形羁绊,长叹天涯之客;楚地桀骜,终非帝王之都。”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

“因得意,虽褴褛可为霓裳;遇穷途,则繁华亦是废墟。”悲悯之心,灼然可见。

“长门卖赋,万卷华章不齿蝼蚁;庙宇屈服,无数风流皆向尘土。”读史明智阅人净心。

“问太白脱靴,双足安在?笑少伯临阵,半策有无。”屈原、王勃,欣有传人。

“嗟夫!斯人已去,楼阁依旧。”东坡、少游,又闻佳音。

“山势威严,难阻浮云聚散;水姿婉约,正宜携侣重游。”李太白、谢康乐,屐履安在?

“望断暮色炊烟,屈指春风;闲步小桥流水,点数清秋。”王安石、马致远,快来浮白!

“诗文绸缪,逊却苗人一曲俚歌;兴意湍飞,原因农家半碗谷酒。”苍头拾败叶以供爨,蛮女乞佳诗而跪人。古往今来,历史重演。

“至于孤月西山,暝色幽远;寒星渔火,对影江波。”借风光渡幻想,融景色入文章。

“万籁俱静之中,听取宇宙奥妙;百形澹泊之时,开悟自然心得。”不输于醍醐灌顶,当头棒喝。

枫叶清秋女士的《芙蓉楼序》,洋洋洒洒,一气贯通。虽然捉襟见肘,但也瑕不掩瑜。

专家点评是花月主人根据闻韶乐的新浪博客编辑整理。


相关文章推荐:
芙蓉楼 | 芙蓉楼 | 锡东刀客 | 红袖添香 | 芙蓉楼 | 镇江 | 王昌龄 | 芙蓉楼送辛渐 | 青鸟 | 蓬莱 |
相关词汇词典